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淫劫谜案(第三卷:警察之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2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渚碧礁

    字数:9003

    第二十五章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早就关机了?真的是没电了,忘记充电了吗?」

    挂了跟岳父的通话,戴庆心里莫名地不安了起来……

    「对了,舒雅不是去找赵任谈工作吗?如果打电话问问赵任或许就知道

    她的情况了。赵任的手机号唐毅肯定知道。」戴庆想到这里在手机通讯录里翻

    出了唐毅的号码,拨打了出去。

    唐毅的手机通了:「喂?你好那一位?」

    「唐毅吗?我是戴庆。」

    唐毅一听是戴庆的电话,心里一阵紧张、发虚:毕竟昨晚刚刚在他家床上睡

    了人家的老婆,除了真正的性交,其他能干的他都干了。他不知道戴庆突然给他

    打电话是什么意思?于是胆战心惊地试探道:「哎哟,姐夫啊,您可是很少给我

    打电话啊,您找我有事儿吗?」

    「唐毅啊,你知道你们营业部赵任的电话吗?」

    「赵任?应该是有他的号。怎么您找他有事儿吗?」唐毅想起昨晚舒雅被

    赵任灌醉,抱着猥亵的画面,所以对他颇有微词。

    「哦,也没什么事情,就是舒雅下午跟他一起在谈工作上的事情,可是说好

    了今晚她回我岳父家住的,可现在都这么晚了还没回去,打她手机又关机,一直

    联系不上,我担心她,所以想问问她是不是还跟赵任在一起……」

    「什么又是赵任?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昨晚就故意把舒雅姐给灌醉了,

    还……」唐毅一听是又是赵任把舒雅找出去,气就不打一处来,气愤不已,可

    话说了一半才想起听电话的是戴庆,有些话似乎不能对他说。

    「还怎样?」戴庆从唐毅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些端倪,便着急地追问。

    「也没怎样,反正他不是个正经的人。」唐毅一听戴庆有些急了,担心把昨

    晚赵任的哪些行为说出来戴庆会失去理智,所以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你把电话告诉我,我好好问问他。」戴庆着急道。

    「打电话?那家伙滑的很,你觉得他会跟你说实话吗?姐夫她们在哪里谈工

    作你知道吗?要不我去

    寻╘回∷网?址▼百ㄨ度?∵╙╚?

    找一趟吧。要是找不到再打电话也不迟。」唐毅已经认定

    赵鹏鹍又对舒雅没干好事了,他觉得打电话对赵鹏鹍这种人没用,还是去现场堵

    他比较实际。

    「离我家小不远,那家和平路上的楠岛咖啡厅。你知道吗?」

    「知道,我这就打车过去。」唐毅急道。

    「那就麻烦你了,唐毅。对了,他们好像是在二楼的216号雅间,我听到

    了赵任发给舒雅的语音微信。我也开车赶过去,不过我离得远估计要将近半个

    小时才能到。咱们电话联系吧。」戴庆说着也起身出去准备开车赶过去了。临走

    前他跟辅警赵有德打了个招呼,交待他所里万一有急事就电话联系他,说完就开

    车出发了。

    戴庆心急如焚,虽然晚上开车视线不好,可他仍然把油门踩到了底,这辆破

    旧的警车以它最高的速度驶向了市。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厢唐毅也拽着跟他租的老同学麻杆(马鸿文的

    外号)一同出发了。之所以叫上麻杆是因为昨晚他独自去解救舒雅时赵任的帮

    凶有三人,害他差点儿吃了亏,没能将舒雅带走,所以这次他吃一堑长一智,也

    带了帮手。这麻杆人如其名:高高瘦瘦的,虽然瘦了点儿,可毕竟身高一米八五,

    往哪里一站,高高大大的还是能唬住不少人的。

    两人出门后拦了一辆出租车,不到十分钟就赶到了那家楠岛咖啡厅,又按照

    戴庆的雅间房号急冲冲跑上了二楼,找到了那间216号雅间。唐毅并没有

    急着敲门,而是先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半天,没动静。于是他性一拧把手就推

    开了门。

    房间里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桌子上干干净净,显然是早已经被服务员

    收拾过了。

    这情况出乎唐毅的预料,他原本笃定了:赵任会在这间雅间里对舒雅图谋

    不轨的,本想抓他个现行的,这下可好,这可到哪里去找人啊?急忙找到楼层服

    务员询问:

    「请问这个房间的客人什么时候走的?」

    服务员:「四十分钟前吧。」

    唐毅看了看手表,现在时间:20:47,那么他们是在刚刚晚八点的时候

    离开的。唐毅想了想又问:「他们是一起走的还是分开先后走的?」

    服务员:「一起走的。」

    唐毅皱起了眉,因为他实在无法判断赵任现在还是不是跟舒雅在一起,即

    便是他们现在一起,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哪里啊?

