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2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夜渐深,外面气温直接掉到了个位数,不过病房里另当别论。
  有医生护士进来,徐汇泽就走到阳台那留给众人一个深沉的背影,赖安世说了几次让他先回去,徐汇泽无动于衷。他腹诽,我大老远地从华盛顿飞回来,你就一个劲地赶赶赶?我上赶着回来让您赶啊?
  又听赖妈提起李佟的表现,徐汇泽顿时有了危机感。他比瞿麦那傻’逼的智商高多了,他才不会做踩着恋人的朋友来抬高自己的事。
  但他的身份确实不好在公共场所暴露出来。左思右想,他问了手术时间,打算那天在病房里蹲守,一半为了赖安世,一半为了他赖阿姨。怎么说在他心里她是他未来的丈母娘呢。
  李佟显然替赖安世包间了这间病房,就不担心有人进出了。
  他未来的丈母娘睡下后,两个人相对无言。
  徐汇泽:“去那边说说?”下巴指了指阳台。
  赖安世起身跟在后面。
  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在记忆里在梦里的少年开始长得宽肩窄臀,身材比例匀称又充满力量,举手投足都蕴含了说不出来的魅力。
  他再看看自己,快成一个糟心的中年男人了。
  让他闹心的是这个魅力无匹的男人喜欢他这个糟中年人。
  “你不是这样的。”徐汇泽道。
  赖安世从口袋捏出一个变形的烟盒,咬在嘴里并没有点火:“不然?”他知道徐汇泽说的’这样’是哪样。他说他不该与他没有话说了。
  一只修长的手伸过来,徐汇泽搂住了他,把脸埋在他竖起的衣领里,眷恋且深深地说:“安世。”
  赖安世动了动,又怕吵醒他妈,只得低声道:“有话说话别动手。”
  “渴望太久,成心魔了。”徐汇泽自说自话。
  赖安世拿下烟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推开他又没足够的力气,坦白说,他并不觉得徐汇泽抱他很别扭,反而令他很安心。
  自问当时发现自己原来喜欢徐汇泽的时候,他还幻想过如果再与他拥抱什么的,该做怎样的心理建设。原来喜欢一个人,一切在设想里会显得不知所措甚至别扭的事,到了情到浓时都变成那么自然,好像他们一开始就应该这样。
  赖安世忘了心里告诫,在他心里投反对票的小人被热情支持他回抱的小人打败,赖安世把手搭在徐汇泽匀称的腰上。
  这个动作换来徐汇泽把他用力往怀里捞了捞,紧紧拥抱。
  徐汇泽开心地拿脑袋在他肩膀一直蹭,犹如以前他的撒娇。
  两个人一时都没再说话。这时候还说什么呢,心意相通,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们是这样相爱。
  片刻,赖安世才想起来那个汇安企业的新闻,并说了自己的猜想。
  “你猜对了一半。瞿麦会离开,是他家企业需要。瞿老爷子身体大不如前,家里只有一个大小姐也就是瞿麦的妹妹,到处养凯子,脸都丢光钱也败了不少。你大概能想到瞿家有多焦头烂额吧?而且,”徐汇泽说到这里停顿,目光锁在赖安世身上:“我和他说了这次回来就一定要追到你。”
  赖安世的脸似乎烫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用手指抠了抠脸等他继续。
  “我以前没能力和家里出柜,那次索性和我爸摊牌,我还有个当继承人培养的弟弟,怕什么呢。”
  赖安世看他说的轻松,原先的担心就陡然减半了。不过他可以想到接下来他的处境了。
  当年徐老爷子不过是听说了他宝贝儿子喜欢他就逼得他几乎走投无路,那时候他才几岁,还是个未成年。
  但今非昔比了,他有积蓄有能力,最重要的是他的身边有他妈和徐汇泽的支持。曾经很在意的眼神,令他一步迈进成人世界的眼神,还有掩藏起来的软肋,如今在他看来是不堪一击的摆设。
  阳台的风吹的人清醒,徐汇泽侧头看看赖安世,冲他露出一个迷死人的笑容,迅速在他嘴角亲了下:“我今天很开心,真的。”
  病房有暖气,两个人在阳台冻了一阵,一前一后地进去,看床上的人还在熟睡不由得放轻了动作。
  赖安世给徐汇泽翻了套衣服,指了指独立浴室。
  徐汇泽打手语比划着,意思是内裤呢?
