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淫劫谜案】(第二卷:觊觎小警察的美妻)(0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0*1*b*z点阅读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banzhu@qq.即可获得最新

    百度第一既是

    .01bz.

    作者:渚碧礁

    字数:4310

    第七章

    「叮咚,舒雅,加入了二哥的后宫群。」看到这条提示呼老二嘴角上翘,露

    出了微不可查的诡异笑容……

    舒雅点击进群里简单看了一眼群公告,她差点没笑喷出口,因为那群公告居

    然是后宫宾妃管理制度:

    1、后宫宾妃在皇后之下还设有四级:贵妃、淑妃、德妃、贤妃。舒雅又简

    单浏览了一下群成员大概十几人,每个人的名字前居然还真的被一本正经的册封

    了称号:一名叫晓晓的被封为了皇后。其余有被封为贵妃的,有的被封为淑妃、

    有的被封为德妃、有的被封为贤妃。

    2、侍寝制度:这条规定倒是简单,由群二哥根据当晚后宫宾妃们在歌厅

    出台与否翻牌决定侍寝宾妃。侍寝地点:保安部经理寝室。被翻牌的宾妃由群

    二哥发红包奖励,红包奖励根据宾妃等级不同而金额不同。

    舒雅看到这里总算是完全看明白了:原来这个群里所谓的「宾妃们」其实就

    是在歌厅坐台的小姐们。自己居然被拉进了一个小姐群里来。而且估计还能「有

    幸」看到现实的「翻牌侍寝」制度。不过不同的是:现实中的群呼老二侍

    寝还要给宾妃们发红包而已。

    被拉进这么一个群里来,舒雅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她明白这里肯定有开玩笑

    的成份在,所以也没有太生气,可其实自己还是被群:呼老二吃了豆腐,自己

    在群里岂不是成了他的宾妃?于是她半生气道:「群,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那

    我先上楼去了。」

    「嘿嘿,好,好,对了,忘了提醒你:今晚23:00左右发红包,别忘了

    到时候来抢啊。」呼老二提醒道。

    「这么晚啊?」舒雅道。

    「没办法啊,你也知道咱们歌厅晚上正是上客人的时候,群里的成员都得陪

    客人坐台。只有23:00以后客人才会少一些,她们才会有空来抢红包。不过

    我要提醒你:红包是随机、限时发放的,你最好时时关注群里的动态,不然会错

    过哦。」呼老二解释并提醒道。

    「好了,知道了。群你慢点开车。再见。」舒雅告别道,说完她头也不回

    的就上楼去了。

    呼老二并没有立刻开车离开,而是打开了车窗侧耳仔细听着舒雅上楼时高跟

    鞋敲打在楼梯上的有韵律的「嗒嗒嗒嗒」的声音,他想确认一下舒雅的家到底在

    几层?到底是哪个房间?终于舒雅的脚步声终止在了五楼,接着没过多久就传来

    了厚重的防盗门被关上时金属撞击发出的沉闷的响声。

    「五楼,东门。」呼老二默默在心中记了下来,探明舒雅的具体住址也是他

    此行的重要目的之一。今天他总算没有白白辛苦,两项重要的计划都得以顺利实

    施。本来诱导舒雅加入微信群被舒雅拒绝了,可偏偏天公作美下起了大雨,给了

    他充分表演的机会,让舒雅对他态度有所好转,这才得以如愿的请君入瓮!

    呼老二不无得意地翻开群名片查看,看着群里舒雅的名片头像淫笑着看了很

    久很久,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极其淫靡的场景。过后他利用群权限给舒雅册封了

    「贵妃」的头衔。舒雅在微信群中的昵称就变成了:贵妃- 舒雅。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按照他事先设计的计划步骤缓慢进行着,他不喜欢对女

    人用强,更何况是警察的妻子了?如果对警察的妻子用强要是出了事自己可就吃

    不了兜着走了。他喜欢让女人心甘情愿地被他抱上床脱光衣服恣其淫乐,征服一

    个女人的全部身、心那才是玩女人的最高境界,那样才有真正的征服感。

    他满意地放下了手机,发动了汽车,缓缓加速驶离了楠星小,银灰色的丰

    田霸道渐渐消失在了一片雨雾之中。

    ……

    晚上舒雅跟丈夫戴庆吃完饭两人便各自忙碌各自的去了,家里有个不成文的

    规矩:卧室的电脑多半归戴庆上网使用,而客厅的电视则多半被舒雅霸占。

    舒雅还是坐在沙发上电视、手机两相宜,当电视出现烦人的广告时她就滑看

    手机刷朋友圈。

    时间一晃就过了晚上22:30点,舒雅的手机却渐渐忙碌了起来,时不时

    的收到一条提示消息,每次打开看都是刚刚加入的哪个「二哥的后宫群」的微信

    群消息,她可是对那群坐台小姐们的谈话不感兴趣,消息提示音老是不停地响让

    她很烦,于是她设置了一下手机消息提示的模式,把声音提示模式改为了震动模

    式。

    快到23:00时因为要抢200元的红包所以她这才去关注哪个「二哥的

    后宫群」的微群对话消息:

    德妃- 晴晴:曼莉,你给老娘出来。

    淑妃- 小灵儿:怎么了晴晴?

