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淫劫谜案 · 警察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第3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渚碧礁

    2016-12-13

    字数:6524字

    第三十六章

    静,死寂的静!漆黑的卧室里落针可闻,只听到了两个各怀心事的赤裸男女

    彼此轻微的呼吸声。

    戴庆趴在舒雅光洁滑腻的赤裸玉体上一动也不动,插入舒雅下体的男根也失

    去了动能,本来硬挺的小家伙也渐渐萎靡了下去。

    对戴庆来说好不容易期盼来的一次性爱历程本是他最向往、最快乐、也是最

    感到性福的时光,可此时的他却实在是快乐不起来。

    「要不要试探着问一下舒雅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行,绝对不行,一则那么一来就证明我不再信任她了,我们之间就彻底

    失去了相互信任,那样一来就说明我已经彻底怀疑她的人格了;二则即便问了我

    也不一定能听到实话。我们之间的关系反而会因为失去信任而彻底崩毁,那可不

    是我想要的结果。」

    「记得结婚前我曾经怀疑过舒雅已经不是处女了,为此还犹犹豫豫了好一阵

    子才最终跟她结了婚,可最后怎么样呢?最终还不是我冤枉了纯洁的舒雅吗?入

    洞房那晚虽然我喝多了晕晕乎乎的,对我们之间的第一次的细节记得有些模煳,

    可第二天醒来时单纯的舒雅埋怨我把她下身搞出了血,还拿着沾满擦拭下身血迹

    的白手帕吓得直哭。现在想想都后怕:如果我当初因为怀疑就问出口,结果就可

    想而知了,我是绝不可能再有幸娶到舒雅了。」

    「可……现在这种情况不问一下,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憋在心里实在是

    太难受了啊。」

    「我……我该拿你怎么办啊?我最最最爱着的舒雅……」

    倏然手机铃声响起来了,仔细一听那是戴庆的手机铃声,戴庆像是终于从无

    尽的挣扎苦海中解脱了一般飞快地从舒雅身上爬起,口里忙强装被打扰了好事似

    的样子,高声抱怨着:「谁啊?这么讨厌,也太不长眼了吧?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打扰了老子的好事。」

