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淫劫谜案】(0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0*1*b*z点阅读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banzhu@qq.即可获得最新

    百度第一既是

    .01bz.

    作者:渚碧礁

    字数:10696

    第一章

    楠城,位于我国西南的历史悠久的知名边贸古城,气候宜人,素有「天气常

    如四月温,花开不断四时春」之称。近几年由于我国跟东盟各国贸易激增,全国

    各地各种做边贸生意的商人、公司纷至沓来,古城又焕发了第二春。前几年还空

    空落落的洁净大街小巷现如今已经是熙熙攘攘,人头攒动不已了。本来百万人口

    的中等城市现在人口早就翻了翻。

    人潮带来了钱潮,楠城的地产行业也迎来了旺季,各式楼盘、工地纷纷开始

    了建设。这又带来了大批的外来务工人员,这让本就热闹的城市越发显得拥挤不

    堪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在楠城税务、工商、土地局等部门风光惹火的同时也有个

    别部门压力陡增,这其中压力最大的非公安局莫属了。随着大量的外来流动人口

    涌入的同时也伴随着治安案件的大幅攀升。使得本就人手吃紧的公安部门头疼不

    已。但公安部门的人员编制是有限额的,预算经费也增加有限,人员的瓶颈使得

    大量案件积压得不到侦破解决,从而导致民众对公安局越来越怨声载道了。

    位于市最偏僻的西北端的学府路派出所,在市局是挂了号的全市工作最轻

    松的派出所。相对于城的哪些业务繁忙的派出所,学府路派出所平时的确称

    得上此「清闲」殊荣。因为这个派出所地处偏远,离城有几公里的路程,辖

    内没有什么大型的工厂、住宅小。只有几所大中专院校而已:市经贸学院、

    市幼师学校、市艺术学校、市卫生学校、省林业学院等等院校。虽然这几所院校

    的在校师生加起来也有万余人口,可毕竟都是受学校严格管理的学生,所以平时

    的治安案件很少。小一点的学生打架斗殴、小偷小摸事件大部分都被学校私下处

    理了,很少会麻烦到派出所。

    不过如果您认为被分配在这最清闲的派出所的民警是最幸福的,那可就大错

    特错了。只要是在市公安系统的都知道这学府路派出所的另一个更响亮的名号:

    「养老所」。顾名思义这所里安顿的绝大部分都是些快到退休年龄的老民警,这

    个派出所比不得市的哪些靠着大把的娱乐场所的「上贡」养得肥水直流的兄弟

    所,这里是真正的清水衙门,因为整个学府路上也就两三家娱乐场所,还都是在

    市经贸学院大门口附近,别的学校门口最多也就是在校教职工家属开的小超市而

    已。

    当然这个派出所也不是都是即将退休的老民警,除了即将退休的所长、副所

    长,指导员以及几个老资格的民警以外,还有两三个分到这个派出所的年轻民警,

    用会上的话说就是没有门路、没有靠山的「边缘人」。

    戴庆就是这极个别的两三个年轻的「边缘人」之一,不过他还不同于其他两

    个学历不硬的「边缘人」,他可是道地的中国公安大学毕业的,中国公安大学称

    得上是公安系统的最高学府了。就他的学历在整个楠城市公安系统都算得上是数

    一数二的,可谁叫他父母都是供水公司的普通工人呢?在公安系统根本就没有门

    路,就他现在的职位还是他父母不知道托了多少层关系,转了几道弯才安排的。

    他的专业是刑事侦查,可偏偏被安排在了这偏僻的小小派出所里当起了走街串巷,

    处理鸡毛蒜皮琐事纠纷的小片警。

    戴庆是个要强好胜之人,他从小就立志能当上像福尔摩斯那样的大侦探,刑

    警才是他最终的奋斗目标。他不甘心当一辈子小民警,始终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

    自始至终都坚信凭借自己在大学期间学习的扎实业务能力总有一天会有机会一展

    宏图,如愿当上刑警的。所以大学毕业从警三年以来,他坚持平时工作之余仍然

    严苛要求自己,并没有放弃对刑侦业务知识的孜孜不倦地钻研,精研。他不缺乏

    业务能力,和敏锐的思维,细致的观察能力。他现在就缺一个机会,一个充分证

    明自己能力的机会……

    仲夏七月,娇阳似火,七月二十三日,周三,农历大暑。上午十一点多,戴

    庆又例行开着所里的那辆212警车去片巡查、走访,在所里他是巡查、走访

    的力,其他的几个在编民警中除了管户籍的两个四十多岁的大姐,还有一个省

    警校刚刚毕业的田所长的侄女田雅琴负责接待外,剩余的都是老头子,这种跑腿

    儿的事情当然只能靠他了。

    戴庆领着两名小协警打算再去经贸学院大门口那家新开张的宾馆检查一下。

    这家宾馆每次去突查都会发现没有登记身份证的情况,每次都可以小罚一笔,为

    所里创收一下。这条学府路上其他的几家KTV歌厅、舞厅、影视厅,都是所长、

    副所长打过招呼的,不能随便去查。里面的猫腻大家都心知肚明,这种事个个派

    出所都一样,几个领导拿了好处下面办事的小民警当然不会去自找没趣了。

    之所以十一点多去,正是赶在有个别学生中午会去哪个宾馆开钟点房午休的

    时间,在哪里守到13:00点多一般都会有收获的。最不济宾馆也会管顿午饭。

    这学府路上人烟、车辆稀少,仅仅几个大中专院校。而学校与学校之间距离

    又相当的远,之间便是当地果农种的大片大片浓密的油桃果林。不过每到一个学

    校门口便就是另一番景象了,马路两边都是小店铺林立,当然各种小饭店,理发

    店、超市是最多的。

    刚路过卫校门口,后座上的两个协警便偷偷议论了起来:

    「瘦猴,你看哪个穿浅绿短裙的女孩,穿得真火爆,小裙子短的都露出小屁

    股了,真是浪啊。」协警赵有德低语道。

    「嗯,卫校的小姑娘最骚了。全校几乎都是女生,阴盛阳衰都憋坏了,哈哈。」

    绰号「瘦猴」的协警苏正豪附和道。

    「瘦猴,晚上咱俩来这儿巡逻一下吧?」赵有德建议道。

    「你这个色鬼,晚上不回家了?」「瘦猴」苏正豪问道。

    「回家有什么意思?再说咱们所离市那么远,来回一趟还不够交公交车费

    呢。咱俩今晚巡逻回来就睡值班室得了。」赵有德道。

    戴庆听着他俩在车座后面的嘀咕,顺势也瞥了眼哪个穿着大胆的女孩子,他

    并没有出声制止他俩的议论。这两个所谓的协警其实就是两个会小青年,估计

    最多也就是高中毕业。都是今年开春所里新招收的,他们不算是正式民警,就是

    所谓的「临时工」。听说他俩今年刚满二十岁,说白了还处于对异性无限的好奇

    憧憬阶段。作为过来人,戴庆自己也从这个阶段过来过,很理解他们此时躁动的

    心。再则现在的女孩子确实穿着也太暴露了些,这不是引人犯罪吗?这样说来也

    不能全怪这些雄性荷尔蒙过分分泌的年轻男性生物了。

    警车继续朝着几公里外的经贸学院那家新开的宾馆驶去。忽的戴庆的手机响

    了起来,他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从衣兜里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市艺校袁

    处长。这袁处长是市艺校学生处处长,他平时很少联系,最多就是一两个月的例

    行寻访而已。自己到所里三年多了他从来没有动给自己打过电话。

    「奇怪,袁处长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戴庆暗暗心想着还是接通了手机。

    「喂?」

    还不等戴庆询问,电话哪头就传来袁处长焦急的声音:「是戴警官吗?我是

    市艺校学生处的老袁啊。」

    「哦,我是小戴。是袁处长啊,有什么事吗?」戴庆疑惑地问道。

    「戴警官,是这样,我们学校13级舞蹈专业的一位女学生失踪了。我想报

    案。您看您能不能过来一趟?」袁处长急急地说道,话筒里还传出几个人的嘈杂

    声,看来他身边还有其他人,或者是报告的其他学生吧?

