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4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而且我难受了很久。
  有什么悲痛会强过明知道家人没多少日子活着,还在那种恐惧与悲痛的挟持下欢笑地与那人度过一天天?
  赖安世出神地盯着头上的输液钩子,不再出声。从他知道赖秀芳去世到现在他还没流过一滴眼泪,是徐汇泽放心他的隐忍还是知道他早就做好了准备,所以在他情况稳定了告诉他?
  都不是。徐汇泽不过是知道,什么事唯独这件事不能瞒着赖安世,他是世界上最应该第一个知道赖秀芳去了哪里的人。
  赖安世终于眨了下干涩的眼睛,在病房恢复安静之后,他一个人躺在床上无声地流泪。
  赖秀芳这次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一时之间所有的记忆像巨轮的锚被等待靠岸的水手一齐往一个方向拉扯,沉重的,钝痛的。最早是那屋子里赖秀芳的烟味和香水味,后来家里的油烟味和各种饭香,再后来是浓郁的中药。
  在这样的气味烘托下,有一万个不同神态的赖秀芳一起出来,或笑或骂,或打或叮嘱,或挽着长发和袖子或妆容艳丽……赖安世的泪水一部分灌到耳廓里,他突然咳了起来,哭到鼻子堵了呼吸不能,把过来的李佟吓到,慌忙喊来了医生,大概弄清楚了原因,一屋子的尴尬。
  “我知道你想什么,等医生说你可以下床了我们会安排你出去看……”她长眠的地方。李佟突然不说了,揉揉赖安世从包扎的带子里钻出的一缕头发。
  徐汇泽没公开说退圈,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粉丝都炸了,不晓得从哪里得到了徐汇泽暂告演艺圈的消息,不能接受偶像摘下光环的粉丝有的痛哭有的在他所在的娱乐公司楼下聚集。再几天一个消息一时间甚嚣尘上。
  有消息称,徐汇泽是因为同性男友退圈的,一旁紧挨的名字是黑体加粗的“赖安世”三个字。
  好比在公厕里扔炸弹,引起公愤了,赖安世的名字一时成为万千少女憎恨痛骂的对象。很快,赖安世的资料被抛公开抛到网上。一开始刘助理和公司几个员工好像猜到了什么,但那只敢放心里猜,得到了非官方的验证,一时的表情如同看到了什么惊世骇俗的大新闻,因为这两个人不像是恋人关系。
  倒像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的夫妻。
  刘助理压下百叶窗,办公室楼下被各路记者围得水泄不通:这时候老大还是精心养伤的好。
  同时,当年的视频被重提,有人图解,把脸上打了马赛克的徐汇泽肢解了一般,详细比对肩膀,发型,甚至脖子长度。细节程度令人发指。
  徐汇泽接到消息时正往医院开车,李赫在电话里说:“有人操纵了这一切。”
  徐汇泽以最快时间了解了事情经过,他在公司、医院以及赖秀芳的丧事之间三头跑,已经累得给个枕头就能睡,此时被胸口的怒火烧得眼皮狂跳:“能解决吗?”
  “你还当我是经纪人么?”
  徐汇泽的优点之一是能屈能伸,为了赖安世装一次孙子也无妨。于是无比诚恳道:“当然,没有李哥就没有今天的我。”
  “阿泽,你知道吗,我就欣赏你的脾性。你要记得今天说的话,回来卖力工作。”李赫把上一句话录音了,谁让徐汇泽太狡猾。
  “好,必须的。”徐汇泽腹诽:李扒皮。
  对方大概是菜鸟,无法招架李赫这老江湖的手段。本来伎俩对手段,本来前者段位就不够,李赫先是故意在一个场合公开亮相,吸引几档娱乐节目的电视台记者采访,他本人开腔:“阿泽何时说退圈了各位?我这个经纪人都没亲口亲眼听他说哦,你们舍得他退呀?”
  女记者们配合道:“不舍得!”
