鲜网

正文 左京的复仇(31-2卷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调皮的果果娜娜

    字数:5203

    第三十一章各表一枝

    是夜,郝江化自知道郑市长的后手,早已高枕无忧。性在自家的一亩三分

    地,极尽淫靡之事。现在没了左京这个后顾之忧,郝江化的行事也就愈加的肆无

    忌惮。

    大被同眠,郝江化左拥右抱,王诗芸和李萱诗并排趴着,翘着那高贵又诱人

    的屁股,屁眼里面还插着一节狗尾巴。

    「母狗,屁股翘高点,说,你要什么?」郝江化站在李萱诗的背后,挺着发

    硬的阳具,右手轻抚着其后背问道。

    「我要……快给我……要大棒子……捅我……」情欲已经上头,李萱诗沉迷

    于性海之中难以自拔。最终欲望战胜了理想,此刻的她只想尽快自己最本能的身

    体诉求。

    「骚货,屁股翘高点!」郝江化提枪直捣龙潭,「噢……」李萱诗发出满足

    的呻吟声。王诗芸则爬到李萱诗的

    ¨找◆回§◆请百喥∷?弟§—▼板§zんù×??

    下面,用丁香小舌亲吻着李宣诗胸前的两点,

    和郝江化形成夹「三明治」的姿势,刺激着李萱诗的感观。

    「郝爸爸,用劲!别让萱诗姐等得太辛苦啊!」王诗芸一边媚笑着,一边调

    侃着他们夫妻二人。自白颖出走以后,郝江化对王诗芸的疼爱愈加厉害,可能是

    二人太过相似的原因吧,每次郝江化都会拉她玩角色扮演。

    「夫人,说,媳妇和我一起伺候你,舒服不?」郝江化飞驰疾奔的间歇还不

    忘言语上的调教。

    「啊……啊……舒服……舒服……死了!」李宣诗神智近乎昏迷,机械地回

    复着几个单词。让我沉沦吧,沉沦在在无边无际的欲海之中,只有这样,她才能

    暂时忘记自己的罪恶。

    「那我们去把儿媳妇找回来好不好?」郝江化循序渐进地彰显着自己的险恶

    用心。

    「好……啊…

    .0①bz.ńéτ

    …不好……」李萱诗迷迷糊糊中恪守着自己的坚持。虽然现在

    看来,这份坚持显得那么的可笑,那么的缥缈。

    「贱货,你到底去不去找?」软的不行就来硬的,郝江化加大了力度和速度,

    顶得李萱诗的肚皮都有了明显的凸出。

    「我……我……」一阵疾风暴雨般的攻击,让这艘汪洋中的小船完全失去了

    方向,再一下,只要再一下,这艘小船就会完全倾覆。可就在这时,一声

    ?╒寻ˉ回◇网◢址○百μ喥∴弟╖—?板ξzんùㄨ∷╜

    惨叫从

    郝江化的嘴里窜了出来,跟着就听到他摔倒在地面的击地声。

    「老郝,老郝你怎么了?」李萱诗从欲望中艰难地清醒过来,空虚的身体因

    为临门一脚的不中而愈发地寂寞难耐。可此刻她看到郝江化倒地不起,立即起身

    过来询问情况。

    「麻……啊……麻,我的右……右半边身……体不能动了!」郝江化忍着疼

    痛,哽咽着将话说完,浑身都在痉挛,胯下之物早已软作一团。

    「老郝,我赶快送你去医院吧!」李萱诗一边穿衣,一边对王诗芸说道:

    「诗芸,快去备车!」

    「哎,我马上就去!」王诗芸也赶紧披衣裹帽,径直往车库方向走去,可谁

    也没有注意到她那不自然的停顿和若有所思的表情。

    「小子,你可知道我传授你的武艺有何用途?」就在郝家沟糜烂不堪之际,

    我在监狱里面正在潜心求教。

    「强身健体,有自保的能力!」

    「傻小子,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老头诡笑着说。

    「请师傅明示!」

    「我传你的这套武技,叫五禽技!」

    「五禽技?我只听说过华佗创的五禽戏!」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

    白老头怎么好好地说起了这个。

    「嗯!当年华佗只是触碰到了一些皮毛,他所创的五禽戏只有强身健体一个

    功效。师门传承下来的五禽技,比那个厉害多了!」

    「哦,这里面还有什么说法?」我成功地被老头勾起了兴趣。

    「五禽技分别为熊技、虎技、猿技、鸟技、鹿技。其中,熊技力,沉稳中

    寓于轻灵,将其剽悍之性表现出来;虎技神,能增强挟背穴和督脉的功能;猿

    技气,增强心肺功能,呼吸吐纳;鸟技灵,可调达气血,疏通经络,祛风散

    寒,活动筋骨关节;至于鹿技吗,嘿嘿嘿嘿嘿……」老头发出一阵淫笑。

    「鹿技什么啊,师傅别卖关子啊!」这老头,肯定憋着坏,瞧他那猥琐样!

    「嘿嘿嘿嘿,鹿技精啊,能大大地增强你的肾功能和你的阳具,长久锻炼,

    别说颠龙倒凤,就是日驭数女都不在话下啊。这功效可比一般的壮阳药好太多,

    治标又治本,嘿嘿嘿嘿,你小子得了个大便宜,你就偷着乐了吧!」老头越说越

    离谱,直白赤裸的描述让我都有点吃不消。

    「师傅,师傅,我只想报仇!」万般无奈之下,我赶快打断了他的遐想,插

    了个话题。

    「报仇是一定要的!所谓杀人诛心,杀人不过头点地,兵法有云,攻心为上。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是男人要亲手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你还没有完全准备好,

