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淫劫谜案(第三卷:警察之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2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渚碧礁

    字数:10208

    第二十四章

    8月8日,周六,阴天,天空一片氤氲弥漫着潮湿的气息,天空中一层层厚

    实的乌云压下来让人感觉白昼都似刚刚进入黎明一般的昏暗,明明都已经上午十

    点多了天色却还是暗沉沉的。

    外面的天气虽然一片阴霾,可是在和平路楠星小四号楼五楼东门的房间里

    却是满屋春光,一片的旖旎:在这户人家卧室的大床上,一对儿男女正浑身赤

    裸着躺在一起,此时正甜甜地酣睡着。

    那女人国色天香、睡姿优美,即便是睡态也是极其的妩媚迷人,她此时正侧

    头朝向床外的床头柜,长长的眼睫毛使她即使正在酣睡也显得眼睛是那么的灵动、

    秀长的细眉微蹙似是睡梦中遇到了什么令她伤痛之事,不禁让人心生我见犹怜之

    心。凌乱的长发遮住了半边俏脸,娇躯横陈,一对儿饱满高耸的雪乳正随着呼吸

    微微起伏着,粉红色的诱人乳头也随之颤动着。只是其中一只浑圆左乳正被一只

    男人的胖手盖住。女人白皙的玉体之上斑痕点点,不明液体的干痕布满肌肤之上,

    再看她身上唯一仅剩的那条红色情趣蕾丝小内裤早已变了颜色,上面一片片的某

    种浓稠液体风干后留下的白色印记覆盖住了内裤本来的红色。而且更诡异的是:

    那内裤中间裆部的布料似乎深深地陷入了女人最神秘的阴户肉缝之内。也不知是

    什么东西能把这布料向那女人最娇嫩的肉缝中捅得这么深?不过即便是没有经验

    的新司机也会一眼就看出:这美若惊鸿的女人此时的媚态正是与人行云布雨后的

    征兆。

    再看那男人,他白胖胖的,虎头虎脑的圆脑袋肥嘟嘟的脸。此时正腆着大肚

    子侧身搂着美艳女人那饱胀的赤裸玉乳不肯撒手。侧叉开的大腿之间露出了一根

    软塌塌的白胖胖阳具,那下面肥大的阴囊此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干瘪了下去,

    看样子存了不知多久的存货昨晚全被他尽情喷射了一空。估计再想存满还得有些

    时日吧?

    正对着大床的墙上挂着一副巨幅的婚纱照:照片中穿着洁白婚纱的美貌新娘

    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在雪白的婚纱的映衬下更显得圣洁绝丽。而一旁的丈夫

    正深情地注视着自己美丽贞洁的妻子,面露心满意足的微笑。咦?怎么看上去这

    么眼熟?再仔细看这不正是:舒雅和戴庆的结婚照吗?

    可床上哪个跟照片中的妻子睡在一起的一丝不挂的胖男人分明不是戴庆啊!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舒雅被别的男人给睡了吗?

    ……

    「以眼泪淋花吧

    一心只想你惊讶

    我旧时似未存在吗

    加重注码青筋也现形

    话我知现在存在吗

    凝视我别再只看天花

    我非你杯茶也可尽情地喝吧

    别遗忘有人在为你声沙

    你叫我做浮夸吧!「

    静谧的卧室里忽然响起了悠扬的歌声,这是Eason陈奕迅的歌《浮夸》,

    被舒雅设置为了自己的手机铃声。

    舒雅被手机铃声吵醒,她感觉自己头痛欲裂,脑袋昏昏沉沉,口干舌燥,全

    身酸痛,她还没睡饱,眼睛困地还睁不开,她只是凭着平时的习惯想侧过身去摸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她身子一动忽然觉得自己的左乳上被一只大手在抓着,

    她知道肯定又是「丈夫戴庆」,他平时就喜欢偷偷摸摸的摸自己的乳房:

