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3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苏淼淼一见鲜亮的汤菜很捧场地鼓掌。
  赖安世挺奇怪徐家怎么没给他派佣人,不过他没问。“那以后辛苦你了。”赖安世先尝了点汤。
  “我记得以前你比我厉害啊。”徐汇泽给三个人分了筷子。
  “懒了就荒废。”
  三人吃了点饭,赖安世利用午休时间把自己的打算和徐汇泽说了。
  赖安世打算开个装修公司。
  理由很简单,他自己就会设计,他手里有很多建材市场的资料,装修队伍是他带出来的外地工人,此外,他积累了一点市场人脉。最主要是他个人兴趣。
  “我无法想象你是研究什么分子运动的博士后。”
  “你不知道,我还能指导水产品老板怎么饲养海鲜,我给母猪接生过,我还有焊接上岗证,就是最近路边堆的那些管子,你懂吧?”
  “打住打住,你以前时间多的慌,都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以前你不在,时间自然多的慌。”赖安世说的一脸认真。
  徐汇泽发现两个人自从在一起后,赖安世点亮了情话技能。
  “说说看规划吧,我参详参详。”
  “设计装修维修一条龙服务。初期我设计,建材市场我熟悉,我跑;装修外包,队伍我心里有名单。以前的助理小刘会过来帮忙。一开始先从商品房开始,刚好这里就有两片要开发的。”赖安世拿出刘助理上午给他的资料。
  “你们两个怎么够,加我一个。”
  “你这样出去怎么谈生意?人家还得提防偷拍啊?”
  “非得我出面吗?我可以坐镇指挥充当灵魂人物。对了,我要入股,分红不能少了我的。”
  赖安世笑:“还没起步就想着分红,我们阿泽想的真远。”
  “我都想到咱妈出院后,让她同意我们的事了!”
  赖安世见他没羞没臊又靠过来,躲开了亲吻,下面却被抓住。
  

第29章
  两个人袒露心迹到现在还没做过一次,虽然赖安世在照顾赖秀芳之余查过男的和男的怎么做那种事,但他们怎么也没机会做到最后一步。每次都是互相抚慰,在对方手里gaochao,要么就是徐汇泽不满足,把那物插在他腿间磨蹭,滚烫坚硬地摩擦着腿间,顶端时不时擦过赖安世的囊袋,徐汇泽后面在动,手握住赖安世的欲`望撸动,两个人一起gaochao。
  总之没用过那里。
  大概是和爱人分享了雄心伟业,这次赖安世特别兴奋,全身的滚烫都汇集到了那一处,呼吸都变了节奏。
  徐汇泽哪会看不出来,迅速锁了门,一伸手把赖安世裤子脱了,那半硬的在一丛密林里抬起头来,股间似乎灌入冰凉的空气。
  大白天的,这是第一次,赖安世有些羞怯。
  两个人都默契地没有说话,窗帘挡住了光,屋子不算亮,却看得清两个人的表情。
  徐汇泽握着那里撸动几下,把嘴凑了过去含住滚汤的顶端。
  咸腥的,却没令人难受,徐汇泽张开嘴含了gui头吸了吸,赖安世拒绝了,他没想过徐汇泽会替他做到这份上,他觉得脏,弯腰要推。徐汇泽两根手指拢了拢囊袋,舌尖在上面舔过,赖安世浑身过一阵电流,酥得两条腿开始无力,他的手从一开始准备的推变成了抱着徐汇泽的脑袋,下’身无意识摆胯做着抽`插的动作。
  两个人一个弯腰一个站着,只见赖安世伸长脖子张着嘴呼吸,他觉得自己是被波浪推上岸的鱼,他渴,渴望抚慰渴望波浪再把他托起,摔到水里。
  徐汇泽的头伏在他腿间一动一动,舌尖滑过暴涨的筋络,在顶端快速拨弄着,赖安世知道这一刻那里冒出不少液体了,他的眼角噙着生理性盐水,虚弱地看着徐汇泽的发旋,这么好看的男人在为自己做着这事,一想到这里,那处攀临顶峰,喷薄出一股股精`液,那物持续抖着。
  徐汇泽吐出来在掌心,抬起头看着赖安世笑:“不要浪费了。”说着把赖安世推到床上,抬起他的腿,把掌心的东西抹到赖安世后’穴:“可以吗?”
  赖安世要炸了:哪有做到这份上问可不可以的!他觉得这样多来几次会阳痿的!
