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淫劫谜案(第三卷:警察之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3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渚碧礁

    字数:11102

    第三十章

    梅香荭给舒雅斟了杯茶,然后笑吟吟道:「听我爱人说你是五华国税局梁

    副局长介绍来的?」

    舒雅脸上发红,这明明就是在骗人嘛。不过侯大哥为了她办成这笔业务也是

    费了心机了,她在心里暗自要求自己一定不要演砸了,那可就枉费侯大哥的一片

    苦心了。于是她轻声地「嗯」了一声,然后就赶紧端起茶杯喝茶,以避免言多必

    失,露出什么破绽来。

    舒雅因为说谎的羞愧脸红却被梅香荭误会了,她彻底想歪了,于是道:「舒

    雅妹妹啊,都说梁副局长眼光高得很,一般女人看不上眼,我还一直不信呢,可

    今天一见你,我算是真服了。你生的这般美貌也难怪他会为这么点儿小事也替你

    打招呼了。」

    舒雅一听知道她误会了,马上急道:「梅总,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梁副局

    长仅是一面之缘……」

    梅香荭看着舒雅着急的样子,笑得更甜了,意味深长地道:「嘻嘻,我懂得,

    我懂得。我可不是那种到处传人家闲话的三八婆。咱们还是说一下业务上的事情

    吧,听我爱人说你可以上门服务?我就不用再隔三岔五地跑银行了?」

    「是的……」于是舒雅把她能给企业的便利详细说了一遍。

    梅香荭仔细听着,渐渐笑意更浓了,道:「太好了,你就相当于是我们公司

    的出纳员嘛。这样好不?我给你再发一份出纳员的工资,就等于聘你为我们公司

    的兼职出纳了。怎样?」

    ◤最新╘网∶址?百∴喥弟╙—板◢zんù◎╚╘

    「兼职出纳?」舒雅有点惊讶道。

    「对,舒雅妹妹啊,你可是不知道,我的出纳员上个月刚离职,已经来回找

    了好几个了都干不长,就因为我们这里太偏僻,要吃住在厂,可厂里全是男人,

    每次来一个女出纳过不了多久就会被那群臭男人给骚扰怕了。我一直都发愁找不

    到个好出纳呢。这下好了,你又不用住在我们厂里,他们想骚扰你也没门。」

    「这……梅总,我实在是没有思想准备。」舒雅被梅香荭的热情搞得有些不

    知所措了。

    梅香荭也不说话,低头打开了她的香奈儿菱格纹鳄鱼皮包,从里面拿出一叠

    钞票来塞到了舒雅手中,道:「舒雅妹妹,这是我预付给你这个月的工资。拿了

    钱可就不能反悔咯。嘻嘻。」

    舒雅作为天天点钱的银行前台柜员,那叠钞票只一入手便知道大概数目了:

    两千元。

    「这……梅总我还什么都没干呢,我不能要。」舒雅推脱道。

    「预付的工资嘛,只要你以后成心跟我作就收下。要是看不起我梅香荭那

    你就把钱放下吧。」梅香荭佯怒。

    「不不不,我怎么可能看不起您呢。我只是觉得我还什么都没做就先拿钱,

    实在有些过意不去。」舒雅怕又让梅总误会便连忙解释。

    她一说完此活,没想到刚刚还佯怒的梅香荭竟搂住了她的肩头,

    §找ˉ回◣∶请◣百喥╚●弟ㄨ—?板×zんù╘╔ξ

    把脸凑在她

    耳边低声道:「好妹妹,你要是实在觉得过意不去的话,不妨在梁副局长面前多

    说几句我们公司的好话。申请今年『优秀纳税企业减免税款』的报表我们上个月

    就递上去了,能不能审批通过只是梁副局长一句话的事。」

    舒雅终于明白这位梅总为何对她这么大方了,原来人家根本不是看中她的业

    务能力,而是看中她身后所谓的跟梁副局长关系而已,怪不得候大哥要给她编这

    么一层关系了。

    「要是有一天梅总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可怎么面对她啊?这个侯大哥可真

    是坑人。居然为了我骗自己的妻子?……这可怎么是好?我到底要不要跟她说实

    话呢?」舒雅被梅香荭的过度热情搞得有些左右为难。

    我的心情犹像樽盖等被揭开

    嘴巴却在养青苔

    人潮内愈文静愈变得不受理睬

    自己要搞出意外

    像突然地高歌

    任何地方也像开四面台

    着最闪的衫扮十分感慨

    有人来拍照要记住插袋

    你当我是浮夸吧

    夸张只因我很怕

    正在舒雅左右为难时挎包里传来了手机的铃声《浮夸》,舒雅连忙道:「梅

    总,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梅香荭点头示意。舒雅匆忙打开挎包从中取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呼老二。