    「也不知有什么好摸的?讨厌,人家要接电话。」舒雅娇滴滴地推开了那只

    手,可是感觉好像跟平时不太一样,手机铃声催得急,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

    「喂?谁啊?这么早就打电话?」舒雅半睡半醒间接通了电话。

    「是我,赵鹏鹍. 时间可不早了,都十点多了,你还没睡醒吗?」电话哪头

    传来赵任和蔼的声音。

    「是赵任啊。您找我有事儿吗?」舒雅懒洋洋地问。

    「舒雅你身体没事吧?昨晚你喝多了,也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赵任

    关心地问道。

    「我昨晚喝多了?……哎呀,想起来了。我说怎么头这么痛呢?头晕晕的,

    还口干舌燥,特别想喝水。」舒雅似乎想起来了昨晚的某些片段。

    「哎哟,你身体反应这么大啊?那看来你需要有个人照顾你、帮你冲壶茶水

    多喝几杯啊。我现在已经到你们家小门口了,要不我上去给你冲杯茶吧?」赵

    任热情道。

    「嗯……谢谢你的好意了,任。我现在好困,想再多睡会儿。」舒雅婉拒

    道。

    「哦,这样啊,那就算了。呵呵,我找你本来是想跟你一起去参加楠城建材

    大市场与金融企业对接服务项目洽谈会的。咱们昨晚不是都说好了吗?商户的资

    料还都在你哪里呢。」赵任被拒绝后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解释道。

    「哎呀,任,对不起,资料我还没有来得及整理呢。哪个项目洽谈会不是

    开两天吗?要不您先去开会,我今天整理好后再给您,怎么样?」舒雅不好意思

    地说道。

    「唔,那也好,下午散会后我再联系你。正好再一起根据你重新整理的材料,

    研究一下明天要重点接触的目标客户。」

    「呃,下午我一定会整理好的,把希望最大的几个目标客户从这几百户商家

    里面整理出来。」舒雅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好吧,那咱们下午再见吧。到时候我再联系你。」赵任说完挂断了电话。

    舒雅跟赵任通话这么长时间困意也消了大半,再加上口渴难耐她便睁开眼

    想去洗漱后喝杯水。

    可是当她睁开眼睛打算找寻自己的衣服时,她忽然发现自己身旁的「丈夫戴

    庆」怎么变成了个胖子?再看向他的脸时她惊叫出声:

    「啊!……小胖子?你……你怎么在我床上?你……给我起来……」

    闻着密闭的屋里那种浓郁的男性释放后的味道,作为一个结婚两年的小少妇

    一下子就知道那是精子的味道了。她连忙惊恐地看向自己的身上,看到内裤上的

    斑驳印记,还有小腹上遗留的斑斑点点,她脑袋「轰」的一下子炸了锅。

    她匆忙扯了被单裹住身体,然后疯狂地拍打起光溜溜的小胖子唐毅来。并悲

    愤地哭骂着:「你……你这个畜生。你这个流氓……我打死你。你……你到底对

    我都做了什么啊?」

    唐毅被打醒过来时,正看到舒雅在悲痛欲绝地拍打自己。他马上就明白是怎

    么回事了,不过他脑子实在是想不明白,明明昨天晚上还亲亲我我的很喜欢自己,

    像情人一般,怎得一觉醒来就不认帐了?怎么可以这么翻脸无情呢?于是他边招

    架着舒雅的厮打,边委屈地出口辩解道:

    「姐,昨晚不都是你自愿跟我亲热的吗?我可没有强迫你啊。」

    「你胡说!我怎么可能跟你这死胖子亲热?我想想都恶心……」舒雅当然不

    相信他的「胡说八道」了,男人都是这么狡辩的。

    「呀,姐,别打了,是真的。你难道忘记了吗?昨晚你喝多了,是我把你送

    回来的,然后……」唐毅慌乱地边躲避舒雅的厮打,边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大致诉

    说了一遍。

    舒雅经过这一番的厮打,头脑早无困意,也渐渐清醒了过来,她拼命地回想

    昨晚发生的事情,虽然头疼不止,可模模糊糊还是有些印象的。似乎唐毅并非完

    全说谎。于是她停下了追打唐毅,彻底悲怆痛哭出声:

    「呜呜呜……你明明知道我喝醉了,你还趁我不清醒时占我便宜?你真的是

    畜生不如啊!亏我把你当作弟弟一样看待,每天掏心掏肺地教你银行业务……呜

    呜呜……」

    唐毅见舒雅越说越难过,越哭越伤心,他心里也不是滋味,他现在才回过味

    来,昨晚舒雅的样子的确是不太正常,的确跟他印象中的形象大相径庭,完全不

    像她平时的清雅、矜持作风,其实他当时也有些奇怪,不过当时欲火烧身,只顾

    着先发泄了哪里还顾得上去想那么多?不过他还是要为自己辩解一下的,不然舒

    雅姐以后可能会再也不理自己了:

    「舒雅姐,你当时的表现真的不像是神志不清的样子,而且我的每一个动作

    都是征求过你的意见的。否则我哪里敢……」

    「呜呜呜……你还狡辩,你这个色鬼。我早就知道你好色了,但是没有想到

    你竟然这么色胆包天,亏了我老公戴庆还那么信任你。你这么做对得起他吗?」

    舒雅愤怒地哭着。

    唐毅打内心是真心喜欢舒雅的,并非只是喜欢她的动人完美的肉体而已,所

    以看到舒雅哭得这么伤心,他不免也难过自责起来。为了补偿内疚的心,他连忙

    跳下床给舒雅下跪磕头道歉,并用自己的右手狠狠地抽打着自己的右脸,边打边

    道歉道:

    「对不起,舒雅姐,实在是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我昨晚还真的以为你喜欢

    我才跟我那样的……,可是那明明就是白日做梦啊,我这么胖你怎么可能会喜欢

    我呢?哎,我真是……」

    舒雅见小胖子如此折磨他自己,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知道小胖子是认真的。

    再看他浑身一丝不挂,随着自己抽打自己的脸,身上的肥肉还一阵阵的乱颤不禁

    让她心中莞尔,更让她好笑地是:这小胖子两腿间的哪根白胖胖的阳物也随着他

    的身体抖动不停地晃荡着。那根阳具比「宁泽涛」的哪根黑长的男根要短了一些,

    好像跟自己丈夫的相仿,但是却更比「宁泽涛」的哪根东西更「胖」一些,说起

    这根白胖胖的阳具来她似乎回忆起了昨晚的个别片段:好像这根东西是隔着自己

    的内裤插进来的不停顶耸自己的,跟在游戏中「宁泽涛」的那种做法是一样的,

    都是因为自己坚持不脱掉内裤。但是她记得很清楚,小胖子这根东西插进来的哪

    个大龟头给自己带来的刺激感更加的强烈,因为它的更粗大!

