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淫劫谜案】(0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0*1*b*z点阅读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banzhu@qq.即可获得最新

    百度第一既是

    .01bz.

    作者:渚碧礁

    字数:11588

    第四章

    戴庆开车直接送舒雅回到银行,路上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舒雅几次想告诉戴

    庆赵任也帮她找到了大客户,而且晚上要请她们两口子一起去吃饭,可是当看

    到戴庆因为帮自己完成了任务而满脸自豪得意的样子,她实在不想在这个时候说

    出口,那样会立刻打击到戴庆的自豪感、自尊心的,会让他失望的。

    「还是多让他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吧。老公为我的确付出了很多。大不了等

    晚上再跟他说,瞎编个说法就好了,反正那笔业务的确也还没有彻底落实。」舒

    雅斜睨着满脸得色的戴庆心中暗想。

    戴庆把舒雅送到单位后就马不停蹄地又开车赶回了派出所,因为在半路上时

    田雅琴就已经给他打电话了,说是她托的分局的朋友已经帮忙查到了:那个嫌犯

    的手机号是在哪个网点开通业务的以及开通业务的具体时间 .

    找到田雅琴拿到了哪个查询结果,戴庆认真看了下上面写着:中国移动通讯

    中山路营业部,开通业务的时间是:七月六日中午12:14。看来这个作案的

    家伙本月初就开始酝酿绑架计划了。

    「中山路营业部?好,田雅琴你有时间吗?咱俩一起去吧,要是时间抓点紧

    说不定今天就能查到我们想要的结果了。」戴庆道。

    「我当然有时间啊,都等你半天了。」田雅琴似乎也有点小兴奋,她仿佛重

    新看到了破获这个案件的曙光。

    两人坐上警车向着市的中山路驶去。二十多分钟后两人找到了那家移动通

    讯中山路营业部,里面办业务的人不少。两人没有在大厅停留直接找到了后面的

    经理室,戴庆亮出自己的证件并说明了来意。哪个经理见是两个警察,象征性的

    看了一眼他们的证件后也不管是不是刑警,就爽快地答应配他们的工作了。

    按照哪个查询结果上的时间调出监控录像。录像显示当时在营业厅同时办理

    业务的有三个人,戴庆、田雅琴心情激动地盯着监视画面,因为结果马上就要揭

    晓了。

    那经理按照哪张查询单子上显示的办理业务工号,指着画面中的一个中年女

    人道:「是这个女人办理的这张卡号。」

    「这个女人?怎么会是她买的手机卡呢?」戴庆、田雅琴同时呆住了,他们

    以为会是个男人才对。

    戴庆取出前一天查询手机卡号时传过来的传真复印件。他拿着哪个手机卡号

    户的身份证复印件跟监视视频中的哪个女人比较了一番,果然是同一个人。

    「怎么是这个女的?难道真的是她买的手机卡?那又是怎样转到绑架嫌犯手

    里了呢?这个女人跟哪个绑架嫌犯到底是什么关系呢?」田雅琴盯着戴庆问道。

    「先别管那么多了,咱们去找哪个叫:王娜的女人一趟就全清楚了。对了麻

    烦您把这一小段监控帮我存储一下。」戴庆从自己包里拿出昨天新买的U盘递给

    了哪个营业厅经理。

    存好那段监控视频,两人出了营业厅回到了车上。田雅琴看着正在思考的戴

    庆道:「下一步怎么办?按身份证上的去找哪个女的吗?」

    「嗯,现在也只有这一条线了。走吧,在旧城的联盟路小。」戴庆边

    说着已经发动汽车向西驶去。

    十分钟后两人驶入了联盟路小,按照身份证复印件上的找到了七号楼

    401室。可按了半天门铃都没人开门。戴庆看了下时间快下午五点了,估计是

    还没有下班回家。

    田雅琴开口询问道:「看来是还没有下班呢,怎么样要不要咱们等到她回家?」

    「等,必须等,要不白来一趟了。」戴庆坚定道。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且说到了五点银行的下班时间舒雅收拾整理好后打算

    去车棚骑自己的电动自行车下班。刚刚在银行后面的车棚里推出来自己的电动车,

    小坤包里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她手忙脚乱的翻出手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赵

    任,她知道是有关晚上请吃饭的事情,连忙按了接听键。

    「舒雅啊,你老公几点下班啊?跟他说好了晚上吃饭的事情了吧?」赵任

    在电话另一头问道。

    「还没有跟他说。任,我已经快完成任务了。要不这次就别麻烦人家了?