    她这才想起在来时的石子路上,自己曾经因为担心哪个姜鸿升会对自己动邪念,

    而打电话给呼老二求援。连忙接通了手机:

    「舒大美女,我都在这条石子路上来回开车找了两遍了都没有看到你啊。你

    在哪儿啊?没事儿吧?」手机里传来呼老二急切的大嗓门,连旁边的梅香荭都听

    得一清二楚。

    「谢谢你,呼经理,我没事。我现在侯梅仿真石材加工厂里,谈业务呢。」

    「哦,那我就放心了。我到他们厂大门口开车等你吧?这里荒凉的很,你一

    个人我不放心啊。」呼老二关心道。

    有那么一瞬间,舒雅忽的感到一阵感动,她感激道:「谢谢你,呼经理,那

    就请你稍等我一会儿,我谈完了就出去。」

    「好,那我就在厂大门口等你。」

    挂了电话,舒雅把手机放进包里,忽的一只白生生的手趁机把那叠钱也塞了

    进来。她还来不及反应,梅香荭已经开口转移话题了:「哟,舒雅妹妹的护花使

    者都追到我们厂大门口了?」

    舒雅怕被误会连忙解释:「梅总,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是我的客户,接我去

    办理业务的。」

    「哦?都跑到学府路这么偏僻的地方来专门接你了,还说不是护花使者?」

    梅香荭将信将疑,于此同时她混肴视听的目的也达到了,舒雅已经只顾着跟她解

    释了,顾不上那两千元预付工资的事了。

    「他们单位就在学府路,而且就在经贸学院大门口附近,离这里不到一公里,

    很近的。」舒雅的确是顾不上那预付工资的事了,她急着解释清楚跟呼老二的关

    系,生怕被误会了。

    「什么?难道你在学府路上还有别的大客户?据我所知这学府路上也没什么

    别的像样的企业了啊?」梅香荭疑惑道。

    「我在学府路上还有两家客户呢,而且这两家效益都还可以。」舒雅颇为得

    意道。

    「哦?那两家?」

    「一家是经贸宾馆、还有一家是蓝乐KTV歌城。」舒雅如实说道。

    「经贸宾馆也是你的客户?」梅香荭惊奇道。

    「是啊,梅总你跟这家宾馆很熟悉?」

    「嗯,他们是去年才开业的,装修材料好多都是用我们厂的板材。我跟他们

    老板牛总很熟悉的。真想不到你把学府路上规模最大的两家娱乐行业的企业业务

    都揽下来了,看来梁副局长还真是很卖力呢。嘻嘻。」显然梅香荭把揽下这两家

    店的功劳全算在梁副局长头上。

    舒雅不想再在这件事上纠缠,性选择了沉默。

    这时梅香荭走回到办公桌后打开了桌后的保险箱,取出了一个包,道:「舒

    雅妹妹,这是我们公司的出纳用的财务章,印鉴、还有一些《营业执照副本》、

    《税务登记证》、《法人代表授权委托书》等等证明文件。你现在既然已经是我

    们的出纳了,我就把它交给你,接下来你就去到你们支行办理现金账户吧。喏,

    我这里还有十二万元现金,你顺带帮我存上吧……」梅香荭还真把舒雅当作出纳

    员来用了。

    舒雅没想到梅香荭对她这么信任,竟然直接把财务章,印鉴、都交给了她,

    这让她对梅香荭好感度骤升,她马上诚恳道:「梅总,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一

    定把工作干好。」

    「是叫舒雅吧?来,在这份《法人代表授权委托书》上签个名,我好加盖公

    章。」梅香荭道。

    舒雅签了名后又接过哪个包,查看了里面的财务章,印鉴、以及证明文件后,

    又清点了那十二万元现金然后都装进了自己的挎包里。

    「好了,舒雅妹妹留一下联系方式吧,顺便加个微信好友。」梅香荭说着掏

    出她的iPhone5手机和舒雅相互加了好友。

    「梅总,账户今天我办好后明天给您把卡拿过来。」舒雅边加着好友边说。

    「随你好了,你反正已经是我们公司的出纳员了,以后跑银行存钱、取钱都

    是由你来。」

    「梅总,您还有其他要交待的吗?要是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舒雅站起身

