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淫劫谜案(第三卷:警察之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2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渚碧礁

    字数:7781

    第二十一章

    客厅里萦绕着音乐频道里传来的凯莉·克莱森演唱的那首感人肺腑的《Be

    causeofYou》的优美旋律,任何人听着这首歌都能产生心灵深处的碰

    触、感动。

    客厅里安静地只有音乐声?不,似乎这感人的音乐声中还夹杂着时断时续的

    男女粗重的喘息声……而且似乎还时不时传来沙发弹簧因为不断受到重压而产生

    的刺耳的「吱呀……吱呀」的声音……

    舒雅第一次跟丈夫以外的男人进行了忘情的舌吻。那男人的舌头灵活熟练地

    撬开了她的瓠犀玉齿牙关,并缠上了她的香舌。舌与舌彼此纠缠环绕,像两个赤

    裸的男女拥抱在一起地抵死缠绵。那一刻仿佛是灵魂与灵魂之间在彼此吸引、碰

    触、感动、绸缪。那是灵欲交织的一刻。她深深地迷醉于这种激吻的感觉,即使

    男人那带着香烟味的口水沾染了她的香舌也不能自拔。

    舒雅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跟男人这么激情地热吻了,她已经记不清上一次跟老

    公戴庆这么动情的热吻是什么时候了。或许跟老公的吻从来就没有如此的激情澎

    湃过吧?

    刚开始舒雅被男人那真挚的表白感动,动献吻给这个男人时只是想浅尝即

    止对他表达一下自己对他的柔情婉恋。可一旦真正吻上了哪个男人火烫的唇,她

    才发现自己完全失去了控权。这个男人跟自己老公的风格完全不同,老公属于

    那种对自己百般呵护,温情似水的男人,而这个男人则更加的狂野,说难听点儿

    应该说他简直就像一头野兽。他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口中喷出炽热的男人气息

    喷在她脸上,钻入她鼻孔里被她吸入了肺中,她几乎要被这个发狂地男人喷出的

    灼热气息烤晕了。身子软软地倒在这个蛮牛般的男人怀里,任由他两双火烫大手

    撩开自己的上衣,伸进里面在自己光洁、滑腻的脊背上肆无忌惮地抚摸。身体被

    这个男人紧紧地抱着很温暖、一点儿想要离开的念头都生不起来。只是这个男人

    的蛮力太大了,她的身子几乎都快被他揉进了他的身体里面去了,害得她被抱的

    呼吸都快窒息了……

    ……

    客厅里电视音乐频道里传来的歌声已经换了一曲又一曲,都已经不知换了多

    少曲了。可那撩拨人心、引发人们无限遐想的时断时续的男女粗重的喘息声却一

    刻也未曾停歇过。而时不时传来的沙发弹簧因为不断受到重压而产生的刺耳的

    「吱呀……吱呀」的声音也未曾间断过……

    顺着那刺耳的「吱呀……吱呀」的声音看过去就发现:沙发上长发飘飘的绝

    色美女舒雅的水手制服上衣被撩起,挂在了饱满高耸的酥胸上,而此刻她正一副

    任君采撷的模样,瘫软在了一名内裤顶着高高帐篷的赤裸男人怀里,而且舒雅还

    大大地分开两条白皙、园润的光洁美腿跨坐在那男人裸露的毛茸茸的大腿上,男

    人一双大手从她身后拥揽住了她纤细柔软的腰身,而且那双手穿过腰身后,还不

    停地继续前进,在她光滑、白净的小腹上四处游弋着。一对火烫而又散发着浓浓

    男人气息的唇忘情地吻在了她的玉颈上,男人粗重而又灼热地呼吸喷洒在她脸颊

    娇嫩的皮肤上……

    此刻舒雅正把头仰靠在男人赤裸的宽厚肩头,星眸迷离紧闭,把潮红发烫的

    绝美脸颊贴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边陶醉地嗅

    寻回□地址◣ㄨ?μ?¨?