    等下个月万一要是我需要再拜托人家好了。」舒雅试探着说道。

    她下午回到单位后为这件事想了一下午了,反正她这个月的任务已经问题不

    大了,她可不想白白落下赵任这个人情。要是赵任总说跟自己妈妈多么多

    么关系不一般,可她总觉得他一说起跟妈妈的关系来的那种语气怪怪的,让她心

    里听了很不舒服。而且他对自己也热情太过度了,对自己动手动脚的,不管是不

    是出于长辈的关爱她心里都对这种行为挺反感的。

    「哦?你说什么?今天下午你就完成那三十多万的任务了?」赵任在电话

    哪头惊讶道。

    「嗯,是的。差不太多了。」舒雅肯定道。

    「哦,是这样啊。我下午没有看今天的报表。也好,那等下个月你有需要帮

    忙的时候再说吧,说实在的其实我也后悔介绍这个白总给你帮忙了。下次咱们不

    找他了。」赵任说道。

    「谢谢任了。让您为了我的事情费心了。」舒雅道。

    「又客气了。你这孩子不用跟我这么见外……」

    舒雅见赵任没完没了的跟自己煲起电话粥来,于是插话道:「嗯,知道了

    任。您还有事吗?没事我得赶紧回家做饭去了。我老公要不了多久就该回家了。」

    「哦,好吧。那你赶紧回去吧。你老公可真是好福气啊。」赵任在电话哪

    头由衷的赞叹道。

    舒雅可不想听他废话了,赶紧挂掉了电话。她没有说谎,她今晚的确打算去

    菜市场买点好食材,打算多给老公做几个好菜来犒劳犒劳老公。她知道老公为了

    帮她完成任务是真费了心的。

    且说戴庆、田雅琴在那家门口一直等到晚上六点半才有个年轻男人回来开门。

    那男子看到门口站着两个警察也是有些吃惊,忙投来问询的目光。戴庆掏出哪张

    身份证复印件问道:「这个王娜在这里住吗?」

    「不认识,我是租住在这里的,要不你们问问房吧?」哪个男人摇头道。

    「好吧,那麻烦你告诉我们房的联系方式。」戴庆追问道。

    那男人掏出手机打开电话簿找出了一个号码。戴庆马上按哪个号码拨打了过

    去。

    接通后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喂,谁啊?」

    「你好,请问王娜你认识吗?」戴庆道。

    「她是我老婆,你是谁啊?找她有事吗?」那男人警惕道。

    戴庆担心这个接电话的男子就是哪个嫌疑人,为了不打草惊蛇他谎称自己要

    租房子,并旁敲侧击的问出了他们家现在的住址。

    得到了王娜的现住址戴庆、田雅琴二话不说就开车直奔哪里而去。因为他们

    知道每耽搁一分钟被禁锢的妙龄少女刘曦梦就多被折磨一分。

    在赶路的途中舒雅发来了语音微信,戴庆点击开就听见一个嗲嗲的女声传了

    出来:「亲爱的,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啊?人家都想你了。」

    田雅琴听道马上道:「诶,好肉麻啊。这是你老婆的声音吗?真看不出你有

    那点儿好的,居然把你老婆哄得对你这么好。」

    戴庆得意道:「大人的事小孩子你不懂,等你结了婚就明白了。我老婆对我

    那是爱的死去活来的。」

    田雅琴翻着白眼鄙视道:「切,鬼才信你说的。我也不那么着急结婚呢,我

    还得再自由快活两年。」

    戴庆顾不得跟田雅琴斗嘴,而是马上微信回复了舒雅,把他们现在的情况简

    单给她汇报了一下。

    等戴庆他们二人来到了王娜的现住址,按响了门铃,不一会儿传来一个女人

    的声音:「谁啊?」

    「是王娜家吗?」田雅琴出声道。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打开了防盗门,看到门口站着两个警察吃惊地问道:

    「你们是?找我有什么事啊?」

    戴庆看到这个中年妇女正是身份证复印件上的哪个女人,只是比身份证上的

    照片更显得沧桑了一些,便道:「我们有点儿情况向你了解一下……」

    「什么事情啊?我可只是个看车位收费的,平时可从来没有干过违法的事情。」

    她解释道,此时她屋里的一个男人听到了谈话也走了过来,站在旁边想看看到底

    是怎么回事,戴庆估计应该就是她丈夫了。

    「这个手机卡是你买的吗?」说着戴庆把哪个手机号买卖手续的复印件拿了

    出来。

    「这……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怎么了?买手机卡也违法吗?」王娜疑惑道。

    「这个手机卡现在谁在用?」戴庆追问道。

    「这……这个就不知道了。我……我是帮别人买的。」王娜吞吞吐吐道。

    戴庆盯着她的双眼急忙问道:「哪人是谁?」

    「我……不认识。」王娜道。

    「什么不认识?那你为什么要给他买手机卡?」田雅琴瞪眼插话问道。

    「这……哪个人说他忘记带身份证了,让我帮他买一下,他给了我一百块钱

    的好处费。」王娜忐忑地解释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样咱们进去谈,顺便做个笔录,你看怎样?」戴庆道。

    「可以可以,不过我想问一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王娜边领着戴庆二人

    进了家坐在沙发上边问。

    「哪个手机卡涉及一起失踪案。希望你配我们调查。下面我开始做笔录我

    问你答。」戴庆道。

    「什么?失踪案?好好我配你们。」

    「请你把那天碰到哪个人以及你们间的对话详细说一遍,越详细越好。」

    于是王娜把整件事又详细的复述了一遍。原来她平时就在那家中移动的营业

    厅附近看车收费。于是有个男人就找到她花一百块钱请她帮忙买卡,她文化不高,

    警惕性也差,便为了那一百元去帮哪个男人买了手机卡。

    「你详细描述一下哪个男人的相貌特征吧。」

    「他当时戴着遮阳帽,戴着茶色太阳镜看不到他的眼睛,不过脸上留着胡子。」

    王娜仔细地回忆着。

    「再详细一些,他是什么脸型?什么样的眉毛?什么色的皮肤?你能简单画

    一下吗?」

    王娜依言边皱着眉苦想着边在纸上画着,几分钟后她画好了。戴庆接过纸来

    看了看,这王娜的绘画水平也就是小学生的水平,不过虽然水平一般可她还是把

    她认为最要的特征画了出来,只见这个男人:四四方方的国字脸,浓浓的两条

    粗眉毛中间有点儿结连。发型因为戴着帽子看不出,同样眼睛因为戴着太阳镜也

    看不出。长长的鼻梁大大的鼻头,下面是一字胡须,厚厚的大嘴唇,四方下巴。

    戴庆满意地点点头,这应该算是到现在为止第一个看到这个家伙真面目的人

    了。这张画像也让戴庆、田雅琴第一次对这个人的面貌有了大致的认识。

    「他身高多少?口音如何?」

    「他大概一米八多,说一口外地腔的普通话。」王娜继续补充道。

    「还有什么比较明显的特征吗?」戴庆问道。

    「特别明显的没有了,他戴着太阳镜看不到眼睛所以,不过说实在的他给我

    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壮实。还有他看上去不像是坏人……」王娜最后喃喃道。

    「好了,这笔录你仔细看一下,没问题就签个字。」戴庆道,他不想跟一个

    没什么见识的中年妇女讨论关于仅凭面貌就断定人好坏的问题。

    戴庆、田雅琴从王娜家出来时已经快晚上七点了,戴庆把田雅琴送到五华

    公安局宿舍大院后就赶回了家。至于这个失踪案下一步怎么调查下去戴庆还没有

    好方案,只能明天再想了。

    一开家门就传来一阵阵的炒菜的香味,他穿过客厅来到餐厅看到满满一桌子

    的五色菜肴,舒雅正端坐在餐桌边用一双盈盈秋水含蓄深婉的看着他,秋波微转

    说不出的深情。她看到戴庆进来便站起来嫣然一笑道:「谢谢你老公,谢谢你为

    我做的一切!」

    晚饭的气氛非常好,甚至舒雅也破例陪戴庆喝了两杯冰啤。喝得她脸色潮红,

    脑袋有些晕晕。

    看到舒雅喝完酒后的萌晕表情戴庆偷偷暗喜,今晚他的计划估计可以得逞了?