    德妃- 晴晴:曼莉,又抢我生意。本来坐台时是我一直陪着哪位客人的,可

    出台时曼莉居然被挑中了,跟哪位客人出去风流了。

    淑妃- 小灵儿:原来是这样啊。这也不算是她抢你生意啊?你赚坐台费、她

    赚出台费这是两笔生意,谁也不影响谁嘛。

    德妃- 晴晴:我只是生气她老是在客人面前装纯,实在是让人受不了。客人

    们不知道咱们还不知道吗?她才来一个多月却几乎天天出台跟人去打炮儿,还装

    什么清纯啊?

    贤妃- 莞尔:嘻嘻,我倒是也希望天天被人带出去打炮儿呢,可惜我演技不

    如曼莉,这个月只出台一次,还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妈的,姑奶奶给他做了

    半天口活儿才把他的鸡巴吹硬了起来,可没肏我几分钟他就射了,搞得姑奶奶不

    上不下的……

    淑妃- 小灵儿:呵呵,说句实话要说肏屄持久那还得是咱们二哥,哪根大黑

    鸡巴跟驴鞭似得,我每次都被他肏得死去活来的不知道要丢多少次,真是爽死了。

    贤妃- 莞尔:真羡慕你每个月都有机会被二哥翻牌侍寝,我可就惨了,来这

    么久了就被二哥翻过两次牌,而且还是好几个月以前的事了。不过那两次至今都

    让我难忘啊。跟二哥肏屄真是种享受。他壮得跟头野兽似得,一上来就掏出他哪

    根大黑鸡巴在我屄里一通猛捣,像打桩机似的,谁能受得了啊?没几分钟我就高

    潮了,可二哥却依然龙精虎猛,用他哪根大粗鸡巴在我骚屄里横冲直撞,『咕叽!

    咕叽!』的在我屄里进进出出,真是受不了,二哥真是太凶猛了……

    舒雅浏览到这里震惊不已,她没想到同样是女人可这些小姐们说话居然这么

    粗俗,什么「打炮儿」、「大黑鸡巴」、「骚屄」、「肏屄」之类的粗语脏话随

    口就来,毫不避讳。看着这些粗鄙的聊天记录,不知怎得舒雅忽的莫名地感到脸

    红心跳不已,小心脏「嘭、嘭、嘭」的犹如鹿跳。「这些女人真是不要脸,太不

    知羞耻!」她愤然呵斥道以压服内心所受到的强烈震撼刺激。

    正在此时从卧室传来了脚步声由远及近,伴随着戴庆的声音:「老婆啊,我

    困了,要先洗洗睡觉了,你还不睡吗?」

    「不行我先洗,我也要睡觉了。」平时都是舒雅先抢洗手间的,这次也不例

    外。她马上起身要去抢占位置,不过看到手中的手机,她担心被丈夫看到她加入

    了这个乱七八糟的小姐群,于是她连忙把手机藏在沙发角落里并用本《时装杂志》

    盖住掩藏好。然后走向了洗手间。

    戴庆本来已经接近洗手间了,听了她的喊话赶紧站在了原地等待着让她先去

    洗澡。舒雅看到戴庆乖乖地站在了原地,不免有些得意迈着轻快的步伐与他擦肩

    而过。

    「咦?老婆,你的脸怎么那么红?」戴庆惊异道。

    舒雅心中一惊,她当然知道是为什么脸红了。不过她可不能告诉丈夫实情,

    于是她瞎编道:「我早就憋着想去洗手间了。所以……」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赶紧去吧。别憋出毛病来,看把脸憋得都红透了。」

