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淫劫谜案 · 警察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第4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渚碧礁

    字数:7068

    2017年1月7日

    <strong>第四十三章    田乐志(三)</strong>

    当舒雅红着一张似炭烧般的俏脸,听着田乐志用粗鄙、下流、淫秽的词语详

    详细细地描述着他跟栗营长的妻子——军医苏静雨一次次在她的办公室的诊断床

    上偷情、听着他如此绘声绘色地描述如何同栗营长的妻子苏静雨一次次地颠鸾倒

    凤行鱼水之欢的露骨性行为时,讲真的她的心都似被小猫百爪挠心般的难耐:今

    晚丈夫戴庆刚刚把小弟弟插入她那充满渴望的娇嫩下体不久就被眼前这位田所长

    给叫跑了。不知为何自从今晚她吃了那粉色的美容胶囊后她就一直隐隐有种渴望

    那种男女之事儿的欲望。今晚被丈夫撩拨起来的欲望本来就还未消退,再听了田

    乐志这一段声情并茂地偷淫美人妻的交媾描述,内心的欲望就更加不可被压制了,

    所以她听得相当的入神。

    其实田乐志的淫秽描述对舒雅触动还是相当大的,因为苏静雨跟舒雅的身份

    上有那么些许的共同点,那就是:都算是田乐志同事的妻子吧?略微不同的是一

    个是田乐志首长的妻子,一个是他下属的妻子。因为这一层联系所以当田乐志龌

    龊描述苏静雨一次次背着丈夫栗营长跟他偷情时,不可能不让有类似身份的舒雅

    感同身受。

    令舒雅万万惊叹莫名的是:哪个观音菩萨般慈悲心肠的善良女人苏静雨最后

    竟然还是瞒着丈夫和田乐志上了床,而且还不止一次。她有些不太理解:虽然田

    乐志年轻时应该也还算英俊,可对方的丈夫毕竟是他的首长啊,他真的是色胆包

    天,连营长的妻子都敢碰。再有哪个嫂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本来是好心可最后

    自己竟然失了身,连贞洁都这么失掉了?她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呢?难道真的像

    田乐志所说的那样,他的下面哪根怪异阳具会让女人着迷吗?

    想到这里她又禁不住偷瞄一眼哪根田乐志故意露出来的怪异阳具:只见在户

    外透进来的幽暗的路灯光照下,它的龟头蛙口似乎隐隐有亮晶晶的黏液流出,那

    上翘的弧度让整个阳具像根肉肠鱼钩似得,看不出有丝毫的美感。舒雅不得不摇

    摇头,她确定:所谓的这根东西能带给女人无尽的高潮都是田乐志在吹牛!因为

    在舒雅看来这根东西比起「小包子」的哪根黝黑的粗大阳具来丝毫都不威武,反

    倒是「小包子」的哪根大家伙看上去更让女人心颤。

    舒雅扪心自问跟丈夫以外的男人偷情这种事自己是绝对做不出来的,自己在

    这方面是有底线的,自己最多也就是在虚幻的游戏中才敢去尝试……在现实中自

    己是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丈夫戴庆的,这一点她在跟戴庆结婚那天她就默默在心

    中发过了誓言。她之所以下决心跟宋冠杰断绝一切联系大抵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虽然在虚拟游戏中可以去试着约会自己喜欢的大男孩宁泽涛,可那毕竟只是游戏

    而已,要是在现实中即便是真的碰到了真正的宁泽涛她是肯定不会去动招惹的,

    最多也就是站在远处留恋地看他背影一眼,仅此而已。

    所以舒雅自认为:自己是有原则的,在那款「爱情游戏」中的行为是绝对不

    会影响到现实生活中的自己的,而在那款游戏中因为是虚拟的也即是不存在的,

    所以她也不会太在意,就当是为完成自己少女时代的关于白马王子的梦想圆梦吧?

    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女没有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既然在现实生活中实现

    不了自己的梦想,那在那款「爱情游戏」中实现且又不影响自己正常的生活岂不

    是一举两得吗?自己又何乐而不为呢?不是吗?

    ……

    「那天晚上当我把

    3寻∶回╘地○址∵百§喥§弟¨—╜板∴zんùξ?╒?