    吃完饭他趁着舒雅还没有清醒太多,便要求陪舒雅一起去浴室共浴,不过让戴庆

    吃惊的是,舒雅即便在这种状态下依然把他推开,自己跌跌撞撞地走进了浴室并

    反锁了房门冲洗了起来。

    「哎,都老夫老妻的了怎么还这么放不开啊?」戴庆只能头抵着浴室门暗自

    感叹了。

    等两人洗完澡,戴庆在沙发上揽着身上散发着好闻的沐浴露香味的舒雅,在

    她耳边轻语道:「好老婆啊,要真想感谢我只是给我做顿大餐是不够的。嘿嘿。」

    「那你还要怎样?」舒雅其实早就猜出了戴庆下面要说什么了,不过不想揭

    穿他,故意配着他问道。

    「我想要你的身子……我想让你在床上好好报答报答我。」戴庆说着双手已

    经不安分地隔着宽大的T恤抚上了舒雅那一对儿挺拔娇翘的玉乳。

    舒雅马上霞飞双颊,推开他的一双手道:「吖,你真流氓,还亮着灯呢。多

    难为情啊?到卧室去,拉上窗帘,关了灯再……」

    「老婆啊,你也太保守了吧?咱们可是法夫妻啊,亮着灯亲热也法的。

    那么害羞干什么啊?」戴庆抱怨道。

    「不行,亮着灯看到你不怀好意的色迷迷的眼神我的心嘭嘭直跳。太紧张了。

    乖,咱们到卧室去,拉上窗帘,关了灯再哪个……」舒雅含羞低语道。

    「好吧,好吧,听你的。真拿你没办法。」戴庆说着就站起身来,俯身拦腰

    抱起了舒雅走进了卧室。

    把舒雅轻柔地放在了床上,拉上了窗帘。卧室里只亮着橘黄色的床头灯,舒

    雅在柔柔的灯光下像一只柔顺的小猫咪乖乖地卷曲着身体紧闭双眼等待着下一刻

    被自己的男人狂暴地蹂躏。戴庆慢慢地爬上床欣赏着柔美娇妻的无限诱惑,他偷

    偷地伸手撩起舒雅的小睡裙,想仔细看看他向往已久的娇妻的裙下风光,可刚看

    到她两腿间的可爱白色绣花边小内裤就被舒雅一把按下了裙子又挡住了,却听舒

    雅命令道:「关掉灯。」

    「哎呀,好老婆啊,就让我看一下嘛,都结婚两年了,我还没仔细看过你下

    面到底长什么样呢。」戴庆央求道。

    「不行,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身上丑陋的地方,我想永远在你心中保持美好的

    形象。我看杂志上说,夫妻之间保持一定身体部位的神秘感,会让新鲜感更持久,

    感情也会越深厚。」舒雅坚持道,态度很坚决。

    「好吧好吧,听你的。以后我练成了夜视眼看你还怎么保持神秘。哈哈」戴

    庆边给自己打气边依舒雅的要求关上了床头灯。

    他在一片漆黑中摸着把舒雅扒光了个精光,戴庆刚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都

    脱掉赤裸着身体压在玉体横陈的舒雅身上,就听到舒雅羞涩道:「套套你准备好

    了吗?」

    戴庆一阵头大,马上道:「老婆,咱们都结婚两年了也该要个孩子了吧?我

    爸妈都催过好几次了。」

    「我也想要啊,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也看到了我们营业网点从这个月起

    效益明显变差了好多,我现在心里特别的不踏实,我可不想在这么关键的时候生

    宝宝休产假,那样的话估计生完宝宝我也就失业了。而你到现在都还没有转成刑

    警,你当初是怎么跟我吹牛的?你现在到底还有没有理想了?还想不想当刑警了?」

    舒雅正色道。

    「你说的对。我……我当然相当刑警了。」

    「那就等你当上刑警了咱们再要孩子吧?你不会对你当刑警那么没信心吧?」

    舒雅问道。

    「当然有信心了,我争取年底前就成功。也好早点抱上咱们的宝宝。」戴庆

    信誓旦旦道。

    「那好吧,但愿如此吧。不过现在你得戴上套套。」

    ……

    翌日,七月二十五日,周六。戴庆正睡得迷迷糊糊就被舒雅喊醒了。他不满

    道:「今天是周六我们休息,你忘了吧?好不容易休息一天让我再睡会儿吧?昨

