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淫劫谜案 · 警察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第39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渚碧礁

    字数:6580

    2016年12月/18日

    <strong>第三十九章  姜鸿升</strong>

    ●寻×回地ㄨ址╚百喥弟ˉ—§板zんù§μ∷|

    「吖……不要嘛……啊……侯大哥,求求你了,……别这样……呜呜呜…

    …不能……哪里千万不能……吖,你……你再不停手……我……要喊人了啊!」

    唐毅听到屋内舒雅的情况似乎越来越危急了,因为舒雅挣扎、娇嗔的声音已

    经越来越微弱了。他不能再这么袖手旁观下去了,再不管舒雅姐就真的有可能再

    一次失身了。唐毅听到现在已经十分确定了:舒雅姐第一次失身肯定就是被这个

    姓候的强暴了。他想冲进去解救舒雅,可他又怕自己这么闯进去惹恼了屋里的哪

    个男人打自己一顿,他琢磨着手里必须拿个趁手的家伙震慑住他才行。

    唐毅低头在四下踅摸趁手的家伙,棍子是没看到一根,反倒是看到了几块压

    在旁边盖货物苫布上的方砖。他跑过去拎起了一块板砖就打算踹开房门冲进屋里

    去解救舒雅。

    .01Ъz.ηêτ

    可他还没冲到房门口就听得一声男人的大嗓门爆喝:「住手!小子,你想干

    什么?你偷偷摸摸进来趴墙根儿偷听也就罢了,老子懒得理你,可你现在想干吗?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在我面前撒野?」

    唐毅被这惊雷般的爆喝吓了一大跳,浑身打了个冷颤连忙扭头向身后看去,

    可没看到一个人影儿。他绕过车头去看哪个高大的搬运工,那家伙边在平台上卸

    货,边抬头怒目看向了他。果然是这家伙多管闲事!

    唐毅这才真切地看清了这个搬运工:这家伙戴着个深灰色长沿球帽,脸上居

    然还戴着黑色口罩,整张脸大半都被捂住了,只露了一双放着灼灼幽光的眼睛。

    他古铜色皮肤,全身汗津津的,身材雄健、伟岸,左右肩头的三角肌圆鼓鼓、饱

    满造就了两颗球形肩膀,鼓胀的胸大肌饱满坚硬,透着石头般的光泽,还隐约不

    时跳动两下。

    「看什么看?赶紧放下板砖走人,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哪人不耐烦地摆手

    道。

    「我还得救人呢,救了人我就走。」唐毅不再理他扭头就又向总经理办公室

    冲去,救人要紧,晚了舒雅姐就可能被再次糟蹋了。

    「你给我回来,别给脸不要脸啊!别逼我动手,我可是只打恐怖分子,不打

    普通群众的。别逼我犯戒。」那大汉说着话已然从平台上跳了下来向着唐毅扑来。

    唐毅赶紧扭过头来怒道:「这屋里有人要强奸妇女,你不管,反倒要阻挡我

    救人?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你动手拦我一下试试?我操你妈的。」

    那大汉可不听唐毅的辱骂,已经迅疾地扑到了唐毅身前,唐毅一看不好,心

    中一惊:这家伙虽然个子如此高大,可身手却异常矫健敏捷,只三两下竟扑到了

    自己身前了,眼看就要扑倒自己,他也是火爆脾气,大喝一声:「去你妈的,你

    去死!」

    一板砖就向哪人拍去,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哪人不但不躲反而用脑袋来顶

    他拍过来的板砖,唐毅一下子懵了,收手已经来不及了,心中暗暗叫苦:

    「完了,真的要伤人了。操他妈的,真是倒霉,碰上这么个傻逼!连躲都不

    躲?」

    「啪」一声闷响,板砖被拍成了几瓣,可哪人却没有如唐毅预想的那样捂头

    倒下,却只是用手拍打了几下长沿球帽子上残留的砖块粉末,然后抬头用怪异的

    笑眼看着他。

    唐毅骇然!这人居然一点儿事都没有?他又举起手来看了看手中仅剩的半拉

    砖头,明明就是货真价实的实心硬砖头啊?他不可置信地看向了哪人脑袋。

    还没等唐毅反过神儿来,哪人就用一只大手勒住他的脖子,像拎小鸡儿一样

    拎着他就向大门外走去。

    唐毅好歹也有一百六十多斤,这么重的体重竟然被此人像拽死狗一般毫不费

    力拖动,可见此人的力量有多么惊人了。唐毅被勒着脖子想骂也骂不出声来。来

    到了大门口这人一把将唐毅扔在了马路边上,

    「咳咳咳!」唐毅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被憋得通红,脖子也被憋得喘

    不过气来。

    「别再进来了,再进来我可真就动手了。你虽然肥肉挺厚可是也经不起我这

    一拳头,我只一拳就能把你打残废了,你信不信?」哪人堵在大门口像凶神恶煞

    的门神一般。

    唐毅知道了这人的厉害,哪里还敢去招惹他?站起身来拍打着身上的泥土,

    也不做声,也不离开,他当然不能放着舒雅不管不顾自己先逃跑了,他心里琢磨

    着实在不行就只能打电话报警了。

    也就在此时院落里传来个男人的声音:「鸿升,怎么回事儿?什么人闯进来

    了?」看来他二人这一通打斗也惊动了办公室内的哪个男人。

    「哦,没事儿,一个毛头小子找错了门。已经被我请出去了,您继续忙您的

    吧,不用担心。」这个大个子怕打扰了老板的好事,故意把事情大事化小了说。

    「鸿升,货卸完了吗?」那男人喊道。

    「正好刚卸完,候总。」

    「那就把咱们舒出纳员捎回加工厂吧。」哪个男人

    §最ξ新网◣址◎百喥弟?—2板3zんù◆╔×ˉ

    吩咐道。

    「好,我这就过去开车。」大个子男人冲着院内喊道。

    「赶紧走吧,你女同事要出来了,别让她看到你在跟踪她。」临走前他扭头

    对唐毅低声说了这么一句。

    「他怎么知道舒雅姐跟我是同事关系的?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只是个装卸

    工?司机?我怎么看他不简单呢。」唐毅在心中想着:「本来想报警救人的,现

    在看来也不用了,被自己这么一通搅和,屋里那男人看来也安心不下去了,总之

    自己算是间接替舒雅姐解了围,如果不是因为跟踪不光彩的话,真想跳出来露个

    脸儿,好让舒雅姐知道是我解救了她。」

    ……

    再次坐上姜鸿升的车,舒雅边整理着刚刚被候仲嘉搞得有些凌乱的衣裙,边

    在心里打着小鼓儿,虽然已经是第二次坐他的车了,可还是有些紧张。舒雅坐在

    副驾驶位置上大气都不敢出,偷眼撇一眼旁边哪个山一般高大的男人,他戴着深

    灰色长沿球帽,口罩遮住了大部分脸面看不到是何表情,也不动跟舒雅说话,

    只是目视前方认真地开着货车。就好像他们是第一次见面一样,只看现在的他绝

    对会让人觉得他是个坐怀不乱的正经男人。可舒雅心里清楚:这家伙这是在人口

    稠密的城,所以装得老实本分。一旦到了哪条幽深偏僻的石子路上才会让他真

    正的本性暴露出来。

    因为刚刚搬运货物出了很多的汗,中午毒辣火热的阳光又晒的车里像个蒸笼,

    所以姜鸿升打开了车载空调,还不解恨,又把上身那件工厂的蓝灰色的半袖衫工

    装也脱掉了,一下子上半身就赤条条地呈现在了舒雅面前。

    驾驶室里一下子弥漫起浓郁的男性荷尔蒙气息,舒雅忍不住偷眼瞄了他一眼,

    只见他全身汗津津的,粗壮的胳膊比舒雅的大腿还粗,上面肌肉虬结成一块块,

    胸前露出鼓鼓的胸大肌、左右肩头的三角肌圆鼓鼓、饱满造就了两颗球形肩膀,

    下腹六块棱角分明的腹肌也异常显眼。