    戴庆先是心中一惊,不过业务熟练的他转瞬就专业的提醒道:「袁处长,哪

    个女学生失踪多久了?失踪只有超过24小时后才可以立案。」

    「听同学反应她昨天就没来上课,手机也关机联系不上。她是住校生同宿舍

    的几名同学说她的衣服、洗漱用品都还在宿舍。她们班任老师也侧面打电话联

    系了一下她家里,父母明显都不知情,她消失的很突然,会不会是……您方不方

    便过来一下?可以来询问一下她同宿舍的同学。」袁处长催促道。

    「好吧,我一会儿就到。」戴庆应道,按照正规程序本来应该是袁处长他们

    到派出所接待厅报案登记的。可为了给袁处长个面子,还是忍了忍没有说出口,

    正好自己开车出来距离市艺校也不远了,就当是便民服务好了。

    这市艺校就在经贸学院往西两公里,戴庆在经贸学院大门口那家新开张的宾

    馆放下了协警「瘦猴」二人,委派他俩去检查宾馆的住宿身份证登记情况,自己

    则单独驾车驶向了市艺校,这样一来两件事都不耽误。驶过两校间那大片一排排

    的油桃林,几分钟后戴庆赶到了市艺校的办公大楼。来到二楼学生处找到了袁处

    长,他办公室还有两名女生,看样子是来汇报失踪的学生。

    戴庆先是简单询问了一下大概情况,然后让袁任写了一份书面报案材料,

    加盖了公章。又在学生档案带中找出了报案所需的那名失踪女学生的二寸免冠照

    片,用曲别针别在了报案材料上。

    原来这名失踪的女生叫:刘曦梦,只有十七岁,只看二寸头像照上那水汪汪

    的一双明眸就让人心生怜爱之意。

    「这么人见犹怜的花季少女要是……就太可惜了。」戴庆暗自叹息。

    戴庆心中清楚这种14——18岁女生的失踪案,按规定是应该由刑警队负

    责的。不过他知道这种失踪案件转交到刑警队是根本没人管的,全国那么多的拐

    卖妇女案极少能找到的。为了满足一下自己做刑警的梦想,倒不如自己先在这起

    少女失踪案上小试牛刀,想到此,他性按照正规的刑警办案程序,要求到先这

    位失踪少女的宿舍去查看一番,看看会不会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顺便做下同

    宿舍女生的笔录,说不得也能寻得一些蛛丝马迹来。就权当是自己在办这起刑事

    案件好了。

    戴庆告别了袁任,在两个窈窕少女的带领下向女生宿舍走去。校园里没有

    什么人走动,一问她二人才知道原来上午的最后一节课还没有下课,她二人为了

    等戴庆的到来耽误了上课。穿过办公大楼、教学大楼、操场后,一座用玻璃幕墙

    和钢架结构盖起来的现代化的三层大礼堂映入眼帘。在中午强烈的日光照射下玻

    璃幕墙反射着绿油油的光,看上去很是神秘华美。

    「咦?大礼堂盖好了?我记得前两个月来时还架满了脚手架呢。」戴庆好奇

    地看着这座崭新的现代化的三层大礼堂问道。

    「嗯,是啊,前两天刚刚盖好交工的。我们还去参加了完工典礼表演呢。」

    两个漂亮女孩不约而同地自豪道,刚刚戴庆只顾着指导袁任写报案材料了,并

    没有太留意这两个躲在袁任身后的女生的容貌,他闻声扭头上下打量了一下这

    两个女孩,发现她们皆是一副妖娆身材,精致容貌。

    戴庆不禁暗自赞叹:「不愧是练舞蹈的,这身材容貌真的是无话可说。估计