    晚有点太累了,你懂得。」

    「都九点多了还睡啊?谁叫你晚上瞎折腾不睡觉的?我早早就睡着了。」舒

    雅不依不饶地继续拽着戴庆。

    「这么着急起来干什么啊?」戴庆疑惑道。

    「我们去我家看看。我有些事情想问问我妈,电话里有不好说。」舒雅解释

    道,其实昨天当赵任透露跟妈妈关系要好时,她就觉得赵任的口气有些古怪,

    她当时到没多想,可事后反复想都觉得那是种暧昧的语气,要是赵任帮她安排

    工作的事情是真的,而母亲又从来不提起赵任,明显有刻意回避他的意味,而

    一个跟自己认识二十多年又在女儿分配时帮助过自己的人,妈妈平时提都不提这

    不免让舒雅有些奇怪,她本想打电话的询问妈妈的,可是因为感觉事情可能比自

    己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所以她还是决定找妈妈当面单独谈谈。

    「哦?什么事情啊?搞得神神秘秘的。」戴庆着眼想问个问题好多拖会时

    间在懒睡上。

    舒雅看出了他的心思,一手揪住他的耳朵拽他起床道:「你给我起来,我们

    娘俩之间的私房话不告诉你。」

    两人收拾停当后就出发了,所幸戴庆还开着所里的那辆212,倒也方便。

    「还是有车方便啊。」出门就坐车让平时骑惯了电动自行车的舒雅感叹道,

    她其实羡慕几个开私家车上下班的同事好久了,只是当着戴庆的面一直不说而已,

    怕给他压力。

    「放心吧,亲爱的,我转成刑警后待遇奖金会高不少的,到时候第一件事就

    是给你买辆车。我想好了咱们目前积蓄不多,先给你贷款买辆小排量的代步。」

    「你真的这么想?」舒雅扭头感动地看着戴庆。

    「嗯,我其实早就想好了,尤其是看到昨天你挤公交车那受罪的样子,我就

    更下定决心了。」

    「谢谢你,我的好老公。」舒雅诚挚地说道。

    ……

    两人来到了舒雅的父母家,开门进去时戴庆看到岳父舒荆楚正坐在沙发上看

    着财经频道,桌子上还摆着财经类报纸,岳父看到他俩马上高兴的起身迎接。岳

    父四十多岁了一副文人雅士的样子,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书卷气。戴庆有时候

    想:也许古代的秀才大致就是这种气质吧?

    「咦,我妈呢?」舒雅急迫地问道。

    「在厨房做饭呢。你们先过来坐吧。」岳父招手道。

    「戴庆,你陪着爸先聊天,我去厨房帮妈妈。」舒雅吩咐来了一声便跑进了

    厨房关上了门。

    戴庆知道舒雅是去跟岳母谈悄悄话去了,不过作为刑侦专业的他出于职业习

    惯有些好奇:老婆跟岳母能有什么事情电话里不能谈?还这么着急的跑过来,一

    定不是一般的事情。他决定去偷听一下,好做到心中有数。想到这里他对岳父道:

    「爸,我去趟洗手间回来再陪您聊。」说着便走出了客厅,绕过了走廊里的隔断

    走到了厨房门口,这厨房与洗手间是相邻的伪装着偷听倒也方便。

    他刚刚轻手轻脚地贴在厨房的门上就听到舒雅道:「妈,我们单位的赵任

    昨天无意间跟我说原来他跟您二十多年前是一个部门的同事?」

    厨房里舒雅边装着帮母亲洗菜,边仔细观察着妈妈听到她问题后侧脸的表情

    变化,果然妈妈的表情一僵,手上烹饪的动作也是一滞。舒雅心中一沉,看来妈

    妈跟赵任之间果然有故事,难道年轻的时候赵任追求过妈妈这个大美人?

    妈妈秋婉茹只是瞬间就恢复了平静道:「嗯是的,以前是在一个部门过,不

    过也就是普通同事而已,你怎么突然提起他来了?」

    舒雅看到妈妈还是刻意淡化跟赵任的关系,这跟赵任的说法大相径庭,

    而且赵任帮她联系工作的事情妈妈连提都不提,而这种事情想来赵任是不会

    说谎的,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既然妈妈不愿意提那自己还要不要去追问了?