  徐汇泽插了一根手指进去:“今天做全套运动。”说着在赖安世腿上啃咬着。
  “抽屉里有那个啊,用那个!”赖安世看过不少出血的帖子,之前网购了两盒润滑油。
  徐汇泽露出一个“你很懂”的笑容,一切了然,挤了些就送到后’穴开始了温和的开拓。
  “我进去了。”徐汇泽说出这句话之后,只听赖安世叫了一声,徐汇泽进入了他的身体,巨物蛰伏不动,两个人,兜兜转转快三十年,第一次结合在一起。
  “你是我的,安世。”徐汇泽温柔地动着下’身,嘴唇却忘我地与他厮磨。
  这一场性`事足足持续快两个小时。徐汇泽把近年来憋着的全数讨回。
  赖安世想,这么折腾人的体力活还是一周一次为好。
  护工打来电话照常汇报下午赖秀芳的情况。
  赖安世趴在床上,徐汇泽替他擦身子,他理所当然地享受这一切。后’穴有些辣辣的疼,不是很夸张,因为徐汇泽耐着性子把事前准备做得温柔而充分。
  六月份某天,赖秀芳妈出院了。
  眼窝深陷显得颧骨更高,一张脸看过去凌厉了几分。因为胆汁无法平衡,所以她的眼白总是蜡黄,身上吊着两个一次性引流袋,袋子里都是黄的褐色的液体,医生说,那都是身体无法吸收的营养。
  “不用来复查了,这病活不了多久。”这是出院前找医生谈病情,医生不加修饰地说了这句话,大概是见多了死亡心也麻木了。
  赖安世给赖秀芳煮完点心,分一点给苏淼淼,沉默着把点心给赖秀芳端去。
  徐汇泽正和赖秀芳视频,他在华盛顿拍电影一个多月了,至少还有四五个月才能完成拍摄。
  赖安世放下碗筷,挡住镜头,眉尖微蹙:“现在几点呢徐大明星?”
  徐大明星还没卸戏妆,是夸张的落魄乞丐扮相,往日的清俊荡然无存。但笑起来还是好看,他长眉一挑:“阿姨出院我都回不来呢,和她说两句你也不许吗?”
  赖安世打发他休息去,收拾了片刻这才回自己屋确认规划书。
  他已经跑好了全部手续,亲自做了市场调研,他想把装修公司那个方案做出来。
  刘助理肯定会来帮他,那小妮子给他调教得似乎是女版赖安世,也是个无所不能的全能型,当然,能力自然输他一筹。
  李佟听到他的想法后十分赞同,把手里有的资源,能介绍的都介绍给了他。
  当晚,赖安世站在阳台看着璀璨浮动的车流,它们奔向同一个或者相反的方向,最后汇入万家灯火,他就想,他从来没有放弃过有朝一日能有能力守护一个家的想法啊。
  而什么是家?有他爱的,想守护的人。
  他转身看看屋内,再看着漫天繁星,一闪一闪,拼出来徐汇泽的笑脸。
  一边要为新公司跑业务,一边要照顾赖秀芳,赖安世这样跟驴转磨似的脚不沾地忙了半个多月,终于病倒了。
  醒来的时候就看见李佟凑过来的脸。
  “真把自己当超人了?裤衩怎么不外穿。”
  李佟这是真生气了。赖安世苦笑:“去你的。”
  “请个保姆之类的,你这样跟个陀螺转,累垮了业务怎么进行。”
  “不放心。”
  “你这样伯母看见了心里会难受自责。你想她以前自由滋润惯了,突然让儿子来伺候自己,还伺候地倒下了,她心里会好受?你还在睡的时候她就来过,说她早知道你没工作了才不得不出来自己开公司,她说你这样累还照顾她,她怎么会舒服起来?”
  赖安世把头偏向一边,不语。
  “我来看你还有个事。”自上次两个人打开天窗说亮话后,李佟和他的交往更自然磊落了,说话不再逡巡试探,都是简明清晰,“前两天遇到个国外朋友,他也是肝胆那方面毛病,经一位老中医诊治全好了,你要不要带伯母看看?”
  李佟的话无疑是给溺水的人一艘船,赖安世的眼睛亮了起来。
  “这是那医生号码和地址,我之前联系过了,他要本人带回去看看,顺便带上出院小结报告等。”
  “天不绝人啊。”赖安世觉得全身都轻松起来了,准备下床去找。
  然而他见到老医生是三天之后,因为要预约。
  老医生长得一派仙风鹤骨的气质,卧蚕眉斑白,脸上却光透,就连皱纹也显得流光溢彩,一双眼睛充满活力,赖安世想这大概就是真正的鹤发童颜吧。
  例行的望闻问切之后,结合报告单,老医生再看赖秀芳的手相,垂着眼哼气:“命不好。”
  当晚,赖安世做完全部的事,累得像被卡车碾过一般,仍然挣扎着给徐汇泽发信息,要告诉他一个喜忧参半的消息。
  老中医把脉又看出院小结,把气叹得一波三折,听起来很有江湖骗子的意味,他说了,如果没动手术他有把握治好这个病,因为在他手里治好过几例了,而手术之后他不敢保证了。
  “20%的把握。”老医生摸着光滑的下巴下结论。
  极其昂贵的中药,试吃十天就花了两万多,还没加上各种昂贵营养品。
  当然钱不会和徐汇泽提,赖安世永远不会和徐汇泽说这些,他不是和徐汇泽见外,徐汇泽那傻孩子肯定会掏腰包提出自己也要负担的,所以赖安世挑重点的说。
  而且,那个20%他也不要告诉徐汇泽。不是不信任,是有些难受分摊了不会少,反而会沉重。
  不过那药能不贵吗?犀角,麝香,牛磺等,都是一等一的名贵稀缺中药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