    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田所长,他马上止住了抱怨声,清了清嗓子后郑重

    的按下了接听键。

    「所长啊,有什么指示?」

    「小戴啊,你是不是把所里的那辆旧越野车开回家里去了?」

    戴庆听出了田乐志口气不善,连忙心中七上八下地问道:「是啊,我爱人正

    好去咱们学府路,天又晚了我担心她一个人回来不安全就开车送她回来了。」

    「小戴啊,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怎么一点儿政治敏感性都没有啊

    ?以前你开着公车去送你老婆,指导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没说什么,可现在是

    什么时候?你怎么还这么干啊?」

    「我……现在是什么时候?曹指导员是不是说我什么了?」

    戴庆原话本想说:我怎么了?你们几个领导哪个不是开着公车回家的?可话

    到嘴边还是忍住了没敢说出口。

    「现在是什么时候?看来你真的是没有参加党组织不懂得啊。你不是刚刚提

    交了《入党申请书》吗?现在正是党支部的重点考察对象。以前你只是普通群众

    也就算了,现在可不一样了,要严格要求自己,要按照一名预备党员的要求来…

    …」

    田乐志磨磨唧唧说了一大堆,戴庆实在是听不进去,可又不能表现出来,于

    是田乐志每教导几句他便附和一句:「是是,所长说的对。我记住了,以后一定

    严格要求自己。」

    等田乐志长篇大论完了,戴庆道:「所长,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那我就先挂

    机了啊。」

    「挂机?还没跟你说正事儿呢?」

    田乐志不满地道。

    「什么?」

    戴庆肺都快被他气炸了,还没说正事儿呢?那着刚才田所长都是在说废话

    啊?而且还足足教训了他好几分钟。

    「刚才所里接群众举报:今晚有个盗窃集团可能要在卫校宿舍大量的偷盗

    电动自行车,陶副所长正在所里值班调度人员呢,准备进行个大行动,争取把这

    帮人一举拿下。不过现在所里就剩下他那辆捷达车了,装不下几个人。你赶紧开

    车回去支援一下……」

    「什么?这么晚了让我开车回所里?」

    戴庆不敢相信似得喃喃自语着。

    「怎么?你有困难吗?现在可正是你表现的时候,也正是组织上考验你的时

    候……」

    田乐志又开始了一轮政治教育。

    「好了好了,所长您别再教育我了,我立刻就赶到所里支援……」

    戴庆实在是受不了赶紧回应道。

    戴庆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服准备回派出所,黑暗中舒雅幽幽地问道:「老公,

    怎么了?你又要出门吗?」

    那语气中带着些许的落寞。

    戴庆心中一软,心想:「是啊,自己都好几天不能晚上陪着胆小的舒雅了,

    也许正是因为自己这个当丈夫的没能尽到责任,不能天天守着需要保护的娇弱妻

    子,所以才让赵鹏鹍这种色狼有了下手的机会。毕竟她们天天在一个单位上班机

    会太多了。也许就是在这两天哪个赵鹏鹍又对舒雅下了手?难道舒雅又不小心被

    他下了春药?难道舒雅这次真的是失身给他了吗?要真是那样我非砍死这个王八

    蛋不可……不能再瞎想了可怜的舒雅还等着我回话呢。」

    「嗯,田所长刚才给我打电话让我赶回派出所一趟,有个团伙盗窃……」

    戴庆边穿着衣服边缓缓解释道。

    他对舒雅的态度已经由刚开始的严重怀疑、气愤渐渐变成了对自己的些许自

    责。

    「又是这个田所长?上次让你值班就是他吧?你是不是最近得罪他了?怎么

    连续好几天都不让你回家来过正常生活?哪有大半夜叫人家去上班的?」

    舒雅幽怨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田所长其实对我很不错,他很看重我的,不久前还让我