    「该死,我怎么会想这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舒雅面现潮红,渐渐地气也消

    了。

    她有意无意地又撇了一眼小胖子的哪根阳物:那东西白生生一根,龟头多半

    被包裹在包皮之中,只露出一个红艳艳的小脸来在偷窥着舒雅。不得不说这根东

    西感觉比「宁泽涛」的哪根阳物要好看多了,起码白净、可爱。但是这根貌似可

    爱的家伙却暗藏锋芒,因为即便是现在萎靡状态下哪根肉茎都如同幼儿童臂般粗

    壮,如果硬起来就可想而知了……

    「怪不得我昨天也被它搞得高潮了……哎,明明是不爱的人怎么也会让我高

    潮呢?真是丢脸。」舒雅偷撇着哪根阳具,渐渐地又回想起了昨晚的一些情景…

    …

    「好了,小胖子,别打了。这事也不能都怪你。起来吧,我还有话问你。」

    舒雅渐渐想起了一些情节,似乎真的不能都怪罪给小胖子,自己似乎也有责任。

    「舒雅姐,你……你原谅我了?」小胖子惊喜地抬起头来,叉着腿站了起来,

    双眼爆发出喜悦的亮光,他太担心舒雅会永远永远都痛恨他,而不理他了,那样

    他就再也没有机会接近这个风华绝代的佳人了。

    舒雅指了指他的哪根白胖阳具,羞涩地轻声问道:「我问你:你昨晚到底有

    没有插进来?」

    唐毅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了,于是连忙摇头道:「姐,你放心,绝对没有。你

    当时坚决不让我脱掉你的内裤,只让我用小弟弟在内裤上磨来蹭去的。所以根本

    就没有发生你最担心的那种事情。」

    「哦,那样还好,那我就放心了。要不然看我不打死你的。」舒雅娇嗔道。

    看到小胖子只是光溜溜地站在地上尴尬地傻笑,她立刻佯怒道:「还不赶紧

    穿上衣服滚?还想光着屁股耍流氓吗?」

    听到怒斥,唐毅连忙边找自己的衣服穿上,边唯唯诺诺道:「是是是,我这

    就滚……这就滚……」

    在舒雅的注视下,唐毅没几分钟就穿好了衣服,灰溜溜地跑出了家门。

    舒雅则满脸歉意地看向了婚纱照中的戴庆,道:「老公,对不起,不过这次

    是我喝醉了,而且哪个小胖子可是你让他来保护我的。要怪起来,你也有责任,

    对不对?」

    「而且……而且人家就算是醉了也谨守底线不放松,这是多么坚定的对你忠

    诚的意念啊,你说对不对?你到哪里去找这么贞洁的好妻子啊。嘻嘻嘻!」说着

    说着她竟兀自微笑了起来,因为在面对戴庆时她永远高高在上,她在戴庆的世界

    里就是被捧在手心儿里的小公,即使犯了再大的错误,只要她稍有歉意戴庆就

    会毫无底线地向她投降了。

    自我安慰了一阵子后,她看着照片中仍然一直满脸幸福笑容的戴庆,忽的一

    阵羞愧感袭上心头,内心的自责还是不自觉的涌了上来。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

    己是因为被人下了春药而产生了那么强烈的性欲望,而只是认为是酒后乱性,让

    她有了那种不该有的欲望。她对着戴庆恳切地道:「对不起,老公。我……对了,

    我洗完澡去你们单位找你怎样?给你个惊喜,你肯定会高兴吧?我还从来没有去

    过你们派出所呢。」

    有了意后她就欢快地跑向洗手间,把小胖子遗留在自己身上的污浊之物清

    洗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在盥洗镜子前打扮起了自己:她换了一袭奶白色的短款披

    肩小外套深V领的高弹力香槟色小背心,酥胸半露,深邃的乳沟引人遐想。更加

    衬托出她的那傲人的饱满曲线,盈盈一握的柳腰,再配一条天蓝色芳纶齐膝裙,

    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修长美腿展露了出来,脚蹬白色高跟凉鞋使得秀美的莲足、

    涂着粉色指甲油的可爱脚趾都展现了出来。

    又戴上了她最喜欢的精致耳钉、白金项链、美玉挂坠。

    她对镜子中的自己很满意,这装束无疑有些艳冶、妩媚十足,但她知道戴庆

    就喜欢这个穿着调调。每次自己打扮惊艳的跟他走在一起,他总是一副很自豪的

    样子。

    把建材大市场的商户资料塞进她的挎包里,她打算边陪着戴庆值班,顺便也

    把资料整理出来。背起包来她就开门下楼去了。

    田雅琴今天早早的就在梳妆镜前化妆了,平时她很少化妆的,这次她为了去

    派出所陪戴庆值班特地让曼莉帮她画了靓妆,又换上了曼莉的一身性感的浅紫色

    吊带短裙,一双紫色高跟鞋。立刻把一身健美的小麦色皮肤、性感的肩胛骨、圆

