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2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晚上,苏淼淼满载而归,面具,发圈,气球,彩灯,真的是一棵喜气洋洋的圣诞树。
  圣诞树开口了:“安爸爸,你是不是认识阿泽哥哥?”
  赖妈“哎呀”一句开口拦道:“淼淼!路上怎么和你说的?”
  苏淼淼委屈:“人家很喜欢阿泽嘛。”
  “是认识,以前……同学。”赖安世竟然找不到词来形容两个人的关系。看着吊灯两秒转而捏着苏淼淼脸庞,不许她乱好奇打听大人的事,又对他妈投了个安心的眼神。
  再过几天,下了点雪,赖安世圈着围巾,只露出一双眼睛,热气全呵在围巾里,觉得鼻孔潮潮的。
  助理说,一大早有人找。
  “客户还是?”赖安世挂了大衣问。
  “不是,说是赖总以前的朋友,姓徐。”
  互搓的手停了下,赖安世笑:“以后不是业务电话一概不用与我汇报。”
  他的福特是刘助理前两天去开回来的,本来打算交代刘助理此行凶险,或许会有黑西装的墨镜男堵在出口问她一些信息,但看着蹦跶的助理他忍住没说。结果看她安然无恙地回来,只兴奋地手舞足蹈说看见了不少名车,说这福特简直是进了名犬里的土狗……
  他以为徐汇泽就此忘记了他,三分庆幸七分失望,谁知道徐汇泽还是找来了。
  他能想到的是徐汇泽跟踪了刘助理,以刘助理的智商,只要是没打招呼的跟踪就是刚好同路。
  赖安世往工作室的窗户看下去,停车场并无异状,他踩着下班的点出去了。
  依然是把脸陷在堆起来的围巾里,赖安世低头快步走在路上,没有阳光天很阴沉,令人心情尤为沉重。
  一个男人拦在他面前,赖安世抬眼皮看了眼,是个刺头男人,头发用摩丝打理,一根根精神地站立,如主人的身躯一样挺立。
  “赖博士,我老板徐总找您。”刺头男人彬彬有礼。
  “不见。”赖安世低头要走,他知道徐汇泽或许在某辆车里看着,碍于他明星的身份不好下车。
  “赖博士,我不想动粗……”刺头脚步挺快,移到他面前挡路。
  赖安世嗤笑一声:“怎么,你还想对我来硬的啊?”他这才把手从口袋拿出来,紧了紧拳头。别看他看过去文质彬彬气质儒雅,他在大学可是跆拳道社的副社长,即使工作了也偶尔去找当跆拳道教练的朋友切磋切磋。
  刺头看出赖安世多少有些身手,正皱眉思考等下真动手了该怎么制服人呢?关键是,这是路上,这么多人看着。
  两个人对峙着,路上不多的行人都诧异看着匆匆走过。刺头先移开目光,低低喊了句:“老板。”
  徐汇泽站在赖安世身后。
  徐汇泽做了个示意,刺头犹豫了走开了。
  “安世,我找了你很久。”
  “……”
  “那天你为什么要跑?”
  “……”
  “你转过来看我一眼啊。”
  赖安世转身,逆光照着徐汇泽,看不清他的样子,但周身是一圈光辉。那是赖安世想了很多年的一张脸,仅凭直觉就知道那就是徐汇泽。“我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你那无处不在不讲道理的爸对我有很深的偏见和成见,我不想现在安稳的日子被打乱。赖安世点头提步要走。
  徐汇泽哪里肯?他前一个月刚打听到赖安世后来在林县,就和经纪人李赫说要来林县开演唱会,要李赫宣传地要多轰动有多轰动,最好震惊外太空那种。李赫是什么人,一个走两步扭腰说话掐着兰花指浑身香不死人的金牌经纪人,说他娘的要是听说他手里诞生了多少影帝和歌王,就恨不得自己娘气十足了。
  李赫当时在修指甲,听到徐汇泽火急火燎冲进来,先是哎哟地疼惜刮到的肉,然后阴阳怪气问:“上次公司问你巡演,你不是说没兴趣嘛,怎么,林县是不是有你要找的人?”
  徐汇泽要找赖安世,李赫自然知道,徐汇泽没少拜托对方找人,可以说他当时在国外被李赫带回来发展,也有一半想找到赖安世的念头在里面。
  李赫当时说他资质条件很好,想把他打造成影视歌三栖巨星。
  徐汇泽只问了一个问题:“你能让我找到一个人吗?”
  李赫阅人无数,对这个不着调的问题还是吃惊,他坦诚:“当然,哪怕他消失了。”
  徐汇泽就同意了。
  这发生在两年前,徐汇泽在美国生活的时候。
  其间,他没办法雇私家侦探,因为他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爸的监控之下。他父母已经离婚了,他爸早在广东有了新欢,并且新欢为他生下一个弟弟和妹妹,徐汇泽作为喜欢男人的老大,早不被他爸待见。不待见并不影响膈应,他爸让人盯着他,知道李赫“解救”了他。
  徐汇泽问过李赫,你是怎么说服那个老顽固的?
