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淫劫谜案】(0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0*1*b*z点阅读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banzhu@qq.即可获得最新

    百度第一既是

    .01bz.

    作者:渚碧礁

    字数:12974

    第五章

    「欢乐谷俱乐部?……俱乐部?」舒雅喃喃的重复着,因为她突然想起:好

    像赵任找的哪个白总就是说希望她加入什么俱乐部的,而且听他们通话的内容

    好像赵任也加入了那家俱乐部,好像说是每个周末都举办活动的。而今天正好

    就是周六,而妈妈又被带进了哪个欢乐谷俱乐部的营地。难道这两者之间有关系

    吗?妈妈到这家俱乐部到底是参加什么样的活动呢?舒雅陷入了深深地思考之中

    ……

    就在舒雅还在纠结于这个俱乐部到底是搞什么活动的时候,戴庆已经把她拽

    上了车。关切地问道:「怎么了老婆?咱们还跟进去吗?」

    「算了,就算跟过去也不可能进得去,咱们又不是会员。咱们还是早点回去

    陪爸吧,等妈妈晚上回来我再私下问她吧。」舒雅低头默默地说道。

    就这样两个人回到了岳父家,打开门一进客厅看到父亲孤零零地坐在沙发上

    看电视,舒雅心里一阵难过,而父亲则正好相反,看到他们进来高兴地站起身来

    招呼他们,还问长问短的。舒雅紧挨着父亲坐在沙发上心中凄然却表面装作很高

    兴的样子陪这爸爸聊天。

    戴庆看到孤寂的岳父心里也不好受,看着正愉悦地同舒雅聊天的岳父他心中

    暗想:「哎,可怜的老泰山大人啊。你怎么这么迟钝啊?自己的漂亮妻子早就出

    轨了怎么你都一点迹象都看不出来呢?还傻傻地以为自己的娇妻真的是去打麻将

    了?看今天岳母跟哪个小黄毛的亲热程度估计岳母早就已经被他肏过了。而且肯

    定不只被肏过一次了,看岳母对他放任的样子肯定以前每周岳母说是去打麻将其

    实就是跟哪个小黄毛去哪个什么欢乐谷俱乐部变着花样的打炮去了。」

    戴庆看着依偎在岳父身边陪岳父聊天的舒雅,他这才心情好了不少:「幸亏

    舒雅不是岳母那种人,她向来对哪方面都不太感兴趣,而且还极其害羞。舒雅这

    种性格真让人放心。有这样的好老婆在外面干事业也安心啊。感谢上天赐予我舒

    雅!」

    时间过得飞快,舒雅夫妇边陪着父亲聊天边看着电视,很快就到了要吃晚饭

    的时间了。看到妈妈还没有人影,舒雅再也忍不住了,她跑到父母的卧室里拿起

    了电话拨打了妈妈的手机号。一直都是待机的提示音没有人接听,舒雅无奈,只

    好气愤地发微信给妈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一直在等你回来吃饭。」

    一直等到他们三人悻悻地吃完饭,妈妈都没有回来,也没有回微信。舒雅很

    生气但是当着不知情的可怜老爸她又不能发作,于是她性拉着戴庆躲到了自己

    的闺房里,关紧房门找戴庆发泄。

    「老公,怎么办?怎么办啊?我感觉我们家要完了。因为我发现妈妈可能已

    经不可救药了。」一关上房门舒雅就狠命地捶打着戴庆着急道。

    「舒雅,你别着急,我觉得也许没有你想的那么悲观。等妈回来你找她好好

    谈一谈,但是千万别说我也知道这件事,那样妈会很尴尬的。」

    「嗯,也只能这样了,我要找妈妈好好彻夜长谈一番,但愿还来得及。」舒

    雅不无担心地说道。

    夫妻两人边在屋里聊天边等着岳母的到来。到晚上九点多终于听到了防盗门

    的开锁声,岳母回来了。

    几个人都关心地赶紧围过去问长问短,不过他们的担心显然是多余了,看岳

    母秋婉茹满面春风的样子显然这一天她过得是相当的滋润。

    舒雅拉着母亲的手急切道:「妈,今晚到我屋里来睡吧,我们娘俩说说贴心

    的话吧?」

    秋婉茹慵懒地道:「好好好,我的宝贝女儿能跟妈妈交心真是难得。」

    于是晚上戴庆被赶到客厅的沙发上去睡了。半夜里他睡得迷迷糊糊起身去厕

    所小解时依然能听到从舒雅房间里传出母女俩谈心的声音,而且是时不时传出女

    人抽泣的声音。「看来母女俩这次聊得够深入,说不得舒雅的所有疑惑都解开了?

