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3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样吃法,至少吃半年。
  赖安世没想过还有这一个转折,钱大部分都投在新公司,还有一部分银行贷款利息,他想下个月如果再不接到单子,他就不开车了。因为能不养的就不养了吧,省开支。
  

第30章
  徐汇泽这天的模样很清爽,说提早拍完了他的戏。他抱着枕头看视频里的赖安世,觉得他下巴尖的都能戳破被子了。
  “你就这样,没个人在身边盯着你就毫无组织纪律性了。”
  之前赖秀芳不怒自威地杵那,赖安世才养成了无比规律的生活习惯。
  好习惯难培养,坏习惯却来得轻易。赖安世真是一朝把十几年培养的好习惯通通打入冷宫了。
  “新公司刚开始有点忙。虽然是淡季,但是百废待兴嘛,我得做好比别人更充足的工作。”
  徐汇泽盘腿在床上听他瞎扯有点生气的样子。
  两个人互道晚安之后,徐汇泽就睡不着了。首先他有点不高兴,一是赖安世瘦了很多很多。他的身材本来就属于修长偏瘦型,之前还有冬衣遮着,看不见突兀的骨架,而刚才视频,他清晰可见的锁骨和突出的下巴,真是醒目。还有之前他暗地里偷偷打听那种病的其他治疗方法,就连这次在华盛顿拍戏也去遍访着方面名医,都失望而归,没想到给李佟找到了法子。
  其次,他又是激动的,因为赖安世真的很担心赖秀芳随时随地一命呜呼,终于找到个能延长生命的法子了。
  徐大明星带着喜悦的,沮丧的,失望的,外加一点吃醋的心情艰难入睡。
  助理小刘以前穿六厘米高跟鞋会私下痛呼,这脚想剁了。她那时候忙,像花蝴蝶在一堆文件合同里飞来飞去;而现在她像绿头苍蝇,快而有目的地在办公室,银行,传真,电话,电脑间转着。她再也不抱怨脚疼了,往往只有到全身放松下来,才能感觉到脚传来的阵阵疼痛。
  来大姨妈肚子疼也不过如此,刘助理看着接下的第一个订单,身上痛着心里爽着。
  事实证明,赖安世做任何事都很像回事。他读书就会拿满分,他拿着焊机就像专业售后,他站在投影仪前上课就像老师,他西装革履坐在谈判桌前就真的是一位老板了。
  虽然公司现在就两个员工,他和刘助理。
  赖安世这样睡的比猫头鹰晚的日子持续了几个月,这天终于能喘口气,他和徐汇泽愉快地联系,两个人看得见摸不着的日子犹如饮鸩止渴。
  徐汇泽看过了他发的邮件,那十几页的合同他着重奔违约责任和付款方式去了。
  赖安世笑他只惦记钱,怎么不看看验收标准。
  徐汇泽反问:“你的能力还能验收不合格?”
  赖安世心情很好,赖秀芳现在精神不错,苏淼淼也挺懂事,经常给她奶奶顺着脊柱抚摸。赖秀芳总喊腰酸,这样可以减缓酸疼。
  既然有了转机,他便通过李佟与那个宣布缓刑的医生联系上,医生的嘴巴张的可以吞下一粒鹅蛋,表示很想研究下中药治疗之后的这种病患,当即约了个时间。
  赖安世算了算,签了合同,三五天内暂时不会有什么大事非得自己出马了,于是果断拾掇了,交代刘助理一些事,把苏淼淼拎去他舅舅家,带着赖秀芳还有李佟又去医院了。
  当然,这些徐汇泽并不知道。
  他要是知道了铁定包飞机都要飞回来。他现在是听到李佟名字就像被踩了尾巴的动物。那晚他一查合作方资料,这不是李佟所在公司底下的一个子公司么?
  他那点不开心就陡然变大了,但徐汇泽很聪明,赖安世不提他便装不知道,这有什么的,等他回去他请个个把月的假和赖安世一起操持业务照顾病人。
  这么想着但他还是压不住那股火,赖安世偶尔提到李佟名字,他就淡了笑容,几次下来,赖安世再缺心眼也能猜到一二了。
  别看徐汇泽在赖安世面前端得无所谓,人五人六的,他多久没碰视频里的人,想着赖安世的脸给自己撸了一发。
  李佟这个刷脸机和气地和那个医生打过招呼,又去赶航班了,他接下来的工作重心在国外。
  复查结果让大家都十分满意,呆了几天打算把那碍事的引流袋拆了。
  赖秀芳对拿掉那两个碍事的袋子很满意,她舒爽一笑:“哎,成天晃着两个袋子,我都怀疑自己是丐帮的二袋长老了!”
  接下来赖安世又成天加班到凌晨三点赶设计,做预算。
  徐汇泽在这天拍戏从马上摔下来,手臂骨折进了医院,剧组非常人道,再看他的戏拍的差不多,导演放他回去好好休息,先拍别人的戏。
  徐汇泽那个雀跃,这摔得值得,他先前苦思冥想着怎么开口要回国几天,眼下真是送上门的假期!
