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淫劫谜案】(第二卷:觊觎小警察的美妻)(0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0*1*b*z点阅读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banzhu@qq.即可获得最新

    百度第一既是

    .01bz.

    作者:渚碧礁

    字数:10900

    舒雅跟着呼老二走出了这间房屋,出门后还帮他们关上了房门。可是他们两

    个刚一出门,屋里就炸开了锅。

    「我怎么觉得这个叫舒雅的女人比咱们歌厅的头牌:晓晓还要漂亮呢?。」

    大头傻傻地回味着。

    「何止是比她漂亮?气质上就明显不一样。这就好比野鸡跟孔雀比美。」一

    个稍微有点儿文艺范儿的家伙评价道。

    「还是听咱们的鸨公:老蔫给说说吧,你们懂个屁啊。」黑仔道。

    「对对,老蔫跟虹姐没少学怎么看女人,他最懂行了。」一人附和道。

    「既然大家这么抬举,那我就献丑了。大家都知道我看女人不只看相貌。此

    女皮肤玉润光洁、面颊丰润,眼瞳黑白分明,齿如白瓷、双肩圆润顺滑。从下半

    身体形来看:臀如蓄水抱月,双腿锁紧成H型。风神绰约,意志翩跹。可以判断:

    此女还是个没怎么经过太多风月之事的极品女子。」这老蔫喝了口茶,悠然道:

    「品女人如同品茶,不能仅看卖相,还要看下身性器的优劣:你们可能没有

    留意,她双颊隐现的小酒涡,这种特征的女子十之八九其阴器绝妙至极!穴内肉

    径往往犹如羊肠小道,与男子交欢之时,初插入之时会觉得晦涩如蜀道之难以通

    过,可一旦突破层峦叠嶂触及花心嫩蕊,必然其乐无穷,乐不思蜀!再看她刚刚

    走路的姿势,我判断:她的性器应该颅肉丰肥、鼓胀至极,这种性器内壁往往肉

    褶皱厚实而层出不穷,犹如层峦叠嶂。总之这种女人亦然是床第之欢的绝顶极品。

    一旦开发出来此女必迷醉于胯下婉转娇啼,媚态万千,拥有此女管教你一生在床

    上都再无他求,那个中滋味简直赛过活神仙!此女乃天生的极品尤物。」

    这鸨公:老蔫对舒雅一番评价后,满屋子半天没有一人说话,只听见粗重的

    喘息声和一声声吞咽口水的声音。

    舒雅哪里会知道有人会在她背后如此评价?她下午除了刚开始呼老二为了加

    她微信故意要挟、刁难以外,剩下的时间还算顺利。又办理存款四万元。她打算

    不依靠老公自力更生护送这笔存款回单位交接。她先在学府路蓝乐KTV歌城附

    近坐上18路公交车,到市育才街下车,然后直接打车回到了支行营业部。

    她认真核算了一下自己的任务,已然超出了定额两万多元,这意味着以后超

    额完成的揽存任务就会领取千分之六的超额奖金了。

    ……

    今天戴庆基本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失踪案的希望又寄托在了田雅琴跟曼莉的

    接近上。晚上吃完饭,戴庆用电脑上网继续查案例,寻找破案的灵感、思路。

    舒雅也没闲着,她在追剧中,《花千骨》正看到要紧的地方中间插播广告时

    就滑手机去购物网、娱乐花边新闻闲逛一下。

    正在追剧入迷,被剧情所吸引。忽然听到手机传来微信提示音,此时正赶上

    她喜欢的霍建华演的白子画的一段经典台词,所以根本顾不上看手机微信,后

    来又陆续传来两声提示音便再无反应了。

    等看完《花千骨》今天连播的两集已经很晚了,快晚上十二点了。便进卧室

    找老公睡觉去了。看到戴庆已经入眠,她也躺在旁边睡下,临睡之前她打算先把

    手机关机再趁晚上冲冲电。

    可她刚要关机却看到有三条未查看微信,点开一看昵称是:二哥,头像是关

    公像,这个好友没什么印象,再看微信内容:「试试舒雅大美女理我不,要是不

    回复……哼哼[ 磨刀霍霍的表情] 」时间:22:26。

    22:38:「好啊,果然不搭理我。你过河拆桥让我很生气![ 愤怒的表

    情] 」

    23:00:「已经给过你改过自新的机会了,可惜你不珍惜!下次再来蓝

    乐KTV歌城别指望我再帮你了。[ 炸弹表情] 」

    舒雅看完这几条微信一下子就明白这个『二哥』是谁了,这正是今天下午刚

    加微信好友的:呼经理,呼老二。因为她当时纯粹是应付才加他好友的,所以连

    他的昵称都懒得关注记住。

    舒雅知道这家伙睚眦必报,心眼儿比针眼儿还小,是个斤斤计较的小人,可

    偏偏自己现在不能得罪他,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赶紧解释、赔礼道歉吧。

    马上发微信给他:「对不起,呼经理,我刚才在看电视剧《花千骨》,微信

    调成了震动提示模式,所以你刚才发给我的微信我没看到。不是有意的不回复您,

    现在刚刚看到后马上就给您回复了。」

    舒雅担心一会儿这个小人要是真回了自己,微信的提示音会吵醒戴庆,于是

    她真的把提示音调成震动模式了。她在心里已经做好决定了:如果仅仅是因为没

    回他微信他就给自己穿小鞋,那她宁可不再做这笔业务了。因为这种人太不可理

    喻了。

    五分钟后手机传来了震动的「嗡嗡」声,舒雅滑看回复的微信:「哦,原来