    嫂子肏到了高潮,并让她在人生中第一次体验到了潮喷的

    美妙感觉后,她就彻底进入忘我状态了,那叫床声老销魂了。我也真是想不到平

    时文文静静的她会叫的那么骚浪……」田乐志又开始「吹牛」了。

    「潮喷?」舒雅有点儿疑惑,细弱蚊蝇地喃喃自语,单纯的她从来没听说过

    这个名词。

    「怎么?丫头,不会从来就没有体验过高潮后潮喷的极致快感吧?」舒雅的

    自言自语不想被一直在留意着她细微变化的田乐志给听到了,于是他认为炫耀性

    能力的最好时机到了,便出言挑逗道。

    「你……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个。你还是继续讲你的故事吧,怪不得你一直都

    不敢让人知道这种事,原来你干了这么缺德的事情啊?嫂子本来是好意帮你的可

    是你却……你怎么那么坏啊?难道不怕被你们栗营长发现枪毙了你?……」舒雅

    虽然对田乐志口中的「潮喷」有点儿好奇不过她是不想跟他请教这种问题的,这

    种男女之间的禁忌话题怎么能在夫妻之外讨论呢?她已经想好了现在网络信息发

    达,大不了一会儿等田所长走后自己上网去查询一下嘛。所以她故意把话题

    叉开,往旧事上去引。

    田乐志今夜故意灌醉戴庆借机找到家里想要得到什么?今晚来此是何目的?

    故意给舒雅讲他的「英雄事迹」所为何事?再明显不过了,他怎会放过如此好机

    会呢?于是他邪笑着道:

    「丫头,别掩饰了。是真的没体验过『潮喷』吧?唉,可怜啊,结婚都两年

    多了连这么美妙的滋味都没有尝过?看来戴庆这小子在床上不行啊,放着这么美

    的小媳妇都满足不了……」

    「你……别胡说了。你当领导的怎么能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呢?一点儿当领

    导的样子都没有……」舒雅看田乐志越说越放肆、越说越露骨于是马上愤然制止

    道。

    「嗐!你这丫头,怎么不识好人心呢?又没有外人,你怕什么嘛?我可是真

    把你当作了侄女才告诉你我深藏的秘密的。你可好,连这么点儿事都不肯透露吗?

    你这可是过河拆桥啊?只想听别人的秘密自己的一点儿都不说?那有这么好的事?」

    田乐志一听舒雅居然敢责备他,马上一改笑脸,拉下脸来,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他玩的女人多了,软硬兼施是他的绝招,于是佯装发起了官威,想唬住舒雅,好

    让她乖乖就范。

    舒雅看他变了脸,心中也有些怯怯,不过嘴上却不遑多让:「田……田所长

    是你自己要告诉我的,又不是我逼着你说的?而且我怎么看你说起来一副洋洋得

    意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是你所害怕的隐秘呢?」

    「你……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不

    ▼寻◆回?百喥弟●—╚板∴zんù◢◎◣

    过对我来说你说啥都没用的,我没有点儿

    后手怎么敢把我从不示人的秘密告诉你呢?我可不是傻瓜,你说对吧?」田乐志

    贼眼珠在眼眶里乱转了一通,低声说道。虽然声音不大可却让舒雅听了不寒而栗。

    「后手?田所长,不至于吧?我肯定不会跟别人说的,您放心好了。我保证

    过的,你忘了吗?」

    「我都入土半截的人了,你不会以为我这么好骗吧?就凭你空口白牙、上嘴

    唇碰下嘴唇我就轻信了你的保证?嘿嘿,没那么简单。既然你已经听了我的秘密。

    那就必须也付出相应的代价来,我才会放心……」田乐志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来,

    听着口气哪里还有半点刚才长辈的慈祥面貌?真似个变色龙一般,不愧是混迹于

    黑白两道多年的老油条。

    「付出相应的代价?田……田所长,您这是什么意思啊?刚才您给我讲故事

    的时候可没有这么说啊?我要是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肯定不会听的……」舒雅看

    他的脸色,听他的语气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于是惴惴不安道。

    「嘿嘿,不想听?可惜你已经听了,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你已经把我的秘

    密都听到了耳朵里。必须拿相应的东西来交换才行,不然我可不放心啊……你说

    是不是这么个道理?」田乐志冷笑着从沙发上坐直了赤裸的上半身,目光灼灼

    地盯着舒雅道那略显惊慌的眼神。

    「交换?」舒雅意识到这所谓的交换条件肯定不是能正大光明说出口的,于

    是她有些心慌了,她在心里埋怨自己:果真是好奇害死猫,自己真不该招惹这么

    个阎罗。

    「田所长,您放心好了,我发誓不会说出去的……再说您刚才跟我说的事情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嘛……」

