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2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赖安世似乎有在听,而目光却落在车窗外,路面又落了些雪,寒气似乎能从地面直窜上来。他怕冷,抱了抱自己身子。
  车里开着暖气,徐汇泽见状,不由得想起以前夏天,他贴着赖安世凉凉的身子的情形。他嘴角勾了勾,从一旁拿起手套,拉过赖安世的手替他戴上。
  “要还的。”他看着赖安世一时惶惑欲拒绝的眼神。
  消息传播很快,晚上黄金时间,苏淼淼带着一串尖叫声跑到赖安世屋里:“安爸爸!你是认识阿泽哥哥的对吗?!我就知道你认识?你站在他旁边!淼淼要晕过去了呀!淼淼也要蹭蹭你!”
  赖安世正做着本月工作报告,被打断,没了好心情,把一惊一乍的小女孩推到门口:“一身寒气有何好蹭。”
  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对着关上的门哼了一声,颠着屁股把电视切到动画频道。
  赖妈若有所思地看着紧闭的门。
  退出了文档,赖安世打开了网站,敲下一个名字开始搜索。
  “他这身高虚报吧?有一米八五?比我高了?”他边看边嘀咕,想想站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感觉到啊。
  “喜欢吃……嗯?他以前不是最讨厌奶制品吗?”
  “初恋是初中?”赖安世脸兀的红了下,也没心思继续理什么报告,靠在椅背上随意旋转,捏着眉心目光又不时看一眼手机屏幕:没有电话和短信提示。
  不该肖想的就不要去想,现在生活多难得。他随手抓起一本书盖在脸上。
  他不是没打听过徐家现在的势力。当年经济萧条,买下最开始的房源,靠着出租和转卖起家的徐家如今是如日中天。后来房价涨了十几倍,当年十几万可以买一个不错的房子,就这几年,顶多买一个阳台。
  徐家不满足只做房产,各个行业都渗透一些。做生意做大了,就像一棵大树的根,它越生长越延伸,无法撼动,无处不在无处不汲取。
  赖安世明白自己担心什么,他赔不起现在的安稳。
  一条信息进来,手机震动嗡嗡响,他反应太快差点没摔下来。
  是一条微信好友验证,对方发过来两个字:阿泽。
  这两个字便勾起了他全部回忆。
  赖安世也不是个扭捏的人,通过了。
  徐汇泽的头像是一只加菲,以前他就挺喜欢看加菲猫。
  “还没睡?”消息马上进来。
  “准备了。”赖安世回答。他觉得很奇妙,躲在网络后面他似乎一下子放开了许多。
  “早点睡,我看你黑眼圈赶上那些女星的烟熏妆了。”
  “好。”
  他躺在床上翻得跟摊面饼似的无法入睡,他刚才搜索了才知道徐汇泽有多巨星。他短短两年已经发了八张专辑,演了几部电视剧和电影,他从未传出绯闻,都说他工作态度很好,就连现场的小场记都捧着他随身携带的小零食感激涕零:“徐大大尊的待人亲切。”
  圈子里的人都喊他徐大大,大管家大老板大哥哥大才子……有自己作曲作词的几首音乐,前提是他有时间的话。
  赖安世没单子赶的日子,生活习惯好的令人怀疑他是当兵的人,他不熬夜,也不在床上看手机,今天真是破天荒的看着徐汇泽的相关新闻。
  这时李佟的短信跳出来:你们还是见面了。显然他看到了新闻。
  赖安世这才“啊”一声,他忘记还有李佟这难搞的一尊大神。
  没了继续浏览网页的心情,赖安世关机睡了。
  上班,走到昨天徐汇泽站的地方,有很多女孩子在那排队,据说是为了站偶像站过的位置,离偶像更近。
  赖安世照例拉高围巾,遮住大半张脸进楼了。
  几个同事都过了追星的年纪,但他的助理没有。递给他一杯咖啡,踟蹰着没走。
  赖安世抬眼看她。
  “赖总……您认识徐大明星吧?这,这不是我妹妹拜托我要签名……”
  “看来你时间多的还可以压榨。”
  助理马上消失了。
  赖安世看着手机里的信息,徐汇泽傍晚有事找他,给了他一间饭店的地址。
  去吧,划清楚河汉界。
  他是这样想的,目光却黏在那串号码上。他至今没存对方的号码,心里有口气总认为存了,关系就不一样了。但是他没想过存不存根本没啥意义,因为他会背那十一位数了。
  李佟也邀请了他,他推说晚上有应酬,那头李佟遗憾道,本介绍了个大客户呢。赖安世心道,我这边要应付个更大的客户呢,指不准还啃不下呢。
  那饭店的外表并不夸张,相反有点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意味,报了名字,有服务生引他入内。他看了看走过的包间,每一间正中都挂着雅称,走过了“岁寒三友”主题的包间,服务生将他领到一间名为“潇湘居”的包间前。
  这里蜿蜒又有秩序,曲径幽深却不落华丽,赖安世想消费必然很高。
  拉开门,徐汇泽坐那,朝他抬颏笑着:“我还担心你不来。”
  在这样一个久违的注视下,赖安世如梦初醒,不管时间过多久他拥有了多么了不起的成绩与体面的身份,他的内心依稀还是当年那个愿意和徐汇泽亲近的少年。
  他转身把门关上,借此端正动摇的神色:“还你手套——你不说明天一早要赶飞机吗?”