    来告辞道。

    「已经到饭点了,在咱们食堂吃完了饭再走吧。咱们的大厨是我从苏州老家

    找来的,手艺不比大饭店的差。」梅香荭热情道。

    「不了,还有客户在大门口等着我呢。」

    「哦,你看我这记性。那好,你去吧,我送你下楼。」说着站起身来送舒雅

    下楼。

    送舒雅下了楼,看着她姿态翩跹地走出了小院,渐渐走远。梅香荭拿出手机

    在通讯录中找出一个人的电话,拨打了过去:

    「喂?经贸宾馆的牛总吧?」

    「哟?太阳打西面出来了?梅老板动给我打起电话来了?我还以为给你结

    完最后一笔板材费之后你就再也不搭理我了呢。都快一年没联系了吧?今天怎么

    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我有你说的那么绝情吗?你好歹也是我们厂的大客户呢。其实我每次开车

    路过你们经贸宾馆都想给你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呢。」梅香荭娇媚地道。

    「是吗?那感情好啊。咦?梅老板我怎么听你的语气好像变了一个人似得?

    以前你说话的口气可不是这种风格啊。」牛总疑惑道,他印象中的梅香荭还是一

    年前哪个干练、泼辣、敬业的女强人形象。

    「哦?变了?变怎样了?我怎么不觉得?」梅香荭惊异道,正所谓:旁观者

    清,当局者迷。梅香荭的变化是潜移默化的,她自己都并没有觉察出来。

    「嘿嘿,变得好像更懂得风情了。」

    「去,别瞎说。牛总我找你是想跟你打听个事儿?」梅

    点0"1'b^z点^

    香荭不想再跟他兜来

    绕去,开始直奔题。

    「我就知道你不会平白无故地给我打电话的,有什么事?尽管问。我知无不

    言,言无不尽。」

    「你们宾馆有没有在一个叫舒雅的银行女职员哪里办理存款业务?」梅香荭

    终于问出了她最想知道的问题。

    「舒雅,对,是有这么一回事,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她也去你们厂了?」

    「是谁介绍她去你们宾馆揽存业务的?」梅香荭没有回答牛总的问题而是急

    着又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还能有谁?她老公呗。」

    「她老公?她结婚了?她老公是那一个?」梅香荭惊道,那舒雅看上去像是

    个刚出校门的小姑娘,她只顾观察她的漂亮脸蛋了,还真没注意她有没有戴结婚

    戒指。

    「她老公就是咱们学府路派出所的戴庆,戴警官啊。」

    「啊?原来是这样,那就难怪了。好了,牛总没有什么事情了,再见。」

    「诶,你这个梅老板啊,问完了就挂电话啊……」电话哪头传来牛总的抱怨

    声。

    可不等他抱怨完,梅香荭就挂了手机,因为她脑子里乱哄哄的有不少疑团:

    都说梁副局长喜欢包养小三儿,还都是些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可从来没听说过他

    还对有夫之妇感兴趣啊?而且还是个警察的妻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精明的梅香荭在脑中思

    着。

    「队长,你看哪来的女人?好靓啊,快看,快看,比咱们梅总都漂亮。」工

    厂大门岗保安室里一名鼻子大的有失比例的保安,兴奋地指着姿态蹁跹,悠然而

    至走来的舒雅说道。

    「大惊小怪什么?她应该是坐着姜鸿升的货车进来的哪个女人。她怎么能跟

    咱们梅总比呢?她只是外貌、身材好一些罢了。咱们梅总的能力可不是一般人能

    比的。」童钱强评价道。

    (童钱强是两年多前从楠城市武警总队退伍的,因为曾在楠城地武警大比

    武中拿过前五名的成绩,所以被候仲嘉高薪聘来做保安队长的。所谓的队长其实

    手下也就四个人,还都是他曾经的部队里的老部下,只要是退伍后他觉得手脚上

    有点功夫的都被他挖过来了。)