    这时一直跟在身后的麻杆搞清楚了状况,献计道:「你打电话问问你们赵

    任不就知道了?总比你在哪里瞎想强吧?」

    唐毅想了想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也惟有如此了。他和麻杆边下楼边拨打了

    赵任的手机号。

    「您好,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手机占线提示音。

    过一分钟后再打:「您好,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还

    是占线。

    就这样唐毅每隔一分钟就重拨一次,直到他俩出了咖啡厅,站在门口等戴庆。

    三分钟后对方的手机才传出正常的待机接听的「嘟……嘟……嘟……嘟」的声音。

    「总算可以打通了,也不知他刚才在跟谁通电话呢,打这么长时间。」唐毅

    边听着手机话筒边喃喃自语着。

    「滴」的一声,忽的手机待机音被对方挂断了。

    「妈的,怎么直接挂断了我的电话?看来我昨晚是真得罪他了。」唐毅苦涩

    道。

    「你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一晚上没回来。白天还骗我说是去你堂姐家了。

    现在露馅了吧?」麻杆在一旁听得清楚便随口问道。

    「麻杆,现在还不是向你解释的时候,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舒雅姐。

    我觉得她肯定是被赵任这个王八蛋给带走了,也不知被带去了哪里?现在这个

    王八蛋拒接我的电话,肯定是心里有鬼,怕我又坏了他的好事儿。」唐毅愤愤地

    道

    ˉ最ξ新2百∴度⊿∵∴□◢

    。

    「要不用我的手机试试?我的号你们赵任肯定不认识。」麻杆把自己的手

    机递给了唐毅。

    「先等等,过一会儿再打,要不然他肯定会怀疑是我打的。」唐毅接过来手

    机道。

    二分钟后用麻杆的手机拨打了过去,在「嘟……嘟……嘟……嘟」的十秒后

    终于接通了。传来了赵任不耐烦的声音:「喂?谁啊?」

    唐毅尽量保持心情平静的开口道:「任,是我,小唐。我有急事想……」

    「滴」的一声,又被对方挂断了。

    「操他妈的,这是什么素质?一点儿当领导的肚量都没有。」唐毅又被挂了

    电话破口大骂。

    「哎,胖子啊,你将来在单位的前途堪忧啊。你昨晚到底干了什么事?让你

    们赵任这么生气?」麻杆在一旁不失时机的打探他最感兴趣的问题。

    「他是做贼心虚罢了。」唐毅再一次回避了他的问题。

    「下面怎么办?没有其他办法了吗?」麻杆问。

    「等一下姐夫吧,看他来了有没有什么好办法。他毕竟是警察肯定比我们办

    法多。算时间他也应该快到了

    ◎寻回?网§址╘╚∵ㄨ∵μ

    。」唐毅喃喃自语道。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一辆破旧的越野警车停在了他们身旁,戴庆急匆匆下了车,

