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3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汇泽换了说话语气:“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
  他用了康德《实践理论批判》里的名言之一,这句刻在康德墓碑上的话,前半句唯物,后半句唯心。乍听之下用来形容赖安世与他很不合理,你爱我爱似乎是唯心一事,可他想说明前半句代表他喜欢赖安世是顺应而为,后半句代表那是发乎于心,无法控制。
  大抵人这一辈子总会遇到一个人,他会成为你的光,攫住你灵魂的影子,一路相随。
  瞿麦发出失败的发抖的喟叹。
  徐汇泽本就不是薄情寡义,瞿麦待他如何他心里不是不懂,但那太沉重,他的心里已经住了个赖安世,而且一住就不曾拆迁,哪还有余地留给别人和自己。
  李平递过来徐汇泽要的资料,关于瞿麦家近期的项目和汇安集团的动态。
  “我知道你是徐谨润派来的,但是你也不要忘了,在谁身边做事。”徐汇泽接过材料轻轻地说,好像在和一个朋友说“今天天气不错。”
  但是跟了他几年的李平知道,这句是警告,第二次就不是警告了。
  徐汇泽不糊涂,即使每天睡的比乌鸦晚,他那脑子也不会罢工休息。比如他收到的剧本,他会结合市场分析故事是否有吸引力,角色本身有什么看点,即便是一首歌,哪一句在唱的时候用什么情绪,现场演唱需要什么表情,他在接触的时候第一时间都会做出判断。
  及时,有效,爱思考,是李赫对他的评价,所以他作为新人红的这么快不无道理。
  即便是贴身助理第一天过来,对方的身份他早就私下调查了。但他装什么都不清楚地接收了,并且留在身边,他不想打草惊蛇。
  李平那张扑克脸终于露出惊诧的表情,点头道:“是。”默默退下去了。
  瞿麦很有经营头脑,他回去瞿家不久,商业街新项目又顺利启动,如果徐谨润手握国内一半的房子,那么瞿麦该握着国内一半的街市了。
  晚上黄金时间是徐汇泽参加那个真人秀活动的直播,前两天节目就在预告,苏淼淼和赖秀芳守在电视机前看着。赖安世在给赖秀芳煮点心。
  赖秀芳精神越来越差,一半是因为睡眠,一半是因为身体垮了。
  “安爸爸,阿泽哥哥出来啦!”
  赖安世在等水烧开,眼睛依然看着刘助理整理的财务状况。
  徐汇泽和另一个当红女星被关在一间密室里,一个回答显示屏上的问题,另一个必须在规定时间里找到出口。
  女星知道徐汇泽文化高,派他去回答问题,自己自告奋勇寻找出路。
  事实证明,猪一样的队友比节目里的每一个问题更可怕。徐汇泽听到其他队伍胜出的提示音,依然没等到队友找到出口的提示音。
  他很快回答完问题去寻找队友。每一个前进方向都有提示,类似脑筋急转弯,徐汇泽想自己是无法和猪一样的脑子想到一起了,放弃了寻找队友,奔跑中寻找出口。
  当他到达出口时,大屏幕播出他那泫然欲泣的女队友的脸:“他怎么可以抛弃我?”
  镜头转向徐汇泽,主持人提问:“阿泽,我有注意到你寻找出口时无奈的表情,是感慨我们薇薇太笨吗?”
  薇薇就是那女明星昵称。
  “不是,感慨我被抛弃了。”徐汇泽大言不惭,他真跑累了,擦着汗回答。
  “如果像今天这样,你和你女朋友失散了,你会自己找出口离开吗?”
  徐汇泽笑:“不会的。前提是我们不会失散。”
  赖安世端着汤出来,刚好看到徐汇泽对着镜头说。
  “阿泽哥哥好帅哦……”苏淼淼抱着遥控器歪倒在沙发上。
  赖秀芳:“看完就去睡觉。小孩子多睡才能长大。”又转向赖安世道:“别急着去工作,我有话和你说。”
  厅里坐着母子俩。
  赖秀芳无法弯腰,两侧插着引流管子,左边口子会疼,她只好含着胸歪肩膀走路,减缓疼痛,导致整个人呈倾斜的模样。
  她走了几步,赖安世陪在身侧。
  “安安,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赖安世替她摸后背:“是遇到问题了,但算不上困难。”
  “你心里总藏着话,从小就是,我也知道是我的原因。”赖秀芳这大病一场,整个人的精气神都给抽走了,说话也不如以往那样锋芒毕现咄咄逼人。
  赖安世不以为然的笑:“都过去了。”
  “如果,以后我走了,你遇到什么事去找许项言,他该为你做点什么。”
  “我不想找他,他不要我们。”
  赖秀芳转过来看着他:“我这样吃药吃补品,加上你公司刚起步,哪来那么多钱?要不你把许项言给的拿去用了。”
  那是赖秀芳的养老基金,赖安世从没想过动。
  银行在第二天上午发来通知,让他下午务必给答复,最好必需解决。
  赖安世自然不是个做事稀松二五眼的人,他之前通过银行某认识的人开直通车办理了业务,此时对方为难,他宁愿自己这头急得上火口腔长泡。
  

第34章
  那几百万说多也不多,徐汇泽手指一动就能汇他账户,或者以徐汇泽的能力,多打几个电话大概就能解决,但赖安世不是别人,他经历过权势的欺压,他被人踩在脚下差点就逃窜无路了,他怎么能倚仗过去欺压他的手段去解决遇到的问题?