    田乐志一看时机成熟了,又观察了一下舒雅家的四下环境,觉得把舒雅引到

    那间小卧室里开垦她应该更安全一些,毕竟哪间小卧室又多了一道门,万一到时

    候舒雅挣扎、叫喊起来隔着两道房门,又隔着中间那么大的一间餐厅,酒醉的戴

    庆肯定是听不到什么的。想及此他一收脸上的怒意,又装出一副和蔼相,道:

    「哈哈,丫头,我是故意逗你的,看看把你吓的那样儿?你以为我会让你交

    换什么啊?」

    「这……刚才田所长一生气还真是吓人呢。我还以为你想……」舒雅吞吞吐

    吐道,看来刚才真是被田乐志吓得不轻呢。

    「你以为我想怎样?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坏人了?哈哈哈,你这丫头啊,我可

    是比你父亲都大好几岁,是你的长辈呢,是戴庆的老领导。被党培养了这么多年,

    应有的思想觉悟还是有的,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呵呵。」田所长和善地笑着,

    俨然就是一位可亲的长辈。

    「其实我也没有把您想成坏人,

    ∶寻ㄨ回?网╚址|百喥弟∵—μ板?zんù?×

    只是您生起气来有点儿吓人……」舒雅解释

    道。

    「吓人?哈哈哈,你还没见过战场上的尸山血海吧?没见过残肢断臂吧?我

    这样就把你吓着了?看来咱们中国女人跟越南女兵比起来还是差不少啊。」

    「越南女兵?难道你们在越南战场上还碰到过越南女兵?她们也上战场打仗

    吗?」舒雅惊异地问道。

    「可不咋地?越南虽然国家不大,可短短几十年内先后跟法国打了九年的反

    法战争,死伤几十万男人。又同美国打了十多年的越战又伤亡几十万男人,后来

    可好又派兵去打柬埔寨了,那么点儿一个小国能有多少男人够他们这么天天打仗

    的?所以越南国内女人比男人多,女人当兵也不奇怪了。」

    「哦?那你们碰到了越南女兵不会真的开枪射杀她们吧?」舒雅关心地问道,

    她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方面的新闻报道,很好奇。

    「这个嘛……舒雅啊,你看我的腰为了背小戴上楼可累得腰酸背痛的狠嘞。

    我看你敲腿还是很不错的,不如再给我敲敲腰背吧?唉,人老咯,不中用了,这

    身体的个个零件都不好使了。当然我不会白让你给我捶背的,我顺便给你详细讲

    讲我们团在攻克凉山的时候遭遇的几次越南女兵袭扰的事儿……」田乐志一副可

    怜相。

    「哦?您的腰也疼吗?这其实很正常,我爸比您还年轻几岁呢虽然天天坐办

    公室不干什么重体力活,可也天天喊腰疼呢。看在您辛辛苦苦背我们家戴庆上五

    楼的份上我就给您也捶捶背好了……」舒雅心想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背着戴庆

    连上五楼腰酸背痛那是肯定的。

    「舒雅啊,在这沙发上趴着太憋屈了,不舒服,我看你们家那间小卧室不错

    嘛,里面是不是有小床呢?要是能四平八稳地趴在床上被你捶背那就舒服多了。

    你说呢?」田乐志适时引导道。

    「呵呵,没想到您要求还挺多呢?谁说在这沙发上就不能捶背了?还非要趴

    在床上?我看您是当领导当惯了,当出了一身的毛病来。」舒雅适时嘲讽道。

    「你这丫头,我又不是白让你给我捶背的,我还会给你讲不少我们对越反击

    战时的秘闻的,还有你知道栗营长后来在战场上牺牲了吗?栗营长牺牲以后嫂子

    最后怎么样了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吗?」

    「什么?你是说苏静雨的爱人——你们的栗营长后来牺牲了吗?天啊,怎么

    会这样啊?真的吗?那你们的嫂子苏静雨后来怎么样了?……」舒雅被田乐志突

    然出口的消息震惊到了,连珠炮似得问个不停。

    「唉,一言难尽啊,来咱们进那小卧室里你边给我捶背,我边给你慢慢讲来

    ……」田乐志一脸忧伤道。

    「好吧,不会是个悲剧故事吧?要是悲剧我宁可不听了,我可不想听了难过

    一晚上……」舒雅心软不爱听伤心的故事。

    「不会不会,不是悲剧,今晚你听了肯定会让你终生难忘的……」田乐志意

    味深长地说道。

    「那好吧。那就进小卧室给您捶背吧,您不会还需要我搀扶您吧?呵呵。」

    舒雅调侃田乐志道,并起身向那间小卧室走去,她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的临

    近,在她心里觉得这是在自己的家里,而且丈夫戴庆就睡在隔壁可以随叫随到,

    一个入土半截的老头子能对她有什么危险呢?