    「天啊,这家伙真壮,像只野熊似得!比呼老二不知道要强壮多少倍呢?」

    舒雅看得暗自心惊,不知为何舒雅看到他一跳一跳的鼓鼓的胸大肌,心都似乎跟

    着那跳动的节奏开始发颤了。

    车里很静,姜鸿升还是一本正经地开着车不跟舒雅说一句话,这种静让舒雅

    感觉很压抑。但是舒雅也不想跟他套近乎,因为她知道他是个变态,跟他聊太多

    反而会让他更放肆。

    二十多分钟后,小货车终于驶上了那条隐蔽又颠簸的石子路,这条路隐藏在

    浓密的油桃树林之中,看上去坑坑洼洼的,有不少大货车碾压的深深的车辙印子,

    小货车一拐上这条石子路就开始剧烈地颠簸了起来,车子像是在巨大浪涛间行进

    的小舟一样上下强烈震荡着。

    舒雅早就有所准备,早早地就抓住了车门框上的把手,总算是比第一次过这

    条路时好了许多。舒雅一直都怀疑姜鸿升是故意专挑坑洼的地方开的,所以双手

    紧紧抓着车门框上的把手而一双美目却扫视着路面,就想看看这姜鸿升是不是故

    意在颠自己。

    果然明明正前方路面平坦一片可他却偏偏右拐到一条深深的车辙沟里,舒雅

    猛地一下子被颠地几乎都要从车座上弹到窗外去了。

    「这个坏蛋,就是故意在颠我,真是坏透了。」舒雅被颠簸的暗暗叫苦。

    忽的她眼角的余光瞥见哪个姜鸿升好像一直在盯着自己这边看,仔细看他的

    目光似乎是在看自己的胸部。她低头一看马上明白了:原来这么一通颠簸让自己

    的一对儿大白兔早已按捺不住,活蹦乱跳了起来,那摆动的幅度惊人。自己薄薄

    的白色半袖工装似乎根本就束缚不住它们,使得两座高耸的玉女峰几欲冲破衣服

    的包裹脱缰而出。

    这家伙不仅害得自己的一双乳峰波涛汹涌,不停地剧烈震动着。更过分的是:

    她看到姜鸿升的裆部又顶起了高耸入云的大帐篷,几乎要撑破裤子的样子。驾驶

    室里也渐渐清晰地听到姜鸿升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了,而他两腿之间的蒙古包也

    几乎要被顶破了。而且他看过来的目光也由刚才的偷偷摸摸变成了直勾勾地盯着

    舒雅的饱满乳房看,已经毫不掩饰了,舒雅害怕极了,赶紧掏出了手机来打算求

    援。

    她习惯性地想到了呼老二,现在能赶过来救她的估计也只有他了,于是她飞

    快地找出了他的号码,可刚要拨打出去,她就停住了。因为他想起了昨天这个呼

    老二试图要强奸自己,自己已经决定以后再也不再理会他了。呼老二不行那就只

    能打给丈夫戴庆了,可一想在侯梅加工厂兼职出纳的事情她一直都在瞒着丈夫,

    本想赚到的这两千元外快都贴补在玩游戏上的,现在要是打给戴庆就等于自己的

    计划全部暴露了,那以后就再也不可能去玩游戏了。

    这个不行,哪个也不行,最靠谱的两个人都被排除了,想来想去现在能最快

    速度赶到这里的也只有哪个满脸质朴的小田了。舒雅很快在通讯录中翻找出小田

    的号码拨打了出去……

    就在舒雅费神思考着找谁来营救自己时车猛然停了下来,驾驶室里响起了姜

    鸿升那瓮声瓮气的不满声:

    「我只是憋了尿,想撒尿而已,别老是整得我好像是个流氓似得,每次都打

    电话找人。我最起码还曾经是名人民卫士,怎么会干那种缺德带冒烟的事儿呢?」

    说着他气呼呼地打开了车门跳下车去了,真就站在车边撒起尿来。

    舒雅被他说得一阵子尴尬,可自己的手机已经拨打出去了,手机里传来了小

    田激动的声音:

    「喂?是您吗?是舒……舒雅姐吗?」

    舒雅只好接听答复道:「是我。」

    「没想到您真的会打电话给我,太高兴了。您有什么事吗?是不是要来玩游

    戏了?」

    「我……」舒雅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了,眼下的危险好像已经解除了,

    也许真的是自己误会了姜鸿升。可怎么回答小田呢?自己本来不打算今天再去玩

    游戏了,因为跟丈夫之间的误会还没有解除,自己哪里还敢再去游戏里跟「小包

    子」幽会呢?

