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3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然后他去医院看望赖安世,每天十五分钟的探视。徐汇泽坐在床边,默默看着床上的人,他看了十分钟依然没有开口,只是两只手握着那人的手掌。
  赖安世眼睛紧闭着,没有一点知觉,靠着呼吸器呼吸。
  以前徐汇泽喜欢摸着他鼻梁,然后点评:鼻若悬胆;摸着他薄唇点评:薄如一线。还有那浓密英气的双眉,眼尾稍微吊起的含蓄媚气,徐汇泽都喜欢的不得了。
  是赖安世的他都喜欢。
  静静又看了片刻,徐汇泽终于开口:“阿姨生气你这么多天连个电话都不打,扬言要收拾你,这次我是站在阿姨那边的。”
  自欺欺人。因心里太苦无人诉说不得不自欺。
  ——“你不服气起来挠我,你知道我呢说就倒戈。”徐汇泽做着无用的自言自语,他舍不得说一句音量大的话,他连气息都控制着,赖安世很聪明还很了解他,万一他听到了听出来端倪?
  出来的时候,看见瞿麦等在一旁,徐汇泽幅度不大地一点头,侧身走过。
  “阿泽。”瞿麦伸手拉住他。
  “要他命就不用千辛万苦给他安排一个单子。”徐汇泽甩开抓着手臂的手。
  顾致远在一旁看着,缩成一只鹌鹑,不敢上前,看过去气场和他那孪生哥哥差太多。
  瞿麦的性格不至于下死手,他只是想“吓唬”和“警告”,也确实是吩咐拿钱的人注意“事故意外的程度”。他本打算在生意上绊赖安世一个结实跟头,可那天他见赖安世,看见他身上所穿所带均出自徐汇泽之手,对他而言,赖安世全身每一处都在耀武扬威:徐汇泽是我的,我是徐汇泽的!
  恨意早已盘踞心头,爆炸就在一念之间!那一念却缘自多年的求而不得,滚雪球一般,遇到了一个阻力——嗙!一切瓦解,剩下的只有一地苍白的冰冷。
  该笑谁傻?
  纠缠这么多年,有的人潇洒抽身,有的人作茧自缚。说纠缠,又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徐汇泽从来不曾给过他一丝暧昧,是自己的一片痴心妄想有朝一日,两个人的一生都缠在一起。
  瞿麦的爱是热烈的,带着劈风斩月之势,不死不休;顾致远的爱是试探的,背着一个随时可以躲藏的壳。
  赖安世和徐汇泽呢?瞿麦不知道,他从来没有得到过徐汇泽的爱,但以他对徐汇泽的观察,他觉得徐汇泽的爱是执着的,他像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不管途径高山平地,峡谷深渊,不管风景如何,他永远知道自己的方向,并且乐此不疲。
  赖安世就是徐汇泽的大海,他最后的方向。
  

第40章
  可是瞿麦怎么能甘心?他这几十年顺顺当当,要什么来什么,成绩优秀,在外表现宽厚待人,除了当年坚持留在徐汇泽手里的汇安集团,他没做过其他令人指摘之事。为什么就得不到这个人?
  那天的车祸什么证据都没有,车是偷来的,人跑了,还在路上变装了。
  但冷静之后的徐汇泽想想就猜到一二了。
  瞿麦低着头,叫人看不见他的表情:“阿泽,你这是为什么?”
  “瞿麦,以后你别在我面前出现。”食指警告性地戳了几下对方胸口,徐汇泽咬牙切齿从牙缝挤出那句话,控制翻滚的怒火,最后目视前方地大步走了。
  瞿麦突然冷笑出声,望向徐汇泽的目光带着疯狂。顾致远从拐角走了出来,上前几步又停下,跟在瞿麦身后,保持着五米左右的距离。一直到瞿麦拉开车门头也不回问:“你贱不贱啊?”