    「唉,队长,不是我说你,在你眼里估计就咱们梅总最好了,别的女人你都

    放不进眼里去了。我不跟你争论,反正我觉得这个美女比咱们梅总漂亮。」

    「你懂什么?看女人只看外貌?那是花瓶,样子货,中看不中用。」童钱强

    道。

    那大鼻子保安不好再跟童钱强争论,转了个话题疑惑道:「呀,这美女就这

    么孤孤伶伶地走出去?外面那一段石子路可是好荒凉僻静的,恐怕不安全啊。嘿

    嘿,一会儿我动请缨去做个护花使者……」

    「别想好事儿了,大鼻头儿。你没看到咱们大门外停着的那辆银灰色的丰田

    霸道越野车吗?估计那车就是来接这位女人的。」拥有敏锐洞察力的童钱强分析

    道。

    「我操,不会吧?怪不得那辆车在咱们大门外停了老半天了。妈的,以后在

    大门口挂个牌子:不准在大门外停车。」大鼻子保安忿忿不平道。

    「大鼻头儿,你记住哥哥这句话:有点姿色的女人早就名花有了,你我都

    当兵当傻了,还幻想着退伍后能找个好姑娘结婚呢,出来以后才知道都是妄想。」

    「丑妻近地家中宝,队长你就知足吧。嫂子那么贤惠、朴实的女人放在家里

    多放心啊。要是娶个这种漂亮的女人放在家里你能放心吗?」

    「……」这大鼻头也不知到底是否是在真心的夸赞,不过童钱强想起自己那

    相貌平平,生完儿子后又有些身体发福的妻子一阵的无语凝噎。

    ……

    舒雅并不知道自己仅仅是在门岗飘然走过就引发了门岗内两名保安的争论。

    她走出了大门来到呼老二的车前,由于有了经验,她知道一会儿要经过那段颠簸

    的石子路,为了避免尴尬,她打开了后车门坐在了后座上。

    呼老二边发动汽车,边扭头看向后座的舒雅,不解地问道:「舒大美女,怎

    么坐到后面了?好几天不见,还想好好跟你聊聊

    ?寻◎回⊿网◤址百喥§弟—板|zんù×2╔

    呢。」

    舒雅也不解释,只是淡淡地道:「坐在后面也能聊啊。」

    「嘿嘿,也对,是也能聊,只不过就是感觉不太一样罢了。」

    舒雅懒得理他,不同于跟姜鸿升同坐在车里的感觉,那是种真正的惧怕,而

    跟呼老二相处这么久了,她早就不再怕他了,因为知道他暗自对自己有些好感,

    所以反而在气势上压过了对方一头。可以随时跟他耍耍小脾气,他也无可奈何,

    不敢把自己怎样。跟他在一起相比于姜鸿升倒是放心了不少。

    车子又驶过那段坑洼的石子路,可舒雅并没有再像上次那样被颠簸得花枝乱

    颤。舒雅越发断定了:上次经过这段路时哪个该死的姜鸿升是故意的,她就觉得

    他是专门挑坑洼的地方开,好让自己的乳房不停地上下剧烈颤动。

    「该死的姜鸿升,无耻的臭流氓去死吧。以后再也不坐他的车了。」舒雅在

    心中骂了无数遍。

    车子载着舒雅直接就开到了蓝乐歌城附近,呼老二开口了:「舒大美女,还