    明天得好好问问舒雅。」戴庆当时心里想着。

    翌日戴庆被动静吵醒时已经是八点多了,岳父早就已经出去锻炼身体回来了。

    他赶紧起来洗漱干净便边陪着岳父聊天看电视,边等着舒雅的醒来,可左等右等

    她都不出屋,估计是昨晚跟岳母聊得太晚了。

    直到快十一点时岳母和舒雅才先后起床出屋洗漱。不过戴庆发现两人的眼睛

    好像都有些微微红肿,看来是昨晚都有哭过的样子。

    岳母去厨房做饭了,舒雅则心事重重地坐在父亲身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连舒雅的情绪都不高了,看来岳母跟她谈心说出了什么让

    她不开心的真相?」戴庆心中猜测着。

    他暗暗使眼色示意舒雅到她房间里聊聊,可是都被舒雅摇头拒绝了,她只是

    默默地陪在父亲身边。

    饭做好后戴庆去厨房帮忙端菜、端饭,每每与岳母对面时他发现她已经没有

    了以往的那种冷傲,而是眼神闪避,仿佛是做了错事的孩子被发现的感觉。「看

    来昨晚母女两个的彻夜长谈效果不错。」戴庆心中想着。

    吃完饭舒雅竟然提出要陪父母打麻将,戴庆知道舒雅是想多陪陪父母边也配

    着加入了战局。期间岳母的手机反复收到微信,岳母回了两次以后就性关机

    了。戴庆发现舒雅看到妈妈的举动这才露出了满意的微笑。「看来昨晚彻夜长谈

    效果不错。岳母已经不再跟哪个小黄毛联系了?」戴庆心中想着。

    一家人边打麻将边聊天,阖家欢乐,气氛很不错。戴庆、舒雅一直在父母家

    吃了晚饭后才告别了父母,回到了自己的家的小窝。

    一回到家戴庆就揽住舒雅坐在沙发上追问道:「妈昨晚都跟你说什么了?这

    回可以交待了吧?」

    舒雅把头枕在他肩头凄然道:「唉,怎么说呢?我可是跟妈妈保证过替她保

    守秘密的,尤其是对爸爸还有你。」

    戴庆不死心,出于他的职业习惯,他继续纠缠道:「能简单透露一点儿吗?

    就一点点儿就可以。我是担心她和爸之间以后不会发生什么吧?」

    「我现在基本可以放心了,我们家应该没事儿,妈妈现在这样是被胁迫的,

    是被逼的。她跟爸爸之间的感情应该没有问题。」舒雅心情沉重地说道。

    戴庆听完「嘭」得一声站了起来,生气的说道:「你说什么?妈是被胁迫的?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就是哪个黄毛吗?老子一定不放过他。」

    「老公,你冷静点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他们势力很大,背景很深,

    你千万不要招惹他们。详细情况我不能跟你说了,我跟妈妈保证过的。总之你只

    要知道妈妈变成今天这样的起因都是为了我。为了我她牺牲了很多很多,连女人

    最珍视的东西都牺牲掉了。呜呜呜,妈妈太傻了。」舒雅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哭出

    声来。

    戴庆赶紧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安慰道:「好了好了,别伤心了,亲爱的,你还

    有我呢。有我在就不会让人再欺负你,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舒雅不想说戴庆也不能强迫她,他知道舒雅也是在保

    护自己,担心自己知道的太多了会去招惹是非。不过通过舒雅透露的那么一点点

    的信息还是让他知道:其实岳母并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她那么做都是被胁

    迫的而已,而且逼迫她的那股势力还不是目前的自己所能招惹的起的。

    这一晚两人都心事重重的早早的就上床休息了。虽然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次日,7月27日,周一。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戴庆开车来到了派出所,

    在路上的时候他已经想好了,现在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是早日破获哪件失踪案,

    妻子家的事情既然他管不了也就不便多费心劳神了。

    妙龄少女刘曦梦失踪案目前虽然查到了哪个嫌疑人的大致相貌,体态特征,

    可是也就仅此而已,再往下怎么查?怎么才能找哪个地下魔窟?明明范围已经被

    他锁定在了半径两三公里的范围内可是却偏偏找不到哪个该死的地下室。戴庆趴

    在办公室的办公桌上支着脑袋苦苦思着。

    田雅琴在接待大厅忙过了一阵子接待高峰时段,可至今都没有看到戴庆这家

    伙出现,让她觉得很奇怪:「前两天查失踪案那么积极,可如今稍微知道些哪个

    变态的线后怎么戴庆这家伙反而没有动静了?难不成是他瞒着我自己去行动了?」

    田雅琴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不放心的她赶紧出了接待厅跑去戴庆的办公

    室,当看到戴庆正趴在办公室的办公桌上支着脑袋发呆时她才放下心来。缓缓地

    走了过去在戴庆脑袋上拍了一下。

    戴庆正在想失踪案想的入迷,猛地被打这么一下,他吓了一跳。当看到是田

    雅琴后便有些气恼道:「你这丫头,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啊?」

    田雅琴咯咯地笑着不以为意道:「你上班时间趴在桌子上发呆,我好意提醒

    你,怎么还有错了?」

    「你……你……算你狠。来找我有事吗?」戴庆被说的有理说不出,只好随

    口问道。

    「找你有事吗?当然有事了。喂,我说戴庆同志。失踪案下一步要怎么办啊?