    「嘿嘿,不用,不用你搀扶我。我可还没老到那种样子,我身体可是还壮得

    很呢。你要是小看我一会儿有你好受的……」田乐志话中有话,站起了身。跟在

    玲珑有致、前凸后翘的舒雅身后走向了那间小卧室,一双贼眼在舒雅那不停摇曳

    着的挺翘美臀上上下看个不停。

    「呵呵,我可不敢小看您。您的身体是够壮的,就背着我们家戴庆上了一趟

    楼就要让我给您又是捶腿、又是捶背的好半天,您这身体的确是够强的。」不发

    威的病猫舒雅是不怕的,所以她才敢不时挖苦田乐志几句。

    田乐志自己心中有自己的小算盘,他可不会计较舒雅的几句暗讽。他在心中

    暗暗算计着:「到了这间小卧室里,有两道门阻隔着,中间又有这么大的餐厅

    ……嘿嘿,舒雅小美人儿啊,到时候你可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咯。你那

    风骚的妈我是肏过了,没想到下面的屄是极品,你的应该也不遑多让吧?一会儿

    我可要好好比较比较你们母女俩下面的不同咯?……嘿嘿嘿!」

    一切进展顺利,舒雅并未对田乐志的提议起疑。把舒雅让进了小卧室里,田

    乐志走在后面关门时又特意看了一眼餐厅对面戴庆所在的那间大卧室,竖耳仔细

    听了听房间里面的动静,隐隐能听到戴庆微不可闻的鼾声,他诡异地笑了笑就关

    上了小卧室的房门。

    *********************

    田雅琴终于收集齐了戴庆的音像视频资料,可以去蓝乐歌城的VIP客户

    的哪个「梦想成真」游戏里自己创建人物:「戴庆」了。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她可是没少辛苦,总是一有机会就跑到戴庆的办公室里来,

    偷偷把手机的摄录功能打开,再用手机链挂在胸前偷拍。可两次下来的偷录效果

    都不好,性到了最后就干脆明打明地举着手机拍起了戴庆来,反倒搞得戴庆一

    头雾水。可田雅琴偏偏就喜欢他的这种疑惑的表情,这是男人专注地思考问题时

    的表情,她喜欢爱思考的聪明男人。

    晚上请曼莉在经贸学院内的一家特色小吃店吃完了晚餐,无聊的她就穿着便

    衣跟着曼莉来到了蓝乐歌城。曼莉还得去上班,就又把田雅琴领到了呼老二的办

    公室里去,央求呼老二带雅琴进VIP客户里去玩那款色情游戏,呼老二当然

    是欣然接受了。

    ……

    呼老二本来正在办公室里苦思:舒雅为何今天没有联系他来玩游戏?这似乎

    有些不太正常,舒雅最近可是天天来玩游戏的,怎么今天就没有联系他呢?

    「难道是上次自己在游戏里干她时内射了大量精液在她屄芯子里,被她发现

    了异常?」呼老二边郁闷地抽着烟边瞑思苦想着。

    「要不就是上次自己强拉她进『炮房』,猥亵她,让她真的生气了?唉,看

    来多半是这个原因了。自己当时真是犯浑啊,都是吃了那该死的壮阳圣品惹得祸,

    有些憋不住了。其实是坏了自己的好事……」

    英姿飒爽的田雅琴的到来总算是让呼老二从舒雅带给他的迷惑中走了出来。

    这田雅琴的风格跟舒雅完全不同,这种性格的女人呼老二还是遇到过的,一旦在

    床上让她品尝到了性爱的乐趣,她便会在床上更

    |找∵回?请◎百喥╔×弟—板zんù

    加的热情起来,这种性格的女人

    应该在床上更有活力或者说更放得开,一旦调教好了应该是个不错的性玩伴。更

    何况她还具有特殊的身份:女警!