    报个鸟仇啊你个死犊子!」

    「师傅,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我的双眼执着地

    盯着老头,一种熟悉的感觉又是直冲上头。

    「势有余,散而不凝。痴儿,你的路还长着!好,你说你要报仇,你想好要

    怎么报这个仇吗?你有这个能力去杀人,可是你用什么办法去挽回曾经属于你自

    己的尊严?」

    师傅的话如醍醐灌顶,瞬间就让我冷静了下来。是啊,这个仇怎么报?是快

    意恩仇后的亲者痛仇者快,还是师傅说的阴谋阳谋、杀人诛心来得满足?对于郝

    老狗我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但对于母亲我该怎么复仇?对于白颖我又该怎么

    出手?这里面剪不断理还乱的错复杂,是该好好静下心来捋一捋了。孺子可教

    ——老头见我片刻就明白了这个理,面露赞赏的笑容。

    「孩子,师门过去那些保家卫国的规矩,现在和你说了用处也不大,基本上

    也用不到。我只叮嘱你两句——不可妄动杀念,贰来,江湖事江湖了,祸不及

    家人!杀孽重易坠魔道,要守得住自己的本心!」老头语重心长地告诫我。

    「哈哈哈哈哈哈,师傅,祸不及家人!可这本就是我的家事,这本就是家人,

    师傅,不要我如何做才祸不及家人?」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老头闻言亦是一滞,

    发出一声哀叹——「路漫漫其修远兮,汝将上下而求!」

    第一卷终

    第二卷誓将寸管化长剑,杀尽世间狼与豺。

    第一章刑满出狱。

    鸟语,花香,我有多久没有闻到这最熟悉的陌生气息了?站在即将出狱的通

    道,背后的钢丝网拦住了我曾经的那些室友,却拦不住那关切的目光。

    一转身,我往0911、八哥等人的方向走了过去,我觉得我应该去打个招

    呼,毕竟是他们给我的悲剧的人生上的警醒的第一课。

    「0911,谢谢你!」

    「谢我?谢我揍你?」0911难得用开玩笑的口气和我说话。

    「嗯!谢谢你把我揍醒了!」

    「看来我还是揍你揍得少了!兄弟,出去了就要好好活着!」

    刀疤汉隔着钢丝网和我击了下手掌。

    「会的!你要保重!」

    我环视着老四,八哥等人,「大家都要保重!」

    「小么保重!有机会兄弟们外面见!」大家都笑着和我打招呼,都在送我一

    程。

    「小子,快滚吧,这地晦气重!」不知何时,老头也来到了我身后。

    「师傅!待弟子去吧心事了了,再来服侍您老人家。」

    「滚滚滚,死滚,我用不着你来服侍,这里面小六给安排好着啦!出去了就

    不要再回来,记得我跟你说的话就好!」老头一脸的不耐烦地朝我挥挥手,转身

    离去。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噇!」「噇!」「噇!」磕了三个响头。

    「走吧,小师弟!」

    丁胖子送我到门口,「出去了就一切要靠你自己了!」

    「谢谢师兄!」我真诚地和丁胖子来了个拥抱。

    「吱!」厚重的铁门缓缓打开,我的心门能再次打开吗?即将跨出大门的一

    线之间,我的心声真实地倾诉着我的内心想法。

    跨出这一步,意味着我必须得换个方式来活。

    一年半的监狱生涯,183天的痛定思痛,4392个小时的刻骨铭心,2

    63520分钟的厚积薄发,只为这一刻,只为这一步,只为我即将要迎接的新

    的挑战。

    我,一定会成功!带着坚定的信念,我迈出了右脚,跨出了这复仇的第一步。

    (PS:第二卷还不算是正式开写,先写一点点,大家看看!)