    案卷今天就要转到分局刑警队去了。」田雅琴着急道。

    「该按程序转走就转吧,咱们查咱们的,不影响。」戴庆淡淡地说道。

    「可下面怎么查啊?我这两天没闲着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可是没有答案,

    所以就来找你了。」田雅琴道。

    「咦?那就奇了怪了。某位大小姐不是一直都很鄙视在下吗?怎么一到案子

    上就来找我了?」戴庆不失时机地讥讽道。

    「嘻嘻,你少讽刺我。姑奶奶不吃你那套!通过这几天跟你一起查案,我感

    觉吧其实你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有时候你的思路可以正好弥补我的一些疏忽。」

    田雅琴继续大着脸道。

    「哦,那我还得谢谢你抬举我了。」戴庆不咸不淡道。

    「好了,别废话了,快说说下一步咱们可怎么查下去啊?」田雅琴不耐烦道。

    看到田雅琴有些急了,戴庆也正色道:「虽然前两天我们也查到了嫌疑人的

    大致相貌特征,但是我觉得还远远的不够,哪个嫌疑人的形象还是太模糊了,还

    是缺乏细节特征,嫌疑人身上特有的特征。」

    「你说的倒是有道理,可现在的问题就是你所说的『嫌疑人身上特有的特征』

    我们如何去查呢?你说了半天都是空话,没有方法。」田雅琴不满道。

    「你听我说完再评论好不好?我当然有解决办法了,不然我跟你废话半天还

    不如歇会儿呢。我问你:现在你觉得谁对这个嫌犯的一些生活习惯、语言特征、

    以及身体上的某些特征最了解了?」

    「谁对那个变态最了解?应该是哪个歌厅的小姐曼莉吧,她跟哪个变态在一

    起生活了整整四天,他身上的特征肯定是最了解了。」田雅琴被戴庆这么一提醒

    好像豁然开朗了。

    「那我再问你:你觉得那天咱俩询问哪个歌厅的小姐曼莉时,她把知道的所

    有关于案犯的细节全都说了吗?」戴庆继续问道。

    田雅琴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认真地道:「没有,我觉得她没有全说。」

    「那我再问你:是什么原因让她不跟咱们全说出来呢?」戴庆继续引导道。

    「这就不好说了,可以说原因很多吧,我们只见过一次又是她最害怕的警察。

    还有一点就是我觉得她对哪个案犯好像并不是太厌恶,可能内心里甚至还有好感,

    所以有可能为了保护他没有说一些关键的细节也说不定。」在戴庆的引导下田雅

    琴终于娓娓道来,分析的入情入理。

    「嗯,不错。分析的不错。孺子可教也。那么下一步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戴庆边称赞边引导道。

    「你的意思是?」田雅琴似懂非懂问道。

    「我的意思是,你以后多多接近曼莉,跟她成为真正的好姐妹,成为无话不

    谈的好姐妹。那样一来……」戴庆缓缓地说着

    「明白了,你是想让我去当卧底?」田雅琴兴奋道。

    「哈哈,笑死我了,还真看不出来你这么想去当小姐啊?我看你是电影看多

    了吧?还当卧底?」戴庆笑得前仰后。

    「你个死戴庆,别笑了。不是你说让我跟她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吗?」田

    雅琴气愤道。

    「好了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你的身份当不了卧底小姐。在咱们片谁不

    认识你是后勤的女民警啊?其实你也不用专门的去当什么小姐接近曼莉,你就以

    你的真实身份接近她跟她成为朋友就行。平时邀请她一起出来吃饭啊,一起出去

    玩啊。加个微信好友没事都发发互动啊。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你多给她帮助她

    自然就会接受你的,她本来就是个外地人没有什么朋友,孤孤单单的应该很快就

    能够接受你的『友谊』的。」戴庆道。

    「嗯。好吧,我试试看。我觉得我应该有把握成功。」田雅琴自信满满地道。

    「好,那我先祝福你咯。你成功之时就是我们的破案之时。正所谓:百密一

    疏,我想哪个嫌犯跟曼莉整整在一起四天,他再小心也会有所疏失的。总会被曼

    莉发现些他的个人信息的。我们这个案件的破获成功与否就看你的了。田雅琴同

    志。」说着戴庆站起身来一本正经的伸出了手握住了田雅琴的小嫩手,郑重地握

    起手来。像是领导交待任务似得。

    田雅琴被戴庆握住了小手,先是一愣,接着就「噗哧」一声笑出声来。笑道:

    「嘻嘻,我发现你有时候其实挺有趣的。好吧,戴庆同志,这个任务我接受了,

    保证完成任务!」说着竟然有模有样的敬了个礼。

    屋子里顿时弥漫着欢快的气氛。

    ……

    按照约定舒雅早就该去蓝乐KTV歌城办理存款业务了,因为中间隔了周休

    假日,实际上蓝乐KTV歌城应该已经又攒了三天的流水现金了。舒雅又利用银

    行中午轮休吃午饭的时间坐了公交车中间又倒了一次车去学府路。

    戴庆刚刚领着辅警「瘦猴」苏正豪、赵有德巡查完了经贸学院里面的一家规

    模最大的网吧,查到几个未成年人上网,网吧老板正跟戴庆疏通。按照正常来说

    这种查网吧的事情属于文化稽查部门管,可这学府路上太偏僻,距离城还有

    好几公里,哪里会有文化稽查来管这里?所以这里的网吧就被派出所纳入了管辖,

    成为了创收外快的来源。

    网吧老板怕按正规手续走会吊销了他的许可证,最终答应交二百元的罚款,

    并请戴庆三人吃顿便饭联络一下感情。在学院校内开店的一般都是学院教职工的

    家属,再说又正好到了饭点儿,所以戴庆也给他面子准备领着『瘦猴』他们跟着

    他去馆子吃一顿,就在这时他收到了舒雅的微信:「老公,我快到学府路了来接

    我。」

    戴庆一看到这微信马上跟转身跟网吧老板告辞,那老板一听戴警官要去接老

    婆便热情道:「那正好啊,把夫人正好也接过来一起用餐吧,估计你爱人这个时

    间也没吃饭呢吧?」

    盛意难却,戴庆只好答应,「瘦猴」苏正豪、赵有德两个人来所里四五个月

    了还真没见过戴庆的娇妻,所以吵着嚷着要跟着一起去接嫂子。无奈,戴庆只好

    拉上这两个二皮脸的小青年。

    等他们刚刚到了以前戴庆接舒雅的哪个七路车站牌,七路公交车正好就到了。

    后门一打开就有好多人急着下车。这一站紧挨着市卫校,好多想在这个站牌旁边

    的那家口碑不错的小吃店吃午饭的卫校女生们都在这站下了车。一时间莺莺燕燕

    的下来十几位。

    戴庆下了车去等舒雅,而「瘦猴」苏正豪、赵有德则躲在戴庆身后不远处的

    车内对一个个下车的妹子看得目不暇接。突然赵有德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得瞪着

    眼珠子喊道:

    「喂,瘦猴快看那位穿白色短袖,浅灰色短裙的美女太美了,直是卓尔不群,

    像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般,旁边那十几个村姑似得简直就是陪衬啊,都成背景板

    了。」

    「看见了看见了,差距太明显了。任谁都看出来这群女人跟人家一比那就是:

    萤火之光与皓月之芒的差距嘛,其他人充其量就是小小萤火虫一样,跟那美女的

    光彩夺目真的是没法比啊。」瘦猴也赞叹道。

    「操,忘了,咱们是来接嫂子的,可不是来看美女的。嫂子就是你说的那十

    几只萤火虫中的一个啊。说话小心点儿。听说女人都不高兴听别人夸其他女人。

    一会儿你闭嘴。」赵有德叮嘱道。

    「得了吧,还不是你先说的?还说什么旁边那十几个长得像村姑似得,你先

    闭嘴才对吧?」瘦猴不服道。

    舒雅看到了在站牌下急切等着自己的戴庆,心中一阵欣喜,「老公,真是随

    叫随到,太贴心了!」她心中满意,忙挤过几个卫校的女学生微笑着向戴庆走来。

    「我操,不会吧?你口中所说的哪『皓月之芒』就是戴哥的妻子?嫂子?」

    赵有德看着微笑着接近戴庆的舒雅惊讶道。

    「呃,我看出来了,你所说的那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看来就是咱们要

    接的嫂子,已经越来越明显了。」瘦猴感叹道。

    此时舒雅已经来到了戴庆的身边亲昵的挽住了戴庆的手臂向着警车走来。

    [ 瘦猴「苏正豪、赵有德二人惊讶万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们简直不敢

    相信这是真的。哪个仙子般的玉人儿竟真的是戴哥的媳妇?他们俩个只好大眼瞪

    小眼死死地看着舒雅二人走近。

    舒雅刚刚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一股淡淡的清雅的幽香就在车厢里弥

    漫了开来。 [瘦猴「苏正豪、赵有德二人深深地吸了一口这香味后便齐声问好道:」

    嫂子好。「

    听到车后座传来两声问候,舒雅才注意到二人,于是微笑着扭头道:「你们

    好。」

    那笑容灿若明霞,正所谓:回眸一笑百媚生! [瘦猴「苏正豪、赵有德竟被

    那迷醉的笑容魅惑的一阵恍惚,一时间竟呆在了当场。

    戴庆为了给这两个没出息的货找到下台阶连忙给舒雅介绍道:「这是我们单

    位的:苏正豪、赵有德。」

    「哦,我叫舒雅,是戴庆的妻子,你们好。」舒雅看两个人发呆,便又自我

    介绍了一遍。

    「嫂子好,嫂子还没吃饭吧?」两个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异口同声道。

    「嗯,还没有呢,赶着过来做业务还没来得及吃。」舒雅道。

    「正好,老婆,今天咱们几个正好一起下馆子搓一顿。有人请客呢。」戴庆

    插口说道。

    「是啊,嫂子一起去吧,我们可是第一次见您,正好借这个机会一起坐坐嘛。」

    「那好吧。」

    几个人又开车返回了网吧老板预订的那家酒店,开门进了雅间。那网吧老板

    显然是早就点好了菜,正在边喝茶边坐等戴庆他们回来。当看到他们返回后马上

    站起来寒暄。可当他看到随后进来的舒雅时立刻呆在了当场,半天才激动地说道:

    「你……你是舒雅吧?」

    「你认识我?你是……」舒雅惊讶地看着哪个人,可无论怎样想都没有印象。

    「当然认识你了。你可是当年咱们经贸学院的校花啊。估计没有一个男同学

    不认识你的。」那网吧老板兴奋道。

    在一旁的戴庆、[ 瘦猴「苏正豪、赵有德皆是讶异不已,没想到舒雅竟在经

    贸学院有如此影响力。

    素雅听了他这么说不好意思道:「哪有你说的那么过分啊?我们系的能都认

    识我就不错了。」

    「嘿嘿,那是你不理解这些变态的男生啊。你想想我比你高两届,连我都认

    识你就可想而知其他的男生了吧?」那网吧老板继续道。

    「嫂子,真没想到你以前居然是经贸学院的校花。怪不得这么漂亮呢。」瘦

    猴连忙赞美道。

    那网吧老板看了看戴庆道:「哎呀,佩服啊,戴警官,你居然把舒雅拿下了。

    当时我们学院好多自命不凡的男同学都败下阵来了呢。」

    「那是,我们戴哥可是中国公安大学毕业的,哪里是经贸学院这种三流大学

    的学生能比的?」赵有德马上奉承道。可是当他看到舒雅、还有那网吧老板都投

    来不善的目光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舒雅、还有那网吧老板可都是这

    经贸学院毕业的啊。

    ……

    饭后,戴庆把舒雅送到了蓝乐KTV歌城门口,知道她这次数点现金要不少

    时间,便带着瘦猴二人去别的店铺巡查去了。约好了等她忙完再给他微信,好送

    她回银行。

    舒雅自己进了蓝乐KTV歌城,来到吧台让值班的服务生帮忙联系呼经理。

    舒雅前两天刚刚来过,而且又长得如此的脱俗,这服务生自然是对她印象极

    其深刻,只一眼就认得了。而且呼经理呼二哥这两天已经着急的不知道问过多少

    次了:「哪个银行的美女来了没有?哪个银行的美女来了没有?」他耳朵都快听

    出茧子来了。看到呼经理呼二哥盼星星盼月亮要等的美人儿终于来了,于是这服

    务生便迫不及待地背转身形躲在角落里拨打内线电话通知呼二哥。

    呼老二正光着膀子叼着烟在办公室跟几个他手下的小混混打手搓麻将,听到

    内线电话铃声响起,他急忙拿起电话有些期待地颤抖着道:「喂?是前台的小肖

    吗?」

    「二哥,是我。告诉您个好消息:您朝思暮想的美人儿来了。正在前台等你

    呢。」

    「好嘞,告诉美人儿,我这就来。」呼老二激动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他苦

    等舒雅已经整整三天了,他自从上次在一起相处后他就已经在心里惦记上这位良

    家人妻舒雅了,现在他每晚都不知道要看着舒雅的那段视频撸几次呢。

    呼老二起身后掐灭了还没抽几口的香烟,喝了口水漱了漱口,又在脸盆里洗

    了两把脸,这才一本正经的从一旁的衣柜里拿出了他准备了两天的一套白色短袖

    衫一本正经地打上领带,又穿上了新准备的烫得笔挺的西裤。准备出门去接舒雅。

    几个正在打麻将的小混混打手被呼老二这一连串的行为搞得有点发蒙,一个

    光头大脑袋彪呼呼的说道:「咋滴,二哥,这是去相亲啊?瞅这一身儿整得人五

    人六的。像变了个人儿似得。」

    旁边一个呼老二的心腹黑脸瘦高个呵斥道:「找打啊你大头,怎么没大没小

    的这么不懂规矩?有你这么跟二哥说话的吗?」

    旁边几个小混混也纷纷指责大头。大头不服气道:「黑仔,你诈唬什么?我

    说得有错吗?,难道你们看不出来今天二哥有点不一样了吗?平时他这么穿过衣

    服吗?打过领带吗?」

    呼老二可顾不上管他们说什么了,他现在的心思早就飞到朝思暮想的舒雅身

    上了。

    舒雅等待的有些心烦性看向了玻璃门外的景色,正在她定定地看着门外时,

    就听到身边一个声音粗声粗气地道:「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咱们上楼去财

    务室吧?」

    舒雅连忙转头看去,只见:一个满脸横肉的板寸男正瞪着一双大牛眼上下打

    量着自己,这人满脸的络腮胡茬,皮肤黝黑,看上去三十多岁,身材高大,一脸

    凶神恶煞的样子。白色短袖衫的袖口露出来的两条粗壮胳膊上还纹着吓人的图案。

    可偏偏这人还打着领带穿着笔挺的西裤,让人感觉不伦不类的。他这个形象让舒

    雅倏然想起小时候妈妈给她讲得故事:披着羊皮的大灰狼的故事。这个人的形象

    最生动的刻画了大灰狼披着羊皮伪装成小绵羊的形象。

    这人正是呼经理,舒雅认出了他,马上忍住想笑出来的冲动点头示意道:

    「好,呼经理,给您舔麻烦了。」说着就跟在呼老二身后上楼去了。

    来到三楼呼老二按响了财务室紧锁着的防盗门门铃。半天也没人来开门,又

    按了一下,终于传来了一个中年女人的抱怨声:「谁啊?烦人不烦人?午休时间

    还来打扰人?有点儿公德心好不好?」

    「是我,呼经理。开下门银行的来办理业务了。」说完呼老二尴尬地扭头看

    了看舒雅道:「别太在意,这个刘会计就这样。脾气有点儿大。」

    门打开了,是哪个婴儿肥脸的小出纳来开的门。她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看到

    呼老二勉强地笑着示意了一下扭头就走向了里屋。估计是去开保险柜的门去了。

    而哪个刘会计则趴在桌子上睡她的觉,他们进来睬都不睬。

    又跟上次一样那个懒懒的小出纳又没有整理这三天的流水现金,舒雅被叫进

    了屋,开始像上次一样帮着她整理三大盒子钱,由于周六、周日这两天生意比平

    时要好很多,所以这次的现金比上次明显要多不少。再加上哪个懒出纳还在迷迷

    糊糊瞌睡中,整个整理钱的任务几乎都落在了舒雅一个人的头上,忙得她哪里还

    顾得上在一边对她上看下看的呼老二?

    呼老二又像上次一样把舒雅凹凸有致的身体看了个饱。然后就蹲在了舒雅的

    对面用色迷迷的眼睛贪婪地欣赏起蹲跪在地毯上舒雅的裙底风光来。

    舒雅刚才气喘吁吁地爬上三楼使得她觉得跪蹲得两腿酸麻无比,为此她反复

    调整蹲姿,这样一来竟然使得包臀短裙的裙边越挤越往后,最后几乎褪到了大腿

    根部,让舒雅整条玉润圆滑的大腿都裸露在了空气中,无私

    地向着正在贪婪偷窥的呼老二展现着,如果猛地一看还以为舒雅根本就没有

    穿裙子,而只穿了淡蓝色花边小内裤蹲在哪里而已。

    「这次换成淡蓝色的小内裤了,颜色深了小嫩屄的样子就不如上次看得那么

    明显了。哎,太可惜了。」呼老二一边目不转睛地偷窥着,一边还思量比较着与

    上一次的不同。

    虽然不如上一次半透明的白色内裤看的明显,不过淡蓝色的小内裤紧紧包裹

    着像个大馒头似得、鼓鼓地凸起来的阴阜还是会让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些意乱神迷。

    为了记录下这刺激地时刻,呼老二再一次从衣袋里掏出手机,装作滑看微信,

    实则把1600万像素的蔡司高清镜头对准了舒雅两腿之间的羞处一通猛拍,又

    打开了录像功能,开始摄录。

    舒雅花了比上次更久的时间才办理完这次的存款业务,被呼老二送下了楼,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现呼老二的偷拍小动作。摸着放在包里的八万元现金她满意

    地笑了。「这家店效益真好,两三天的时间就这么多的存款。我以后的任务看来

    真不愁了。以后要更加重视这家店才是。」舒雅默默地想着。

    舒雅对此行很满意,可是呼老二却不怎么满意:因为他这次跟舒雅之间并没

    有什么进展。而且拍摄的效果还不如上一次刺激。「老是这么拍来拍去的也不是

    办法,根本就没有进一步发展的机会嘛,这样下去得猴年马月才能把这美人儿搞

    上手啊?看来必须得想个办法才行。」呼老二在心里盘算着。

    「原来你叫舒雅啊。上次你来都没有来得及问你的名字。」呼老二看着舒雅

    工装上别着的工牌说道。

    「是的,我叫舒雅。」

    「舒……舒雅,你下次什么时候来啊?」呼老二问道。

    「隔一天吧,后天。」舒雅道。

    「咳咳,舒雅你的微信号是?我加你个好友,以后你来之前可以先用微信联

    系一下,我担心万一我不在,让你白跑一趟啊。」呼老二腆着脸道。

    舒雅其实挺惧怕这个呼老二的,他长相太凶不说,还听戴庆说他砍过人,所

    以她就更不愿意跟他加微信好友了,所以她婉转地说道:「呼经理,其实平时你

    不用等我,大不了我直接去财务找出纳小陈就行了。」

    呼老二看到自己碰了软钉子,心中气恼,他霸道惯了,谁不给他面子他就会

    给她好看,于是便阴阳怪气道:「那好吧,既然这样那咱们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 」说罢扭头就悻悻地走了。

