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2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赖安世脑袋里完全没有想法,一片空白。他不知道是怎么走出去的,甚至忘了回办公室的初衷是什么。
  他的老板给他打了电话,让他有空交接下,含蓄道这事毕竟影响不好,下次注意点。老板待他不薄,看他平时勤恳的份上,给了他一年份的工资。
  这下可以全身心照顾我妈了。赖安世想,趁此休息也好。
  他回家收拾了下,给苏淼淼打电话,听小丫头在电话那头特有精神的声音便放心不少。苏淼淼缠着他问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舅公那不好吗?”
  “好。”
  “好就多住几天,让奶奶清静清静。”
  “安爸爸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你这么皮谁敢要。”
  “可是淼淼就你和奈奈了!”
  把苏淼淼逗哭了再去哄她,是赖安世无聊时会做的事,他此时有些后悔,自己心情不好怎么拿个小丫头寻开心了?
  要不要告诉徐汇泽?他想要不再等等,等他妈出院了再说。眼下徐汇泽那边估计也不好过,按照赖安世对他的了解,徐汇泽这么要强,也爱面子,当着全国人民的面被收回公司,哪能轻飘飘翻过不提?好在在需要用钱的时候,他们还有积蓄,工作可以重新再找。
  李佟来电的时候,赖安世正开车赶去医院。李佟辗转了几个国家,除了谈业务还顺便去拜访肝胆科的专家。
  “我随时都在医院。”赖安世回答他说。
  “嗯,眼下你是得请假陪阿姨。”李佟并不知道他被fire了。
  赖安世嘴角一抹苦笑并不答语。
  护工看见赖安世过来,就收拾了点离开了。
  赖妈看过去精神还可以,只是天天躺床上,身板难受情绪更坏了。
  “我给你削个苹果,手术前后你是吃不到这些了。”赖安世整理好住在这边要用的东西后出来说。
  “你不上班了?”
  赖妈看见他带了不少东西过来。
  “请假几天,以前我带的个新手暂时接手我工作。”
  赖妈就信了。
  苹果皮打着转,两个人都不说话。随着果皮摔到垃圾桶的声音响起,赖妈接过苹果无声咬着。
  “妈,要是我以后都不结婚?”
  看儿子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赖妈又想丢什么东西砸过去,寻找未果,嘴里还咬着他孝敬的苹果,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这笑脸的是自己儿子。
  “我就说你喜欢人家阿泽还死不承认。”
  “我们是……相爱的。”
  “滚滚。哎呀幸亏老天送我一个苏淼淼——她刚来电抽抽嗒嗒的,这小没心肝的今天倒记起来问候我。”
  那是因为我吓唬过她嘛。赖安世嘴角的笑容漾开了。
  手术在两天后的上午九点,赖安世记的徐汇泽有个通告,就告诉他别来了,术后告诉他结果,而且医生说一般这样的手术两个小时就能搞定了。
  徐汇泽不放心,一边是推不掉的通告一边是未来丈母娘,与助理第五次确定了时间提前,这才给赖安世约定当天一定到。
  李佟一大早就出现了,抱了抱赖安世:“别担心,你的情绪会传染给阿姨。”
  “我知道。”
  手术室在六楼,电梯直上,赖安世握了握他妈的手,俯身在她额头亲了亲:“别紧张,小手术,相信医生,我就在外面陪你。”
  他妈躺着点头,身边的护士请家属出去,他妈突然喊:“安安!你别走!在外面等着!万一手术提前结束我看不见你!”
  赖安世眼圈一红,重重地点头。
  他从来不知道他妈有一天会这么需要他。
  

第27章
  小时候没理由的打骂,不间断的打骂,恶毒的打骂,后妈都不这般恶毒虐待。曾经他都想趁他妈熟睡一刀结束了她。
  然而他内心还是希望这个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第二天醒来能突然良心发现与他握手言和。
  可是巴掌好像甩惯了,叫他滚好像顺口了,打骂喝责变本加厉有增无减。
  一个人要是内心存着“希望变好”的强烈念头就连老天都会赧颜施暴。
  后来,他妈真的变成一个真正的妈妈,他的性格与后来的生活才慢慢与同龄人接轨。
  但他仍然害怕,哪怕他很坚强,哪怕他的生活开始有滋有味,哪怕他现在有了爱人,他很害怕这个女人在这时候发生意外。
  手术台上的事情怎么有个准数?