    那失踪的刘曦梦身材也是同样的玲珑诱人。」

    三人穿过了食堂,来到女生宿舍楼。向楼管大妈出示了证件,说明了来意之

    后,戴庆在两位女生的指引下来到了她们在三楼的325宿舍。打开房门只见这

    宿舍里有些拥挤,小小宿舍里摆着上下铺四个床位分别靠着东西两面墙,屋里还

    有两张书桌、板凳、两个简易衣橱等等,让狭小的空间显得满满当当的,更要命

    的是:在靠窗的晾衣架上还挂满了花花绿绿的晾洗衣物,其中居然还有女性那羞

    于见人的小内裤、可爱小乳罩等物。

    「戴警官哪个靠东墙的下铺就是刘曦梦的,还有这几件洗了还没有收起来的

    衣服。」两个少女中哪个穿着白色T恤的留马尾的少女指着床铺,和晾衣架上的

    一件短袖上衣和一条浅绿色花边小内裤道。

    戴庆走到失踪少女刘曦梦的床铺前,上下仔细查看了起来,果然如她二人所

    说,被单、枕头都整理的整整齐齐,在墙壁的挂衣架上还挂着一件绛紫色褶裙。

    在加上没有收起来的窗前晾衣架上的衣物,看来这刘曦梦真的是没有要出远门的

    迹象。

    戴庆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坐在椅子上在办公包里掏出笔和纸边记录边问道:

    「好,现在我做个笔录,你们知道什么就说出来。你们宿舍谁跟她关系最好?她

    最近情绪上有没有反常?」

    还是哪个穿着白色T恤的留马尾的少女忧伤的道:「我。」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高雨茜,平时我跟曦梦形影不离,上课、到食堂打饭,去校门口买

    东西都是做伴的……」女孩有些紧张的喋喋不休起来。

    「哦?她具体的失踪时间是什么时候?最好详尽到小时。」戴庆适时打断了

    她的无序。

    「大概是在昨天中午,我们午休的时候。吃完午饭我刚刚睡着,她就要拽着

    我陪她去校门口买东西,我当时很困,又是大中午的天太热就没有陪她去,呜呜

    呜呜……现在想起来都怪我,要是当时我跟她一起出去估计她就没事了……」高

    雨茜说到这里就泣不成声了。

    「你是说自从她昨天中午出去后你们就再也没有看到她?」戴庆问道。

    「嗯……呜呜呜……」

    戴庆理了理思绪,问道:「她出门时穿什么衣服?你有她最近的生活照吗?

    只凭哪张不知何时拍摄的二寸的大头照要找人恐怕很难啊。」戴庆道。

    「她穿一身米黄色小套裙,照片嘛,有,不过在我的手机里。前两天我们去

    参加大礼堂完工典礼表演时我们自拍的。」

    「在手机上?没关系,139********* 66这是我的手机号,你先发给我。

    我到我们单位打印出来。」戴庆想了想道。

    高雨茜边抹眼泪边掏出自己的手机操作。

    「叮咚」这是戴庆的手机收到短信息的提示音。他点开短信,只见几张照片

    已经跃入他的眼帘。虽然此时他不方便细看,不过仅仅粗略打开一张照片,刘曦

    梦那容颜绝丽的倩影还是留给他深刻的印象:这小姑娘真是太美了,看了她的生

    活照才能真正体会得到她的美,这种美是哪张不知什么时候照的二寸大头照所根

    本无法体现的。

    戴庆强自把目光从刘曦梦的玉照上收回,继续询问道:「她有没有男朋友?