    是这样啊。是我错怪你了。[ 摸脑袋不好意思的表情] 」

    紧接着又一条:「其实当时发完最后那条微信我后悔了。我做的有点太过分

    了。当时在气头上,所以还请你原谅。[ 求饶的表情] 」

    舒雅看到呼经理发来的最后一条微信,感觉这个人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便回

    复道:「没关系,我原谅你了。都是误会而已。」

    呼经理又回复:「那就好,你平时都是这么晚都不睡觉吗?」

    舒雅回复:「不是,我本来要关机充电,睡觉了。看到你的微信吓一跳,才

    打着瞌睡给你回复的,好了现在解释清楚了,我也该关机充电了,晚安。」

    呼经理回复:「好,晚安。」

    第二天戴庆刚到派出所办公室没多久,就听到接待大厅哪里一阵喧闹,还没

    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不一会儿就听嘈杂的脚步声朝自己办公室方向走来。

    不一会儿田雅琴就带着四个人走了过来。这四人中有一个女孩他是认识的,

    正是失踪的刘曦梦最要好的同学:高雨茜。戴庆看到她立刻就明白这几个人的来

    意了。不过让他眼前一亮的是:这几个人中有一个穿淡紫色露肩裙装女子太亮眼

    了,她身材极其高挑妖娆,曼妙的玲珑曲线煞是诱人,一头大波浪长发如瀑布般

    倾泻而下,走起路来如T台的模特,透着一股小小楠城所少有的时尚……

    正在戴庆把要注意力都放在哪个摩登女郎身上时,几个人已经走进了他的

    办公室。

    「戴庆,这两位是刘曦梦的父母,是专程从叶城赶来询问女儿失踪案的。」

    田雅琴指着两位面色憔悴,眼睛红肿的中年人给戴庆介绍道。

    「你们好。」戴庆表情凝重地走上前跟两位中年人一一握手。

    「你好,我是刘曦梦的班任,我姓秦。」还不等田雅琴介绍,哪个穿淡紫

    色套裙的摩登女郎便大方地伸出芊芊玉手来动跟戴庆握手。

    「这位同学是刘曦梦最要好的同学:高雨茜。你们应该见过了。」摩登女郎

    秦老师又动介绍了高雨茜。

    「两位家长现在的心情很糟糕,所以我们的来意就由我来说吧。其实也很简

    单就是来问问刘曦梦同学失踪这件事你们调查的如何了?有什么进展吗?」摩登

    女郎秦老师显然已经反客为了,田雅琴已然成了可有可无的一员。

    「好,秦老师、两位家长来你们先坐下,我来给你们汇报一下这起失踪案的

    调查的进展情况。」戴庆边给几位让座边说道。

    「田雅琴,快去给倒几杯水啊。」戴庆看着呆立在一旁的田雅琴说道,这妮

    子一点儿眼力都没有。

    田雅琴不满地瞪了戴庆一眼,还是乖乖地给几个人倒水去了。

    「首先跟大家说的是:目前这个案子归五华分局刑警队管辖。不过我会一直

    调查下去。下面我说说目前本案已经调查出来的线和结论……」戴庆侃侃而谈

    着。

    按照规定,刑事侦查阶段是不能对家属公布调查的线、成果的,不过这种

    失踪案件是个例外。

    戴庆首先给两位家长吃了定心丸:刘曦梦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接着他把曼

    莉曾经被绑架并被放出来的事情给几位说了。

    接着他有= 又下结论:刘曦梦就被藏在市艺校两三公里的半径范围内,其实

    刘曦梦并没有远离你们,她就在他们的周围,而且每天有吃有住衣食无忧。这让

    两位父母又放心了一大截。

    最后他说了说目前的困难:现在这个案子归五华分局刑警队管辖了。而刑警

    队对这种失踪案件重视程度不高,所以要想早点找回刘曦梦,最好是到分局找找

    关系施压,督促他们办理。而且戴庆还当场拍胸脯道:这案子要是交给我查,人

    手够,有专业设备的话,他保证不出一个月就能把刘曦梦找回来!