    舒雅有些为难了。于是道:「也没什么,就是他昨天跟我无意间说了一句,我因

    为没有听您说过这么回事所以一直以为他是在瞎说呢。」

    「哦,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几乎都忘了。他没说别的吧?」妈妈秋婉

    茹道。

    「别的就没说什么了。」舒雅没有提赵任说的帮她找工作的事了,因为她

    能感觉得到妈妈很紧张,好像很担心赵任说出找工作的事。

    戴庆在门外听了两句后发现这母女两个后来的话题都放在了做饭上,于是便

    返回了客厅陪着岳父一起看财经频道。

    看似表情平静的他脑子里已经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岳母秋婉茹一直在他心目

    中保持着美好的印象,她气质高雅,雍容淑美,比舒雅冷傲了些,虽然已然年过

    四十可人却保养的让人看上去以为她只有三十出头的年纪,身材容貌更是不输舒

    雅,或者说身材更丰腴一些,35F的饱满胸部,肥臀更是丰硕无比,其实每次

    戴庆看到岳母摇曳摆动的丰乳肥臀都有些控制不住的悸动。

    然而刚才他偷听到的对话让他泛起了职业病:老婆既然这么火急火燎的跑来

    找岳母那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刚才的问话不咸不淡的只是提到了岳母以

    前的一个旧相识,而且岳母的言语间好像刻意流露出故意疏远对方的意思。而自

    己的老婆戴庆是了解的,她是不会无缘无故问一些有的没得问题的,她肯定是知

    道了一些哪个赵任跟岳母之间的故事。而且是岳母刻意隐瞒的轶事。然而男女

    之间能有什么事?难道以前哪个赵任追求过岳母?这不禁让他想到了什么……

    想到这里他不经意的扭头看了一眼岳父,可是岳父好像毫无察觉依然专注地看着

    财经报道。

    开饭了,戴庆赶忙去厨房帮忙端菜,端饭。不免与穿着宽松款式睡裙的岳母

    几番交错,看着岳母宽松领口下那一对儿雪白鼓胀的豪乳随着走来走去一阵阵的

    乱颤晃动,戴庆不禁心猿意马。回头再看看妻子的那对儿娇乳就小了一号,不过

    更加坚挺浑实倒是真的。

    饭桌上看到妻子和岳母好似都有心事儿似的,戴庆有些疑惑:「难道老婆还

    没有问清楚吗?看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哎,就是装不下事,有什么心事脸上

    都看出来了。」

    岳母家周末都是只吃两顿饭,所以早饭稍微晚一些,吃完饭都已经快到十一

    点了。在收拾碗筷的时候岳母的房间忽的传来了收到微信的声音。岳母慌忙跑过

    去滑看。不一会儿她就急急忙忙地道:「哎,几个好姐妹三缺一,戴庆啊,你们

    先陪你爸聊吧,我得赶紧去救场了。」

    「妈,我们好不容易过来一趟,您就不能不去吗?」舒雅不满道。

    「你们有的是机会来,你不知道:救场如救火吗?我要是不去要被她们骂死

    的。」岳母的声音从卧室传来,同时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

    舒雅不甘心就这么放母亲出门,因为她有事还想趁着饭后跟母亲好好聊聊呢。

    于是她想去卧室再劝说一下母亲别出去了,可当她走到卧室门口透过虚掩的门缝

    看到妈妈的样子时有些愕然:只见妈妈正拿着几件衣裙反复在镜子前比试着,最

    终选了一件藕荷色短裙,这还不算她还戴上了她最喜欢的耳环,项链,又在梳妆

    镜前认真地化着妆。

    「妈妈这哪里是去找姐妹打麻将啊?这分明是要去约会。」作为同样是女人

    的舒雅看到母亲的行为马上做出了判断,想到这里她不禁有些生气了,她倒要看

    看你哪个不要脸的来破坏她父母美好的家庭,于是她不打算再进卧室了,而是打

    算一会儿悄悄跟出去抓住哪个男人骂一顿。不过她担心自己一个人会吃亏,所以

    她决定带上戴庆帮忙,实在不行让老公打那个男人一顿出出气也行。她来到客厅

    坐在戴庆身边伏在他耳边小声道:「老公,一会儿跟我出去一趟别问为什么。出