    着男人气味,边用自己已经酡红

    的面颊反复蹭磨着男人那俊朗的脸。

    舒雅的百褶短裙不知何时早起被撩起在了腰间,露出了薄薄的绣花白色小内

    裤,那内裤裆部早已经濡湿了一大片,已经变成了半透明状。这半透明的白色小

    内裤紧紧地包裹着舒雅那饱满鼓胀的阴阜峡谷,使得内裤被绷得

    ∴最新×网◢址∶╮?∵§▼

    紧紧的让幽谷肉

    缝显得特别的明显。由于勒的太紧一部分内裤布料深深勒陷进了舒雅湿漉漉的肉

    缝之中,使得哪条很明显的肉缝中粉红的嫩肉若隐若现。而此刻哪条凹陷下去的

    湿漉漉的诱人缝隙正被一个男人用顶起的高耸的帐篷不停顶耸着,而且随着男人

    臀部不停地挺动那高高的帐篷正好反复顶耸、磨蹭着那道湿漉漉的肉缝,然后沙

    发就随即发出刺耳的「吱呀……吱呀」的声音……

    ……

    舒雅此时的心情怪怪地:她自己已经不记得跟这个欲火如蒸的野兽般的男人

    在沙发上缱绻绸缪了多久了。只记得,除了和他激情舌吻外,自己的全身(除了

    好感度要求极高的敏感部位外)都被他摸遍、吻遍了,就连自己娇小的脚掌心、

    脚趾都被他舔舐过了。期间系统的语音提示一声声地响起,她看都不看一眼就点

    击了确认。到后来因为提示音总是破坏那种暧昧的气氛所以她干脆寻找到游戏设

    定选项,把系统提示设置成了观影静默模式,这样系统提示就不会打扰她们了。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缠绵,她的精力耗竭了,整个人像被抽空了精气神儿一般。

    而那男人的精力却依然强劲如故。此时这个欲火烧身的家伙正用铁钳一股的大手

    扳住自己的娇躯以便于他用他哪根火烫的阳具隔着内裤反复顶耸、磨蹭自己的下

    身羞处。

    舒雅还是生平第一次经历这种荒唐的事:一直以来自认为贞洁无暇的自己此

    时竟然被丈夫以外的男人赤身裸体的环抱在他的怀里,跨坐在他赤裸的毛茸茸的

    大腿上,衣服、短裙被他霸道的撩起,全身被他肆意的摸弄着,而她自己竟丝毫

    没有要反抗的意愿。

    更让舒雅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自己明明知道下身正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用哪根

