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3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为什么要和妈妈离婚,好好的一个家,嘎嘣,掰成了三片。
  收起不必要的心疼,徐汇泽道:“我直接说了。”他坐在他爸对面,“安世的银行贷款你有插手吧?还有之前的照片风波。”
  “照片?你还有脸提?就为遮你的脸我花了多少钱?!可以买一条旺街了!”徐谨润气得喉咙像破损的风箱,嘶吼着。明明以前是个温和圆润的人,商场令他目含阴鸷,面目锋利,都风烛残年了,仍然像挥舞着利爪的猛兽。
  徐汇泽也不动怒:“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
  “徐家只承认你一个继承人,除非你离开那个人。”
  徐汇泽:“爸啊,你什么时候可以改掉对安世的偏见和成见。”
  从小到大,徐谨润就没喜欢过赖安世,并且对他有很深很强烈的厌恶,觉得赖安世代表了社会最坑脏的群体,他就不应该出现在他家对门,并且和他的宝贝儿子纠缠不休。
  当年,他有能力了逼走他,马上送走了徐汇泽,以为时间肯定能让两个少年忘了彼此,明白这是多么荒唐的冲动啊,可是时间只让那种冲动蛰伏,并且如酒发酵,酝酿成如水般的情感,汲取不醉。
  他为什么要改,他没有错,徐家只承认徐汇泽一个继承人,至于后妻的孩子,那怎么能和徐汇泽相提并论?他不过是引导儿子走回正途,让两个冒大不韪的年轻人像其他男人一样,娶妻生子成家立业繁衍生息。
  何错之有?
  而那个赖安世不过是他教育儿子时附赠他一点教训罢了。
  徐谨润生硬道:“你离开他,必须。”
  徐汇泽一动不动注视着眼前脸色灰白的老人,精气神都败坏至此也不肯松动脸上的固执。
  起身,徐汇泽留了一句:“您好好休息吧,我会陪他一起解决的。”
  “……回来!阿泽你回来!”徐谨润攥紧轮椅叫着,方助理终于冲进来,赶忙倒药给他,替他顺气。
  “老方,你也算看着阿泽长大的,从我把他送去国外他就变了个人,我这是为了他好他还是不懂事……”
  你理解的为他好和他要的好完全两码事啊。老方想着却没有说,替徐谨润按摩胸口,叹息着:“徐总哪……”
  徐汇泽估计了自己的存款,帮赖安世绰绰有余,但投资和给他钱完全不是一个性质,赖安世咬断牙也不会拿那笔钱的。
  见到赖安世是回来的第三天。
  “苏淼淼看新闻说你前两天就下飞机了。”赖安世眼睛没空看他。
  徐汇泽走近,看他在翻一份材料报告。“休息了两天嘛——怎么,材料有问题?”
  “那帮孙子,亏合作这么久,拿这样的东西糊弄我。昨天和他们掐架快一天火气大着呢,你躲远点。”
  “不过遇到这事,工程进度是不是可以缓缓?”
  “这倒也是,乙方那边也算通融。说到底,这些都是我负责,拖不了几天。”
  “工程队解决没?”
  “没,赶上今年很多外来务工人员返乡,本身就有缺口,不好弄一支队伍。”
  徐汇泽敲着桌沿:“给钱也没人来?”
  “做了一半谁要接?回头责任推谁呢。哎你甭管,我再找。”
  “还是原来那支队伍吧,我用美男计。”
  赖安世瞪他:“你就是牺牲色相也要把我当目标啊。”
  赖秀芳在屋里睡,开着冷气的屋内犹如一个看不见烟的小型冰窖,徐汇泽摸了摸手臂:这还没到得开冷气的时候啊。
  他不知道赖秀芳的身体里永远有两团火似的,在连接挂引流袋的左右两侧管子位置,体内的火烧的身体发烫,总是觉得天气很热。
  徐汇泽偷偷退出去,转身就看见苏淼淼悄无声音站在那,一袭白裙和乌黑的长发。
  “耐耐晚上都睡不着。”苏淼淼道。
  “你怎么知道?”
  “她来我房间,坐着或者走,我好几次醒来都看见。”
  “淼淼真乖,已经自己敢睡觉了。”
  苏淼淼低头看鞋:“安爸爸说不能吵耐耐,得一个人学会睡觉,不然不要我。”这赖安世怎么吓唬小孩子的。徐汇泽蹲下:“你安爸爸不会不要你,他只是……不太知道怎么安抚你。”
  “什么是安抚呀阿泽哥哥?”