  在这件事上,徐汇泽说他轴,有时候就是棒槌一样的性子。赖安世不以为忤,回答:“这是我优点。”
  徐汇泽很想做出一个鄙视的笑容,但谁让自己就喜欢这棒槌。
  他是有些特殊手段可以帮助赖安世,但是他知道赖安世是如何成长的,赖安世反感一切权势逼人之事。他首先尊重赖安世的选择,也懂得那命运的可敬,所以他宁愿多绕几个弯去帮助他。
  即便真帮不了,他还是把尊重放第一位。
  刘助理递来一份招标公告,是两个礼拜前赖安世让她留意的一个工程。
  他眉间渐苦:参加投标哪能落下关系打点吃吃喝喝,中标了还得交一大笔保证金呢,这边工程没这么快验收,那边银行的人在问钱了……灾难真是狡兔三窟。
  “我去问问乙方。”赖安世放下公告,联系乙方,然而磨难升级——狡兔四窟,对方负责人在电话里运气十足了回绝,说工程都没进行一半,之前拖了进度都没怪你你还好意思问能不能先支点钱?
  这边失败,眼看就到中午了。
  “老大,我和我对象就二十几万……九牛一毛的能力。”刘助理又绕回来道。
  赖安世哪能要她的钱,安慰走了她,开车回家。
  护工在家等他,赖安世才想起来昨天说今天给她工资,他真忘了。他要下楼去取,护工是个四十来岁的大姐,知道雇主修养人品都不测,便摆摆手留住了赖安世。
  苏淼淼数着药丸子,冲他喊:“安爸爸!耐耐的药明天就吃完啦!”
  看了看墙上的电子钟,赖安世想,苏淼淼过一个礼拜该去注册了。
  事情真的是没有最坏,还有更坏。
  与此同时,瞿麦在开会,他居中坐首位,听各部门本月的工作报告,在最后一个部门经理汇报完,他简单说了几句就宣布散会。
  他的办公室里,有个人在等他。
  见他推门进来,那个男人站得笔直:“开完啦?”
  瞿麦不看他,语气不悦:“你怎么来了?”
  “路过,来你这打秋风。”男人穿着品味不凡,分明不是需要打秋风的吝啬之人。
  瞿麦道:“算了,等我收拾下一起到楼下吃点,我有事和你说。”
  男人正是顾致远。
  以前瞿麦的同桌,长得颇为秀气的男孩,长大了添几分刚毅,所以那份秀气转变为俊朗。这样的容貌在男人里属上品了,性子还处处服帖于瞿麦。也不知是老天可怜瞿麦这么多年求而不得徐汇泽,还是可怜顾致远这么些年念念不忘瞿麦,总之这两个人虽没有徐赖二人的同心,却有着彼此类似的经历。
  顾致远永远走在瞿麦右侧后面一点的位置,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见瞿麦的耳朵和鬓发。
  “你吃什么?”
  顾致远也不看菜单:“和你一样。”
  瞿麦抱着胳膊往后一靠,全然没有在公司时的精英气质,有些痞气。他道:“顾致远,你他妈的干吗多管闲事,去动赖安世的工作?”
  看来他知道了。顾致远看着他打算开口。
  瞿麦不给他机会,手掌一挥:“我要办赖安世我会自己来,你算哪根葱蒜姜啊,做不到滴水不漏,还扯上我。”
  扯上他被徐汇泽文绉绉地戳了一刀。
  顾致远叹气:“你那小打小闹只不过让他丢了工作。”
  “嘿,你还觉得自己大手笔了?我警告你了,我和阿泽的事你别插手,不然连朋友都没得做!”
  瞿麦一提徐汇泽,对顾致远来说无疑是往太阳底下的一对干柴禾里丢火星,本温和无害的性格突然就“嚯”得蹿出火苗了——顾致远直接站起,不顾场合对瞿麦道:“阿泽阿泽的,你贱不贱啊?!”
  反观自己,是啊,贱不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