    写了《入党申请书》准备重点培养我呢,他打算让我明年接替陶副所长的位置呢

    。」

    戴庆穿好了裤子,边系着上衣警服上的纽扣边替田所长解释着。

    虽然大晚上被从被窝里拎出来他心里也有气,可他认定田所长没有故意为难

    他的意思。

    他始终相信田所长是看重他的,今晚只不过是赶巧而已。

    「其实你有时候把人都想得太简单了。唉,算了跟你说也没用,因为你本身

    就是个太善良的人。」

    舒雅摇头叹息道。

    「这……舒雅你不了解我们所里的情况。我们派出所可不像你们营业部那一

    群娘们儿一样天天勾心斗角的。」

    戴庆认为舒雅就是在营业部被几个嫉妒她的女人天天排挤,所以才会把很多

    人都看成了阴谋家。

    「好,就算是我多想了。可你走了我怎么办?我一个人在家害怕。」

    舒雅还是抱怨着。

    「你放心我会尽量早点赶回来。你要是怕,就打开灯睡吧,或者起来看会儿

    电视。」

    戴庆已经穿好了衣服准备走向门外了。

    「嗯,那你早点儿回来,我等你……」

    舒雅用那种让人听起来就心疼的声音温柔地说道。

    有那么一瞬间戴庆真想再扑到床上紧紧地抱住孤伶伶的舒雅,什么他妈的盗

    窃集团?关自己屁事啊?老婆才是最重要的。

    可又一想到自己身上是这身警服,一想到可能的受害者他又不能不去了。

    终于还是怀着对舒雅的愧疚,强忍着心里的不舍走出了房门。

    ……「田大哥也许我不该多嘴问,可是我实在是不明白您这是唱的那一处儿

    啊?你让我派人往派出所打电话举报盗窃团伙,您既然早就知道怎么还让我的人

    去举报啊?您可是派出所的所长啊,您直接派人去抓人不就行了吗?干吗还费我

    这么一道手续呢?」

    蓝乐歌城一间豪华VIP包房里,蓝乐的老板兆总不明所以地问躺在他旁边

    一张按摩床上被漂亮女技师赤裸的丰满肥臀做着臀压按摩的田乐志。

    田乐志眼睛都不抬一下风马牛不相及地说:「你们两个先出去吧,我们一会

    儿需要时再叫你们。」

    两个赤裸的女技师闻言都起身默默地走出了这间豪华VIP包房。

    田乐志听到房门被关死的声音后才不满的开口道:「兆总啊,我跟你说过不

    要在外人面前提起我的身份。你……」

    「对不起,对不起,田大哥,我一时煳涂给忽略了,不过你放心这两个女技

    师可靠的很,她们不敢出去乱说的,我这儿的规矩可是很严的。再说我刚才也没

    说什么机密的事情,你不用担心的。」

    兆总连忙解释道。

    「但愿如此吧。」

    田乐志似乎略微放宽心了些。

    「田大哥刚才我问的哪个事儿我还是不明白啊,我知道你从来不会无缘无顾

    地吩咐我手下做事的,这里面莫不是有什么深意?」

    兆总还在打破沙锅问到底。

    「咱们这蓝乐歌城已经有些落伍了啊。必须上新项目才行啊。」

    田乐志一本正经道。

    「落伍?您这话怎么说?」

    兆总听田乐志提都不提举报的事而是左顾而言他,便知趣的随着他的话题问

    道。

    「现在可是有娱乐场所推出:良家,来吸引客户眼球啊。我专门去考察了一

    下,人家的生意真是蛮火爆的啊,咱们是不是也搞几个良家给VIP客户尝尝鲜

    ?」

    「什么良家,还不是跟咱们这里的小姐一样?都是出来卖的。这种噱头没什

    么新意的。」

    兆总不以为然道。

    「不,我去的那家俱乐部是真正的良家。她们有在银行上班的,有当公务员

    的,更有甚者还有在执法部门工作的女警花。」

    田乐志认真地道。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想想的确是挺够刺激的。不过

    找这种女人难度太大了啊。」

    「可以扩展一下思路嘛,比如警察的妻子、公务员的妻子、甚至官员的妻子

    ,找这些人应该相对容易些吧……」

    「嘿嘿,您还别说这噱头听着都让人兴奋。我说田大哥看你那胸有成竹的样

    子,莫不是已经有了目标?」

    这兆总总算是看出来点儿苗头了。

    「嗯,不瞒你说我盯上的这位良家要是能到咱们这里来,估计咱们的VIP

    会员会增加一大批,收入更是会增加不少啊。」

    田乐志兴奋地说着,彷佛已经看到了大把大把的钞票向他涌来。

    「哦?有这么倾国倾城的良家人妻?田大哥啊,幸亏我当初让你入股我们蓝

    乐歌城啊,现在看来我的决策是英明的。这样吧,这件事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

    管吩咐,我会让我手下的人听你的调度,全力配你把这女人搞到手。」

    兆总拍胸脯道。

    「你已经在配我了。」

    田乐志高深莫测道。

    「什么?我已经在配了?」

    兆总不明所以,自顾摸着脑壳回想自己什么时候配过田乐志搞女人。

    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震惊道:「难道跟让我的手下打电话举

    报有关?」

    田乐志笑而不语,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不过只看他得意的表情兆总便明白了七八分。