    去后我跟你解释。」

    戴庆吃惊地看了她严肃的表情一眼默默地点了点头。

    三分钟后听到妈妈开门出去的声音,舒雅对父亲道:「爸,我们去超市买点

    儿东西一会儿就回来。好吧?」

    「去吧,早点回来,别像你妈一样一去就是一天。」父亲道。

    「什么?我妈平时经常出去打一天麻将吗?」舒雅吃惊的问道。

    「那倒不是,就是一到周末就出去打麻将,都连续好长时间了,我本来想让

    你回来劝劝她呢。哎,看来你回来她也不想耽误去打麻将啊。」父亲无奈地摇头

    道。

    舒雅心中暗暗气愤,但是为了不耽搁时间跟上妈妈,好找到哪个破坏她家庭

    的坏男人,她已经顾不得再跟爸爸闲聊了,他赶紧拉着戴庆就追出了门。

    「老婆,走那么急干吗?不就是去超市买东西吗?慢点儿别摔倒了。」戴庆

    看着急匆匆追赶的舒雅有些不解。

    舒雅有苦难言,岳母的这种事她怎么好意思跟自己的丈夫说明?再说也可能

    是自己多疑了也说不定,她闷头不语走得飞快。戴庆看妻子脸色不好看便不再废

    话,老老实实地跟在身后。

    刚出了小大门口就看到了母亲的身影,她正在路边向着远方驶来的出租车

    招手。

    舒雅急忙道:「老公,快去把你的车开出来。」

    戴庆看舒雅着急的样子也不说话扭头就跑去岳父家楼下开车,等他把车开出

    来接上舒雅后,舒雅指着前面已经渐渐开远的一辆出租车道:「快跟上那辆出租

    车」

    戴庆一边猛加油门追赶,一边惊愕道:「你不会是在跟踪你妈吧?」

    「你别管,只管开你的车就是了。」舒雅恨恨的说。

    戴庆心知肯定有些事情是妻子不想让自己知道的,便不再多话,一心一意地

    追赶那辆出租车。出租车一直沿着人民路向西驶去,直到开到了外环路口时才停

    了车。戴庆看到岳母下了车,好像向着人民路跟外环路交叉口的西南角走去。

    舒雅看到母亲下了车连忙让戴庆把车也停在了路边的便道上,她再看向不远

    处的妈妈时从发现:原来就在交叉口的西南角有个男人正在向着妈妈不停地招手

    示意,她定睛一看哪个男人顿时吃惊地说不出话来。原来哪个男人不是她想象中

    的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而是一个染着几缕黄发、穿着张狂的年轻人,他看上去

    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绝对不超过三十岁。说实话舒雅绝对没想到这种局面,她想

    象过好几种可能性,甚至都想象到了赵任身上,可现实还是让她吃惊不小。这

    让她本来想好要冲过去骂那个人一顿的想法都消失了,因为这个年轻人跟自己岁

    数相差不多,跟自己的母亲估计相差大概二十岁,她现在还真不敢确定这个男子

    跟母亲之间是什么关系,所以她不敢轻举妄动,只是藏在车厢里死死地盯着。

    戴庆看到岳母快到哪个染着几缕黄发的年轻人身边时,哪个人做了个绕一圈

    的手势,戴庆这才发现在他身后的绿化带不远处交叉口的西南角空地上停着一辆

    保时捷卡宴SUV,哪个黄毛的意思应该是让岳母从车的另一侧副驾驶位置上车,

    而哪个黄毛则赶在岳母之前跑到另一侧打开了车门,并装出一副彬彬有礼邀请上

    车的姿势来。之所以说是「装」是因为哪人的表情嬉皮笑脸的哪有半点有礼的样

    子?那笑容说直白点儿分明就是淫笑!

    等岳母走过去上车时,果然不出戴庆所料:那黄毛竟然突然趁岳母只顾着转

    身上车,一个不注意猛地撩起了她后身的裙子,一下子露出了岳母白花花丰腴的

    肥臀来,然后他肆无忌惮地在那弹性十足的臀肉上揉捏了起来。可是让戴庆不解

    的是岳母好像并没有对这个黄毛的突袭生气的样子,而是娇笑着说着什么推开了

    他,然后坐上了车并关上了车门。哪个黄毛则急忙从另一侧的驾驶座位置打开了

    车门坐进了车里。

    戴庆对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惊的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在他印象中岳母是个冷