    「这漂亮小女警玩起来更是刺激啊。」呼老二在前面带路往六楼的游戏体验

    行去,想到一会儿自己又可以在AR游戏中冒充孙红雷来亵玩这小女警了便在

    心中暗暗兴奋着。

    ……

    都说人不顺时喝凉水都塞牙缝儿!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儿,这不?呼老二满心

    期待地领着田雅琴来到了游戏体验,可一问小田才知道:多人模式的六个游戏

    舱都被VIP客户抢先占用了。单人模式的倒是还闲着两个房间,可那不是他想

    要的,那种单人模式的游戏舱他可就进不去冒充孙红雷了。

    「小田,你估计哪个游戏舱的VIP客户会先出来?估计还要等多久?」呼

    老二有些心烦意乱地问着。

    田禧旺一副毕恭毕敬地样子,连连点头示意道:「呼经理,这可不好说啊,

    有的VIP客户带着小姐进去扮演心目中的女星,一玩就是一整夜呢。而且这些

    VIP客户都是刚刚吃完晚餐过来的,一两个小时内估计是不会有人退出的。要

    不然你还是领着田警官去单人模式舱房间吧?」

    呼老二看了一眼刚刚跟进门来的田雅琴,警告田禧旺道:「你懂个屁!不许

    在田警官面前提单人模式游戏舱的事,就说没有空游戏舱了听到没有?」

    「诶,是是。我明白了。」田禧旺连连点头称是,他心中岂会不知呼老二的

    打算?只是装傻充愣而已,没有这份定力怎么可能会成功逆袭,实施了完美的

    「替代计划」呢?

    呼老二估计连做梦都不会想到:眼前这位满脸憨厚的乡下小伙子竟会有如此

    心机。让他苦苦相思、烦恼了一整天的舒雅竟然早就被

    ╘最新□网◤址●百喥▼弟?—板zんù?§2ㄨ

    眼前这个小子瞒着他拐进

    游戏里去了。

    「怎么了呼经理?已经客满了吗?」田雅琴不愧是警校毕业的一看呼老二的

    表情就猜出了个七七八八。

    「是啊,真是不好意思啊,田警官,晚上客人太多了,已经没有游戏舱了。

    你看你打算……」

    「哦,原来是这样啊,没关系你忙你的去吧,不用管我了。我再等一会儿

    ……反正晚上也没事儿。」田雅琴不以为意道。她这次来的目的其实玩游戏倒是

    其次的,关键是怎么在游戏里创建「戴庆」这个人物,她想先把呼老二支走然后

    再详细咨询一下小田,毕竟小田才是这里的管理员,而且上次玩游戏都是他讲解

    的,看样子对这款游戏很懂行的样子,咨询他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这……也好。小田,你跟我过来一下,我交待你一下VIP客户的保安

    事项。」呼老二尴尬道,不过在临走前还是把小田叫了出来。

    出了游戏体验的大门,呼老二搂住小田的肩头道:

    「小田,你也知道这田警官的职业,我可是对她独自玩这款色情游戏有点不

    放心呢。要是被她发现了咱们公司的秘密,咱们娱乐城可就惨了。我必须跟进去

    时时观察才行,你懂吗?」

    田禧旺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不过还是点头道:「懂,懂!」

    「好,懂就好。过一阵子要是轮到她进游戏舱了,别忘记通知我一声,我必

    须跟着进游戏舱监督她才行,你记住没有?」呼老二语重心长地叮嘱道。

    田禧旺又是一副憨憨的样子,不停点头道:「记住了,记住了。一会儿我肯

    定通知您。」

    「好,那我就放心了。那我先下去了,一会儿我等着你通知我。」呼老二对

    小田的表现很是满意。

    「嗯,您放心吧。」田禧旺继续恭敬道。

    呼老二消失在了电梯门口,田禧旺立刻一改毕恭毕敬的样貌,换上一副鄙夷

    的表情,喃喃自语道:

    「妈的,傻逼!我通知你个大头鬼。游戏体验又没有你们保安部的监控摄

    像头,她进没进游戏你知道个屁啊?王八蛋,舒雅被你抢先日了屄,这次这个田

    警官你想都别想了。嘿嘿,其实这个田警官也还是相当不错的,日起小屄来应该

    也很销魂的吧?……嘿嘿嘿。」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