    舒雅哪里知道黑话啊?她哪里知道所谓:山高水长,后会有期。说白了就是:

    那咱们走着瞧!她还以为只是呼老二跟她告辞不再送她出门而已。

    一转眼两天过去了,7月29日,周三。又到了去蓝乐KTV歌城办理存款

    业务的时间了,为了吸取上次午休时间去财务惹来反感的教训,这次舒雅特意赶

    在下午两点半才坐公交车去学府路。她没有打扰老公,没有通知他去站牌接她,

    因为这个时间段正是派出所上班时间,况且以后隔天就来一次学府路,基本上就

    变成了常态了,每次都让老公接送根本不现实,自己还是早点适应这种新常态比

    较稳妥。

    舒雅来到蓝乐KTV歌城,到吧台让值班的服务生帮忙联系呼经理。这服务

    生自然是一眼就认出了舒雅,马上背转身形躲在角落里拨打内线电话通知呼二哥。

    这个点KTV歌城不早不晚的时段正是冷清的时段,此时呼老二又光着膀子

    在办公室跟几个他手下的小混混打手垒长城麻将,正战得昏天黑地。听到内线电

    话铃声响起,他急忙拿起电话问道:「什么情况?」

    「二哥,是我,小肖。你等的哪个美人儿又来了。正在前台找你呢。」

    「告诉她,我正在忙,她要是着急就自己过来找我。」呼老二道。

    呼老二话虽这么说可还是起身漱了口,又洗了两把脸,拿出了那套白色短袖

    衫麻利地打上了领带,又穿上了哪条烫得笔挺的西裤。

    「快看,二哥又开始了,上次穿上这套衣服出去了一趟,回来就发脾气一直

    到今天。」光头大脑袋说道。

    「行了,大头,你能不能少说两句?每次就你事儿多。唧唧歪歪的像个娘们

    儿。」黑仔不满道。

    「嘿嘿,不是我像个娘们儿。而是二哥看上了个漂亮娘们儿吧?」大脑袋没

    心没肺地傻呵呵笑道。

    呼老二穿好那套衣服后又坐回了原位继续打麻将。

    光头的大脑袋有点思维短路,摸不着头脑,看不明白呼老二这是唱的哪一出,

    于是试探着问道:「二哥,你穿了半天这身行头不是要出去约会吗?怎么又坐回

    来了?」

    「欲擒故纵,笨蛋。这还看不出来?」黑仔插嘴道。

    「好了,你们几个别吵吵了,一会儿哪个不识相的女人进来你们都给我机灵

    点儿,见过开封府上堂的电视剧吧?包拯开审前,两旁的衙役先大喊两嗓子『威

    ……武』先把对方吓破胆。你们一会儿学着点,拿出点气势来。作势吓吓哪个不

    知好歹的女人!……」

    可是还没等呼老二交待完,内线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呼老二接过电话:

    「又怎么了?」

    「二哥,哪美人儿根本就没有要去找你的意思啊,她直接上三楼财务室去了。」

    「什么?这女人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她以为她老公是警察就了不起了吗?」

    呼老二大吼道,狠狠地把电话挂断。不过他好像想到了什么马上又拿起了电话,

    拨通了财务室的内线电话。

    听到呼老二的怒吼旁边几个混混吃惊地低声议论着:「我操,我没听错吧?