  马上就有一条崭新的内裤塞到他手里:“刚买的,没穿过。”
  “穿过也不介意。”嘴上讨到便宜的徐汇泽转身去浴室。
  

第26章
  第二天,上次的那个刺头青年就来接徐汇泽了,赖安世才知道刺头姓李名平,和他人的长相一样,普通大众到丢在路人里就找不出来。
  李平话不多,见到赖安世就点点头道一句赖博士好,径直转向自己主子,徐汇泽下午还有一个采访节目要录,为新电影预热。
  徐汇泽全副武装完毕,又弯腰对靠在床上的赖妈嘱咐几句,说手术那天一定过来。
  未到餐车送餐时间,走廊外鲜少有家属走动,都猫在病房里,外面太冷了,气象预报今年最后一波冷空气造访林县,之后便大幅度回暖。
  赖安世怕冷,半张脸藏在大衣领口里,扭着头看身边的徐汇泽。
  他穿着自己的衣服,刚好到一伸胳膊就显短。由于他还戴着风衣的帽子,所以上衣下摆也显短,赖安世伸手给扯了扯:“要是被人拍到你穿这么寒酸……”
  “你怎么不担心有记者写’阿泽与一神秘男子从医院并肩而出’?”
  “对了,我都没问你,你为什么用’阿泽’这个名字?”
  “还不是为了某人能够知道我。”
  “结果某人平时注意的只有报告,单子和数据。”
  “这样的某人是不是得罚?某某为了他在娱乐圈拼死拼活水深火热的。”
  “罚,该罚。”赖安世笑眯眯的样子,问徐汇泽:“怎么罚?”
  墨镜下徐汇泽眯着眼,赖安世看见他加深了嘴角的笑意:“等阿姨出院之后,饶不了你。”
  之后的两天,赖安世依然待在医院。他请了个护工,因为他手里有不得不亲自跑一趟的工作。这两天助理告诉他,之前各种各样的业务单,陆陆续续接到了被退的通知函,对方已传真或邮件的形式通知下来了。至于原因含糊其辞,似乎是实际操作起来,发现复杂,不合适,耗材过多,等等等等。
  虽然赖安世接的业务单多且杂,大到诸如汇安广场的设计方案,小到婚庆策划,但是这次被退的多为建筑设计类。
  他脑子里闪过了徐汇泽他爸的影子又很快排除了,人家犯不着花那么大的心力财力人力来对付他;再者说了,徐家的触爪不至于这么长而猖狂吧?
  那么是瞿麦?也不可能,此时的他要应付自家败絮其中的企业,还得分神交接汇安原先的业务,哪有这个心神对付他?
  赖安世强迫自己镇定,看了看手机,徐汇泽在后台发来了信息,说他有空了给他电话。
  交代护工一些事,赖安世收拾得清清爽爽打算去一趟办公室。
  刘助理在电话里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好一句话。
  赖安世少有的没好脾气:“又有退单子的?”
  “赖总,您这段时间还是别回来了……实在有事我们外面沟通……”
  “我自己的办公室回不得了?”
  “不是这意思,哎您别挂……”
  赖安世扯过安全带,快车回到工作岗位。
  电梯上二十楼。
  上班时间乘坐电梯的人不多,可是身后一起站的几个人都宁愿贴着电梯墙也不要靠近他。赖安世记得他们是楼上其他公司的同事,以前顶多属于点头之交。
  没心思深思,他到了就走进自己的博士后办公层。
  一见到他,大家都纷纷低头很忙的样子,敲键盘打电话翻报告,好像没看见他回来了。就一两个迎面走来,一脸菜色问:“赖博士回来了。”
  这时候,赖安世站不住了,沉着脸色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他业务最多,所以有独立的办公室。
  “小刘,我不在才几天,发生了什么?”
  “……赖总,您没看我们内部网站的视频吗?”
  赖安世没回答就肯定没看了。
  “……难怪……不过现在删除了。”
  “到底有什么?难不成我拍了艳照?”赖安世又好气又好笑地叉腰。
  “我留了截图,你……要不要看?”
  赖安世点头凑过去。
  只见屏幕上一张图片,是徐汇泽那晚亲吻他嘴角的图,徐汇泽在他身后,也做了马赛克处理,而他清晰地在图片里!
  赖安世气血上涌,太阳穴突突跳了几下:“都看过了?”
  “是……”
  他点开讲座班主页,也有人匿名讨论:好恶心,老师竟然这么陶醉和一个同性接吻。还有的说,我暗恋老师这么久,没想到他是基佬。
  也有语言苍白无力支持他的,但寥寥无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