  李赫擦着护手霜笑,风情万种地扫一眼:“我告诉他,娱乐圈美女这么多,凡是带把的都会行动。”
  徐汇泽嘴角抽抽,还是很愉快地回来了,紧接着,他爸拨给他一笔款,再怎么他是徐家少爷,他不希望徐汇泽被人看扁说是出来赚那个钱的。
  徐汇泽一点也不推辞地收下钱。
  他一回国最早联系他的还是瞿麦。其实他很好奇,自己究竟有什么地方值得瞿麦惦记这么多年。但看着瞿麦出现在机场,因为延误,瞿麦等了他三个多小时竟然一点脾气也没有,笑脸迎着,他一下就心软了,打算问出口的话变成了:“你不是说要来打理我名下的公司吗?好啊,累不死你。”
  瞿麦如得到大恩惠的小太监,只差跪下谢主隆恩。
  徐汇泽曾经查过两个人一起考上的高中学校资料,可是赖安世高中并没有在那所学校读书,这次回来,意外在一个老门卫那听到赖安世的名字,老头儿摇着蒲扇想,这孩子是不是那个他妈当小姐的啊?是的话没错了,那时候他影响不好嘛就自己离开学校咯,我还记得他一个人来学校办理手续的模样,才多大的孩子没掉一滴泪,腰板挺得直直的。陈老师是个好老师哟,替他介绍了她爱人的学校。
  最后李赫帮他辗转打听到了林县。线索在这里断了,因为陈老师的爱人后来去世了,赖安世在学校留的地址早就换了几批人,那是一排摇摇欲坠的老式砖瓦房,楼梯能看到裸露的红砖头,上头的灯还是最古老的灯泡,常年黑夜里亮着最暗黄的灯光。
  赖安世曾经在这样的地方呆过,度过了最艰难的高中三年。那里曾经住着林县最底层的人,妓`女或者捡破烂的,高级一点就是清洁工。妓`女有的得病死了有的年纪大了早就容颜失色在这行业失了优势。可是清洁工还在,徐汇泽忍着浑身的不自在问了一个又一个,有一个老头抠着一粒馒头喝着红星二锅头道,那小鬼?记得哇,读书很好,早搬走咯!他还有个妈,胸大屁股大,嘿嘿,你找他妈的?
  所以徐汇泽一刻不等地就在这里办了演唱会,幸好在失望离开之前发现了赖安世。
  有那么一刻他想,如果你回头抱抱我,哪怕明天报纸将我写的多难看,哪怕我爸收回了公司,哪怕我一无所有,哪怕我看似身败名裂,我也觉得甘之如饴不虚此生。
  赖安世提腿就走。可是他还没走两步,就看见本来不多的行人像疯了似的,也不清楚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赖安世怀疑他们是地底下冒出来的——他们像洪水一般,将他和徐汇泽包围在其中。
  逃无可逃了。
  

第23章
  “阿泽!阿泽!”还有记者举着话筒和相机,问个不停,拍个不停。赖安世趁乱要走,手却被抓住。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手。
  失控的场面让赖安世的围巾松开,露出了脸。
  这时候有个记者问:“这位先生这位先生,看这里,您是阿泽的什么人,我刚才看见你们在交流?是背对背交流吗?”
  人群里一阵哄笑。
  “大家注意安全,再挤我下次不出来玩啦。”徐汇泽松开了赖安世的手,适时提醒。人群一下变得很有秩序,咔嚓声不断,很多路人掏出手机,兴奋地低呼是徐汇泽耶!
  赖安世第一次发现大明星的魅力和好处。
  话筒执着地对着赖安世,举话筒是个小姑娘,脖子上挂着实习的牌子,被几个同行前辈挤的摇摇欲坠,他看着于心不忍,问了句:“这是直播吗?”
  有几个人齐声回:“是。”
  再遮也没用了,赖安世恢复镇静,笑道:“徐大明星是以前很小的时候住同一小区的对门。”
  第二天,李赫拿手指弹弹杂志封面:“找到人了,该去纽约见见上次说的导演了。”
  “弗兰克?何时动身?多久回来?”
  “明天,预期一周。”
  徐汇泽:“这样,你安排后天成吧?收尾工作还没做完。”
  李赫颇妖孽地瞪他一眼:“美不死你!你照照镜子,连脚趾头都在笑!”
  徐汇泽心情很好,是真的很好,以致于跟了他两年的小助理震撼地更加小心翼翼,这位主子大脾气惯了,还总是酷酷的,第一次一脸的阳光明媚啊。
  想想昨天,徐汇泽退到自己的保姆车旁,他出其不意地拉着赖安世上车跑了,在车上两个人独处了片刻。此处他自动忽略了那个小刺头。
  车上。
  “电话。”
  赖安世平视前方没有开口的打算。
  徐汇泽自己动手了,他不介意当个无赖。
  “你——”
  “这么多年没见,你以为我还治不了你?”徐汇泽笑着说,一张好看的不得了的脸近在咫尺。
  赖安世缴械投降,报了号码。
  车开的很慢,徐汇泽简单说了自己在国外几年的学习生活。其实单调乏味,无非学习和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