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3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瞿麦一肚子火地吃完了午饭。
  赖安世这边慢条斯理心事重重地吃完了午饭。
  赖秀芳又喊他了,声音孱弱无力,赖安世发现赖秀芳体力比以往差太多,原先坐在麻将桌边挥斥方遒的女人这会儿像蔫掉的花,挣扎着在烈日下吐露最后一阵芬芳。
  “我看了小刘给你整理的什么财务单,安安,许项言那笔钱,你拿去垫垫。”
  赖安世想,难道他恍惚到忘记收拾桌面的财物报告吗?
  刘助理做事细心,会在报告里详细备注盈亏和补救建议,所以赖秀芳等于看小学生日记那样看完了几张薄薄的纸张。
  没用。赖安世潇潇洒洒又沉痛无比地给自己一个贴切又锐利的评价。
  而在昨天的傍晚,徐汇泽和薇薇伙同节目组领导跟几个企业家吃饭。一般这样的饭局他能推则推,薇薇按着胳膊抱怨:“节目组吃饭,怎么连xx银行的行长也来凑热闹?听说他女儿的品牌有赞助活动吧?”
  他之前辗转了解到赖安世的事算不上死局,还有回旋余地,只是这个余地是宽限期限。可找谁拍板宽限?
  徐谨润哪能一手遮天,他只不过是关系网大了些,未必紧密。只要他找到徐谨润那网的窟窿,还是能解决的。
  一听薇薇这么说,徐汇泽转身就和助理说,今晚他去。
  助理下巴快要掉到地上了,徐汇泽是圈里出了名的不“三’陪”。
  进去就见那一圈的非富即贵大腹便便,其中有个年轻女孩子在徐汇泽一进门就双眼放光,直摇着身边中年男人的手只会喊爸爸了,头上却写着五个大字:我要嫁给他!
  旁边人介绍,那是xx银行行长的千金。
  徐汇泽嘴角露出一个胜券在握的笑,旁人误以为了什么,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
  赖安世朋友很少,当然他从来没想过借钱。为什么要借呢,统共就一个巴掌数的来的朋友还因为之前的照片风波来往不多了,何必再加一层金钱关系。
  他下午就把车卖了,急着转让自然卖不到好价格。
  在出门之前他接到了银行那个给他出绝命题朋友的电话,赖安世深呼吸一下接通,几分钟后愕然地挂掉:
  贷款三个月后再还也行。
  傍晚徐汇泽过来的时候身上带着很淡的酒味,凑近闻着,一股不属于他的香水味若隐若现。他在下车时吹了好一会儿风,在办公室门口反复确认了几次,才放心进去。
  赖安世心情很好,看见他进来,远远就送给他一个微笑。
  解决了一大问题的赖安世神清气爽,然而脸上毫无轻松之色,相反的他更头疼了,那个招标他很想参加,并且他希望中标,因为那是政府修建的老年人生活中心,没那么多商人之间的尔虞我诈,交易实在些。
  但是资金呢?
  带着这样的疲惫,他抱了抱站在身边的徐汇泽,把脸贴向腰侧:“我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撒娇了。”
  徐汇泽哭笑不得拒不承认:“我那哪里是撒娇啊?”
  “原来偶尔这样撒娇是放松和汲取能量。”
  徐汇泽的手摸了摸赖安世后脑勺,顺着脖子摸下去。
  “安世,等做完这个工作,我请个假,我们好好陪陪阿姨吧。”
  赖安世确实中标了,在徐汇泽第二笔投资金到位后,他那个老年人活动中心楼才修建一半,赖秀芳的身体每况愈下。
  苏淼淼还没放学,徐汇泽去拜访那个老中医,从他口中得知赖秀芳的病情很不好很可恶,令人咬牙切齿的无辙,如果在开刀之前吃这些药,老医生敢保证治愈啊。
  原先吃的药只是控制和延续生命,有那么一段时间,身子爽朗,精神看着不错,可是如吉光片羽般,每每被一堆复查报告单拍灭。
  多亏这天徐汇泽来到了赖安世家,护工出门买菜,赖秀芳不过是起来接一杯水喝,突然腰酸如洪水涌来冲撞她的病体,摇摇欲坠的身子令她下意识按住饮水机。
  在她倒下之前,徐汇泽接住了她!
  

第35章
  引流袋的管子松开,褐色的液体漏了出来,滴在同样深色的柚木地板上,犹如死物。
  赖安世接到徐汇泽电话时正和李佟吃饭,李佟偶尔回国,两个人就如好友一般聚聚,分享工作经验或手里资源。
  所以李佟又一次见到戴大口罩的徐汇泽。
  赖安世在CT室外看见徐汇泽,他穿着居家服,戴着夸张的口罩和帽子。
  “别担心,还有意识。”
  李佟:“幸好有徐先生在,万幸。”
  徐汇泽:“……”
  你有什么立场说那句话呢,这也是我妈!