  “那他工作怎么全面告停?”
  李赫叹气,没看过猪跑也吃过不少猪肉,他演了起来:“阿泽家里人住院,是一位非常重要的家人。这孩子说宁愿损失钱财地位也要陪伴左右。”
  不少人发出“原来如此”的感叹,还有人则公开批评之前不实报道的同行太缺德了!
  “那那位家人是他的男朋友吗?”
  李赫笑:“谁告诉你阿泽有男朋友呀?”他倒是有老公。等等,李赫想,他到现在也没问那两人谁上谁下。他摸着光滑清香的下巴,下次要问些细节。
  还有不死心记者刁难:“视频怎么解释?细心网友经过多角度比对,视频中另一个人与徐汇泽简直完全重合。”
  “你不知道电视还有一档节目是’超级模仿王’吗?与阿泽身材比例接近的海了去了,之前那节目你没看呀?”李赫食指点了点记者脑袋,把话题引到这档节目被模仿最多的徐汇泽之后,接着聊自己最看好哪一个模仿者。
  四两拨千斤,就这么暂时掀过这一页。
  于是徐汇泽就是在工作全面暂停,在不再有作品的情况下,他依然是人气最高的艺人,话题热度不减。
  徐汇泽过来的时候,李佟正打算离开。两个身高相距不大的英俊男人狭路相逢,如果不是都木无表情大概画面很唯美。
  “元旦过了吧?”
  徐汇泽坐下,搓热了手才去摸赖安世的手掌,牵起放嘴边呵气:“是啊。”
  “快过年了。”赖安世抬起手擦擦徐汇泽的脸颊。
  脸贴着苍白的手背蹭蹭,那人手指修长冰凉,没以往那样有力道,徐汇泽笑笑,抓住后把嘴唇往上面亲了一下:“阿姨说,她不想再老一岁,这样挺好。”
  赖安世阖上眼,喃喃道:“阿泽,又只剩下我啦。”
  徐汇泽倾身轻轻抱住赖安世,虚虚把耳朵贴在他胸膛,瓮声瓮气问:“一直以来我是一团空气哦。”
  晓得徐汇泽逮了机会撒娇了,赖安世揉揉怀中大男孩的头发:“唔,我们三个,一家的。”
  年三十前几天,赖安世坚持出了院。徐汇泽不方便跑手续,于是喊来李佟跑进跑出。
  李佟问:“外面新闻压下了?”
  徐汇泽低声:“经纪人总有些门路。”
  李佟看一眼病房里混不知情的赖安世,叹气:“我明天不在国内,安世——”说着又看看徐汇泽,“你照顾好他。”
  徐汇泽:“不用你强调,我徐汇泽就是对自己不好,对自己的人必须一万个好。”
  李佟点点头。
  

第42章
  家里一切都没变,有清洁定期来作卫生,阴天也开着灯,照得人心里一片明朗。只是再也听不见赖秀芳无力绵绵的说话声音,也看不见她缓慢沉重的肢体动作。
  赖安世原先期待过,也许他妈还能再和他一起过个年呢。
  肩膀上落了一双手掌,徐汇泽把他身子转向另一个房间:“站了这么久,先回屋躺下?”
  赖安世只好不看赖秀芳的房间,顺从地拄着拐杖往房间挪。
  苏淼淼在一旁蹦跳着不知道怎么下手帮助赖安世,看看徐汇泽又看看她的安爸爸,眨了眨大眼睛,问:“安爸爸,你和阿泽哥哥其实是老公老婆吗?”
  手没法分一只出来揉苏淼淼的头发,赖安世看她一眼,很想听一听看法。
  “老公老婆住在一起呀,而且听说老公老婆会给人很亲爱的感觉。”
  苏淼淼咿咿呀呀解释得有鼻子没眼,“很亲爱的感觉大概指恩爱或者亲热,”赖安世在心里自行解释了一通,也不回答,往床上挪。
  被子早有人晒过,是暖洋洋的太阳气息,陷在其中赖安世的脑袋是空白的。
  这两年发生太多事了,他以往的生活按部就班习惯了,有点小波澜就会有所触动,因为安稳得来不易,他怎么肯随便兴风作浪?