    看到唐毅开口就问:「怎么没在吗?」

    于是唐毅把情况如实跟戴庆说了一遍,包括他给赵任打电话的事。

    戴庆静静地听完他的讲述,道:「赵任的手机号码是多少?我给他打。」

    唐毅把号码告诉了戴庆,他瞬即拨打了出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手机里传来提示关机

    的提示音。

    三人就站在一起所以都听到了关机提示音。

    「妈的,不会吧?刚才还开着手机呢,不会是为了怕我给他打电话干脆关机

    了吧?这个王八蛋做贼心虚啊……」唐毅气愤地大骂出口。

    「你怎么那么肯定他会跟舒雅在一起呢?」戴庆毕竟从警多年比他要沉着的

    多,不会那么感情用事,也要理智的多,他平时办理案件时常常这样要求自己。

    「因为我了解他,他就是个禽兽。」唐毅当然不会告诉戴庆:昨晚他在白金

    汉宫所看到的赵任抱着舒雅上下其手的丑态。因为他担心说给戴庆听之后他只

    会更担忧、甚至会冲动、暴怒。

    戴庆从警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见唐毅咬牙切齿的样子基本上也能猜测出个

    七七八八。不禁心中一沉,那是他最担心的情况。不过出于职业习惯他还是往咖

    啡厅大门口扫了一眼。看到了监控摄像头,于是心中便有了决断。

    戴庆走进了楠岛咖啡厅来到了总台,对着正好奇地望过来的女服务员掏出了

    自己的警察证说道:「办案,请麻烦配一下。」

    那女服务员先是一愣,接着就兴奋地说道:「可以可以,有什么事情需要配

    您呢?」

    「你们店的监控室在哪里?」戴庆问。

    「就在后面那一间,我领您过去吧?」这女服务员颇为积极。

    「好,那谢谢你了。」说着戴庆就跟着那女服务员走向了后面的监控室,唐

    毅、麻杆二人不知道戴庆还进这店里干什么?于是也跟了进来想看个究竟。

    进了监控室戴庆亮出警察证说明了来意,那负责监控的保安三十多岁,看上

    去很通情达理的老成样子,他连连点头表示愿意配。这楠岛咖啡厅共三层,每

    层楼都安装了三个监视摄像头,加上大门口的监控共10个摄像头,分别用两台

    电脑来监看。

    「请你先把二楼的哪个监控画面放大、然后再后倒画面到晚八点时间段。」

    戴庆道。

    哪保安按照戴庆的要求调整监控画面,这个镜头是安装在二楼吧台的,很快

    画面被倒回到了晚八点。显示了二楼咖啡大厅的画面。唐毅二人也凑过来认真地

    盯着画面看,他俩此时已经明白了戴庆的意图。

    果然没过多久就从雅间走廊里走出两个人来,一男一女正匆匆走过镜头,戴

    庆三人眼前一亮,正是赵任和舒雅。只见赵任一副死皮赖脸要搀扶舒雅的样

    子,而舒雅则是在推拒着。看到赵任脸上那轻浮的表情、纠缠的动作戴庆的脸

    阴沉了下来。

    「姐夫,你看舒雅姐的脸红红的,看样子好像身体不适啊。」唐毅指着监视

    画面说道。

    「嗯,看到了。我把她送过来的时候还是活蹦乱跳的。这期间肯定发生了什

    么。」戴庆皱眉说道。

    「请再往后面再倒一下,倒到下午六点四十多。」戴庆道。

    那名保安刚要按照戴庆的吩咐后倒视频,唐毅却急道:「姐夫先别查原因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感觉找到舒雅姐,她跟赵任多呆一分钟就多一份危险啊。」

    戴庆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便又吩咐那保安道:「还是把咖啡厅大门口的哪个监

    控头画面调出来吧,时间倒到他们下楼的这个时间点。」

    那保安按照戴庆的吩咐操作视频,一会儿显示屏幕上就显示了咖啡厅门前的

    画面:由于时间卡的刚刚好,所以只片刻就拍到了赵任和舒雅走出咖啡厅的画

    面。赵任纠缠着舒雅在不远处的停车场把她扶上了他的那辆帕萨特的副驾驶座

    位,而他则从另一侧钻进了驾驶座位,然后很快车就向西开走了,渐渐消失在了

    夜幕之中……

    看着在监视画面中消失的车影,戴庆心中的涌起强烈的不安,甚至似乎感到

    了自己的心在隐隐作痛。

    「看,果然没有被我说错吧?舒雅姐真的被哪个畜生给带走了。哎呀,这可

    怎么办啊?他会把她带到哪里去啊?市这么大咱们可到哪里去找啊?」唐毅看

    着监视画面急了,喊出了声。

    戴庆强自按捺住自己的心绪,装作镇定地道:「唐毅,你知道你们赵任家

    在哪里吗?或者家里电话也行。」

    「不知道,不过我可以问问我们同事。但是我感觉他是不会把舒雅姐带回家

    里去的。应该是去了什么别的地方。」

    「还是问问吧,听你说哪个姓赵的不是有一段时间手机一直占线吗?说不定

    就是在跟家里联系,我们没准会从他家里人口中了解点儿有用的信息呢。」戴庆

    道。

    「好吧,我这就问一下同事。」唐毅说着就拨通了一个女同事的电话。并侧

    面探出了赵任家的住址还有家里的固定电话。

    戴庆输入号码拨打了过去。电话通了传来个女人的声音:

    「喂?谁啊?」

    「是嫂子吧?赵任在吗?」戴庆根据那女人的声音判断年龄应该在三四十

    岁左右,所以判断是赵鹏鹍的妻子。

    「嗯,他不在,不久前跟我说要陪建材市场的两位客户应酬。你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赵任帮我办了一笔贷款,我这不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谢意吗?