  顾致远委屈地走过来,像做错事被家长抓现行的学生,小心靠近。
  “上车!”瞿麦长腿跨上车,顾致远从柱子变成了行动快速的奔跑的孔雀,洋洋自得马上照做。
  顾致远想,自己虽然很下作,偷偷让瞿麦雇的人下痛手,但是他拿起了快刀下了重剂,帮瞿麦和徐汇泽割下了经年沉疴,让大家都好过些,所以赖安世你就倒霉点吧。当年我能害你一次,现在我也能。
  他是个挺偏激的人,偏还总是表现出笑眯眯和温和无害,这是个心机深如海沟的人,面上却是一派的无辜天真。
  当真是,大害。
  赖安世的小公司仍然运作,刘助理和几个员工很靠谱,可见赖安世看人眼光不错,又有徐汇泽偶尔坐阵,李平也调过来帮衬一二,虽然接些小打小闹的单子,也能继续经营下去。
  有客户问起他和赖安世的关系,徐汇泽笑道:“我们是过命的兄弟。”又胜似家人。
  疑徐汇泽暂别娱乐圈的新闻不胫而走,当天徐谨润的消息就来了:来家里,我们谈谈。
  徐汇泽没回复,退了出来。又进来一条消息,徐谨润似乎担心他不来,又补了一条:有关赖。
  连全名也不肯给人打出来,这是有怎样深的厌恶?
  徐汇泽交代一些工作上的事,就匆匆到了徐谨润短信里的家。
  他前些日子出院通知了徐汇泽,徐汇泽以在外地拍戏为名,只让助理订了份礼物邮到他家。听方助理说,徐谨润把那份礼物丢进了壁炉里,也不看是什么,万一是易爆品,炸了一屋子人,徐汇泽不是犯罪了?
  徐汇泽冲椅子上的老人点了下头,自行坐在沙发上:“有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我现在时间不多。”
  徐谨润示意方伯退下,轮椅往徐汇泽方向滑行几米,徐谨润似乎在打量自己的儿子,眼神刻意放缓,又像在回忆什么,半晌,在徐汇泽耐心告磬之际才开口:“赖秀芳来找过我。”
  怎么可能!赖秀芳连下楼都吃力,怎么可能自己坐车来找他?再说,她怎么找得到他?
  徐汇泽也不表现自己的怀疑,就问:“阿姨来和你说什么?”
  轮椅转了方向,望窗户边滑行,徐谨润慢悠悠道:“她是不是得了重病,那天她来,我看她气色相当糟糕,站起来都得靠人扶着。”
  她已经不在了。徐汇泽想。于是只好追问:“这不关你的事——她什么时候来找你的,说什么?”
  “阿泽,你现在连和爸爸闲聊几句的耐心都没有吗?”徐谨润侧头,他看不见徐汇泽的表情,但能猜到他脸上的不耐烦。
  徐汇泽不答话,把茶端在手里也不喝,出神看着杯里微微的波纹。
  两个人都不说话,屋里挺安静,楼下草坪传来老园丁修剪花丛的卡嚓声,春夏之交,楼下是一片姹紫嫣红,整座宅子是被生命力所环绕,营造出屋里屋外生机勃勃的假象。
  花期能有多长呢?秋风一起百花凋残。人命能有多长呢?生死由命,天灾人祸恶疾自伤,不过都是争抢着在生命最美之际贪婪地活着,展现生机。
  “你说,当父母的不都是还孩子们的债么?希望你们好,一辈子就这么过去,无病无灾的。可你喜欢谁不好为什么非要喜欢个男的?还是——”徐谨润今天是难得不动怒和徐汇泽铺垫一段亲情,真下了功夫。
  直到徐汇泽离开他都不懂赖秀芳和徐谨润那天谈了什么。也许他们说的只有为人父母才能感同身受,但神奇在于冥顽不化的徐谨润竟然转性吃斋念佛不再提起“离开赖安世”这件事了。要知道,他致力于拆开徐赖二人已经十几年了。
  方伯起身送至门口,两个人一个门里一个门外站了一会儿。
  “徐少,老爷到这岁数有些事突然就看开啦。”
  徐汇泽侧头思索片刻,心里还是好奇赖秀芳来说了什么,于是半打听半询问道:“方伯,赖阿姨来家里您知道吧?”
  “知道,”方伯回答爽快,“还是我把电话接给老爷,人也是我带路的。”
  原来,赖秀芳只是查到了徐谨润公司的前台电话,前台怎么可能找到大老板本人,于是她打了整整五天,最后一次没办法了,把徐汇泽推了出来,她以前是什么样的角色呢,会搞不定这些小丫头片子?她说:“和徐谨润说,我手里有徐赖二人的私密照,你们再联系不到他责任你们掂量着!”