    润的香肩、鼓胀的乳房、秀美的玉腿、翘臀展露了出来。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变了

    一个人似得。从英姿飒爽的女警花立刻变身成了时尚火辣的小靓妹。

    「行了,大变活人了,保管迷死任何男人。更不要说哪个戴庆了。保管让他

    只要看见你就动心。」曼莉在一旁鼓励道,原来她昨晚来了田雅琴新租的房子陪

    她度过第一个独自生活的夜晚。两人像好姐妹一般聊了很多很多,当然聊得最多

    的话题都是男女方面的,作为这方面经验丰富的曼莉给田雅琴讲了很多田雅琴听

    起来面红耳赤的话题。当然鼓励她动出击去找戴庆也是曼莉的意。

    现在她刚搬了新家离单位也近了,她骑着电动车没有多少分钟就来到了学府

    路派出所。

    戴庆和辅警赵有德正在值班室聊天,忽的进来一个打扮入时的漂亮女孩,他

    俩不禁眼前一亮,纷纷抬头仔细打量,眼睛里露出了异样的光芒。

    「怎么不认识了?看你俩那幅色迷迷的德性。」田雅琴看到戴庆热辣的目光

    3找◎回∴网址请?ㄨ|╚○|◇╖

    心中暗喜,嘴上却佯装嗔怪。

    「你……你是田雅琴?」戴庆第一个惊讶的喊出口。

    「雅琴姐?真的是你吗?」赵有德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看你们大惊小怪的,怎么连我都认不出来了?」田雅琴故装吃惊,内心却

    喜滋滋的。

    「你……你这变化也太大了,平时你都是穿警服,猛地换成这么一身一时没

    反应过来。」戴庆道。

    「是啊,雅琴姐没想到你换上裙子竟然这么性感……」赵有德一副发现新大

    陆般的兴奋样子。

    「行了,行了,我来是有正事的,戴庆,关于哪个艺校女生失踪案我探听到

    了些新信息,咱们去你办公室谈吧?」田雅琴不想赵有德在一旁打扰她跟戴庆,

    于是引着戴庆离开。

    「哦?是吗?那好,走吧。对了,赵有德你在这里盯着电话,有你处理不了

    的就来我办公室找我。」戴庆吩咐完就跟着田雅琴去了。

    戴庆、田雅琴来到他办公室后,田雅琴就搬了椅子跟戴庆并排紧挨着坐在了

    一起,开始了给他讲述这么多天来自己是怎么按照戴庆的要求每天跟曼莉联系、

    交往的,讲得很详细。

    田雅琴还按照曼莉教给她的撩男人方法:讲话时故意俯低身子,让酥胸半露,

    一对鼓胀高耸的乳房半球就暴露在了宽松的吊带裙开领外。

    戴庆闻着紧挨着身边的少女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水味,入眼看到那一对娇

    嫩诱惑乳房,他早就心猿意马了,脑袋里哪里还听得进去?思考的全是眼前的这

    一对儿鼓胀乳肉了……

    渐渐地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放在桌子上的手臂也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戴庆没有舍得离开,田雅琴当然更不会了,她甜蜜地笑着,继续讲述着什么。至

    于讲了些什么她也不在乎了,因为她的心全用在了胳膊感受戴庆的胳膊传来的温

    度上了……

    又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在办公桌下的两条腿也紧紧地挨在了一起,紧紧地贴着,

    明明都感受到了彼此的肉体温度,可都装作没有发现一般。

    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两个人就在这种暧昧的甜蜜之中身体紧

    贴着身体聊着天……

    ……

    舒雅想给戴庆个意外惊喜,所以来派出所也没有事先通知他。等她打车来到

    学府路派出所后就茫然了,因为她不知道戴庆究竟在哪个房间值班。

    她只好先进去了最显眼的接待大厅,推门进去就看到了正在值班的赵有德。

    她们见过面,还跟着戴庆一起在经贸学院吃过饭,所以一眼就认出了他,于是含

    笑向他走去。

    「哒哒哒」的高跟凉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也让赵有德扭头看了过来,他的眼

    睛马上就直了,只见一位长发飘飘的妖娆美女风情款款而来。

    「好惊艳的美女,比田雅琴还要美许多。这是种让人自然而然想臣服于她的

    气质……」赵有德在心中默默地想着,不过随着那绝美女人的走近,他很快就认

    出了这位惊艳的长发美女来:戴哥的妻子舒雅!