  “见你比较重要。”徐汇泽真是毫无自觉地说着令对方躲避不及的话,坐了个手势请他坐。
  两人面对面坐下,赖安世看着端上来的菜都合自己口味,心里有些动容:这人还记得自己喜欢吃什么。
  抬头就对上徐汇泽殷殷的视线。
  “我……”两人同时开口。
  推让了下,徐汇泽给他夹菜舀汤:“我真的找过你。”
  如今说这做什么。赖安世嚼着动作很轻,听徐汇泽继续往下说,他从踏进来第一步,心里就不停告诫:稳住,不管听到什么,拒绝,拒绝!
  他哪怕这一辈子孤身一人,他也要现世安稳。
  赖安世,安世,他希望在这个世界安顿。
  徐汇泽简单交代了多年前一别之后他那封闭式的生活,赖安世有些惊讶,包间隔音很好,只有徐汇泽好听的似曾相识的声音在空气里漂浮,赖安世时而低头吃菜时而看看他,觉得那声音似乎从很遥远的梦里一直飘到头顶盘旋,像饥饿可怜的秃鹰,而他是他俯视的猎物。
  “还好在我离开林县前遇到你了。”徐汇泽最后如释重负地叹息。
  “可是很多东西都变了不是?”赖安世比划下,按着手指数,“你的身份,我的身份,你的前途,我的工作,你的企业,我的生活环境……”
  “打住,打从一开始,这些难道就不存在?”
  赖安世给这句话一哽,竟然忘了接下去要说的话。徐汇泽继续:“你不是在意这些的人,而且我对你,从来没有改变过。从没。”
  最后两个字无疑是惊涛骇浪,赖安世这艘小破船一下就给覆灭。
  也不知道是怎么告别的,徐汇泽接了几个电话,他似乎挺忙的,其中一个还是瞿麦打的,赖安世听见他说了几句文件合同的事,看一眼他,道,是和安世在一起。
  不用怀疑一定是瞿麦打的。
  他不是会打听别人私事的人,所以没问他们现在的关系。按理说,一个男的追了一个人这么多年,就是铁石心肠也多少会柔软一些了,而且徐汇泽本身就是个心软的人,更何况瞿麦还替他打理一个公司。赖安世想不明白瞿麦自己家的产业不是也很大吗,怎么就没催他回去打理自家的?
  “瞿麦,我们只是朋友。”徐汇泽看赖安世欲言又止的样子,赶紧解释道。
  你看,分别多少年,徐汇泽依然像他肚子里的蛔虫。
  赖安世以喝汤的动作掩饰了神情。
  徐汇泽在经纪人第八个电话之下,在赖安世第十次说’有事改天再说’这句话之下才结束了一次沉重又意义非凡的重逢。
  赖安世车开了一段,还能看见徐汇泽站在停车场看着他的身影,朴素的真诚的,毫不矫作。他狠心一个转弯,宁愿绕了远路走。
  他给李佟回了短信,说出来喝一杯。然后发了个地址过去。
  李佟只在半小时前发了短信,问一切OK?他是不是没机会了。
  “怎么一个劲笑。”李佟给自己倒了杯酒。
  “笑你也笑我。”
  酒吧里两个人坐着,赖安世晃着杯子里的冰块,暖气很足。
  “笑我什么?”
  “笑你——追个人也不紧不慢,以前那股锐气哪去了。”
  李佟笑地眯了眼:“赖总意思是,我得穷追猛打每天电话短信微信,火力全开?”
  “你这些留着追下一个。”
  “你既不指明路又说我用错了法子,你这不是故意撩我吗?”
  “你是用错了对象。”赖安世看着他说。
  赖安世喝的不多,但他平时极少粘酒精,此时有些醉意,眼眶里似转着一池春水在看着李佟。一粒唇珠因酒精而嫣红,富有光泽,李佟看的移不开眼睛,不由自主地靠近了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