  “大概就是这样——”徐汇泽摸摸苏淼淼的脑袋说:“我让你别担心别害怕。”
  被夸乖的苏淼淼开心地在床上打滚,她成功地骗到了徐汇泽的“安抚”。不过赖秀芳晚上睡不着却是真的。
  徐汇泽没去打扰赖安世,他翻着手机通讯录想起了李赫。
  李赫认识一切三教九流,上至飞龙下至地鼠,他都能拍肩膀气氛热乎,怎么不知道问他一些事?
  当然,电话是偷偷打的,听完请求的李赫第一个想法就是自己大材小用屠龙刀当杀猪刀使了。
  “条件?”李赫帮人不要金钱讲究个对等的付出。
  “你开吧。”
  “这样,你电影也拍完了,现在是放你假休息,但没曝光度不行,我给你报一个户外真人秀活动,最近在国内很火。”
  “……我上次都推了再去不好吧?”徐汇泽不喜欢和不熟的人做游戏,这是他入娱乐圈以来唯一学不会的。
  “我知道你心里几根花花肠子,他们求着你去呢,毕竟你是镀了层金的国际明星了。”
  徐汇泽嘴角抽抽:“离国际很遥远,再说真是国际明星参加那节目不是掉价吗。”
  

第33章
  李赫马上念了一串名字,都是娱乐圈近来冒尖的新人王,说都是参加这样节目突然火的。
  徐汇泽还能说什么呢,李赫不过是希望他红到发紫,紫到镶金边然后金光万丈。
  向来讲究效率的李赫在三天后发来一个号码,备注工程队工头。
  原来那工头以前是群演有过明星梦,三十来岁了依然是蹲队伍里等人喊领盒饭,心灰意冷,继承其父衣钵——包工头。
  李赫待谁都客客气气,毕竟娱乐圈你不知道哪一天谁就大红大紫谁就身败名裂了。
  徐汇泽的名字也有点影响力,对方待他算友好,另外一部分不好的语气大概归结于徐汇泽怎么能当明星了而自己干着水泥工。
  赖安世接到包工头电话还有些犹豫,坑掉多了对于送上门的好事他持观望态度,徐汇泽在旁积极怂恿,这才与包工头签了合同。
  工程队有着落后,银行那边还没解决,徐汇泽就要打包行李上飞机了。
  “我们得半个月见不到,你不让我做一次啊?”徐汇泽洗完澡出来,见赖安世的眼睛还黏在电脑上。
  他们在赖安世的办公室,有独立卫浴和休息房间。在家徐汇泽可不敢这样,毕竟赖秀芳和苏淼淼在。
  赖安世一伸腰:“你那节目耗体力,留着吧。”
  “不留,全给你。”说着,徐汇泽就扑上来,坐在赖安世腿上,舌头舔拭喉结动手要解裤子。
  跌跌撞撞,一路吻到了休息室。休息室窗帘没拉开,一片黑暗。寂静里接吻的声音尤其清晰,两个人窸窸窣窣的脱衣裤声刺激耳膜和心脏,每一个细胞都被挑`逗,盼望得到欢愉。
  进入的时候,徐汇泽停了停,长长出一口气,在温热紧实的后’穴里感受赖安世的身体。
  “动一动……啊……轻点你轻点……”赖安世抱紧了他。
  徐汇泽如战马上征伐的骁勇将军,这一动持续了两个多小时,赖安世昏昏沉沉,醒来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左右。
  “擦过身体了,宝贝,我帮你穿衣服。”徐汇泽忍不住吻起了赖安世的脸。
  工程队很靠谱,赖安世和刘助理为贷款的事两头跑。
  徐汇泽在飞机上被提醒了几次“关手机”这才把手机关机。
  今天,瞿麦主动来联系他了。
  回想照片事件的前因后果时间顺序,瞿麦很有动机。
  瞿麦一向敢做敢认,徐汇泽只提了个“我被偷拍”的开头,瞿麦就截口道:“我知道,我派人做的。”
  “你幼不幼稚?”
  瞿麦声音在笑:“这么多年了,你可有把我放心上过?”
  徐汇泽沉默片刻,声似无奈:“瞿麦,我们那本是灯捻儿一样的际遇你非要拆了棉线成细细的缘分,你说烧起来的火能照亮两个人的心么?”
  徐汇泽很少和瞿麦说这么长的话,除了以前的公事。
  更何况这次还说的如此文艺,瞿麦一时乍舌,不甘心问:“那赖安世算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