    所以准备了一点儿小意思想当面感谢他。您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戴庆瞎编了

    个理由。

    「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我还真不知道他在哪里,男人的应酬估计都不干

    什么好事,他从来不详细告诉我的……」

    这女人说的没错,看来她是真的不知道赵鹏鹍去了哪里。

    通完话监控室里一片死寂,最后的一线希望也破灭了。这么大的楠城茫茫人

    海到哪里去找啊?三个人似乎都没有了意。

    「要是能卫星定位手机位置就好了,那样很轻松就可以找到你们要找的人。」

    一直在一旁操作监控视频的哪个三十多岁的保安似乎早就看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便出意道。这家伙一看就是那种热心肠,好管闲事的人。

    戴庆连忙摇头叹息道:「卫星定

    ?最◤新∷网?址百¨度◤╘?§?◤

    位手机位置?呵呵,你以为是在拍电影吗?

    这种侦查措施必须要办案侦查员写报告,分局局长审批通过才可以实施。市局里

    最低也得是处级领导才有权审批。我们这点儿小事还是别指望了……」

    「姐夫你说什么?市局里的处级领导有权审批卫星定位手机位置?」虽然戴

    庆对这个建议不报多大希望,可是唐毅听了却两眼放光。

    「是啊,市局里的管刑侦的处级领导也有权审批。怎么了?」戴庆不明白

    唐毅兴奋个什么劲儿。

    「好,那我去给我姐打个电话试试。」唐毅似乎胸有成竹似得。

    「唐毅,你的好意我领了,不过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周六的晚上九

    点多,又不是工作时间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家休息……」戴庆劝阻道。

    可唐毅却不为所动,目光坚定地看向戴庆并有些激动道:「姐夫,你说的这

    些我都知道,可是现在舒雅姐正在危机时刻,或许她正在某个市的偏僻角落里,

    无助地等待着我们的救援。现在能救她的只有我们了,难道我们就这么放弃她不

    管吗?放任那畜生肆意侮辱她吗?」

    唐毅的一番话让戴庆竟无语凝噎,他有些惭愧地拍了拍唐毅的肩膀眼含雾气

    道:「谢谢你,唐毅。你说的是对的。」

    唐毅用坚毅的目光看了一眼戴庆道:「姐夫,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出去门

    口给我姐打个电话,一会儿就过来。」

    说着唐毅走出了监控室,看来他跟他堂姐之间的对话不想让别人听到。

    监控室里的三个人各怀心思,当然戴庆的心情是最沉重的,他等待的着急,

    性独自踱步到了最角落的窗边,暗自神伤地看着窗外的夜色。

    哪个好事的保安看戴庆走远了,站在窗边发呆,便冲着一旁的麻杆道:「喂,

    小兄弟,哪个漂亮女人是的他老婆吧?」

    麻杆看了一眼远处的戴庆见他似乎听不到这里的对话,便应道:「是,怎么

    你看出来了?」

    「切,我干保安这么多年了,靠得就是这眼力见儿。什么我看不透?」保安

    得意道。

    「哦?你那么厉害,你还能看出什么来?」麻杆对他的吹牛不以为意,还挤

    兑了他一句。

    「怎么看不起我?亏我还想提点你一下呢,没想到你是这种人。」这保安似

    乎看出了麻杆对他的不屑,不乐意了。

    「提点我?为什么只提点我?」麻杆被他说的有些糊涂。

    「因为我发现你另外那两个朋友都对这个漂亮女人太在意了,我要是说了估

    计他们会伤心的。你则不同了,你好像跟哪个女人没什么关系。」这保安说道。

    麻杆被他这么一说,不得不重新认真地打量起这位三十多岁的保安来,看他

    目光如炬,信心满满的样子似乎真的有所发现?

    要是他真发现了什么有价值的线那可就值了。于是麻杆连忙从裤兜里掏出

    一支烟来毕恭毕敬的递给他道:「这位大哥,是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刚才多有得

    罪,还请见谅啊。」

    那保安得意的接过香烟,放在大鼻孔下嗅了嗅,道:「嗯,不错,20元一

    盒的高档货。好吧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我就稍微点拨你一下。」

    「你说。」麻杆催促道。

    「我们大老板是泰国华侨,不仅仅是开这家咖啡厅,还开夜总会,你知道吗?」

    他得意地说道。

    麻杆一脸的茫然,不知道这货为何又开始吹起他们大老板来了,这跟要提点

    他有何关系?