    会不会……」

    「没有,虽然我们学校有不少男生追她,可是她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她平

    时只跟我们宿舍的几个女生在一起。」高雨茜强调道。

    「昨天你们就联系不上她了怎么今天才报告袁任?」戴庆问道。

    「不是的,昨天下午我们就报告给我们班任秦老师了。秦老师担心曦梦有

    其他的原因,只是暂时有事没有回来,让我们再等一晚。如果过一晚还是没消息

    她就联系曦梦的家人。于是我们就等到了今天才联系她家,当得知她家里人也不

    知情后我们才知道出事了。秦老师才领着我们去学生处找袁任。」高雨茜解释

    道。

    「秦老师?怎么刚才在学生处没有看到他?他是男老师还是女老师?」戴庆

    出于职业习惯还是追问了一下性别,现在的男老师很多都是禽兽,她们的班任

    要是男的他就不得不重点怀疑他捣鬼了。

    「我们秦老师是女的。她还得去给同学们上课,所以没有等到你,不过有我

    们就可以了,她知道的还不如我们多。」

    「哦,原来是这样。」戴庆暗自觉得自己好笑,自己想太多了。禽兽男老师

    是有,不过还是极少数,市艺校这么多年来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自己居然

    瞎想了。

    就这样戴庆又陆续询问了几个他想搞明白的问题,几分钟后结束了笔录,让

    高雨茜在笔录上签字并留下联系方式后他离开了三楼的那间女生宿舍。

    回来时他特意从女生宿舍步行到几百米外的艺校大门口,虽然还是上课时间

    可还是有零星的教职工走过。

    「炎热的中午虽然大部分人都在午休,可是如果有歹徒在校内掳走一个大活

    人,那是不可能的。这种事只可能发生在校外……」戴庆边思着边回到办公楼

    前取车开出了艺校。

    市艺术学校大门口,隔着宽阔的学府路对面是一排被果林包围着的商铺,有

    超市、小吃店,美容美发店、音像店等等。出了这一排门脸就是又是一望无垠的

    绿葱葱的油桃林了。

    戴庆把警车停在了超市门口,他下车在各个门脸前扫视了一眼,都没有安装

    室外监控设备,想要靠监控视频来寻找线看来是不可能了。无奈之下推门走进

    了最东头靠近果林的那间唯一的超市。

    这个超市约六七十平米,几乎看不到买东西的顾客,只收银台上有位三十多

    岁的烫发女人。

    戴庆走过去掏出自己的证件,说明来意后,掏出自己的手机把刘曦梦前两天

    刚拍摄的照片翻出来拿给哪个女人问道:「麻烦你看看,昨天中午这个女生有没

    有来这里买过东西?」

    那女人接过手机仔细地看了看照片就点头道:「嗯,这个女孩昨天中午来过,

    我有印象。中午一般没有什么人来,所以印象比较深。这个女孩怎么了?难道出

    事了?」

    戴庆心头一喜,顾不上回答她的问题急忙道:「那太好了,麻烦你把昨天的

    监控录像调出来,我看一下。」

    那烫发女人见这个警察没有回答自己,而是着急要看监控,她也猜测出了大

    概,便配着把电脑上昨天的监控视频调出来,快进找到那女孩来的哪个时间段。

    电脑显示是四个镜头的分屏监视画面,看来这家超市有四个不同方位的监控

    摄像头,使超市每个角落都逃不出监控范围。当时间来到13点26分的时超市

    的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婷婷玉立的穿米黄色套裙的漂亮女生,虽然门口的哪

    个监视镜头是居高临下拍摄的,哪个角度只能看清那女孩飘飘长发的头顶,看不

    全来人的相貌,但是戴庆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正是:刘曦梦。

    果然当那女孩路过吧台时,被吧台的哪台平视的监视摄像头拍个正着,那绝

    美的容貌就是刘曦梦无疑!