    东西隔着内裤抽送、顶耸、磨蹭着可她自己却佯装不知,还偎依在哪个男人怀里

    跟他耳鬓厮磨、甜情蜜意。

    更让她无地自容的是:每当被哪个丈夫以外的男人用哪根火烫的东西顶中自

    己阴唇上面的那颗小豆豆时她自己都会猛然颤抖一下,说不出的刺激、兴奋,于

    是她内心就期盼着这个男人下次能继续顶中这颗小豆豆。

    舒雅知道自己的思想出了问题。最初因为背德而感到良心上的不安感、对丈

    夫那深深的愧疚感最终还是在一次次被那个男人用如潮的激情给冲溃了。道德约

    束的堤坝一旦被冲开一个缺口,很快整个堤坝就被欲望的洪流所吞噬了。

    舒雅内心认为她防线的彻底崩溃是源于一直一来对这个男人的倾慕,而最直

    接的原因是源于这个男人的那段真挚地内心告白,她早就不再是单纯的女学生了,

    凭借她这么多年来跟各色男人打交道的经验她能感觉的出来这个男人的表白情沾

    肺腑!所以她的内心就彻底地放任让这个男人在自己的身体上发泄他内心对自己

    的爱意了……

    「哎呀,憋死我了,受不了了,都隔着内裤在你屄上磨蹭了小半天了,还是

    泄不出来火,算了,还是我自己用手解决了吧。你现在的好感度还达不到给我用

    手解决的积分要求。」「宁泽涛」皱眉说道。

    「你想得美,谁答应要帮你用手哪个了?」舒雅脸红红的娇嗔道。

    「舒雅,你这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明明刚才都默默地用你的屄配着给我

    泻火了,可是嘴上硬是不承认。不过我会在心里记住你对我的好的。」「宁泽涛」

    感激道。

    「你……你怎么每次说话都这么粗俗?能不能文明一些啊?真是受不了你。」

    这个家伙老是说粗语,让平时淑洁、文静的舒雅一时适应不了。

    「嘿嘿,这算得了什么?还有更让你『受不了』的呢。你看看这是什么?」

    「宁泽涛」说着竟手脚麻利的褪掉了他全身仅剩的哪条小内裤。

    一根通体黝黑黝黑的发着油亮光泽的硬梆梆的粗长阳具「啪」的一声,解脱

    了内裤的束缚,一下子跳脱了出来反弹抽打在了他的肚皮上。只见这根硬梆梆的

    家伙茎身上一条条如蚯蚓般暴凸的青筋螺旋盘绕其上,犹如盘龙环绕好不威武。

    龟头颜色略微发白估计是长久浸淫于女人的淫津而导致的。只是这龟头的马眼儿

    蛙口分泌出一丝丝粘稠的透明液体来,沾染的整个龟头都发着水迹的光泽。硕大

    鼓盈的阴囊沉甸甸地鼓胀异常。浓密的黑黑阴毛间杂期间。

    「吖,你真不要脸。居然当作我的面就脱内裤。」舒雅哪里见过如此凶蛮的

    性器?只看了一眼就急忙起身躲开了,扭过头去不敢再看一眼。

    「嘿嘿,怎么样我的鸡巴大不大?威风不威风?」「宁泽涛」竟恬不知耻地

    卖弄起胯间挺着的哪根粗长黝黑的阳具来,还跟着舒雅追问。

    「呸呸呸,丑死了。你别跟过来,你快点自己去洗手间解决吧?」舒雅用手

    捂着眼,羞红了脸不敢扭过头来。

    「那怎么行?彼此展示私密部位可是『中级相知任务』最要的要求啊。你

    不但应该仔细看我的私密器官,而且你自己也应该脱光衣服展现你曼妙的身体啊。」

    「宁泽涛」劝说道。

    「我才没有你那么脸皮厚呢。我是不会当着你的面脱光衣服的。大不了这个

    任务我不完成了,我可以选其他任务。」舒雅道。

    宁泽涛走过来把舒雅揽进自己的怀里,上下打量着她修长妖娆的身姿:「啧

    啧啧,那就真是太可惜了。枉费了造物创作出来的绝世精品了。要是别的女人

    拥有你这么好的身材估计巴不得天天在人前展示呢。」

    他这么一过来搂住舒雅,哪条大黑淫鞭自然而然的又出现在了舒雅的身前,

    哪根东西还差点儿蹭到舒雅玉润修长的美腿,吓得她赶紧把身子侧了侧躲过了这

    根颤巍巍、抖动着的大肉棒。她看着那根阳具时,那东西似乎也正狰狞的冲着她

    怒目而视,她心中一阵颤栗,不禁在心中暗自悱恻:

    「这根东西太吓人了,竟然这么长?比老公的那根小弟弟足足长出一大截来。

    天啊,这要是将来被它欺负,我下身的小妹妹可怎么受得了啊?」想到这里她不

    禁夹紧了两条美腿,又站的离哪根家伙远了些。

    正在舒雅惧怕地盯着「宁泽涛」的哪根凶器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被

    推靠在了墙上,右面那条修长的玉腿竟被『宁泽涛』的左手缓缓抬起,使她自己

    此时的姿势犹如金鸡独立。

    舒雅一惊连忙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宁泽涛」则不以为意的边下蹲身体边用右手握住了他哪根黑长的阳具上下

