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2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李总自重,我还清醒着。”赖安世笑着看他。
  李佟哎哎叹气:“你啊——那么说说你那位大明星发小,表白了?”
  赖安世思考了足足十秒:“没。”
  “那我有希望。”
  赖安世嘴角扬起:“我真不知道你看上我什么了。”
  “我也不知道。”
  “听过一句话没,执念太深会成心魔的——能告诉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吗?”
  李佟就把当年两个人单独留下练习的事与他说了。赖安世分析,这是典型的“执念”。
  “李佟,你有没有想过,这不是什么喜欢或者爱,我想你应该懂。”
  “那么徐汇泽?他连一句’喜欢’和’爱’都没和你说过,他对你的算什么?”
  赖安世拒绝了李佟送他回去,找了个代驾。说起来这代驾有点意思,还是徐汇泽的粉丝。他看赖安世衣冠楚楚,十足的有教养的知识分子样,就扬了扬手机,嘿嘿笑:“老板,看您难受劲儿的,我给放首舒缓的歌行不?”
  赖安世点头,代驾小哥就增加了音量,前奏是舒缓的钢琴,接着是呜咽的大提琴伴奏,然后是徐汇泽低沉认真地唱:
  “你对我说走吧,想看看世界
  而你却把心打了死结。
  我对你说留下,在我的身边
  而你却把世界走遍。
  曾经我以为,时间过太慢
  慢到我忘记你在我身边。
  现在求时间,把一切冻结
  好让你看看,我要抱着你流浪。
  中间过门加入了激昂的小提琴,赖安世眼眶湿润,还是问了这首歌的名字,代驾小哥没听出声音异样,说叫《等我》。
  “我和你说等我,用我的唇语
  不过三十秒你不见。
  我和你说等我,在异乡梦里
  我不要发现转身后没有背影
  ……
  在徐汇泽低沉缠蜷的嗓音里,赖安世把这首歌听完。过往种种本似云烟,时间的风一吹就散了无痕迹,而现在通通卷土重来,呛得他有点想流泪。
  他开始有意无意关注一些娱乐资讯,知道徐汇泽动身去谈一部新片,该片在美国拍摄,去多国取景,对方看中了徐汇泽在国内的人气和纯正流利的英文发音,他们想打开中国市场,也需要一位中国明星的加入。这部电影对徐汇泽来说意义重大,如果影片口碑良好,他算是开拓了新的发展空间。有消息称以后的工作重心会发生偏移。
  赖安世放下报纸娱乐版,转看全国经济发展走势,意外看见徐瞿两家的新闻。其实两家都是举足轻重的企业,上经济板块不奇怪,奇怪的是,瞿家内部重组,人事大调动,赖安世在豆腐块里看见瞿麦跟在他爸身后站着,目光冷冽面无表情。
  瞿麦这是回去了?赖安世暗笑自己操心太多。
  再看徐家那边,消息称汇安企业是徐家给徐汇泽“开着玩”“拿来练手”的企业,由于徐汇泽无心打理,娱乐圈发展势头如火,而企业资产常年负增长,于是徐家要收回徐汇泽的权利。
  赖安世这下更糊涂了:这样不算光彩的事徐家也能让消息见报?按照他对徐汇泽他爸的印象,那人是容不得有人说儿子一句不好的,不然也不会在徐汇泽说要当进娱乐圈的时候给他一笔钱将他打理得金光闪闪了。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要闹的全国皆知?这是国内发行量最好的报纸。
  赖安世能想的就是瞿麦急了,见徐汇泽要与自己好,他觉得这么多年不值当,便离开了公司然后把一切告诉了徐爸,徐爸怒气加失望之下,撤走了徐汇泽的权力,然后瞿麦犹嫌不够,令消息见报。
  但这鱼死网破有什么意义?他赖安世不是照样接单子领工资赚外快?
  要命的是徐汇泽此时在国外,他一点也不愿意主动问他情况。
  徐汇泽去美国第三天,赖安世在下午三点多接到徐汇泽电话:“我想这个时间你不忙就打来了。”
  赖安世看了看时间,有些生气:“你在哪你知道么你不睡觉吗?”