    再看其他两个不同角落的监视摄像头发现:此时超市里空无一人,只有刘曦

    梦一人在四下挑选着东西,她先是去女性用品挑了包卫生巾,又到买了套内衣

    裤。后来就转到了食品乐滋滋地挑选起零食来。这期间又进来一名戴遮阳帽的

    眼镜男学生,不过他好像对这里很熟悉,进来后只是扫了一眼就直奔另一角落挑

    选东西了,只两分钟就买好结账出去了。

    刘曦梦好像是比较贪嘴,在零食足足挑选了十几分钟才大包小包的抱着一

    堆零食包装袋走到吧台结账。戴庆看了一眼她结账离开的时间:13:49。

    这段视频也许是刘曦梦最后留下的影像了,非常的重要。戴庆打算把它存储

    下来,将来研究案情时可以拿来好好参考。于是对那女人问道:「你这里有U盘

    吗?能不能借用一下,我把这段视频拷下来?」

    那烫发女人摇头,指着超市的一角说道:「我倒是没有,不过我们电子用品

    好像有卖,你可以去挑选一个。」

    无奈戴庆只能走过去,按那段视频的大小最多也就100M,于是他挑选了

    储存量最小,最便宜的一款U盘。花了几十元结了账,然后让那女人把这段二十

    多分钟的视频完整的拷贝了一份。

    「这女孩买完东西出门后又去什么方向了?你当时留意了没有?」戴庆怀着

    侥幸继续问哪个烫发女人。

    「这还真没有注意,她一结完帐我就趴在吧台上睡了,没有看到啊。」那女

    人抱歉道。

    戴庆其实刚才看昨天的那段录像时已经注意到了。视频显示那女人的确是在

    刘曦梦一结完帐就爬在了桌子上了。他有此一问知道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他只不

    过是不死心而已。

    戴庆走出了这家超市,又紧接着拿着手机里的哪张刘曦梦的照片陆续走访了

    紧邻的其他几家店铺,让他失望的是这几家店都没有人目击。因为中午一点多这

    个时间段其他几家店也都是午休时间,大多数店都在午睡,没人去留意炎热的

    屋外所发生的事情。

    「奇怪,刘曦梦到底是怎么失踪的呢?超市距离艺校大门仅仅隔着一条十几

    米的学府路,即便是加上超市门前的缓冲以及学校大门口的绿化带也不会超过

    四十米啊。这么短的距离能发生什么事情?一个俏生生的大活人就这么人间蒸发

    了?」戴庆坐在车上想着刘曦梦诡异的失踪发呆,整件事他一时还没有整理出头

    绪来。

    「被人掳走?大白天就在这一排商铺前也不太可能啊,再说一般人也不会一

    看到刘曦梦就动手的,除非是预谋跟踪很久了。就像绑架电影上演的那样把车猛

    地停在她的身边,趁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把她塞上了车。」

    「不对,应该不是有预谋的,应该是随机的。按高雨茜的说法,平时她跟刘

    曦梦都是形影不离的,这次她单独出来买东西纯粹是偶然。」戴庆顾不得像蒸笼

    一样的驾驶室的闷热,着眼靠在驾驶座上默默地思考着。

    「叮咚」突然手机传来微信提示音。戴庆吓了一跳,马上打开手机点开发现

    是协警「瘦猴」发过来的语音:「戴哥,都中午十二点多了,宾馆的牛老板说要

    请咱们吃饭,你什么时候忙完过来啊?」

    戴庆这才想起被他打发到经贸学院大门口那家宾馆的两个协警来,于是回复

    道:「马上到,稍等。」

    戴庆发动了警车想宾馆驶去。「这经贸学院宾馆是这学府路上唯一的宾馆了,

    刘曦梦会不会住在这里呢?也许刘曦梦瞒着室友早就有了男朋友也说不定啊。要

    是刘曦梦跟自己的男朋友偷偷出来开房,附近就只要这一家宾馆有可能了。」

    戴庆这么想并不是没有依据,因为他曾经问过自己的妻子:舒雅茹,据她说,

    在她跟戴庆的关系确定之前她也是瞒着她的几个闺蜜的。因为她对他的工作并不

    是很满意,怕被她的闺蜜看不起。直到后来通过长时间的接触舒雅茹渐渐接受了

    他,这才毫无顾忌地公开了他们两人的恋情,并结了婚。

    几分钟后戴庆把警车停在宾馆门口,急匆匆的走了进去。正在宾馆大堂看着