    几个人听得满心激动,气氛一下子由刚来时的悲切、绝望,变得又满怀希望

    了。最后几个人在憧憬中离开了派出所。

    她们几个刚走出派出所大门,一旁的田雅琴就道:「行啊,戴庆,你可真能

    忽悠。看你吹得她们晕晕乎乎的就走了。你真应该调到宣传科去。」

    「我哪里吹牛了?我说的都是实情。」戴庆道。

    「还不是吹?你真的那么有把握怎么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还用靠我去接

    近曼莉找线?」田雅琴讽刺道。

    「让你接近曼莉那是咱们没人手、没专业设备,不得已的办法。要是有人、

    有设备,其实找出哪个魔窟来并不难。」戴庆道。

    「咦?你说得好像有道理。不过现实情况是刑警队是不会为这种失踪案下血

    本的。」田雅琴道。

    「嗯,所以我建议他们去找找关系施压嘛,不然很难有结果。」戴庆感叹道。

    「刘曦梦的父母都是叶城的,在本市估计没什么关系。不过哪个秦老师看起

    来挺嚣张的,估计应该有路子。」田雅琴分析道。

    「秦老师嚣张?我怎么不觉得?」戴庆对秦老师印象还是非常不错的,所以

    当田雅琴给出这种贬义的评价时戴庆还是抱打不平道。

    「你看不出来那因为你是男人,你的魂早就被她勾走了一大半了吧?这种女

    人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爱在男人面前卖弄风骚。我最讨厌这种人了。」田雅琴

    愤愤地说道。

    「我说你不至于吧?人家跟你无冤无仇的,你怎么把人家说得这么难听?」

    戴庆不解为何田雅琴对秦老师敌意这么重。

    「呵呵,还没怎么着呢就护上了?你以为我没看到吗?刚才她进门的时候你

    的眼睛都看直了。要不是我远远的出来介绍,帮你转移视线,你的本质早就暴露

    在大家面前了。」田雅琴说着气愤地冲出了房间,再也没回头。

    「啊?刚才我的目光有那么明显吗?」戴庆喃喃自语道。

    ……

    今晚是周二,没有舒雅要追的电视剧《花千骨》,这个剧只每周日、周一在

    湖南卫视首播,每晚连播两集。闲来无事,她在朋友圈里游荡着,跟两个要好的

    闺蜜分享着女人们最感兴趣的话题。

    忽的收到一条微信,一看昵称:二哥。文字信息:「今晚好像没有《花千骨》

    吧?再试试你回不回复。」

    舒雅一看是呼老二这个小人,「真是有毛病,老是大晚上的给我发微信。」

    不过她可惹不起这种真小人,连忙虚与委蛇道:「呼经理的微信哪里敢不回?都

    跟你解释了昨晚是没有看到。」

    二哥(呼老二):「好,今天表现不错嘛,这么快就回复了。」

    舒雅:「呼经理都这么晚了,你有事吗?」

    二哥(呼老二):「哦,我问一下明天你来我们歌城吗?」

    舒雅:「去啊。」

    二哥(呼老二):「大概几点?我好安排时间。」

    舒雅:「如果没意外的话就还是昨天哪个时间点。」

    二哥(呼老二):「好,那到时候我等你。」

    舒雅:「谢谢。」

    二哥(呼老二):「诶,咱们都是朋友,应该的,不用那么客气嘛……」

    舒雅看到这位居然没完没了的聊个没完,这让她很反感,不打算再回复他了。

    把手机丢到沙发角落里,看起了娱乐频道。

    可没过几分钟又传来了微信的提示音。舒雅再也忍不住了,喊道:「真讨厌!

    烦死人了,怎么没完没了的。」

    由于她喊的声音太大在卧室上网的戴庆也听到了,问道:「老婆怎么了?」

    舒雅当然不敢说哪个呼老二总是骚扰她了,要不然让戴庆知道肯定会惹麻烦

    的,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她说谎道:「没什么,看电视上的哪个人太

    讨厌了。」

    「哎呀,换台啊。干嘛非得看他?」卧室里传出戴庆的声音。

    「好,听你的已经换台了。」舒雅善意地欺骗戴庆道。

    看到手机闪烁着的提示灯,再想到那凶狠地小肚鸡肠的呼老二,她心头一寒

    还是拿起了手机滑看微信,结果差点让她笑出声来,原来自己骂了半天人家呼老

    二,可来微信的并不是他,而是齐姐:

    齐姐:「舒雅,先跟你打个招呼,让你有点心理准备:我要调走了。到人民

    路支行去。」

    舒雅:「齐姐,这太突然了。在咱们营业部只有你对我好,你这一走我可就

    惨了。」

    齐姐:「你别太担心,听说会分配来一个也是经贸学院刚毕业的学生,比你

    低两届,总归是你同校同学。」

    舒雅哑然,现在她们营业网点效益越来越差这是大家的共识。有几个有门路

    的同事在积极活动想转到效益好的网点,可是难度何其之大?效益好的网点本就

    是块肥肉,早就满员了,哪里会有空缺留给你?由此可见调动工作的难度之大了。

    舒雅暗自感叹:齐姐真是太低调了,没想到最终调动成功的会是她,因为她

    自始至终都没有跟大家说起过,不像孙静、杨倩倩这两人天天高调的要命,好像

    她们已经拿到调动通知了似得。看来真正深藏不露,在行里关系最硬的还是齐姐。

    孙静、杨倩倩之流也就是虚张声势罢了。

    翌日,7月31日,周三,七月的最后一天。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雷阵雨,可

    舒雅上班来到银行营业部一路上都碧空万里无云,哪里有半点儿要下雨的意思?

    天气预报也不是百分百准确的,看着手里多出来的雨披,她无奈地把它塞进了办

    公桌抽屉里。

    营业厅里果然正如齐姐所说的:她已经在跟营业部的其他职员办理交接账目、

    交接工作了。营业部大部分的人都感到很意外,大家都没想到最终调动成功的会

    是齐姐。大家都在私下里窃窃私语,很多人抱怨一旦齐姐调走营业部的人手就不

    够了。看来很多人都不知道新的员工其实早就被安排好了。她暗暗佩服齐姐的门

    路之深,不但自己轻松调走,就连即将安排的新人都一清二楚。真是深藏不露啊,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现在用在她身上再恰当不过了。