    撸动着说道:「打手枪泻火啊。」

    「吖,太恶心了。你别在我面前做这种事。你怎么不自己去洗手间解决啊?」

    舒雅第一次经历这么荒唐的事,不免有些慌张。

    「不看着如此迷人、诱惑的你,我根本兴奋不起来,还怎么泻火啊?」他反

    倒有理了。

    「你……你太不要脸了。」舒雅粉脸潮红马上扭过头去,不敢再看他的淫秽

    动作。

    可不久她就感觉到独立着的哪条左大腿内侧好像被一团温热、濡湿的柔软东

    西扫过,搞得她痒痒的十分难忍。她不禁一惊连忙低头去看,一幕淫靡的画面映

    入了她的眼帘:只见「宁泽涛」边用右手上下撸动着他哪根黑长的阳具,边伸出

    红红的长舌不停地舔舐着舒雅光洁的右大腿内侧。而他的一双眼睛则目光灼灼的

    死死盯着舒雅的下身羞处看个不停。

    舒雅只觉得看到这一幕血脉喷张的场景后心头莫名地紧张、刺激,直感觉到

    一股奇怪地热流从下腹汇集,并穿过她下身的羊肠小径缓缓流淌了出来,下体不

    禁一片潮热,本已一片泥泞的桃源洞口渐渐变成了一片泽国……

    「唔唔,舒雅,你的小嫩屄流了好多的淫水哦,小内内都湿透了啊。要不要

    脱下来啊?正好顺便可以完成『中级相知任务』了,两全齐美,不是吗?」「宁

    泽涛」一边继续

    寻回2ξ百度?◎▼◆▼|?§

    卖力地舔舐着舒雅白净、滑腻的大腿内侧边说道。

    舒雅被羞得哪里还会去搭理他?「……」

    「舒雅啊,你看你的这条白色小内内都湿透了,整个都变成透明的了,你那

    寥寥的几根阴毛,还有粉嫩的小嫩屄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的了,还穿着这湿答答的

    小内内有什么意义呢?不如干脆脱下来吧?……」「宁泽涛」继续不厌其烦地劝

    说着。

    舒雅:「……」

    「舒雅,是不是这种姿势你最有感觉?要不然不会流这么多淫水的。下次咱

    们就用这种姿势体位肏屄吧?怎么样?……」

    舒雅:「不要脸……」

    ……

    十分钟后舒雅站立的哪条左腿酸麻到了极限,她实在坚持不住了,于是不得

    不开口道:「我的腿都累得都快没知觉了,不行了,你把我的左腿放下来吧。」

    「这……好吧。」「宁泽涛」看舒雅实在坚持不住了,便收回了举着舒雅右

    腿的左手。

    舒雅看着他哪根依然坚硬如铁的阳具不禁莞尔:「嘻嘻,这么久了还没射啊?