    「嫂……嫂子?是您吧?」赵有德结结巴巴地问道。

    「嗯,是我。怎么只有你一个在值班吗?戴庆呢?」舒雅问道。

    「戴哥啊,他在办公室跟雅琴姐分析案情呢。」

    「他的办公室在哪里?我去找他。」舒雅道。

    「嘿嘿,我领您去,我领您去……」赵有德说着已经迫不及待地头前带路了。

    舒雅跟在了他身后,走过派出所的大院,快到时赵有德便老远就兴奋地大喊:

    「戴哥,你快出来看看谁来了?快出来啊……」

    听到喊声,戴庆透过玻璃窗远远的就看到了娉娉袅袅的舒雅。他激动莫名连

    忙起身跑了出去,把一旁还陶醉在甜蜜之中的田雅琴撂在了一边。不过当她看到

    来人是个女人时脸色就越来越难看了。

    「看戴庆这个没出息样儿,见了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看来这个女人就是

    他老婆舒雅了。真是个狐狸精,不是在外面瞒着戴庆幽会呢吗?怎么又跑过来演

    戏了?」

    田雅琴自从偷听了白总跟叔叔的微信留言后就对舒雅有

    ˉ寻?回∵地●址ˉ?§◇?╒╚

    成见了。她以为真的

    像白总所说的那样:舒雅跟另外的一个男人有婚外恋,想趁戴庆值班偷偷出去约

    会。其实她是被白总误导了,冤枉了舒雅。

    虽然破坏了自己的好事儿,自己心里老大的不高兴,可是面子上总要过得去,

    于是田雅琴随后也跟着戴庆走出了办公室去迎接舒雅。

    「呵呵,老婆,你怎么来了?」戴庆跑过来就一把紧紧地拉住舒雅的玉手,

    不肯再松开,一夜的相思之苦尽在不言中。

    「我是专门来看你的啊!你只知道值班都不知道回家了。我就过来视察一下

    看看你有没有干坏事儿。」舒雅被戴庆的大手紧紧地握住,感受到了他的热情,

    心里甜蜜蜜的。

    「哟,看你俩亲热的,也不知道矜持些?难道把我们两个都当作空气了吗?」

    就在这时响起了田雅琴酸溜溜的开玩笑声。

    舒雅这才看到戴庆身后居然还跟着一个穿着入时的年轻漂亮姑娘,于是她一

    脸疑惑地看向了戴庆。

    戴庆看到舒雅望向自己的目光不善,怕她误会,连忙解释:「哦,这是我同

    事田雅琴。刚刚我们在研究失踪案……」

    可没成想还不等他解释完,这边田雅琴又说话了:「真是个妻管严,怎么见

    了老婆像老鼠见了猫似的?丢不丢人啊?还有你赵有德,你还在哪里傻站着干吗?