    「京京!」「京京!」两个声音同时传入我的耳朵。

    李萱诗身穿一件黄色的羊毛衫打底,外套是件粉色的妮子大衣,头发用金针

    簪子盘了个简单的发髻,整个人看起来高贵典雅,落落大方。另一边,童佳慧简

    单的职业套装外面是件白色的长款羽绒服,一头乌黑的头发就在风中轻荡,脸上

    一副墨镜很好地掩盖了她激动的情绪。远观就像是一朵白莲,沁人心脾。

    「妈!」我喊了一声。

    「唉!」李萱诗急忙答应着,眼中含着泪花,展开双臂向我扑过来,这一年

    半里,她为了儿子的事情天天都在忍受着煎熬,眼下,她只想把孩子拥在怀中,

    再次亲抚那

    ∵找⊿回╔网ㄨ址?请百喥◤¨弟ㄨ—Δ板|zんù∵◆∴?╒

    熟悉的脸庞。

    而我,对这一切视若无睹,我就这么一直往前走着,朝着那朵白莲花走去。

    和李萱诗擦肩而过的那刻,我心绪平静,眼中没有没有感情的波动。但,李

    萱诗却是一脸的惊愕,然后转变成痛苦,她的双手就那么张开着,想去拉住自己

    的孩子,左京早已经到了童佳慧面前。

    「妈,我回来了!」我给了童佳慧一个热烈的拥抱,让她充分感受到我成长

    的力量。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童佳慧轻轻拍着我的后背,她的左手穿过我的脸

    颊。

    「京京,你瘦了,但是也变得精神了!」

    拥抱之后的分开,我在童佳慧的额头深深一吻,这一幕看得李萱诗又是一阵

    心痛。

    「妈,你也瘦了!放心吧,我回来了,以后的事情都交给我吧!」看着岳母

    那憔悴的面容,我能想像得到,这一年半她所承受的压力到底有多大。丧夫失女,

    家毁人亡,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母亲带来的。

    「嗯!妈听你的!」纵使童佳慧是官场上那么雷厉风行的一个女强人,此刻

    在我的怀里早已哭得梨花带雨。

    「走吧,妈,我们先回家吧!」我拥着童佳慧就往车走过去。

    「不!」身后传来一声淒惨的叫声,「京京,我才是你妈,你应该跟我回家!」

    李萱诗看着我和童佳慧那温馨的一幕幕,心碎得滴血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痛苦。

    这一切、简单的、小小的幸福,本都应该是属於她的。此刻,这种幸福被赤

    裸裸地剥夺了。

    我站住脚,回身看着这个在嘶吼的女人,之前的高贵典雅早已消失殆尽,现

    在完全是一副歇斯底里的偏执。童佳慧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臂,她现在除了我已

    经是一无所有了。看着她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示意这

    一切由我来处理。

    「不好意思,李女士,那些都不是我的家,我的家,早已经被你给毁了!」

    我的语气愈是平淡,李萱诗就愈加心痛。

    「你……你……你喊我李女士?」李萱诗一脸的不可思议,诧异中带着愤怒

    地问道。

    「京京,怎么跟你妈说话的啊?你都不知道你坐牢的这段时间她经受了怎样

    的折磨!

    孩子,听徐姨的话

    最╖新§网?址?百×喥弟—板§zんù◢?

    ,赶快跟你妈道歉!「徐琳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李萱诗

    的背后,扶着她那摇摇欲坠的身躯。

    「嘿嘿嘿嘿,让我喊她妈,她配吗?她为我所做的一切,我左京今天在这里

    立誓,他日我必百倍奉还!」我的声音不带一丝波动地传递出去,听得现场三个

    女人都是一愣。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扇过我的脸颊,李萱诗眼中的泪水早已汹涌而出,

    她用发抖的手指着我的脸,嘴里就只发出一个字——「你……你……」

    「京京,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你身体当中流着你妈妈的血,这是你死也改

    变不了的现实。你都不知道你母亲到底做了什么,你怎么能如此抹黑自己的亲妈?」

    徐琳见状,声音亦大了几分,脸上也露出抑制不住的怒气。

    第二章母子决裂

    「京京,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你身体当中流着你妈妈的血,这是你死也改

    变不了的现实。你都不知道你母亲到底承受了些什么,你怎么能如此抹黑自己的

    亲妈?」徐琳见状,声音亦大了几分,脸上也露出抑制不住的怒气。

    我松了松自己的脸颊骨,用舌尖舔过嘴角的血丝,脸上露出一丝邪笑,「徐

    姨,那就按你说的,我今天把这些还给她!」我转身死死地盯着李萱诗,

    「李萱诗,我为自己身体当中有你那肮髒的血液而厌恶自己,我为有你这样

    一位」出色「的母亲而感到耻辱。从今往后,你我行同陌人!下次再见,不是你

    死就是我活!今天,我就将欠你的一次还清!」言罢,我的右手闪现一把匕首,

    朝着自己的心窝就紮了下去。

    「不!不!不!」所有人都惊呆了,李萱诗从未想过温文尔雅的儿子会有如

    此血性担当的一面。一时间她呆了,只是本能地想去伸手扶住自己的儿子。

    可却被童佳慧从后面沖上来一把推开,顺势把我抱在她的怀里。

    「李萱诗,你这个贱人,你想干什么?你毁了我的家,毁了我的一切,还嫌

    不够?你还要逼死京儿吗?」童佳慧终是按耐不住,沖着李萱诗爆发了,她的情

    感,她的压抑,在此刻,终於彻彻底底的宣泄了出来。

    「不,不,不,我不想的,我不想的……」李萱诗也被眼前的一切给吓呆了,

    她完全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李女士,从此……以后,你我两不……两不相欠,再无……半点………情

    分可言!」鲜血映红了我的胸口,也映射了我的决绝。

    「走,京京,妈妈带你去医院。」童佳慧扶着颤颤巍巍的我往车上走去。

    「李萱诗,你最好祈祷京京没事,否则,我要你整个郝家沟陪葬!我要你们

    所有人都不得好死!不要怀疑我的能力,也不要再来挑战我的耐性!如果不是左

    京,你们早就是死无全屍了!」最后的这段话,童佳慧说得是咬牙切齿,同时,

    也将她的果断干练、她的上位者的气势展现的一览无余。

    李萱诗在为儿子担心的同时,没有留心到童佳慧的言辞。徐琳却是在一旁看

    的真切,包括童佳慧眼中最后一丝的寒冷,更是让她不寒而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