    在感叹完齐姐的调动成功后生活还得继续。今天是七月的最后一天,也是舒

    雅去学府路蓝乐KTV歌城办理存款业务的日子。吃完午饭后稍事休息了一阵子,

    在营业部坚持到下午两点后她就动身出发了。

    没想到刚坐上公交车就收到了微信提示,她本以为是老公戴庆习惯性的午间

    发来的,拿出手机滑看却发现是呼老二。

    二哥(呼老二):「舒雅大美女,你今天到底还来不来了?怎么到现在了还

    没动静?[ 疑问的表情] 」

    「哎呀,真是烦人啊。」舒雅看着这个呼老二发来的微信心中怨念顿生。可

    这种小人又不能不理他,无奈之下回复道:「刚坐上公交车,半个小时后就能到。」

    二哥(呼老二):「好,路上小心点,注意安全。」

    舒雅:「谢谢。」

    三十多分钟后当舒雅终于赶到蓝乐KTV歌城推开明亮的玻璃钢大门时发现

    跟往常不同:今天呼老二居然已经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她了。那呼老二发现舒雅

    进门后就马上站了起来,脸上堆出了傻笑。

    「舒雅,你来啦。」

    「额,呼经理你这是在专门等我吗?」舒雅明知故问道,因为实在是跟他无

    话可说。

    「是啊,都等你半天了。咱们上楼吧?」呼老二笑呵呵地说道。

    「好的,谢谢呼经理。」舒雅露出了礼貌性的笑容,可即便如此仍娇靥如花,

    双颊上的微不可查的小酒窝若隐若现。随即便跟在呼老二身后,摇曳着挺翘的浑

    实香臀,款款风情地向楼上走去了。

    「这美人儿笑起来真的有小酒窝啊,你们看到没有?」

    「看到了,果然像鸨公:老蔫说的那样。不过仅仅看到这种隐现的酒窝就能

    断定这大美人儿下身的性器是令人销魂的极品名器?」

    在蓝乐KTV歌城大厅的一侧,一间雅间的房门半掩着露出一条大大的黝黑

    门缝,那道门缝正对着舒雅离开的方向。再仔细看向哪条昏暗的门缝你会发现:

    那门缝里居然像叠罗汉似得由下而上伸出来几个脑袋,这些脑袋上的眼睛都死死

    地盯着舒雅那曼妙的妖娆身体上仔细打量着。若再走近些仔细看那几张熟悉的面

    孔你才会发现:原来这几个偷窥舒雅的人正是前日在呼老二房里打麻将并听鸨公:

    老蔫点评过舒雅的那几个人。他们此刻偷窥舒雅正是为了验证老蔫的观察与点评。

    「我觉得应该相信老蔫的判断。我们家乡有个种西瓜几十年的老瓜农仅凭观

    察西瓜的花纹和色泽就能判断出西瓜的生熟。甚至连是沙瓤的?还是多汁的?多

    子儿的都能够判断出来。同理阅人无数经验老道的风月之人也可以凭借女人的皮

    肤、体形特征、走姿等等判断一个女人。」黑仔针对刚才哪人提出的疑问给出了

    自己的判断。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老蔫看女人有一套。只不过刚才那女人走路时紧夹的