    二哥想打警察老婆的意?」

    「太崇拜二哥了,玩女人都不走寻常路。」

    「是啊是啊,玩警察的老婆听起来就他妈的刺激啊。」

    ……

    舒雅没有打算去理会哪个丑陋又凶狠的呼经理,她直接爬上三楼来到财务室,

    按响了门铃。

    不一会儿屋里就传出声音道:「谁啊?」

    「是我,楠城银行的舒雅。小陈在吧?」舒雅道。

    「舒雅啊,呼经理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啊?我们财务有规定:外单位的人必

    须在保安部呼经理的陪同下才能进财务室。」出纳小陈的声音。

    「可是呼经理在忙,再说我又不是第一次进财务办业务了,难道你还不放心

    我吗?」舒雅不甘心地争取道。

    「对不起啊,这是我们公司的安全规定,老板再三要求的。」出纳小陈道。

    舒雅还是有些气愤地等在了原地。

    出纳小陈可能是在猫眼里看到了舒雅义愤填膺的样子,于是道:「舒雅,你

    的手机号是多少?」

    舒雅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把手机号报给了小陈,不一会儿她的手

    机就收到了一条短信:「舒雅,我是出纳小陈。我提醒你一下:你是不是得罪呼

    经理了?他刚才专门打电话过来让我不能给你开门。我也是没办法啊。你最好想

    想办法缓和跟他的关系,不然在这里寸步难行。我们兆老板都要给他几分面子的。」

    舒雅看完短信才明白了缘由,马上回复道:「谢谢你的提醒,我马上就去找

    呼经理沟通。」

    舒雅愤愤地又下了楼,按照服务生的指引找到呼经理的办公室,在门口敲响

    了门。

    「进来。」一个男人粗声粗气道,听起来好像是呼经理。

    舒雅生着闷气想冲进去找呼经理理论一下,为什么故意刁难自己?可是当她

    打开门的一刹那间她原来的想法就被吓到九霄云外去了。

    只见烟雾缭绕的屋里七八个光着上身的粗鲁男人,他们身上都纹着吓人的各

    式纹身,此刻他们正一个个凶神恶煞般地盯着她,像是一个个嗜血的凶兽!更过

    分的是一个光头大脑袋的男人更是目光凶狠地大喊:「威……武」

    舒雅被这阵势吓得全身瑟瑟发抖,她的目光终于找到了坐在麻将桌旁正深思

    着牌局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的呼经理。她战战兢兢地走进了屋,对着呼经理道歉:

    「对不起啊,呼经理,打扰你们打麻将了。」

    还不等呼经理开口,旁边哪个光头大脑袋厉声道:「既然知道打扰二哥了,

    那还不赶紧出去?」

    「我……可是……可是我还有事希望呼经理帮忙。呼经理……」舒雅见哪个

    光头要轰自己出去连忙出声哀求。

    呼老二此时站起来大声道:「诶,大头,怎么能这么对舒小姐说话呢?真没

    礼貌!看你们一个个的一点儿素质都没有,平时我是怎么教育你们的啊?」

    「对不起啊,呼经理,您大概什么时候能忙完啊?」舒雅试探着问道。

    「舒小姐啊,你有什么事?」呼老二淡淡地说道。

    「我想请您帮忙跟我到财务一趟,去办理存款业务。」舒雅明知道对方在明

    知故问,可还是得解释一遍。

    「还用得着我吗?你自己去不是就可以了吗?你不是已经跟财务打过两次交

    道了吗?」呼老二夹枪带棒道。

    「对不起呼经理,是我错了。不过您就原谅我一次吧。还是得帮帮我啊。」

    舒雅明知对方在故意给自己小鞋穿,还是得认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蓝乐

    KTV歌城这单业务对她来说太重要了,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必须珍惜,不

    容有失。

    「帮你?可是谁帮我啊?我把你当朋友看,每次你来了我都鞍前马后的给你

    跑上跑下的帮忙,请问我是图你能给我发奖金吗?」呼老二激愤道。

    「不是,我从来没有给呼经理发过奖金……」舒雅喏喏地说道。

    「那你说我图什么?啊?还不是觉得你老公戴警官平时够朋友对我们挺照顾

    吗?你是他爱人,所以我觉得对你多照顾照顾是应该的,可是你呢?从内心里看

    不起我们这行吧?鄙视我们吧?我掏心掏肺的对你,可到头来热脸贴了冷屁股。」

    呼老二越说越激动。

    「我没有看不起你啊?更没有鄙视你。你是不是误会我了?」舒雅看他越说

    越气愤于是马上插嘴解释道。

    「误会?我好心为了方便工作上的联系,想加你个微信好友可是你呢?连加

    个好友都懒得加,你说这是在尊重我吗?」呼老二义愤填膺道。

    经他这么一说舒雅马上想起了这件事。「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在生我的气啊?

    这个男人内心也太脆弱了吧?白张这么大的个子,凶巴巴的了,原来是个色厉内

    荏的家伙。」舒雅在内心默默想着,可嘴上却马上道:「对不起啊,可能是我当

    时没有理解你说话的重点,我当时理解错了。不过没关系,现在我知道了。我现

    在加你好友还来得及吗?」

    「来得及,我这个人做人的原则就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欺我三

    分,我还你一寸。既然是误会那大家还是朋友。来你说下你的微信号,我加一下

    你好友。」呼老二道。

    「SHY****」舒雅只好把自己的微信号告诉了对方。

    「用户:二哥请求添加您为好友。」看到微信传来的验证信息舒雅点击了确

    认。

    「好了,添加成功,既然大家已经是朋友了,那没说的,朋友的事情就是我

    的事情,我这人为朋友甘愿两肋插刀。走吧舒雅,那我陪你上楼走一趟。」呼老

    二的脸色迅速地由阴转晴,起身笑着说道。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