    杂志喝着茶的协警「瘦猴」看到后马上迎上来道:「戴哥,你可来了,都等你半

    天了。」

    戴庆推开「瘦猴」道:「等一下,我去前台查一下再说。」

    协警「瘦猴」苏正豪和赵有德听闻脸上变色,马上拦道:「戴哥,我们刚刚

    已经查过了。没什么问题,咱们还是先去吃饭吧,牛总已经在雅间等好久了。」

    戴庆是什么人?看他二人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不想拆穿他们拿人

    好处的烂事,他们两个都是协警俗称的「临时工」,工资待遇很低,平时跑腿的

    事情又全靠他们,说实话他内心也满同情他们的,于是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我是去前台是查一下有关艺校失踪的哪个女生。」

    「瘦猴」苏正豪和赵有德将信将疑的跟在他身后来到了前台。掏出自己的手

    机把刘曦梦前两天刚拍摄的照片翻出来拿给前台的女服务员问道:「麻烦你看看,

    昨天中午这个女生有没有来这里住宿?」

    前台的哪个穿着制式服装的女服务员反复看过后说道:「戴警官,这个女孩

    没有印象,昨天中午应该没有来过。」

    戴庆不甘心,于是道:「那麻烦你把昨天的监控录像调出来,我看一下。」

    「戴警官,我们前台没有监控录像,您得去保安部。」女服务员怯生生地说

    道。

    「好吧,我去找他们看看。」戴庆领着苏正豪和赵有德二人来到了一楼后侧

    的保安监控室。由于以前就打过交道,所以查看监控视频相当顺利,经过一遍遍

    翻看昨天的监控,果然没有看到刘曦梦的人影。

    「哎,看来是凶多吉少了。」戴庆不禁摇头叹息道。

    「戴哥,别着急了。也就是您责任心太强,对这种失踪案这么上心,这种失

    踪很难找到的。记得前几天我在咱们市的公安系统内部刊物上看过通报,咱们市

    失踪的案件挂着十几件,有的都挂了好几年了到现在也没有动静。这种案子挂到

    刑警队根本就没人理。唉。」赵有德看到戴庆果然只是查失踪的事,没有理会今

    天入住的登记身份证问题,便心下一宽,随即讨好般的随声附和道。

    「不好找也得找啊,现在正是失踪寻找的黄金时间段,如果过了这段时间还

    没有消息那就希望渺茫了。想想她的家人知道后会是什么心情?就这么生不见人

    死不见尸的人间蒸发,从此与家人永隔天涯,那家的父母能受得了?」戴庆摇头

    叹息道。

    「是啊,是啊。戴哥,别着急了。现在急也没用,先吃了饭咱们再想办法吧。

    牛总已经在雅间等好久了。」「瘦猴」苏正豪也在一旁劝说道。

    ……

    吃完饭,回到派出所已经13点多了,还不到上班时间。戴庆来到自己在派

    出所的单身宿舍里躺在床上边休息边想着这件离奇的失踪案,本来想凭借自己的

    能力在这件失踪案件中大展手脚的,可是到现在都丝毫没有头绪,这不禁让他对

    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

    「看来,破案这种事情真不是只凭书本知识就可以的,办案经验也是很重要

    的啊。」

    下午14:30一上班,戴庆就拿着艺校的失踪报案材料来到接待大厅。这

    学府路派出所接待大厅面积约莫四十多平米,一排柜台后坐在三个女人,两个四

    十多岁的大姐都是管户籍的。而最南边哪个负责接待、登记报案的穿警服的年轻

    小姑娘是田雅琴。

    戴庆来到柜台前,跟两位大姐打过招呼后,便把报案材料递给了管报案的

    田雅琴,又把整件事情简单的跟她介绍了一下,并询问她对这个案件的看法。

    (这田雅琴是他们派出所田所长的侄女,省警校毕业后去年刚刚分配来的。也是

    学的刑侦专业,也不安于现状,一有空就找戴庆讨论局里内部通报中的案件,在

    这老气横秋的所里,戴庆也就跟她有点共同爱好,不过她毕竟年纪小,参加工作

    晚,经验太少,对有些案件的观点让戴庆听起来觉得很幼稚。不过总归是聊胜于

    无,只要有案子戴庆就找她来讨论一下。)