    双腿我倒是看到了,可老蔫所说的『臀如蓄水抱月』是什么情况啊?我盯着那女

    人的屁股看了半天也看不明白啊……」大头疑惑道。

    「你个呆大头懂个屁啊?其实我最好奇的是:老蔫连这个大美人平时房事不

    多,还没有被开发出来,都能看得出来?难道她的哪个警察老公平时都不怎么肏

    她?说实话要是我有这样诱人的老婆我天天肏都嫌不过瘾呢。嘿嘿嘿。」

    「咦?是啊,不会是她的哪个警察老公下面那东西有问题吧?放着这样的极

    品尤物都不好好开发?要是我肯定要把性爱36式都一一在她身上试几遍才肯罢

    手啊……」

    舒雅哪里知道会有人在她背后用如此淫秽的词语评论她?此时她正在三楼财

    务室跟出纳小陈一起整理着这两天的流水现金,而呼老二还是蹲在她对面贪婪地

    盯着她裙下两腿间鼓蓬蓬的羞处面露淫笑,似乎在思着什么诡计。呆看愣神儿

    想了好一阵子后他禁不住「嘿嘿」的笑了,看来他为他自己想出来的推倒人妻的

    妙计颇为得意。

    十多分钟后舒雅办完了业务,呼老二忙陪着她下楼,边下楼他边道:「舒雅

    啊,你现在隔一天就来一次我们歌城,出纳小陈哪点儿活也多半是你干的。我看

    你都快成我们歌城的半个出纳了。我准备建议一下我们老板给你开一份出纳工资。」

    「不用不用,谢谢呼经理了。我只是在干自己的本职工作而已。」舒雅知道

    无功不受禄,拿人嘴短。谁知道这个呼老二安的什么心?

    「你不用谦虚了,本来去银行办理现金存款就是出纳的事情嘛,对了还有整

    理现金,你看看哪个小陈把钱搞得乱七八糟的,每次都是你来帮着她整理,还不

    算是帮她干出纳吗?」呼老二坚持道。

    「不行,这钱我不能要,我们银行有规定不能兼职。不然会被开除的」舒雅

    坚持道。至于不能兼职的规定其实根本没人在意的,她只是为了拒绝呼老二而随

    口说的。

    「这……还有这种规定啊?银行管得也太严了。」呼老二摇头叹息道。

    「不过还是谢谢你了,呼经理。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你的心我领了。」舒

    雅客气道。

    「嘿嘿,知道就好,知道就好。对了,我想起来了如果给你发工资不行你可

    以加入我们歌城的女职工微信群啊。」呼老二道。

    「女职工微信群?」舒雅迷惑道,她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东。

    「对啊,就是我们歌城的女员工参加的微信群,今天是七月的最后一天了群

    里会派发200元一份的红包呢,群里人人有份,你可以加入。而且红包每周都

    发,只不过不如月底的多而已,平时只有一百元。」呼老二道。

    「我又不是你们的员工,能加入吗?」舒雅似乎有些动心,抢红包是她的最

    爱。如果每个月都能抢五六百元的红包那也是不错的。

    「你当然能加入了,我就是群,想加谁就加谁,再说你也算是我们歌城的

    外围员工,算是我们的出纳嘛。」呼老二拍着胸脯道。

    舒雅一听说原来这呼老二就是群,不由心生警觉,想到这家伙每晚都发微

    信骚扰自己,如果再加入他开的群里那还不得烦死?想到这里她下定了意委婉

    拒绝道:「谢谢你了呼经理,我就不加群了。我平时只跟我的闺蜜聊天。」

    呼老二马上脸上露出了极其失望的表情,一看便知应该是他的什么奸计没有

    得逞。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蓝乐歌城的大门口,呼老二把舒雅送出了门站在门口看

    着她向几百米外的18路站牌走去。

    「哎,这美人儿警惕性也太高了。看来要想把她搞上床不是那么容易啊。」

    呼老二摇头看着舒雅娉娉袅袅的绰约倩影感叹道。

    「轰隆隆……咔」一道刺眼的闪电划破了沉寂的天空,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

    的惊雷,旋即大豆般大小的雨滴便噼噼啪啪的打落在了地上。

    舒雅先是被惊雷吓了一跳,紧接着便被跟随而来的雨滴打在了身上。这一切

    就发生在呼老二眼前,他马上喊道:「舒雅,快回来躲雨。」

    舒雅被呼老二的喊声提醒,连忙转身向歌城跑了回来。呼老二连忙在打开了

    玻璃钢大门接她回了大厅。虽然只是一两分钟的时间舒雅的工装还是被打湿了一

    片一片的,顾不得许多了她对呼老二道:「呼经理有伞吧?能不能先借用一下。」

    呼老二看着被打湿了大半个身体的舒雅道:「这么大的雨,你不再躲会儿雨

    了吗?」

    「不行,我看这雨刚开始下,一时半会儿根本不可能停。现在已经下午15:

    30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必须赶在17:00下班前赶回去把包里的现金入

    库,今天七月份的最后一天了,必须把这笔存款算在这个月的业绩上。」舒雅坚

    持道。

    呼老二边跟前台的服务生要了一把折叠伞递给舒雅,边说道:「要不这样好

    了,我开车送你会银行算了。」

    「这……不影响你上班吗?」舒雅犹豫道,要是平时她肯定是会拒绝的,可

    是今天是七月份的最后一天,银行的结算日,她必须尽早把今天的存款交回去核

    对、记账、入库。

    「没关系,你没来上门办理业务之前,都是我送出纳小陈去银行的。这也是

    我的本职工作。跟我来吧,我的车在后院。」呼老二说着就向后院走去。

    舒雅跟在他身后到了后院,呼老二打着伞跑到停车场一辆银灰色的丰田霸道

    越野车前把车门打开,把车开到了后院门口打开门接舒雅上了车。

    呼老二打开了车上的CD放着歌曲,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便扭头问旁边副驾驶

    座位上的舒雅道:「你喜欢听谁的歌曲?我放给你听。」

    「我喜欢Eason陈奕迅的歌。」舒雅如实说道。

    呼老二在手套箱里掏出一大叠CD,终于找到了一张Eason的专辑塞进

    了车载CD机里。车厢里顿时萦绕起Eason那忧伤低沉的歌声: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喧

    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拿着你给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

    我们回不到那天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喧

    和你坐着聊聊天

    ……

    车载音响加装了低音炮,效果完美,车厢里只听到悠扬的歌声丝毫听不见外

    面狂暴的雨声。

    舒雅闭上眼睛静静地听着,似乎已经融入到了歌声的意境之中。呼老二识趣

    的只是尽职地开着车没有开口去打扰她,就这样一首一首的歌曲顺序播放着。

    忽然车慢慢地停了下来,舒雅感觉到了于是疑惑地睁开眼,她猛然发现竟然

    已经到了自己工作的银行门口。惊讶之余有些遗憾,因为自己喜欢的那首《爱情

    转移》刚刚听了一小半,还没有听完。真是太可惜了,这车里的音响效果太完美

    了,那种感觉是自己平时在家里听时所感觉不到的,简直如同静坐在一座移动的

    音乐厅中倾听歌曲一样。

    呼老二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边微笑着说:「听完了再下车吧,反正也耽误

    不了两分钟。」

    舒雅点点头,又静静地闭上了眼睛进入了入神状态。呼老二则侧过头来欣赏

    着她仙子般精致的面容:可爱而长长的眼睫毛、小巧的琼鼻、香艳的红唇……

    听完歌舒雅下了车走进了营业厅。当她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再探头看向门外

    时,看到那辆银灰色的丰田霸道依然停在瓢泼大雨中没有离开。她的心头忽然有

    一种莫名感动。她生平第一次对呼老二这个丑陋、凶悍的男人有了那么一丝丝的

    好感。她感觉这种好感其实是在两个人静静地坐在如同异度空间里不管外面世界

    的狂风暴雨如何疯狂都一起默默地倾听着歌曲开始的。

    她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去思考这种奇怪的想法,而是用心于工作之中,时间就

    这么在繁忙地工作中消逝着……

    一个多小时后到了17:00下班时间,看了看外面的雨虽然小了些,可还

    是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于是舒雅从抽屉里取出今天早上自己丢进去的雨披,打

    算一会儿披上雨披骑电动车回家。

    舒雅手里拿着雨披走到后门,打算去后院车棚里取自己的电动车。这时孙静、

    杨倩倩两个人被几个女同事簇拥着也来到了后门,她们看到拿着雨披的舒雅就明

    白是怎么回事了。

    「哟,这不是舒雅吗?下这么大的雨还骑电动自行车回家啊?哎,太可怜了。」

    杨倩倩嘲讽道。

    「是啊,下这么大的雨你老公也不说来接你吗?不是听说很疼你的吗?不会

    只是说说而已吧?哈哈哈。」孙静也随声附和道。

    其他几个女人也你一句我一句的嘲讽个不停。舒雅被气得满脸通红,可她们

    人多势众她只好忍了,打算披上雨披冲进雨中去车棚推自己的电动车。

    「嘀!嘀!嘀!」就在这时一辆银灰色的丰田霸道突然停在了她的身旁,不

    停地按响喇叭示意她上车。舒雅没有犹豫打开车门就坐了上去。周围几个围着嘲

    笑她的女人立刻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用惊异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这辆银灰色的丰田