    那保安看到他的表情更是得意了,道:「我来这里之前是在大老板旗下的一

    家大夜总会里做事的。所以会上的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见的太多了。」

    麻杆继续不知所谓地听他侃大山。不知道他要说的重点是什么。

    那保安继续:「我在的那家夜总会,每天都有漂亮女孩被下药,然后被人拉

    到厕所隔断里面干炮。包间里这种事情就更多了,见得多了所以一看到被下了药

    的女人,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说到这里他就不说了。点着了麻杆递给他的哪根烟,上眼悠然地吸了起来,

    偶尔还吐个眼圈,也不再搭理麻杆。

    麻杆没搞懂他到底想表达什么,于是等了半天后又问道:「你提点完了?」

    那保安点点头,继续品着烟。

    「莫名其妙,就听你自己吹牛了,你提点我什么了?」麻杆有些气恼。

    「嘿嘿,你自己琢磨吧。点拨也需要头脑聪明的人才能被点化啊。这就是缘

    分,有缘无份也没办法啊。」

    正在麻杆思考这保安所说的奥义时,唐毅推门进来了,一脸的喜色,不用问

    就知道肯定是他堂姐哪里有戏。

    戴庆连忙从角落里走过来,期待地问:「唐毅,怎样?你姐怎么说?」

    「嗐,别提了,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口水都快说干了才说动我姐,帮我这

    个忙。」唐毅兴奋道。

    「哦?她怎么说?她有办法?这么晚了……」戴庆有点不敢相信。

    「我姐说正好市局技术处的一位同事跟她关系不错,然后她就拜托哪人私下

    帮她定位一下,哪人居然答应了,他们家属院就在市局后面倒是不远,哪人答应

    一会儿帮她加个班,定位一下赵鹏鹍的手机位置。」唐毅得意道。

    「那太好了,大概要等多久?」戴庆焦急地问道。

    「哪人说定位倒是花不了多少时间,打开专业设备用不了两分钟就能搞定。

    要是赶路的时间。他估计用不了半个小时就能电话通知我姐了。」

    「那好,那咱们就等半个小时。」戴庆也有些兴奋了,终于不那么无助了。

    「看来这小胖子堂姐的活动能量真不是一般的大啊。」戴庆暗自琢磨着。

    趁着等消息的时间无聊,麻杆便把唐毅扯到一边,把自己跟那个奇怪的保安

    之间的对话跟唐毅说了一遍,没想到他一直搞不明白的事,被唐毅一听就听出了

    门道。

    唐毅再回想起昨晚舒雅奇怪的表现,他愈发肯定了,于是气愤地骂道:「妈

    的,这个畜生,我就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原来这孙子给舒雅姐下药了!」

    由于唐毅骂的声音很大,坐在一旁的戴庆也听了个一清二楚,他连忙扭头看

    向了唐毅用目光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毅走到他跟前把刚才麻杆的话原原本本的跟戴庆说了。

    「反正等着也是等着,咱们性再仔细查看一下监控,说不得能发现一些端

    倪。」戴庆果断道。

    三个人又围到那两台监视屏幕前,可没成想等他们围过去一看:没想到哪个

    三十多岁的保安早就在哪里操作了。他倒回到了舒雅刚上咖啡厅二楼时的画面,

    正在快播着画面找线呢。

    戴庆在心里暗暗赞许这名安保,唐毅、麻杆也是同样的赞许表情。

    画面定格在了:赵鹏鹍跟一名女服务员交谈了几句后,从她手里端过了那两

    杯咖啡的那一段。

    停止了快播,继续正常播放。又播放了十几秒后赵鹏鹍就已经走到了那间2

    16号雅间的房门口,正当几人都以为他要推门进屋时,却发生了奇怪的一幕:

    那赵鹏鹍突然停住,然后扭头向吧台这边张望了一下后,就快速的从裤兜里掏出

    一样东西,然后像洒糖一样动作后,又用勺子搅拌了起来。

    为了看得更清楚,保安又切换了在雅间走廊尽头的哪个监控头,调到哪个时

    间点播放,果然看到了赵鹏鹍的正面动作,那洒到咖啡里的东西也被看清楚了,

    是研磨好的白色粉末。

    一切都看明白了,果然是赵鹏鹍这家伙给舒雅下了药。虽然搞清楚了真相可

    几人不但高兴不起来,反而更忧虑了。那药粉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成份但可以肯定

    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几个人都不说话了,最终还是唐毅忍不住先爆发了:「赵鹏鹍这个畜生,姐

    夫,咱们报警抓他吧。这是犯罪啊,应该可以判刑了吧?」

    「报警?我会好好处理的。」戴庆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警服对唐毅说道,这几

    个人里面最气愤、最想爆发的应该就是他了,可是他还是强自压住了即将爆发的

    怒火,暗自在心中发誓:绝对不能轻饶了这混蛋赵鹏鹍!