  那道门轻易决定了生死,手术刀理所当然的成了生或死的判笔。
  李佟捏了捏他肩膀,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他们偶尔交谈几句,但赖安世明显不在状态,精神十分紧张。
  “阿姨知道你们的事了?”李佟前几天就听赖安世婉转提了与徐汇泽重逢。
  赖安世明白那句话意有所指,他不是个喜欢含糊不清的人,干脆坦诚道:“我和我妈说了我打算和阿泽一起生活。”
  意料中的事不是吗。李佟苦笑,他不是没天真地想过,也许赖安世会考虑徐汇泽的特殊身份或者他妈这时候的身体,与徐汇泽再拖一段时间,这样自己是不是还有机会?
  人成年后只有一次天真,因为一次真正的天真将耗尽对最渴盼的情感最美好的、真诚的、炙热的希冀。想不到自己的天真在快而立之年。李佟后背靠在椅背上,目光循着赖安世的后颈往下看,他在十几岁那年,有多渴望这个人,现在就有多难受。
  “李佟,我真的很谢谢你。”
  “谢我干吗,你看你,一个机会都不给我,他一回来就……”
  “我们会成为好哥们。”
  “谁稀罕你当哥们。”李佟笑,赖安世知道没事了,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对我……什么时候开始的?可是你之前不是有个女朋友吗?”
  李佟思索了下,手指交叉在一起,看着地板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事没理由吧。你还记得那时候我们一起打篮球,我陪你留下来练习么,有一次球场就我们,你后仰的样子吸引了我,后来你还贴着我比身高,回去后我就发现了自己喜欢你。”
  “你不好意思什么,不是你让我说的?”李佟瞥一眼赖安世惊讶的脸,继续:“至于女朋友,后来不是比赛吗,你又遇到了你以前好朋友,就是徐汇泽,我看出了他眼神,那和我一样的眼神,我看得懂同类的眼神。而你又和他那样接近,每次你们在一起我都觉得,嗯,不高兴,索性谈了个女朋友转移注意力。”
  赖安世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这样。李佟告诉他,他暑假曾经去赖安世家附近转悠,期待“意外相遇”,结果好几次在球场看见他和徐汇泽开心地在球场打球。
  李佟的坦白令赖安世在惊讶之后措手不及,有些感动。坦白说,如果他当年知道有个人对自己这样用心难不保会愿意与之一试,因为他得到的关怀与在乎那么零星,这世界上有个人在距离这么近的地方这样小心翼翼关注他,他怎么不欣然接受?
  只是时过境迁,他快三十岁了,听到眼前的男人对自己的用心他除了感动惭愧,无法做到接受,哪怕没有徐汇泽。
  因为谁都在往前走,如今的心境与性格不需要这样小心呵护自己的对象了。
  “你这么多年没有恋人吗?”赖安世想起来自己还是第一次这么直接问李佟情史。
  “你不了解这个圈,大多数人只想一夜情,也有试着谈恋爱的,但因为很多原因谈不了多久就分了。更别提一起生活的。”李佟最后一句话是提醒,这个圈子很脆弱,虽然这几年开始被社会慢慢认同和接受,但是身边人根深蒂固的思想仍然是不可忽视的影响。
  赖安世从来不知道李佟的故事这么精彩,在手术灯灭之前他以新人的身份听李佟说了几个他的恋人。
  第一个是大学生,很乖,但是太重物质了,交往没多久就说要搬去和李佟一起住。那时候李佟还在国外,这大学生是华人留学生里挺爱玩的一个男生,李佟想,在一起大概就能令他收敛一些。只是他没想到,这个男生带别的男人回来了。
  “我那天忘记拿u盘,本来打电话让他送,打了几次他没接,只好自己回家。你不知道看见小男友和别的男人压在一起这画面多冲击。”李佟拿了根烟病并没有点。
  后来几个,要么是希望借拉拉结婚再和自己在一起的,要么就是因为孩子问题,最直接还是性格问题。
  “没住一起你永远不知道两个人合不合适。”李佟最后面无表情地说了这句。
  赖安世久久无法发言。按李佟的说法,他对每个交往对象都特别好,就连第一个劈腿的,他也只是给足他们时间穿了衣服滚出去。可是每一个都没法长久,那么自己和徐汇泽?
  徐汇则出现在家属休息区时,已经过了三个小时,李佟有个不得不出面的业务所以离开了。两个人在楼梯擦肩,徐汇泽没认出他,快步往前走去,李佟却一眼看出他了。倒不是因为他是他粉丝,只是因为情敌总是分外令人热血沸腾。
  李佟与他擦肩而过想,如果你让安世过的不好,我还会继续回来的。
  “多久了?”徐汇泽边走边问。那边李佟拐弯不见了。
  “三个多小时。”赖安世站起来。
  “吃了没?我让李平带了盒饭。”
  徐汇泽一结束工作连饭都赶不上吃,他的大衣里还套着上节目的衣服。
  赖安世心神不属,摇摇头,并没留意徐汇泽也饿着肚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