    没吃饭吧?」

    「嗯,还没。」舒雅如实说道。

    「饿吗?」呼老二继续问道。

    「还不是太饿,怎么了?」

    「一会儿你进了游戏,一玩就是好几个小时,饿着肚子怕是吃不消啊。」呼

    老二关切道。

    「我……」舒雅当然知道他说的有道理,而且忙碌了一上午她其实真有点饿

    了。可是她不能在经贸学院附近的小饭店吃饭,因为她在这里上学四年,好多小

    店都认识她,而丈夫戴庆又是这附近的片警,她担心暴露了行踪,被丈夫戴庆知

    道自己隐瞒他偷偷来玩游戏,那可就不好了。

    呼老二透过后视镜看到了舒雅的为难表情,他似乎马上就明白了舒雅的所思

    2寻▼回∵地ˉ址百●喥弟§—●板zんù◎○ㄨ◢

    所想,于是献殷勤道:「嘿嘿,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没事儿,我知道个好去处,

    没人会认识你的,菜色齐全,口味上乘,而且还很近,要不要去尝尝?」

    「哦?哪里?」舒雅好奇问道。

    「呶,就是我们蓝乐歌城五楼,VIP专有个自助餐厅,里面全是大补美

    食。」

    「以前你领着我参观的时候,我见过了。哪里消费估计很贵吧?我可不是大

    款,消费不起。」舒雅道。

    「诶,看你说的,你来我们店作客,怎会让你掏钱呢?我请客,走吧,去尝

    尝,看不你的胃口。」

    「我又不是VIP客户能去吃吗?」舒雅被他说的心动了。

    「有我在没人管的,走吧。」呼老二说着就加大了油门直接开向了蓝乐歌城

    的地下停车场。

    坐VIP专用电梯来到了五楼,路过了SPA按摩、美容室、来到了自助餐

    厅。餐厅里稀稀落落的只有三四个穿着浴衣的男客在用餐,她们一进来就都把目

    光看了过来,尤其是看到舒雅这几个男客都是眼前一亮。

    舒雅连忙躲在呼老二身后,急道:「你不是说没客人吗?」

    「这几个肯定是昨晚睡在六楼过夜的。」呼老二解释道。

    「六楼还有住宿?」

    「嗯,六楼除了影视大厅、养吧以外都是炮房……不,客房。」呼老二说习

    惯了,说漏了嘴。

    「哼,你们这蓝乐歌城就是个大淫窝。」舒雅愤愤地道。

    呼老二尴尬地挠了挠头,赶忙打岔道:「我饿了,我先去男宾食材挑吃的

    了,你自己去这边的女宾食材挑选自己喜欢的菜吧。」

    「不是自助餐吗?怎么还分什么男女餐啊?」舒雅不解道。

    「嘿嘿,你自己去看看就明白了。」呼老二也不解释从门口的餐桌上拿了餐

    盘就走向了男宾食材。

    舒雅莫名其妙的走到所谓的女宾食材,各种菜色很丰富,煎、炸、烹炒各

    种做法都有,只是每样菜色前都竖着个说明食材的牌子,舒雅一一看了解释:

    食材乌骨鸡:内含维生素B1、维生素E、泛酸、蛋白质、脂肪等。补虚

    劳,治消渴,一切虚损等症。女性常食能滋阴补肾阳,提高女性欲望。

    食材麝香鸭:其性淫,雌雄相交,且必四五次,故房事求用之。含丰富的

    蛋白质、维生素和氨基酸。可治疗因肾阳虚所引起的性冷淡,激发女性性欲。

    食材雪虾蟆:形似虾蟆,遍身有金线纹。其性大热,有补命门,益丹田之

    功,可提高女性性功能。

    食材乳鸽肉:鸽性淫易,故名。凡鸟皆雄乘雌此特雌乘雄,故其性最淫。

    女性常食鸽肉可提高性欲。

    食材乌豆:其异黄酮物质具有雌激素样作用。现代医学证明,乌豆有美化

    皮肤的功能及提高女性性欲。

    食材甲鱼:有滋阴补肾,益气补虚的功效。女性常食可大补阴之不足,并

    可提高免疫机能,激发性活力。

    ……

    舒雅不用再详细看下去了,总之这些菜的要食材都是滋阴补肾,激发女性

    欲望的食材。

    「真是个大淫窝,连吃的都这么绞尽脑汁。」舒雅在内心腹诽着,不过事已

    至此她也无可奈何,只好低头羞红着脸挑选了几样兼有美容作用的菜,然后端着

    餐盘远远地躲在了餐厅最偏僻角落的一张餐桌上,头也不抬地吃了起来。

    呼老二很快就看到并端着餐盘跟了过来,舒雅本是想躲着不想被人看到自己

    挑选的这些滋阴补肾、催发性欲的美食的,见他腆着脸贴过来心中一阵气苦,可

    这顿饭是人家请的,所谓:吃人嘴短,只要他不要太过分,她也不好态度太恶劣。

    「雪虾蟆、乌鸡汤、乌豆饭,不错啊,舒大美女真会挑选美食啊,这些可都

    是滋阴补肾的好美味啊。其实吧,我早就觉得你对男人冷冰冰的,有点性冷淡,

    早就应该用食疗调补调补了。嘿嘿。」呼老二看着舒雅的催情食物显然是话中有

    话,语气轻挑。

    「你……你才性冷淡呢!」

    舒雅被说的脸上绯红,本想就此忍气吞声,可越想越气愤,明明是这个坏家

    伙带自己来这种淫窝吃饭的,现在反倒讥讽起自己来了。实在是窝火。她气不过

    便想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反讥他一番,以找回面子。看呼老二正大口咀嚼着一根

    像香肠一样的有好几十公分长的炖肉吃得痛快,便反唇相讥道:

    「呼经理还真是有品位啊,一根猪大肠都吃得那么香甜。」

    「猪大肠?嘿嘿,这可不是什么猪大肠,我吃得这可是壮阳的圣品:牦牛鞭。

    能令男人下面硬度更高、更持久。」呼老二说着话,也不舍得停止咀嚼着哪根粗

    肉棍,满口的油沫子,吃得整个下巴都油光光的。

    舒雅对这方面的知识了解的很少,于是不服地反讽道:「牦牛鞭还壮阳的圣

    品?你就吹牛吧,一条牛尾巴而已能有多么了不起?一点科学依据都没有。」

    「牛尾巴?哈哈哈,舒大美女你可笑死我了。你居然连牛鞭是什么都不知道?

    还牛尾巴?哈哈哈……」呼老二满口油光光的张开大口笑了起来。

    引得几个远处的男食客纷纷向他们这里看来,舒雅脸更红了,低声道:「讨

    厌,别笑了。打扰别的客人吃饭了。你说牛鞭不是牛尾巴还能是什么?」

    呼老二夹着哪根牛鞭的尖尖的头部给舒雅看,道:「你仔细看看这是什么?」

    舒雅看那东西像极了大号的蝎子尾巴,头部有肉尖,而且上面还有个小口,

    的确不像是牛尾巴,可是这东西又如此之长,实在让她琢磨不透。她一个城市里

    长大的女孩子,哪里见过这种东西啊?

    呼老二看舒雅是真的认不出,便引导道:「你看到那小口了吧?那是射精时

    用的。」

    「射精?难道这是牛的那东西?……这不可能吧?怎么会这么长?都有好几

    十公分了。」舒雅捂嘴惊讶道,这根牛鞭的长度的确吓到她了。

    「嘿嘿嘿,牛鸡巴都这么长,你还没见过驴鸡巴呢吧?也很长呢。」呼老二

    越说越兴奋。

    「讨厌,你别说了,我不想听。你说话好粗俗,你居然吃这种东西,恶心死

    了。」舒雅一听原来是这种东西,只想想就觉得恶心,更别说吃了。

    「嘿嘿,别看它不美观,可的确是大补啊。不信?一会儿让你好好见识见识

    它的厉害。」呼老二偷瞄了一眼舒雅那前凸后翘的身子,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不吃那恶心的东西,也不想知道它的厉害。」舒雅当然不明白呼老二此