    真是个小变态。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人是个大变态,所以小弟弟也就

    成了小变态了。哈哈哈!」

    「哼哼,你还别瞧不起它,早晚让你知道它的厉害。不让你高潮到泄得一塌

    糊涂才怪呢。」

    舒雅也不理他,她感觉今天下午已经玩游戏很长时间了,于是她看了一下游

    戏右下角的时间:16:17。

    「天啊,只顾着玩游戏了,没想到都这么晚了。我还得去上班呢。宁泽涛我

    要下线了,再见。」

    「哦?那好……不过等一下。」「宁泽涛」好像想起来了什么马上说道。

    「还有什么事?快说,我已经晚了。」舒雅催促道。

    「也没什么,就是都来你这个『家』玩了半天了,你还没有领我参观一下呢。

    我现在连这套房子的户型都不知道。」「宁泽涛」要求道。

    「嗯,那好吧。我领你简单参观一下,反正也耽误不了几分钟。」说着舒雅

    便向旁边的餐厅走去。

    「宁泽涛」连忙跟过来,亲昵地把手钻入她的衣服内搂住她纤细的小柳腰在

    她光滑、细腻的皮肤上不停摩挲着。

    舒雅经过今天一下午跟他不停歇地沉溺在狂野的爱潮中使得她现在已经满腔

    春意融心了,此时舒雅对他已是意密如漆,见他又伸手搂住自己不禁蜜意渐浓,

    想到很快就将下线跟他分别,不免心生眷恋,于是便第一次动环臂抱住了他赤

    裸的雄健腰身,并用温软的纤纤玉手在他那条块分明的腹肌上爱怜地抚摸着。

    就这样两个人相拥着相继参观了:餐厅、厨房、洗手间、小卧室。最后才来

    到了舒雅的卧室门前。

    「这间就是你的闺房了吧?我倒是很好奇呢。」「宁泽涛」抚摸着舒雅滑腻

    的脊背皮肤问道。

    「没什么好看的,来,我给你开门。」舒雅说着便打开了紧闭的房门。

    「哦?还有台电脑?不知道能用不?」

    「不知道,我们进去试试看吧。」舒雅道。

    两人甜蜜蜜地相拥着走进了屋里,向着床右侧书桌上的电脑走去,可是一进

    屋「宁泽涛」就发现了刚刚被墙角挡住了的舒雅、戴庆夫妻的大尺寸婚纱照。照

    片中穿着洁白婚纱的美貌新娘舒雅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在雪白的婚纱的映衬

    下更显得圣洁绝丽。而一旁的丈夫戴庆正揽着自己美丽、贞洁的妻子并深情地注

    视着她,面露心满意足的微笑。

    舒雅由于早就习惯了婚床床头墙上的那幅她和丈夫戴庆的婚纱照,所以她并

    没有太在意,而是继续搂着全身赤裸的「宁泽涛」向书桌走去。可这时宁泽涛却

    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那幅大尺寸婚纱照并指着照片中的戴庆问道:「哪个男人

    就是你丈夫?」

    舒雅一呆,不过她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她好后悔拍视频时竟然忽略了这张婚

    纱照,她连忙说:「是的,我早就跟你说过我有丈夫了,你要是后悔陪我玩游戏

    现在就可以退出。」

    舒雅看向了照片中的丈夫戴庆,她似乎看到刚刚还面露满足微笑的戴庆此时

    竟目露怒容。她心中一惊这才反应过来,此时她正跟一个全身赤裸的异性男人亲

    密地搂抱在一起,更过分的是这个男人两腿间的哪根粗长的阳具还硬挺挺的颤巍

    巍的高耸着。

    舒雅只觉俏脸火烫,看着照片上丈夫戴庆的目光,她觉得自己无地自容,负

    罪感迅速笼罩她的心头,想起戴庆平时对自己的种种,想起他对自己无微不至的

    宠爱。舒雅马上意识到自己太对不起丈夫了。她马上松开了搂着「宁泽涛」的手

    臂,同时也把他的大手从自己身上推开。并打算迅速退出这间卧室。

    「咦?你怎么了?」「宁泽涛」发现了舒雅脸色的变化,忙关心地问道。不

    过作为玩女人的高手他其实早就看出了端倪,别忘了那婚纱照可是他故意提醒让

    舒雅注意的。他这么做到底是怎么想的就只有天知道了。

    「没……没什么。我要马上退出游戏了。」舒雅慌里慌张地躲避着婚纱照中

    丈夫的目光,想极力疏远「宁泽涛」。

    「

    ?最Δ新∴网∵址╔⊿?◢?╒|3

    别啊,先试试电脑能不能用再下线吧。」「宁泽涛」坚持道。

    「那你快点儿,我在旁边等你。」

    「稍候,马上就好,先接通电源……再开机……」「宁泽涛」光着身子在书

    桌前忙碌着。

    「哈哈,没问题,电脑可以用。」

    「哦,那就下线吧?」舒雅继续催促道。