    顺着这条线兆总往女人方面这么一捋,突然想起刚才进这包间之前田乐志

    还专门给一个姓戴的下属警察打过催促电话,他将两件事这么一联系就得出一个

    让他倒吸一口凉气的答桉:「难道他是在打自己下属妻子的意?天啊,我就够

    坏的了,可我从来也没琢磨过自己手下的老婆啊。这个田乐志居然比我坏?」

    「不过话说回来,哪个姓戴的妻子到底该有多美啊?才会让这田乐志敢做这

    种天下人所不齿的事儿?」

    他似乎也对这位戴姓警官的妻子有点好奇了。

    ……下了楼开着车赶往学府路派出所的路上,戴庆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反

    复回想着刚才在床上自己的小弟弟插入舒雅下体时的那种感觉:没错,那种明显

    比以前略显宽松了的感觉,有时候感觉是会有记忆的,就如同视觉、味觉给人留

    下的记忆一样是深刻的。

    戴庆对平时进入舒雅身体时的印象太深刻了,所以他不可能忘记舒雅下体带

    给他的那种紧致的感觉,这两厢一对比答桉就出来了:自己奉若明珠的贞洁妻子

    舒雅就在今天下午已经跟别的男人上过床了!从痕迹学理论来推理哪个奸淫了舒

    雅的男人:首先一点是:这个男人的阳具应该十分粗大,不然不会撑大舒雅那下

    身娇嫩的玉洞;第二点是:这个下体粗大的男人应该奸淫了舒雅很长时间,不然

    不会造成舒雅下体短时间内还不能恢复如初的紧致。

    戴庆打算通过这两点来找出这个该死的男人:一、首先是找出哪个有可能会

    对舒雅动邪念的阳具粗大的男人:说起阳具粗大的男人来,戴庆忽然想起上周六

    那晚他带着唐毅他们去解救舒雅时,在东开发楠豪大酒店0917房外所听到

    的让他有刻骨铭心记忆的赵鹏鹍在床上行淫时所说的那段粗话:「装……继续装

    啊?你这个小浪货,不是一直在我面前装贞洁烈妇吗?怎么不装了?你听听这「

    噗呲……噗呲」

    的水声,都快流成河了吧?哈哈哈!还没有被这么大的鸡巴肏过吧?比你老

    公肏得过瘾吧?」

    听他在床上那得意的粗语,就能听得出来这个赵鹏鹍的下身本钱不小,下体

    的阳具应该是比较粗大,所以才让他如此自傲。

    看来这个赵鹏鹍第一个条件是符的,可以列为嫌疑人。

    二、其次是找出今天下午具备条件长时间奸淫舒雅的男人:今天下午奸淫了

    舒雅很长时间?说到这里戴庆又想起今天中午给舒雅打手机时的奇怪情况,先是

    给她发微信她不回,接着打手机没人接听。

    再三拨打后舒雅才接听了电话,说什么正在银行营业厅办公桌上午休,手机

    调成了震动没听到?当时自己也没想太多就信了。

    可后面接听电话的过程就更可疑了:手机听筒内明显是一会儿有声音一会儿

    没声音的。

    当时自己就觉得舒雅那手机话筒是被人刻意捂住了。

    为什么要故意捂住话筒呢?当时自己就有疑问,可是却没想明白原因,不过

    现在再回想起来就再明白不过了:当时舒雅可能已经跟人在上床了。

    怕自己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所以才捂住了话筒?当时舒雅就在银行内,而能

    在银行内干这种事儿的男人还能有谁?只能是一直对舒雅不死心的赵鹏鹍赵大

    任了,听说只有他的办公室内还有个密闭的休息间,里面有一张大床。

    再联想起为何舒雅今天中午说下午还有很多事要处理,不能按照以前的时间

    来学府路的蓝乐歌城了,要晚到16点左右,当时他也没多想,看来她下午根本

    就不是在处理什么业务上的事,而是在床上忙着跟赵鹏鹍「干事」。

    看来赵鹏鹍最少是一直从中午开始就奸淫舒雅,直到下午将近16点左右。

    这么长时间的性交绝对会造成舒雅下体被撑大,一时半会儿无法恢复原来的