    傲的冰熟女美人,可是刚才她分明是在更那个黄毛在打情骂俏……他疑惑地看向

    了妻子舒雅,此时舒雅也正在惊愕中还没有回过神来。看到丈夫要求自己解释的

    目光,她真的是无地自容。自己的母亲居然在自己的丈夫面前跟一个比她小二十

    岁的小男人调情,这让她在丈夫面前还有何颜面?她羞愧地低下了头,不敢再去

    看戴庆的眼睛。

    戴庆看到妻子的表情知道她也是不知情的,为了避免她尴尬他不再看她而是

    发动了车子,准备随时跟在那车的后面看看他们要到什么地方。可是那车躲在绿

    化带后面好像一直没有开动的意思,不知道在搞些什么。于是戴庆只挂了一档连

    油门都不用踩,只怠速缓慢溜近那辆保时捷卡宴车后。

    这个外环路的路口出城的车辆稀少,而且大多车速飞快,没有人会注意到机

    动车道绿化带后面还停着一辆车。戴庆的车缓缓靠近了那辆保时捷的后车窗时隐

    隐约约看到了车里面的情形:只见那黄毛正疯狗似得不停地用嘴唇在岳母的脸上

    亲吻着,用舌头舔舐着。而左手则不知何时早就伸进了岳母的领口里,正幅度很

    大的揉搓着岳母那一对35F的白生生的豪乳。而岳母似乎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意

    思,反而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正后仰着头紧闭双眼靠在车座上……

    戴庆没想到岳母居然在车上跟哪个黄毛偷情,而且连自己都向往的一双豪乳

    被那黄毛变着花样的把玩,他平时只看到冷傲的岳母可是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香

    艳的岳母偷情场面,这让他看得下身有了些反应,下身的阳具渐渐硬了起来。他

    不理解这是种什么情况?按说看到别的男人欺负自己一直一来都欣赏有加的岳母

    应该难过、纠结才对啊,可是自己怎么反而有种说不出的莫名亢奋、刺激感呢?

    「自己真是变态!」他在心中暗骂着自己。

    舒雅也看清了那车里的情况,可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用她的左手捂住了戴庆

    的眼睛,并气愤地呵斥道:「别看,再看我把你眼睛挖出来。」

    戴庆只好低下头趴在方向盘上,不过脑海里还在回想刚才看到的哪个黄毛肆

    意玩弄岳母的画面。其实说句老实话像岳母这种极品熟妇他其实都意淫过。

    戴庆就这么趴在方向盘上约莫五分钟就听舒雅说道:「跟上去,看看他们到

    底去哪里。」戴庆这才发现原来前面那辆保时捷卡宴已经开出去很远了,已经穿

    过了外环继续往西驶去。他连忙轰了一脚油门及时地跟了上去。

    「出了市再往西可就是山了,他们到底要去哪里?」戴庆道。楠城背靠

    横断山脉,城西就是蔓延千里不绝的茫茫横断山脉,哪里人迹罕至,多为休闲旅

    游的去处。

    公路旁的小山包渐渐多了起来,越往西人烟越稀少,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后前

    面的哪辆保时捷卡宴拐进了国道旁的一条小路上,戴庆没有拐进哪条小路,根据

    他的经验:如果再跟进去就会被发现了。他把车停在离那个小路口不远处的一家

    小商店门口,然后跟舒雅下了车去买了两瓶饮料,便装作不在意的问那店,哪

    条小路通向哪里?那店四十多岁是当地村民,他道:

    「哪条路进去尽头是一个山谷口,被两座小山夹在中间。谷口被围墙围住了,

    里面盖了很大的一片休闲山庄,那片山地本来是我们村的,而且当时盖休闲山庄

    时我们村还出了不少劳力。里面除了盖有几栋别墅以外,还有游泳池,健身房、

    球场等设施。可是哪里的老板太缺德了。」

    戴庆好奇问道:「哦?怎么缺德了?」

    「哪个休闲山庄搞好后老板居然一个我们村的人都不安排,更过分的是连我

    们进去都不让,那可是我们村的地啊。」那店愤愤不平道。

    「为什么不让你们进呢?」舒雅听着听着也好奇了,她好奇母亲到底跟着哪

    个年轻人能不能进的了这个休闲山庄。

    「哪里的保安凶巴巴的,说什么那是什么:欢乐谷俱乐部的私人会所,不是

    会员不让进。」

    「欢乐谷俱乐部?……俱乐部?」舒雅喃喃的重复着,因为她突然想起:好

    像赵任找的哪个白总就是说希望她加入什么俱乐部的,而且听他们通话的内容

    好像赵任也加入了那家俱乐部,好像说是每个周末都举办活动的。而今天正好

    就是周六,而妈妈又被带进了哪个欢乐谷俱乐部的营地。难道这两者之间有关系

    吗?妈妈到这家俱乐部到底是参加什么样的活动呢?舒雅陷入了深深地思考之中

    ……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