    「嗐,您有什么为难的事儿尽管吩咐,我为您干什么都愿意的。」小田显然

    是把舒雅当作了心中的女神,热情异常。

    舒雅总不能现在就告诉人家小田说:「没事了,我在逗你玩儿」吧?于是她

    左思右想总算找了个事由:

    「小田,你有方便的交通工具吗?比如摩托车、自行车之类的。」

    「呃……我没有,不过我同村的季大哥有辆电动自行车,就跟我自己的一样,

    我随时可以骑出来。怎么?您是不是需要我去驮您过来啊?」小田急切地问询着。

    「现在还不用,一会儿你能不能来一趟经贸学院西面四百多米……」舒雅把

    石材加工厂的位置大概跟小田说了一下,她想一会儿自己见完梅总办理完公事后

    总是要想办法离开这里的,这里荒凉的很,根本就没有出租车,所以她提前想到

    了回去的办法。

    「好,没问题。我保证随叫随到。」小田胸脯拍得「啪啪」响。

    舒雅打完电话就想看看姜鸿升到底尿完了没有?便偷偷扭头看过去,这家伙

    这次居然又大开着车门让舒雅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林边方便的姜鸿升。

    这次姜鸿升已经不像上一次那样还知道背过身去躲避舒雅了,而是直接侧着

    身子握着他哪根异常粗大的阳物用强力的尿柱在冲击一颗树上即将脱落的树皮玩。

    他这侧身的姿势,正好将他哪根异常粗大

    μ最⊿新百喥弟—?板ξzんù?╖╚

    的阳具彻底暴露在了舒雅的眼前,

    被舒雅通透地看了个真真切切:只见哪根阳具通体紫色,阴茎粗如幼童儿臂,更

    过分的是那异常硕大的紫红龟头,竟像是一个成熟的松口蘑一般,龟棱子外翻着

    比阴茎粗出不少,整个龟头就像是松口磨的伞盖,直径目测最少6公分以上。因

    为这次他整个身体都侧了过来所以整根阳具的长度也被舒雅看了个透彻:比「宁

    泽涛」的哪根黝黑阳具还要更长一些。

    与第一次看到这根巨阳时的反应不同,舒雅这次再看到这壮硕的男根时已经

    没有了初次看到时的惧怕,相反却多了一丝异样的好奇感,甚至有了那么一丝丝

    羞于启齿的探欲望。

    为什么?同一个人看到同一根巨硕的阳具心理感受会发生如此之大的彻底改

    变呢?

    正应了刘希夷在《代悲白头翁》中的那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

    不同。」

    今日的舒雅已经不同于了往日,品尝过了呼老二哪根粗长阳具带给她的那种

    飘飘欲仙的极致快感的畅美滋味儿后,她对男人的阳具有了全新的认识。可以毫

    不夸张地说:跟呼老二的那次终极交彻底颠覆了舒雅的性观念,呼老二的哪根

    黝黑的粗长阳具已经把她带入了一个全新的性爱世界。

    品味过了被呼老二哪根粗长阳具肏弄后的美妙滋味儿,舒雅终于彻底理解了

    闺蜜丁欣蕊常挂在嘴上的那句:「器大活儿好,叫人疯狂!」

    舒雅偷偷斜睨着姜鸿升哪根吓人的阳具渐渐双靥飞红,也不知在瞎想些什么?