    「什么又有失踪案?十天前咱们这儿刚接过失踪的报案,这才几天啊怎么又

    发生这种事情了?」田雅琴看着报案材料嘟囔道。

    戴庆听闻大吃一惊:「你说什么?十天前咱们派出所就接过失踪的报案?我

    怎么没听说过?」

    「额,是经贸学院门口那家KTV歌厅的兆老板跟我叔报案的,说是他们歌

    厅的女服务员失踪了。不过听说其实是坐台的小姐,再说这种案子归分局刑警中

    队管,所以就没有在咱们所里面声张,只是走了一下手续后就转交给分局刑警队

    了。再说后来……」田雅琴其实也知道自己的叔叔跟那家KTV歌厅的事,她怕

    戴庆多想便详细的解释着。

    「哦,原来是这样。」戴庆还不等田雅琴把话说完就装作一脸的释然插话道。

    他可不想自找没趣在田所长跟KTV歌厅之间的利益关系这件事上纠缠。他不经

    意地评论了一句:

    「已经失踪十天了吗?看来哪个小姐是凶多吉少了。」

    「哼哼,你这个公安大学的高材生这次是猜错了。」田雅琴挑了挑眉毛玩味

    的看着戴庆。

    「什么意思?难道分局这么快就破案了?不会吧?这可不是他们一贯的风格

    啊。」戴庆疑惑道。

    「看来你又猜错了。我可没说是分局破了案。」田雅琴狡黠地盯着戴庆的疑

    惑眼神道。

    「你这丫头,别卖关子了,赶紧说。我可不想老是猜来猜去的了。」戴庆催

    促道。

    「嘻嘻,看来你公安大学的高材生比我这警校生水平也高不到哪里去嘛。实

    话告诉你吧,哪个失踪案报案三天后哪个KTV歌厅小姐就来销了案。说是跟朋

    友出外去旅游了,只是忘记带手机了而已。你说可气不?这不是拿咱们开涮吗?」

    田雅琴道。

    「你说什么?她说是去旅游了?拿来她案卷我看看。」戴庆不可置信地说道。

    「看来你也不相信哪个女人的说辞?其实我也不相信。不过这种失踪案既然

    人已经找到了,销案自然是无话可说的。咱们总不能再把人家审讯一顿吧?」田

    雅琴道。

    「我不是哪个意思,我觉得这个失踪案可能跟刚刚发生的市艺校失踪案有关

    联。你好好想想。」戴庆提示道。

    「嗯?你还别说,经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可能。经贸学院跟市艺校紧挨着,

    这两起失踪又相隔仅仅一周多。也许真是同一伙人干的。不然不会这么巧。」

    田雅琴兴奋道。

    「既然这样还不快点把案卷调出来,我给看看?」戴庆催促道。

    「不是跟你说了吗?案件已经转到分局刑警中队了。不过由于我对哪个案子

    一直持怀疑态度,所以印象深刻,失踪人的名字我还牢牢地记在脑中。」田雅琴

    自得道。

    「好了,小田快点告诉我,下午我去一趟那家KTV歌厅详细询问一下哪个

    小姐。」戴庆催促道。

    「哼哼,那可不行。你要想知道也行,不过我可是有条件的。」田雅琴狡黠

    地说道。

    「条件?什么条件?你说来听听。」戴庆不解道。

    「带上我一起去,我觉得这个案子有点意思,我也想参与,你必须带我一起

    破案我才告诉你。」田雅琴要挟道。

    「哎,你这丫头,这种案子归刑警队管的,我只是……」

    「那不管,转给刑警队他们才懒得管呢。还不如咱们先调查一下,我的第六

    感告诉我,这个案子不简单。你也知道我可不想在这个破派出所里当一辈子内勤。

    咱俩都还年轻,这个案子也许就是机会。」田雅琴目光灼灼地盯着戴庆说道。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