  “我在华盛顿……我今天开始试妆,刚结束……”声音里充满疲倦。
  “那快去睡啊。”赖安世气结。
  “不。安安,我想你了。”徐汇泽像小时候那样撒娇着说,赖安世坐在办公桌后,传真机在运转,电脑主机嗡嗡响着,他心跳停了一拍,抓着手机久久没出声。只听徐汇泽带着鼻音又说了句:“安安,我真想你了。”
  赖安世闭了闭眼也不想纠正他的称呼了:“你感冒了?”
  “在水里泡了半天,哈哈。”紧接着一声喷嚏。
  “那就快休息啊讲什么电话。”
  “你给我一张照片我就马上休息。”
  赖安世发觉他成年以后似乎就这次脸红了,徐汇泽真是上帝创造出来对付他的,还是用他的软肋骨捏的,赖安世在别扭地自拍之后给徐汇泽发了一张自拍,刘助理进来放文件,看见她那正正板板的赖总自拍,惊得下巴都合不上了。
  “我要当做锁屏和壁纸!”徐汇泽发过来几个爱心表情。
  赖安世咆哮:“马上立刻睡觉去!”
  徐汇泽得了便宜马上卖乖:“好的赖总,赖总晚安。”
  和以前一摸一样的感觉,赖安世想,往控制不了的地方发展了。
  这感觉真像藤蔓植物,徐汇泽是它们依附的城墙,以前徐汇泽不在,那些藤蔓奄奄一息,叫人看不见其蓬勃迅猛,而今徐汇泽回来了,它们迅速成为不可忽视的存在了。
  赖安世很头疼。
  

第24章
  头疼的还有一件事,他妈又去了一次医院,是苏淼淼拨打的120,因为那时候赖安世正在开会,手机静音,等他赶到医院的时候,苏淼淼的大眼睛肿的吓人。
  “安爸爸,耐耐很疼的样子。”苏淼淼扑进他怀里又哭的六神无主。
  赖安世想,幸好家里还有一个苏淼淼,这孩子是小,却意外的可靠。
  和他小时候很像。
  住院两天,医生说换个大医院吧,情况有些说不清楚。
  赖安世有很不好的预感,苏淼淼懂事得不再哭了,死死握住赖安世的手,她真的吓坏了,那轰然倒地的身体,那蜷缩在一起疼得发抖的样子,苏淼淼今年才就五岁,自然吓得还没回过神来。
  李佟认识的人多,问了是肝胆方面的毛病,果断安排到市最好的肝胆医院,全国顶尖肝胆科医生基本都在这里。
  李佟事先差人办好了所有手续,陪赖安世守在床前:“别怕,没事的,我在呢。”说着拍了拍赖安世肩膀。
  刘助理电话打来了,说是上回那个单子客户问进度,又说明天下午Z大还有一场讲座。
  赖安世突生疲倦,李佟又跑食堂和店铺给他和苏淼淼买了点吃的。苏淼淼见过他几次自然与他亲近,零食在手,忘记了最初的害怕。
  “安排明天做CT,你别负担太大,阿姨每年都体检的,不就是小结石吗,这次就让麻药把阿姨弄昏迷了给她取出来呗。”
  赖安世苦笑:“那我妈醒了第一个宰我,第二个宰你。”
  “好啊,我们结伴去黄泉来世继续前缘嘛。”
  赖安世多少笑了下,揍了他一拳。
  李佟公司有事,又交代了一堆这才离开了病房。
  赖妈醒来了,一看又躺在医院,还是完全陌生的病房格局料到换医院了,拉着赖安世问病情。
  “明天CT呢,你也知道就那点事儿。”他宽慰。
  “哼,大医院就是麻烦,动不动检查。我说你带淼淼回去吧,哪有小孩来医院呆的。实在不行让她去舅舅那,她去过几次也不怕生了。”
  苏淼淼正在隔壁病床睡的沉,出门前忘记给她披外套换棉靴,此时她缩在被子里小小的一团。
  “等明天检查完我拜托李佟送她去。”
  “李佟来过?”
  “嗯,他帮忙联系医院和床位,不然要排到什么时候。”
  “大医院就是这样麻烦,有的人挂上号就病入膏肓了。”赖妈看着天花板又看看挂着的药水,病房静的令人沉闷。她突然开口:“安安,妈和你说个事儿。”
  赖妈很久没喊他小名了,但凡以这样的开场,接下来要说的话肯定是重大决定。
  赖安世给她扎针的手背按摩,等着她说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