    当灯泡吗?走……咱俩走。」

    说完竟自顾自地走开了。搞得在场的其他人一脸的莫名其妙,只有戴庆能猜

    到一二:「也许是刚才在自己的办公室自己对她做了错误的暗示?她可能真的有

    点喜欢自己了?现在她明显是在吃醋嘛!」

    赵有德看田雅琴走了,觉得她说得有道理便也跟着走了,不想再当电灯泡了。

    「老公,她怎么这样?你们这里的当警察的女人都是这样吗?」舒雅看着田

    雅琴离去的背影气愤地说道。

    「嘿嘿,别理她,她有

    Δ寻╔回╔网◢址╘百∵度?╒◣?╔◢∶

    公病,她叔叔就是我们所长,平时在所里没人敢惹

    她,骄横跋扈惯了。」戴庆劝说道。

    「哼,你怕不怕老婆她管得着吗?我的绝招还没用出来呢……嘻嘻,老公,

    我累了,你背我进去吧?」舒雅用出她的撒娇绝招。

    戴庆一脸幸福的无奈,蹲下了身子,道:「真拿你没办法,还像个孩子似得。」

    舒雅美滋滋地爬在了戴庆的背上,甜蜜蜜地说:「老公,你背我一辈子好吗?

    等咱俩都老了,你也背着我好吗?」

    「好好好,我背你一辈子,老了也背着你……」说着就背着她进了自己的办

    公室……

    ……

    下午六点多,正当舒雅躺在戴庆的怀里,仔细查看着她和戴庆忙了一天一起

    整理好的几百份建材城商户资料时,那首熟悉的《浮夸》又响了起来。她一看来

    电显示是赵任,马上接听了电话:

    「喂?你好。」她从戴庆怀里坐起身来道。

    「舒雅啊,哪个资料整理好了吧?」赵任问道。

    「好了,好了。我刚刚还想再检查一遍就联系你呢。」舒雅解释道。

    「那正好,我去你家里拿。」赵任急迫地说道。

    「别,我不在。我在外面呢。去我家不方便。还是另找个地方给你吧。」舒

    雅连忙婉拒道。昨晚被小胖子在自己家占了便宜后,她可再也不想往家里领人了,

    况且这个赵任可是比小胖子还要危险。

    「哦,不方便去你家啊。那……那我订个餐厅,咱们边吃边聊吧。」赵任

    犹豫了半天又道。

    「不用了,我可再也不想喝酒了,我昨天就够丢脸的了。」舒雅又拒绝道,

    她至今都不知道赵任给她酒里下了春药。

    「那这样好了,我记得离你们家小不远,和平路上有一家楠岛咖啡厅,咱

    们到哪里见吧?」赵任又建议道。

    「楠岛咖啡厅?好吧。我好像去过那家店,他家的咖啡味道不错。」舒雅终

    于认同了。

    「你多久能到?我等你。」赵任问道。

    舒雅用手捂住了话筒,然后抬头看向戴庆:「老公,你能送我一趟吗?」

    戴庆点头,示意没问题。

    舒雅得到了戴庆的答复,便回复道:「不到半个小时吧,我就能到了。」

    ……

    二十多分钟后戴庆把舒雅送到了和平路上的那家楠岛咖啡厅,戴庆还得回去

    值班也不方便进去喝一杯了,便跟舒雅告别:

    「老婆,你晚上回咱家?还是去爸妈家?」

    想到昨晚发生在自己家的事,舒雅有点不敢自己单独回家过夜了,便道:

    「嗯,今晚我想回我父母家看看我爸妈,都一周没见他们了。」

    「那好吧,其实那样我更放心。晚上别忘记给我打电话。」戴庆叮嘱道。

    「嗯,老公你开车慢点儿,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戴庆开着那辆旧吉普警车走了,舒雅也走进了咖啡厅。在路上的时候赵鹏鹍