    霸道,这辆车的玻璃都镀了3M膜像镜子一样有反光效果的外面的人根本就看不

    清里面的情况。

    舒雅看着那群势利女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样子心中暗暗得意,呼老二可不管那

    么许多一脚油门下去,那车轮胎在地上打着旋就咆哮着冲出了后院,可那打着旋

    的车轱辘甩起的泥水也「啪!!啪!啪!」的打在了那群女人干净的衣裙上,女

    人们立刻炸开了锅,叫骂了起来。

    舒雅在倒车镜里看到这幅场景立刻用手捂着嘴笑开了花。她知道这是呼老二

    故意的。于是道:「呵呵,你可真够坏的。」

    「其实她们才坏呢,一群人围着你指桑骂槐的嘲讽个没完。其实我早就看出

    来了:她们其实是嫉妒你的美。女人的嫉妒心啊……」呼老二紧握着方向盘目视

    着前方的积水路面说道。

    「你怎么突然冒出来了?你一直都没走吗?」舒雅突然想起了自己最想问的

    问题。

    「嗯,我怕下班的时候雨还是停不下来,你又淋雨回家,所以就一直在你们

    单位旁边等着雨停。」

    「谢谢你……」舒雅真的有些感动,她这次的谢意是真的,不似以前的虚与

    委蛇。

    「对了,还没问你家在哪里呢?车都开半天了还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呢。」呼

    老二问道。

    「和……和平路楠星小。」舒雅低声道,她从来没有让丈夫以外的男人开

    车送她回家过,心里不免有些异样。

    呼老二没有再说话而是又打开了CD放起了Eason那盘专辑还没有听完

    的歌,因为他发现只要一听歌舒雅就变得安静了下来,像一只安静的小猫咪一样

    乖。

    不知不觉间车就开进了和平路楠星小,在舒雅的指示下又开到了四号楼楼

    门口停了下来。

    「谢谢,那我回家了。后天见。」舒雅低声告辞道。

    「后天见。不过……」呼老二突然变得吞吞吐吐。

    舒雅看他的样子心头一紧,心中百转千回:「他不会是想上楼去我家做客吧?

    那可不行。我怎么能私自带男人回家呢?可是出于礼貌似乎……哎,这可怎么办

    啊?……算了,不管了先问问再说。」

    「不过什么?」舒雅问道。

    「舒雅,你真的不打算再考虑一下加入我们微信群了吗?今晚可是就要发红

    包了,你要是不抢一个太可惜了。」呼老二低声道。

    「嗐,原来是这件事啊,白让我担心半天他提出要去我家做客的要求,这种

    小事倒是没什么,加就加吧,反正从这家伙今天下午的表现来看他也不算太坏。」

    舒雅默默地在心中想了想便做了决定,于是道:

    「你真的那么希望我加入你们的微信群吗?」

    呼老二连忙点头:「是啊,是啊。每周都有红包发多好啊?」

    「好吧,我加入。」舒雅点头道。

    「太好了,你稍等我邀请你,拽你入群。」说着呼老二掏出手机开始操作。

    舒雅也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准备点击加入确认。

    「叮咚,二哥的后宫群邀请您加入。您是否接受邀请?」舒雅收到了入群邀

    请,不过这个微信群的名字也太……她又抬头看了一眼呼老二,见他正渴望地望

    着自己,想到今天下午一起经历过的一切,她不再犹豫,点击了确认键。

    「叮咚,舒雅,加入了二哥的后宫群。」看到这条提示呼老二嘴角上翘,露

    出了微不可查的诡异笑容……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