    「再等一下,我试试能不能上网。这桌子上有宽带光纤,我接上试试……」

    ……

    「哈哈,舒雅,快来看,居然真能上网,这太神奇了,你创建的这个家真的

    是不错啊。」

    「真的吗?我看看……」舒雅听说能上网立刻也高兴了起来,连忙跑过来查

    证。因为在游戏里能上网那意味着很多可能性。

    舒雅走近电脑俯身一看果然这款台式机的显示器上有打开的网页,显示的是

    「蓝乐娱乐有限公司官方网」。

    「不会是只显示游戏公司的网站吧?」舒雅不放心地问道。

    「你自己打开个你最喜欢的网站试试不就知道了?」「宁泽涛」道。

    「好,我试试淘宝网。」这次舒雅坐在了椅子上,输入了淘宝网的。很

    快网页打开了。

    「好了,试也试过了这次可以下线了吧?」舒雅站起身来关掉电脑准备下线。

    「来……来个吻别吧。」「宁泽涛」张开双臂笑嘻嘻道。

    舒雅又看了一眼婚纱照后坚决道:「不行。我先下线了。」

    「宁泽涛」尝试着去拉她的手也被她毫不客气地甩开了。

    舒雅点击游戏菜单页面准备换上自己的银行工作装下线,可就在这时异变突

    生:「宁泽涛」猛地拦腰抱起她来走向了书桌旁的婚床,走到床边后轻轻地把她

    放倒在了床上,然后扑身压了上去。

    这婚床是她跟丈夫戴庆新婚时的买来结婚用的床,床头正挂着他们的婚纱照,

    舒雅马上就明白了「宁泽涛」的意图,她拼命地挣扎着,手脚并用踢打着「宁泽

    涛」并拼命大喊着:「不要……不要啊。你个禽兽……畜生……啊,不要!」

    可

    ╮╘◤◤?╜◇×?

    膀大腰圆的「宁泽涛」则一下子就压在了舒雅的身上,然后伸出右大腿插

    进舒雅不断乱踢的双腿之间,插入后接着又把左大腿也插了进来,然后两条粗壮

    的大腿用力地一分,就把舒雅的两条美腿分开成了人字。这样舒雅的两条腿一下

    子就用不上反抗之力了。只能靠双手不停地拍打「宁泽涛」光溜溜地后背,并拼

    命地摇头拒绝着「宁泽涛」的吻,大声责骂着他。

    下半身双方的斗争已经渐渐分出了胜负:此时「宁泽涛」已经把舒雅的百褶

    短裙撩上了肚脐,露出了薄薄的绣花白色小内裤,那内裤裆部早已经湿透,变成

    了半透明状。它紧紧地包裹着舒雅那饱满鼓胀的阴阜峡谷,饱满肿胀的阴阜使得

    内裤被绷得紧紧的让幽谷肉缝显得特别的明显。那内裤由于勒的太紧使得一部分

    内裤布料深深勒陷进了舒雅湿漉漉的肉缝之中,使得哪条很明显的肉缝中粉红的

    嫩肉若隐若现。

    而此刻「宁泽涛」正用他哪根狰狞粗长的阳具龟头有节奏地沿着那道深凹陷

    下去的湿漉漉的诱人肉缝用力地磨研、顶耸着,每用力顶一下,他裆部挂着的那

    一大坨沉甸甸的硕大阳卵就「啪」的一声撞击在舒雅白嫩的粉股上。直撞得粉股

    泛红,嬬肉颠颤。就这样随着「啪……啪……啪」的一声声硕大阳卵撞击娇嫩粉

    股的声音,那道肉缝也正被那龟头有节奏地越顶越深,越顶越宽。小内裤的布料

    已经被龟头顶得深深地陷入了阴唇花瓣之中。婚床的床板也随着那根阳具有节奏

    地猛力顶耸而发出「嘎吱……嘎吱……嘎吱……」的声音……

    舒雅的反抗一直都没有停止,她不停地拍打在宁泽涛的光背上,发出「叭叭

    叭」的声音。她拼命摇头拒绝着他的吻,并大声叫骂着……

    五分钟后舒雅夫妻的卧室里传出来的舒雅的叫骂声越来越小声了,几乎变成

    了含混不清的声音,而拍打在背上的「叭叭」声也只是偶尔才会发出一两声而已。

    十分钟后舒雅夫妻的卧室里就只能听到一声声男人蛮牛般的粗喘声,以及女

    人断断续续的呢喃之声,那声音柔而细语,断而不绝,似哀怨又似欢愉。当然声

    音最刺耳的还是那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密集的「嘎吱……嘎吱……嘎吱……」的

    婚床床板所发出哀鸣之声。它似乎在悲叹女人此刻正在被野男人压在胯下婉转

    承欢,而它的男人此时却还毫无察觉,还在傻乎乎的为了能让自己贞洁、美丽

    的妻子能够过上更美好的生活而拼命劳碌、奔波着。

    又不知过了多久,忽的一声悠长的叹息从卧室里传来:「啊……老公,对不

    起……」这一声如泣如诉的哀叹似乎透露出女人此时此刻说不尽的哀伤与无奈。

    似乎她失去了某样最最值得珍惜、最最无价的珍宝。这一声长叹犹如一颗巨石丢

    进了平静无波的死水里,荡起了阵阵的涟漪,拨人心弦,四处荡漾开来久久不散!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