    就给舒雅发了微信,通知了她雅间的房间号二楼的216号房。

    来到门前,敲门。屋里传来赵鹏鹍略显激动的声音:「谁啊?舒雅吗?」

    「是我,任。」

    「那快进来吧。」赵鹏鹍连忙道。

    舒雅进了雅间见赵鹏鹍正一脸微笑地看着她,手里还拿着手机,这家店

    免费的WIFI,供客户免费使用。再看这间雅间并不是那种有临街窗户的房间,

    屋里连窗户都没有很密闭,采光全靠灯光了。

    「快坐吧,舒雅。资料都带来了吧?我正好也跟你说说我今天参加这次接洽

    会的情况。」赵鹏鹍客气地让着座。

    「带来了,在这里。」舒雅说着就掏出了那一堆商户资料。

    「好,好啊,你办事情真是认真。先放到这里我一会儿再仔细看看,你喝杯

    什么?我去帮你点,我定这个房间时特意叮嘱她们不要来打扰我们的。」

    「一杯卡布其诺吧。」舒雅道。

    「好,我这就去点。你先看看书架上的杂志、报纸,也可以免费上网。」说

    着赵鹏鹍就匆匆忙忙地出去了。

    舒雅拿出自己的手机上网滑看了起来,几分钟后赵任回来了,手里还端着

    两杯咖啡。把其中的一杯递给了舒雅。

    「咦?任,不都是服务员端咖啡的吗?他们居然让您这位大任自己端咖

    啡吗?」舒雅不解道。

    「没关系,我还点了两份西餐,哪个才是服务员端过来的。」赵任解释道。

    舒雅看了看自己的这杯卡布其诺咖啡又疑惑道:「咦?我记得以前这家店的

    卡布其诺奶泡上的拉花很漂亮的,怎么现在连奶泡上的拉花都是乱七八糟的?好

    像是被人乱搅和了一通似得,根本就没有拉花了嘛。」

    赵任脸上露出一丝紧张,连忙转移话题道:「舒雅你这次共找了几家比较

    有希望的商户啊?」

    果然舒雅不再把注意力放在那杯被搅乱的咖啡上了,认真回答道:「哦,我

    找了八家希望比较大的。可能会跟咱们作。」

    「哦?你说说理由……」

    于是两个人便认真地探讨起了业务问题。期间赵鹏鹍还时不时催促舒雅趁热

    快喝那杯咖啡,而舒雅则是依然我行我素的小口品尝着,保持着一贯的优雅、矜

    持姿态。

    ……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又吃完了两份西餐后,舒雅才好不容易把那杯卡布其

    诺咖啡彻底喝完。赵鹏鹍的脸上也仿佛露出了不易察觉的邪笑。

    两人又讨论了好一阵子明天的拜访商户计划,舒雅的脸上也渐渐面现潮红,

    而且那潮红色越来越明显了,舒雅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了,傲人浑圆的半裸酥胸

    也越来越起伏不停了。

    而此时赵任的脸上却笑开了花,那笑容更贴切的说应该是淫笑……

    值班电话接群众举报:有人在市体院小聚众赌博。晚八点多戴庆领着赵有

    德,还有两名联防队员把这些人抓了个现行,没收了赌具,还有不少赌资。又把

    他们抓回所里缴纳了罚款,总算是处理完了。这次收获颇丰,戴庆很高兴,在他

    们当场抓到人的时候他就给舒雅发了微信,以示庆贺。可现在都回来这

    ▼⊿网址∷?ξ⊿ㄨ|

    么久了舒

    雅也没有给他回复微信,这让他有些不安,于是他这次直接拨打了舒雅的手机。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手机里传来提示关机

    的提示音。

    「奇怪,舒雅很少这么早就关机的。怎么回事?难道她回岳母家了?」戴庆

    不禁在心中暗自嘀咕着。

    还是不放心,又拨通了岳父家的电话。等了好久才接通:

    「喂?谁啊?」一个男人的声音,一听就是岳父。

    「爸,是我戴庆。舒雅回去没有?」戴庆迫不及待地问道。

    「舒雅?她说今晚要回来吗?还没有来啊。你难道没有跟她在一起吗?」岳

    父关切地问道。

    「我在单位值班,她的手机关机了,可能是没电了吧?……」

    ╮最新§网×址§2∷╙?◆|

    戴庆解释道。

    可是他心里却不太肯定。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早就关机了?真的是没电了,忘记充电了吗?」

    挂了跟岳父的通话,戴庆心里莫名地不安了起来……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