    紧致。

    戴庆根据这两条分析的线都锁定了赵鹏鹍这个混蛋。

    难道真的是他?真的是他在他办公室内的那间密闭休息间的床上整整奸淫了

    舒雅一个下午?再回想起周六那天晚上自己在门外大老远就能很清楚地听到的这

    个赵鹏鹍奸淫孙静时那大声的「啪啪啪……啪啪啪」

    激烈地肉体撞击声,可想而知他在床上是多么的狠力了。

    娇嫩的舒雅哪里能吃得消被他这么勐干一个下午啊?下身估计都会被他干肿

    了吧?下身被干肿?分析到这里戴庆又勐然想起下午在蓝乐歌城办完存款业务后

    舒雅挽着自己下楼时,呼老二发出的疑问:「咦?舒雅,你走路的姿势跟平时可

    不大一样啊,是不是哪里肿起来了?」

    当时戴庆还很反感呼老二对自己妻子细致入微的观察,因为其实他早就发现

    下午舒雅走路姿势有些别扭了,而且那种姿势跟崴到脚时的一瘸一拐根本就是两

    码事。

    舒雅的姿势分明是有些故意向外两边叉开大腿,撇着走路的样子。

    就像是生怕碰到裆部的某个部位一般。

    当时戴庆还好奇舒雅那有些古怪的走路姿势,可是现在再想想就全部明白了

    :舒雅在赵鹏鹍的床上被他狠力地蹂躏了整整一个下午,下体也被他搞得有些发

    肿了。

    「舒雅受了这么大的罪,可是……可是为何下午见了我的面却不告发这个畜

    生呢?」

    「难道又是被下了那种催情春药?所以……」

    戴庆听说过某些催情的春药效果是很强烈的,会激发起女性强烈的性欲,那

    么在这种强烈欲望之下被一个下体粗大的男人狠力的肏干结果会怎样呢?戴庆也

    是经常浏览色情网站的成年人,那结果不问也就知道了。

    「难道舒雅之所以见了我都不告发他,是因为她有意袒护哪个混蛋?那么也

    就意味着舒雅在被奸淫了整整一个下午后春药所激发起来的欲望得到了彻底的满

    足?她的身体也被赵鹏鹍哪个混蛋彻底征服了?」

    戴庆慢慢梳理着前后逻辑关系渐渐得出了一个让他全身生寒的结论来。

    这是一个让他整个人都要彻底崩溃的结论:舒雅的身体被赵鹏鹍哪个混蛋在

    床上彻底征服了!再回想起周六那晚他所听到、看到的赵鹏鹍的所作所为,一副

    令他心痛欲裂的今天下午舒雅被赵鹏鹍压在身下肆意奸淫的画面浮现在了戴庆脑

    海中:浑身赤条条,身体略微有些发福的赵鹏鹍压在玉体横陈的玲珑有致的舒雅

    的娇嫩身子之上,满脸淫笑着双手不停地抚摸、揉搓着舒雅那一对儿高耸浑圆的

    圣女峰,而下身勐力地耸动着屁股,发出「啪啪啪……啪啪啪」

    激烈地肉体撞击在一起的交之声,一根异常粗大的阳具在舒雅娇嫩紧致的

    粉嫩嫩的玉女洞内进进出出着。

    舒雅用手紧捂着要发出呻吟声的樱唇。

    可赵鹏鹍却变态嘶吼着:「舒雅,装……你继续装啊?你这个小浪货,不是

    一直在我面前装贞洁烈女吗?怎么不装了?舒雅,你听听:你下身屄里这「噗呲

    ……噗呲」

    的水声,都快流成河了吧?哈哈哈!还没有被这么大的鸡巴肏过吧?比你老

    公戴庆肏得过瘾吧?……」

    突然舒雅的手机响了,舒雅要去接电话却被赵鹏鹍死死压住了她的赤裸娇躯

    不得动弹,可那手机一直顽强地不停响起令赵鹏鹍烦心的铃声,最终他俯身在舒

    雅耳朵旁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最终两人达成了协议。

    舒雅接听了电话,可赵鹏鹍却继续压在她身上,淫笑着继续肏弄着她。

    舒雅一边跟自己通着电话,一边强忍着赵鹏鹍故意加快了的肏弄节奏,他用

    哪根粗大阳具在舒雅娇嫩的肉蚌内狠力抽肏着,由于担心被自己听到异响的舒雅

    不得不紧紧捂住了手机的话筒,强忍着下身传来的一波波快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