  小姑娘们撂了电话就赶紧拨打方助理电话,电话接到了徐宅,徐谨润一听,登时没气得再进ICU。
  等见面了徐谨润一张脸由怒转为暴怒,带着被人玩耍羞辱的气愤,同时他也想起来眼前由方伯另进来的女人,这走两步都要缓三口气的女人是谁了。
  变化太大了,如果不是对方苍白地笑笑,主动“问候”:“老邻居,我看你身子也不咋样啊。”徐谨润真无法把这样风烛残年的女人和以前那个花枝招展整天打扮得像棵圣诞树一样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我是两条腿迈进棺材,只是板还没盖;你呢差不多半条腿,咱们谁也不寒碜谁。”
  徐谨润下一秒就要暴跳回骂,方伯咳嗽提醒;徐谨润放大的瞳孔慢慢趋于柔和,终于又把拱起的身子放低,不置一词地扭头看窗外。
  赖秀芳浑不在意,呼吸很弱,声音很轻,好像吹吹气就能没了一样:“人这一生图什么呢?有了孩子的便希望他好,他幸福健康,不管做一份什么工作,当个快乐的人。”她气力不足地吐一口气,接着说:“徐总,阿泽和安安,都是好孩子,我知道你看不上安安的出身,这是选择不了的。但有些事大人真无法替他们作主了,比如选择什么样的人当自己的伴。”
  徐谨润眉心一拢,他惦记着不能动气,他想长命百岁,他还有很多事没做呢,于是冷哼道:“我和你不同,我不能放着让儿子和来历不明的人在一起。”
  大概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或者是长期的病痛已让赖秀芳没了气力像以前那样飞扬跋扈,她依然不紧不慢说:“您能把阿泽的心回炉重造吗?不能的话便放手吧,捏紧了自己的手也痛,他疼你痛两败俱伤,人这一辈子哪能事事顺心顺意。”
  徐谨润的手握成了抗拒的拳头,他气还有一部分原因,那就是赖秀芳说的不无道理,他也无法反驳。
  人这一辈子真有操不完的心,还不完的债,走不完的路,看不完的风景。如果真有轮回一说,如果没有孟婆汤,那么每一世是不是可以累积下前世的前世做了什么遇见了谁遗憾是什么,这样是不是可以像盖房子一样,借着轮回给一生添砖加瓦,弥补缺憾,人生完满。
  谈恋爱什么的多容易,激情和新鲜,总叫人热血沸腾,可是过日子呢?柴米油盐家长里短水电煤气亲邻走动等等此般,有几个人可以砍断手脚当个社会的独居人。
  徐汇泽眯着眼望了望天边镶了层金边的浓云,万丈光芒似要破云而出,徐汇泽笑了笑:妈,我会待安世好。谢谢你。
  

第41章
  从ICU转到普通病房,来探望的人开始多了。刘助理到底是个女孩,先前听说自己老大从天桥飞下,担心得涕泪滚滚,如今见了,又免不了红了眼睛,抽抽嗒嗒道:“老大,你真的吓死我了。”
  赖安世惦记着那养着几口人的小公司,询问了一通,这才宽解小姑娘几句。
  苏淼淼和他舅舅一起来的,这一直不待见赖安世的脾气古怪的老头终于肯拿正眼瞧他了。
  “秀秀的孩子,”舅舅这样称呼他是一种暗示,暗示赖安世不能忘记自己身份,也暗示眼前这孩子他再不喜欢也是亲妹子的孩子,这样多喊几次似乎就能冲淡他心中对赖安世的不喜欢。
  舅舅还未古来稀,但脸上纵横的皱纹嵌在黝黑的皮肤上,令他老态倍增。他一坐下就沉重地叹了口气,开始讲往事:“秀秀那时候打电话回来,她羞涩又激动地说:’想回家,不做了,因为喜欢上一个男的了。’我担心她被骗,赚那种钱的地方哪会遇到真心人?她还把照片寄给我看,我一看啊,两个人站在一起,头靠着头一起笑,倒真有两情相悦的意思。”
  舅舅是个腰圆臂粗的老实老头儿,很难和一贯鲜艳靓丽的赖秀芳联系到一起。他又开始叨:“那时候啊我就偷偷和你外婆提了,你外婆嘴巴依然骂她,心里就是惦记着,身上掉下来的肉谁不疼着?她就交代秀秀,钱看紧了,赶紧领证。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折腾,最后还是秀秀来看我我才知道那王八蛋走了。”
  赖舅舅说话间沟壑生动,如果眼泪淌下来大概是一条条细密的蜿蜒的细流。
  赖安世想安慰老人几句,话说不出来,只在喉咙含着,嗫嚅道:“舅您别难受……”
  我比你还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