  早知道我应该提早摔一摔。徐大缺德遗憾地想。
  于是赖安世回家的时候就看见下巴一片青色胡渣儿的徐汇泽用一只手端着菜出来,朝他笑着:“你回来啦。”
  苏淼淼激动地尖叫:“安爸爸!快来吃!”
  徐汇泽是三个小时前下飞机的。如今他和徐家基本没联系了,谁让他爸领了陌生的女人进来,还有一个天天吵闹的少爷弟弟。不过他依然和他母亲联系。徐母已经脱离徐家了,拿着一笔钱又开了家公司,专门做贸易。
  那个贸易公司规模自然不大,但一个女人靠离婚分得的资金让公司有模有样地运作起来,着实不易。赖安世有时候想,徐汇泽父母这么懂生意经,那么他一定在生意场上无师自通。
  事实上徐汇泽脑袋相当好使,做生意的头脑和法子十分灵活,只是他兴趣不在这里。赖安世自然明白他没太大兴趣,所以那想法不过是吃饭时擦过了脑门然后就消弭了。
  赖秀芳也坐一起吃饭,直夸徐汇泽烧的菜好吃。苏淼淼吃得肚皮滚圆,眼睛直勾勾停在徐汇泽身上,她想阿泽哥哥真好看啊。
  那么大的孩子没那些贴切的词去形容一个人,所以仅仅是阿泽哥哥好看,阿泽哥哥很好,我很喜欢。
  徐汇泽很不喜欢刷碗,同样不喜欢刷碗的赖安世接下了这个任务。再说了,他怎能让徐汇泽刷碗,人家一边手臂还吊着呢。
  “现在进行哪个环节了?”徐汇泽捧着他的小平板看赖安世的设计图。
  “去订材料。”赖安世在洗碗巾上挤一些洗洁精搓几下就出来洁白泡泡,他拿起碗刷第一遍,“银行贷款下来一部分了,可以先订部分材料,一边让工人们开工。”
  “资金周转不够怎么不和我说呢。”
  “银行那边可以解决就不动你的钱了。”其实他没接受徐汇泽提出的入股,这几十年来尽量一个人解决事情的方式在他心里根深蒂固。再说,确实没到非要借助外力的时候。
  他这人就喜欢逼自己,以前给生活逼,现在给自己逼,怎么看怎么有点抖M。
  “你跑去贷款不要利息?不对啊,你这刚开的公司怎么批贷款,你这财务报表怎么糊弄人的?”徐汇泽到底精明。
  赖安世笑:“有个认识的在银行上班,请他吃顿饭帮忙的。”
  徐汇泽靠着门框问:“抵押物?”
  “……我家。”
  徐汇泽吊着一条胳膊在原地转两圈,那样子有点搞笑:“好,你真破釜沉舟了。凡事有万一万万一,你就不想想阿姨现在这样?”徐汇泽声音放的很低,然而情绪有点不好。
  赖安世不急不慢冲碗上的泡泡:“最后不是还有你吗?”
  说是这么说,赖安世决计不会开口问徐汇泽借钱。办法用完了渠道使遍了他才愿意放过自己找别人。
  没办法,过去的生活教会他靠自己,哪能那么轻易托付别人。
  “小混蛋儿办的这是什么事。”徐汇泽气消的快,“大概多少?”
  “三百多万。”
  “嗐!不少呢。”
  第一个业务单有这么的量很不错。
  但是七扣八除之下他净赚的只有一百来万。
  事实证明,赖安世对自己的发展规划地相当条分缕析,他这单子为他赚到了企业的第一笔周转资金,刘助理得到了久违的假期,不用继续在办公室和车里敷面膜了。
  然而这笔钱很大一部分都被赖安世拿去买中药了。
  这花钱堪比那时候抽大烟打吗啡,是无底洞,但怎么说也是令人生出希望的无底洞,会有回响。
  

第31章
  在赖安世接到第二个单子时,赖秀芳又去了一次医院,上次的引流袋拿掉不久,浑身像涂了土黄颜料,眼白也是黄的,嘴唇是没有光泽的橘黄,整个人像蜡人。
  他联系了医院,确认那医生的上班时间,马上开车送去了。
  “胆汁外流。”医生下了个简单的结论,目无表情道,“在这里观察几天,引流袋继续用,别觉得不好看啊。”
  有惊无险。这一观察又观察了五天。
  第二个单子都是赖安世在电话遥控,刘助理一个人跑。累是不用说的,好在有赖安世的电话在前,徐助理跑起来没遇到太多刁难。
  等赖安世和徐汇泽汇报第二个单子,徐汇泽在遥远的华盛顿打断他问:“哪个合作单位?再说一遍。”
  “欣亚。”
  “哪个欣哪个亚?”
  赖安世:“欣欣向荣的欣,亚洲的亚。”
  “这他妈的,我就说送上门的生意没那么简单。这是徐谨润分公司。”
  赖安世消化了十秒那个徐谨润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