    舒雅急忙冲进洗手间猛地反锁住了房门,「真的脸很红吗?有多红?怎么让

    老公一眼就发现了?」

    她走到洗手台前看着墙壁上大大的盥洗镜子里的自己,果然她发现自己的双

    靥绯红一片,红彤彤很是明显。她赶紧打开水龙头掬了一捧水泼在脸上,脸上马

    上感觉一片清凉,好多了。

    不再迟延赶紧脱衣沐浴,自己的老公还在外面干等着呢。她熟练地褪掉了吊

    带睡裙,摘掉了乳罩,又弯腰褪下了淡黄色的绣边小内裤……

    「等一下……怎么下班回家后刚刚换上的新内裤裆部好像湿了?怎么回事?」

    因为下午被雨淋湿了衣物,所以下班回家后她全都脱掉换了新的。可怎么刚

    刚换上没多久的新内裤裆部好像湿了呢?她拿起了哪条淡黄色的绣边小内裤放在

    眼前仔细观察,果然裆部有湿迹而且是新印记,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也没有漏

    尿的毛病啊?她伸出右手的食指在哪条湿迹摸了摸,滑滑的稍微有些粘,他又用

    拇指和食指搓了搓食指指肚上的那点液体,分开两指只见一丝透明的丝线连在了

    两指之间。凑到鼻子前一闻:一股淫靡的味道。

    舒雅马上就明白这是什么液体了。是她跟丈夫做爱动情时才会分泌的那种阴

    道分泌物。这就让她糊涂了,刚才她可没有跟丈夫有什么调情的举动啊?怎么会

    ……?

    她疑惑地望向盥洗镜中的自己,看到脸上还是有些绯红的自己她马上想到了

    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看到的哪些小姐们粗俗的描述性交的聊天?不可能吧?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她先用卫生纸擦干了自己的两瓣粉红阴唇,然后又撕

    了几张卫生纸厚厚地垫在幽谷肉缝之上,再坐在马桶盖上双目紧闭,回想那段最

    让她脸红心跳的群聊记录:

    「跟二哥肏屄真是种享受。他壮得跟头野兽似得,一上来就掏出他哪根大黑

    鸡巴在我屄里一通猛捣,像打桩机似的,谁能受得了啊?没几分钟我就高潮了,

    可二哥却依然龙精虎猛,用他哪根大粗鸡巴在我骚屄里横冲直撞,『咕叽!咕叽!』

    的在我屄里进进出出,真是受不了,二哥真是太凶猛了……」

    紧闭双眼的她随着回想这段性交描述的话,脑海中竟浮现出一副淫靡的画面:

    全身赤裸的呼老二壮硕如牛,正压在一名粉皮嫩肉、玉体横陈的艳丽裸体女

    人身上,他用粗壮的大腿分开那女人的两条白生生的玉腿,一根黝黑粗长的阴茎

    顶在了那女人的一片艾草下的幽谷之地,程亮的龟头抵在那红嫩的玉洞口处,憋

    涨得紫亮的肉冠龟棱已经将那阴唇花瓣挤向了两边。正在此时呼老二一声兽吼整

    个人像是发了狂的野兽,他后翘浑实的高耸屁股猛地一用力、猛一下沉「噗呲」

    一声,整根黝黑粗长的阴茎全部没入了女人肥软的阴阜之中,一捅到底。然后他

    又高高撅起浑实的屁股刚劲有力地一阵快似一阵地疯狂顶耸了起来。只见那根黑

    粗的阳具在那肉洞内飞速地进进出出,伴随着「咕叽!咕叽!咕叽!咕叽!」的

    让人难以启齿的淫靡之声,那黝黑的阳物顶耸得水声四溢活像是台凶兽打桩机似

    的……

    当舒雅再次睁开双眼时又像刚才在沙发上初次看到这段让她莫名心慌的性交

    描述一样,双颊火烫、胸口猛烈地起伏着,连带着胸前的两座高耸坚挺的玉女峰

    也颤巍巍地抖动不已。再低头看向垫在阴户的那几层厚厚的卫生纸早已湿汃汃紧

    紧贴在了自己鼓胀的阴埠之上。

    「哎,一切都不言自明了。看了哪些淫词浪语之后自己居然产生了生理反应?

    太让人羞愧了。按理说自己不是那种淫荡的女人啊?怎么看到哪些粗语、脏话描

    绘的性交场面就感到莫名的兴奋、刺激呢?」

    舒雅不敢再想下去了,丈夫就在门外等着自己,如果自己长时间没有洗浴的

    水声他会起疑的。于是舒雅赶紧起身把那叠护在自己阴唇口上的已经湿透了的卫

    生纸恨恨地丢掉。打开淋浴器开关,先把喷头对准了自己感到羞愧的沾满分泌物

    液体的阴埠就是一通冲洗。「哗啦!哗啦」的水声不绝于耳,舒雅那曼妙窈窕、

    玲珑有致的赤裸玉体就这样慢慢淹没在了一片越来越浓厚的水雾之中……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