    戴庆默默地从手包里掏出了上次为了艺校女生失踪案而买的哪个U盘,把这

    两段视频让哪个保安给他拷贝存储了进去作为将来的定罪证据……

    这时唐毅的手机响了,看来是唐毅的堂姐有了消息,果然接通电话后就听到

    唐毅重复着哪个定位出来的位置:「东开发楠豪大酒店!」

    「走,快点儿,再晚就来不及了。」唐毅吼了一声就跑了出去,戴庆、麻杆

    二人也紧跟着跑了出去。

    只剩下哪个三十多岁的保安一脸无奈地直摇头,喃喃自语道:「唉,估计早

    就来不及了。都被下药这么长时间了,两炮都打完了。」

    他又倒回到舒雅进门时的画面停止了播放,看着屏幕上长发飘飘的舒雅那仙

    子般的绝色姿容,袅袅曼妙的高挑身姿,连连赞叹:「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啊,

    这气质、这艳冠群芳的姿色估计在整个楠城都是数一数二的吧?真是可惜了,居

    然被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给糟蹋了。」

    十几分钟后,东开发楠豪大酒店,戴庆先是亮出警察证,让大堂的领班给

    查询了一下赵鹏鹍是否有开房?果然有在这里开房,房间号是:0917,在九

    楼。

    三人坐电梯就直奔九楼,到达九楼后随着一步步的接近那间0917房,原

    本急切着想要救人的戴庆却猛然感到心头一震,他放缓了脚步。没来到九楼之前

    戴庆比谁都着急,可真接近了那间房,他反而不敢靠近了,因为他心中害怕听到

    那让他听了会撕心裂肺的声音;害怕看到让他无法接受、甚至崩溃的一幕。

    他真的无法接受自己贞洁的妻子舒雅被别的男人扒光了衣服,赤裸着身子被

    别的男人压在身下肆意奸淫,婉转承欢。他的脚步越来越慢了下来,他想先让唐

    毅二人先到达那间门口去听听,然后通过观察他们的表情来判断屋里的情况。

    看着戴庆落寞、担忧、焦虑的样子,唐毅和麻杆心中明了,舒雅都被掠走这

    么长时间了,对方要是真有歹意,舒雅恐怕早就失身了,而且……他们不敢往下

    再想,率先走向了那道0917房门。

    九楼客房楼道里铺着厚

    ?寻回§网⊿址¨ㄨ∶∴○∶

    厚的地毯,三人走在上面几乎没有声音。很快唐毅、

    麻杆悄悄地来到了房间门口,并附耳细听里面的动静。戴庆则没敢靠近,而是紧

    盯着两人的表情变化。

    唐毅只听了几秒就脸色大变,戴庆把他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他的心一下子

    就沉到了马里亚纳黑暗、冷寂的大海沟里去了。心脏「嘭嘭嘭」剧烈跳动的声音

    传入他的耳膜。他从唐毅的表情上已经知道答案了,唐毅熟悉赵鹏鹍的声音他要

    是确认了那就错不了,他几乎要崩溃了。

    事已至此,人还是要救的,他恍恍惚惚地也来到了那扇门前,压抑着内心的

    挣扎贴耳在那扇房门上,想最终确认一下,只听见:

    屋里故意开着电视试图掩盖什么声音,可依旧能很清楚地听到「啪啪啪……

    啪啪啪」激烈地肉体撞击在一起的交之声,以及赵鹏鹍的变态嘶吼声:「装…

    …继续装啊?你这个小浪货,不是一直在我面前装贞洁烈妇吗?怎么不装了?你

    听听这『噗呲……噗呲』的水声,都快流成河了吧?哈哈哈!还没有被这么大的

    鸡巴肏过吧?比你老公肏得过瘾吧?……别捂着嘴忍着了,浪叫出声来吧……把

    你淫荡的真面目暴露出来吧……」

    戴庆最怕听到的声音还是被他听到了,他的心像是被千斤重锤敲打了似得,

    胸闷的喘不过气来。他的脑袋「轰」的一声,一片空白,人也几乎要晕倒在了门

    前……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