    话隐含的深意,她又理解错了。

    舒雅吃完饭坐在餐桌旁喝饮料时,突然想起马上就能够在游戏中要见到分别

    了两天之久的「小包子」了,她不免有些期盼、激动。这两天她只顾着跑业务了,

    虽然内心想念可以只能强忍不舍了。

    「一定要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他。幸亏这两天还吃了美容的特效药,

    但愿自己能比之前更美一分。」舒雅在心中默默盘算着。

    想起那特效的美容药来舒雅又忍不住把那药瓶从挎包里掏了出来,拧开瓶盖

    倒出了一粒粉色胶囊,虽然听母亲说最好两次吃药的时间间隔12小时以上,自

    己早上八点才刚刚吃过一粒,可为了尽快达到美容效果,在「小包子」面前展现

    更完美的自己,她还是毅然决定再吃一粒。

    她心想:「在见到『小包子』之前能让自己更完美一分是一分。即便距离上

    次吃药时间间隔仅仅只有四个多小时,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万一有什么副作用只

    要能让自己更完美一些也是值得的。」

    于是吞水仰头把那颗粉色胶囊咽了下去。她吞药的过程刚好被呼老二全程看

    到,于是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没有,这是美容养颜的药,不是治病的药。」舒雅解释道。

    「是药三分毒,你可别乱吃啊。你已经很美了,还吃什么美容药啊?」呼老

    二不解,在他心里舒雅已经是最完美的女神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还不满足自己的

    容貌?

    女为悦己者容!呼老二一个大男人哪里能理解舒雅此时的心情?女人对美的

    追求是无极限的,这恐怕是大老粗呼老二难以理解的。舒雅只能轻摇螓首也不向

    他解释什么。

    吃完饭两人便打算沿楼梯直接走上六楼的「梦想成真」游戏体验。由于楼

    层的层高很高所以楼梯的长度也比寻常楼梯要长了不少。舒雅等上到楼梯一半的

    转弯平台时就隐隐感觉下腹发热了起来,再等她上完所有楼梯来到六楼时就已经

    是浑身发热了。她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

    可等她歇了一会儿后才发现那种发自内心的燥热,根本就不是上楼梯累的,

    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内心的躁动所引发的。她的内心好像是在渴望着什么东

    西,让她内心悸动不已。

    「是哪些该死的食物的作用?还是美容药因为时间间隔太短了所引起的副作

    用?」舒雅脸色酡红靠在楼梯扶手上头脑乱乱地想着。

    呼老二在头前等了半天见她也不?a href='/xianxia.html' target='_blank'>仙侠矗谑怯址瞪砉囱八吭诼?br />

    梯扶手上脸色酡红,以为她身体不适,便赶紧赶过来关切道:「怎么了?身体不

    舒服吗?」

    舒雅不敢告诉他实情,便道:「上楼梯太急了,有些喘。呼经理有凉水吗?