  他无法翻身,看着书柜旁的时钟,他想,人的一生是不是也和钟一样,有个轴在身体里,控制着你的脚步,你即使不愿往前走,也有外来力量推着你前进;哪天那个轴停了或者消失了,犹如一个人被抽去了脊椎骨,站也站不直还怎么跑?
  这个家就是他身体里的“轴”啊。
  天气并不好,天是一张苦大仇深的脸,半天不见一点阳光,于是徐汇泽在大白天帮他把屋子灯打开。
  徐汇泽拿着药进来,饭前饭后的药仔细区分开来,这才端了杯水走过来。
  “想什么呢?”徐汇泽这段时间清瘦了不少。他本来就是颀长身材,硬邦邦的骨架子,薄薄的肌肉,平时裹着大衣看不出来,如今到了室内脱得只剩一件修身毛衫,那腰真是瘦得不堪一握。
  赖安世的视线在他身上逡巡,有些不忍他尖削的下巴。
  看了个片刻,他问:“辛苦吗?”
  徐汇泽坐下,支着下巴看他:“亲我一下就不辛苦了。”看他嘴唇红润,似乎已经准备好了接住下一秒的亲吻,赖安世抬起胳膊,手指在他唇上捏了捏,促狭地笑道:“跟苏淼淼一个德行,做点事就要讨个好处。”
  “怎么?赖总这是要赖掉了?”边说着就握住抚摸嘴唇的那根手指,欺身上前含住。
  赖安世没有缩,笑着说“痒”,由着他又含又舔。
  “十二生肖要是有猫你就是属猫的。”赖安世舒服地眯着眼,有些吃力地换一个姿势,就见徐汇泽单腿跪在床沿,一只胳膊撑住身子,俯身看着赖安世。他把他的手拉过放到胸口的位置,突然笑一声:“你听,它们在说很想你。”
  “天天见有什么可想。”赖安世说话的时候凝视着徐汇泽。
  “以前那么多年不见也想,天天见也想。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徐汇泽放开他的手,侧身躺下,轻轻拥着赖安世的身子问:“你说上辈子你是不是属于我身体一部分的,这辈子我就缺了这部分?”
  “胡说,那你还怎么活。”
  “就是能活,因为那时候还没找到你怎么敢随便死了?找到了还有好日子在等着我们,更不能随便死。”徐汇泽说话难得郑重。
  赖安世有点不习惯他正儿八经地说话,刮他鼻子说:“别说什么死不死的。”
  刚才张口就说了好几个“死”的男人这会儿不说话了,只是把头虚虚凑近赖安世的怀里,他想更贴近心脏位置,想听清楚每一个心跳声。
  赖秀芳的离开让徐汇泽明白了一个道理:人这一辈子说不准哪天就蹬腿翘辫子,如果眼前人刚好就是心上人,那么就赶紧享受生活。时不待我,情不渡我,梦不留我,魂难自持,相思难解,只愿生别离唯死别。
  两个人静静挨着片刻,时间似乎静止了,温柔得将二人包裹其中,灯光像是实质的纱,气氛好到不做点什么太浪费。赖安世看徐汇泽的脸,修长的眉眼,有几根特别长的睫毛不时扇着,扇得赖安世的身上有点烫。那点烫很体贴地全汇集到一处,于是成了滚烫。
  徐汇泽在下一秒吻住了赖安世张开一点的嘴唇,舌头沿着小缝钻进去又滑出来,动作放柔地亲着唇瓣。
  徐汇泽吻技自是很好,但他要表现出温柔和虔诚,所以这个吻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温柔。被这样对待的赖安世越来越想要,一激动触醒了身上某个伤口,他疼得发出一个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