    只见她那白瓷般的小贝齿咬在艳红的樱唇上越咬越用力,两条美腿夹得也越来越

    紧,似是生怕被什么异物插入下身羞处一般。

    姜鸿升尿完了却并不像上次那样直接把哪根粗大东西塞进裤裆里,而是扭过

    身来冲着车门用手握着那活儿不停地抖动着,似乎是要把那昂大龟头蛙口上还残

    留的尿滴甩落在地上。他握着那粗长活儿越走越靠近舒雅……

    「这个不要脸的,是有露阴癖吗?真是个流氓!」舒雅虽脸朝前看似在看前

    方,可其实她的妙目却是在时时斜睨、偷瞄着姜鸿升的一举一动。

    随着那根阳物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舒雅的心怦怦直跳越来越紧张,呼吸也越

    来越急促。不过那昂大的活儿倒是看得越来越分明了:那红紫发亮的硕大龙头犹

    如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正冲着舒雅怒目而视,蛙口还分泌出黏黏的莹亮的液体

    来,那分明不是尿液。什么情况下才会分泌出那种液体大家都懂的,舒雅更是明

    白。

    「流氓,还说什么憋尿了才硬起来的?鬼才相信你。」舒雅恨恨地在心中腹

    诽着。

    姜鸿升临上车时才把那活儿塞进了裤裆里。他上了车关死了车门后密闭的狭

    小空间里就渐渐弥漫出了一股淫靡的腥臊味,许是那龟头上流淌着的黏黏液体散

    发出来的气味。

    姜鸿升好像很喜欢这种骚味,他深吸了一口车厢里混着舒雅体香的气味,

    陶醉般地闭上了眼睛,嘴上却意味深长地说道:

    「啊,射完了就是舒坦啊。我的卵子大,货量足,能射好长时间呢,一般人

    可真是比不了。这要是被我这一股股火烫的汁液浇在花芯子上那畅快的感觉…

    …」

    舒雅一听就知道他开始胡说八道了,赶紧制止道:「姜师傅,可以开车了吧?」

    他被打断了炫耀,讪笑着:「好,开车啦,老司机要开车啦!」

    发动的车子又开始颠簸着前行,舒雅扭着头看向自己这一侧窗外的油桃林子

    一声不吭。

    姜鸿升看到舒雅本来雪白雪白的玉颈此时已是泛着潮红,娇小可爱的小耳朵

    更是酡红酡红,高耸地酥胸剧烈起伏不停,他就已然明白了舒雅此时的心境。他

    边得意地开着车边低声欢快地哼唱起了他当兵时几乎天天唱起的军歌《打靶归来》:

    「日」到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 把淫归,把淫归

    胸前「樱桃」映彩霞

    愉快的淫声满天飞

    咪嗦啦咪嗦  啦嗦咪哆来

    愉快的淫声满天飞

    ……

    夸咱们「枪法」属第一

    咪嗦啦咪嗦  啦嗦咪哆来

    夸咱们「枪法」属第一

    ……

    「这军歌怎么听着哪里有点儿不对?」舒雅是个特别较真的人,见不得别人

    连军歌都唱错词,更何况姜鸿升曾经还是个特战班长呢。于是她十分鄙夷地低声

    道:「还是老兵呢,连军歌都唱错词?丢不丢人啊?」

    没想到姜鸿升那货一改在繁华地段时的沉默寡言,笑嘻嘻道:「是你听错了,

    这可不是啥军歌《打靶归来》,这是俺自己改编的《日屄归来》。」

    舒雅听后再一琢磨他唱的那歌词,马上回过味儿来,脸飞红霞,羞怒地娇嗔

    道:「不要脸,流氓!」然后就赶紧把身体整个都紧紧贴靠在了自己这一侧的车

    门上,潮红的脸也整个扭向了窗外,不再理会这个兵痞子姜鸿升。

    ……

    ¨最新网◇址百喥◤弟◤—板?zんù○??

    在幽深广袤的油桃林间,一条满是深深浅浅车辙印子的窄小石子路横贯其间,

    路上一辆福田牌货柜车正剧烈颠簸着缓慢行驶其上,那车上除了因为颠簸而发出

    的「咣当……咣当」的噪音外,从驾驶室里还传出了欢快的歌声:

    「日」到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 把淫归, 把淫归

    胸前「樱桃」映彩霞

    愉快的淫声满天飞

    咪嗦啦咪嗦  啦嗦咪哆来

    愉快的淫声满天飞

    ……

    另一侧的车门玻璃上一位娇美如画的仙子般的女人此刻正把螓首、饱满的酥

    胸抵在厚厚的有机玻璃上,以防止自己那一对儿高耸、浑圆的雪乳太过颠簸,同

    时她美眸波光流转向车窗外观望着。听着车内传出的那淫荡不堪的男人歌声,这

    佳人粉面上似乎并没有众人所想象中的那种极度羞怒之色,反而似乎正在听着这

    歌声用青葱玉指掩着樱桃小口偷偷窃笑着,大概是觉得这歌词改编的太过低俗、

    可笑了吧?谁知道呢?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