  做MR前赖秀芳打了一针,赖安世要陪同进去,徐汇泽指了指检查前注意事项的牌子,赖安世才发现,自己今天的穿扮完全不符合陪同进去的标准。
  注意事项里要求,身上不能存在一切金属装饰。
  他的皮带扣,袖口,手表,银行卡……
  当然这些都可以脱掉,但徐汇泽扶着赖秀芳进去了。
  赖秀芳有气无力飘一眼三个男人,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的。
  徐汇泽对赖安世道:“你去接苏淼淼放学吧。”
  ……苏淼淼这可怜儿总算有人记起来了。
  徐汇泽进去是帮赖秀芳捏鼻孔的,赖秀芳已经虚弱到无法自行憋气了。
  里面的医生看见摘掉口罩和帽子的徐汇泽,嘴巴张着“徐徐……徐……”半天。
  徐汇泽顿感尿意袭来。
  “能尽快做好吗,我阿姨体力不行了。”他笑着问。医生痴呆呆的只会点头。
  进那检查室,徐汇泽第一个感觉是进入了一个鼓中,第一次是蜜蜂嗡嗡的声音,第二次换了千军万马在鼓面擂动,第三次大珠小珠嘈嘈切切,震得他头皮下的青筋浮了出来。如此二十分钟后,才听到结束的提示。
  检查很顺利,那医生反应过来后懊悔:没找人家合照啊!
  由于赖安世把车卖了,是李佟开车带他去接苏淼淼,赖安世很不好意思道:“你这么忙还送我。”
  李佟善解人意:“我也很久没见淼淼了,想看看那丫头。”
  “她已经不是乖巧丫头了,牙尖嘴利,还句句讨人嫌,整一个’欠’,欠收拾欠揍。”赖安世做出一个猫嫌狗不待见的表情,好像苏淼淼上学之后更糟糕了。
  李佟笑,他很少看见赖安世不客气的样子,那只能证明赖安世不客气的对象是他珍视的人。
  比如之前聊天说起的赖秀芳妈和徐汇泽。
  他对我还是客客气气的。李佟有那么些不痛快,但那只是一点,很轻地滑过心里,并未留痕。
  有些人爱过是心间的朱砂痣,而有些人爱过就是举头的白月光,更有些人爱过,是带着湿润水汽的十里春风,那种爱着的感觉已经过去,太美好,想起来都自带朦胧。
  “阿姨这次挺突然的。”李佟换话题也很突然。
  赖安世眉尾稍蹙,声音沉了沉:“其实,后来就挺不好了,夜间开始呕吐。”
  医生和他说过,这种病到后面如果出现呕吐就是恶化了,到最后会吐血,吐到最后一点气息。
  苏淼淼再次被扔在舅舅家,这次小丫头没有不甘愿的情绪,毕竟她的阿泽哥哥说过以后带她去玩,所以她很自然地和赖安世他们挥手。
  赖安世不由得想起自己这般大的时候,那时候他在做什么?
  车开的很快,往医院的方向,好像这几十年的时光被收拢成一寸铺在脚下,赖安世坐在车里“呼啦”就穿过。
  徐汇泽要了单间,虽然他身份暴露了,但这间医院的护士职业素养很好,没有一个上前叨扰的。
  “刚睡下。”徐汇泽看了看赖安世又瞥一眼李佟。
  李佟摸摸鼻子道:“你刚才饭吃一半,我去打包一些吧。”然后看看徐汇泽,就问:“你……要不要?”
  实际上,徐汇泽忙到现在一口水都还没喝,嘴里干的连唾沫也无法自给自足。
  他还是摇了摇头。
  李佟离开之后,赖安世捏着太阳穴坐下。
  到嘴的责问在徐汇泽嘴里九曲十八弯,他想问他,都特殊时期了能不能先把工作放放?或者胡搅蛮缠问他怎么又和李佟搅在一块了,但一看见赖安世那可怜模样,他心软了大半,那些话暂时消失了。
  在医院两个人不好做什么亲密动作,徐汇泽把手搭在他肩膀上,轻轻捏了捏。
  赖安世侧头用脸颊若有似无地擦过手背,喃喃道:“阿泽,幸好有你。”
  徐汇泽喉头干涩地滚动了下,抬手揉了揉赖安世的头发:“乖,难受就哭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