    我有些渴了。」

    呼老二是什么人?在这种鱼龙混杂的淫窝里浸淫了多年的老油条了,他看着

    舒雅面色潮红,饱满的酥胸起伏不停,再联想起她事先吃了那么多的催情美食就

    猜出了七八分实情。(他唯一不知道的就是那美容的粉色胶囊居然也是催情的药

    物。其实那粉色胶囊间隔时间太短食用才是罪魁祸首)于是他走近了舒雅试探着

    把一只大手搭在她的香肩上,关心地道:「凉水?当然有,有冰箱冷藏的瓶装矿

    泉水你要不要喝?」

    舒雅的香肩突然被一只男人的火烫的大手包裹住,再加上男人身体也适时地

    帖住了自己是娇躯,顿时感到一股男人的气息笼罩了自己,如果是平时她肯定会

    厌恶地躲开的。可是现在不知怎得:她的内心好像不是那么抗拒那种异性气息,

    而且还有种渴望的感觉,闻到这种男人的气味如沐春风,好惬意,好舒服。她悸

    动的心也安然了下来。她甚至有些陶醉于这种异性的气味,这种味道对她现在好

    像有种致命的诱惑。

    听到呼老二的问话后,她想尽早喝一瓶冰水来浇灭心头的燥热,于是软软地

    回道:「好,那谢谢呼经理了。带我去拿一瓶来喝吧。」

    呼老二一看她居然并没有抗拒自己大手抚摸在她的香肩,更加确定了自己的

    判断,只是惊讶于舒雅对催情食物的敏感,居然反应这么大?这是他很少见到的。

    不过对他来说这正是霸占美娇娘的绝好时机,他的大手开始大胆地隔着衣服慢慢

    地抚摸上了舒雅光滑的脊背,同时口上却道:「好,那我领你去拿冰箱冷藏的瓶

    装矿泉水。」

    舒雅果然没有反抗他的大手,他心中一喜性大手直接揽住了舒雅盈盈一握

    的小蛮腰,并猿臂一用力将美人紧紧揽在了怀中,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如

    兰的体香。

    呼老二并没有揽着身体发热、发软的舒雅向游戏体验走去,而是走向了旁

    边的一间「炮房」。他掏出权限卡刷开了房门,然后向左右警觉地看了看后便放

    心大胆地搂着舒雅走了进去,边走还边说着:「美人儿,别急,马上就给你喝,

    保管你上下两张嘴儿都喝饱……嘿嘿嘿。」

    「咣当」一声那间「炮房」的房门被狠狠地关上了,很快又传来从里面反锁

    房门的声音。然后楼道里就陷入了一片寂静,仿佛从来都没有来过这两人似得。

    戴庆今天感觉怪怪的,因为从来都对自己爱搭不理的的田所长,也不知是不

    是吃错了药,居然一上班没多久就动召见他,先是对他这两天值班的表现大加

    赞赏,尤其是前天晚上在市体院宿舍抓赌的成绩。接着就说打算要重点培养他:

    「小戴啊,考虑到咱们所里的新老交替的问题,我打算从现在开始重点培养

    你来接班陶副所长的位置,你也知道他明年就该正式退休了。而分局里的人也没

    人愿意来咱们这么偏僻的所的,那么咱们所就只好自己培养自己人咯。」田所长

    看着他庄重地说道。

    「这……所长,我的资历还太浅吧?恐怕……」戴庆有点受宠若惊道。

    「资历还太浅?你的学历在咱们整个楠城市局里都是前几位的,跟你年轻相

    仿的你人民公安大学的校友:唐嫣都在市局法制处当上副处长了,你难道还比不

    上一个女人有志气?」田乐志厉声质问道。

    「我……」戴庆被问得哑口无言,是啊,自己一个老爷们志气怎么能输给一

    个女人呢?

    「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到底想不想进步?」田乐志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我当然想进步了。」戴庆肯定道。

    「那好,我看你还不是党员吧?赶紧写个《入党申请书》写的深刻一点儿,

    最好今天就交给我,这一两天我再组织党支部讨论一下。」田乐志道。

    「今天就交《入党申请书》这么急吗?」戴庆不解道。

    「嗯,不能不急啊,下周正好市局组织一批预备党员到市党校进行党课培训、

    学习、难得的学习机会啊。再晚就错过了。」田乐志解释道。

    「下周就到党校进行党课培训?所长,要培训多久啊?」戴庆关心地问道。

    「半个月吧,脱产住校学习,机会难得啊。」田乐志道。

    「半个月,还要住校啊?这么久?我……」戴庆听说要住校半个月他有点踌

    躇了,他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妻子舒雅。离开她这么久他实在是有点儿舍不得。

    「怎么?舍不得家里的媳妇了?看你那点儿出息,你这样能成什么大事业?

    再说如今通讯这么发达又不是不能通话,你们每天打电话也可以嘛。」田乐志激

    将道。

    「嗯,我知道了所长,我会珍惜这次机会的。我这就去写《入党申请书》。」

    戴庆答道。

    就这样戴庆按照田所长的意思认真地写了一上午的《入党申请书》期间还反

    复修改了好几次。

    中午吃完午饭又躺在自己办公室的单人床上再次校了一遍稿,觉得很满意了,

    这才总算是完成了。完成了这桩大事后他才有心思想到了自己的妻子舒雅。

    「今天是周一,舒雅应该下午去蓝乐歌城办理存款业务吧?我还得陪她去,

    既然哪个神秘电话示警我,肯定是有一定根据的,我绝不能让舒雅被呼老二那家

    伙占了便宜。」

    想到这里戴庆给舒雅发了微信问她何时来学府路。可等了很久都没有收到回

    复,于是他性不等了,直接拨打了舒雅的手机,传来了:「嘟……嘟……嘟。」

    待机接听的声音。

    好久都没人接听,直到最后传来手机提示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

    人接听,请您稍候再拨……」

    后注:本来这章码了四万多字节,可发出来一看本月更新任务已经严重超标,

    就把后半部分留着下次更新了。肉肉都在下半部分,真是对不起各位了。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