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2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李佟摸鼻子笑着,发动车子。
  赖妈旧事重提了,被苏淼淼刺激到还是怎么了,总之她这一出院就道:“安安,你相个亲给妈妈带个儿媳回来吧。”
  赖安世笑:“集市买牲口呢,相一个就带回来。”
  “这狗嘴吐什么呢!”赖妈声音不大但气势十足:“我儿子哪里差了,怎么这岁数了还单着。要不我让你舅舅介绍老家那边的女孩子。”
  赖安世给她剥山竹,指甲里全是紫红色,他拿了张纸擦手:“别,我没那心思别害了人家姑娘。”说着还顺手拍掉苏淼淼伸进盘子里的小爪子:“洗手了吃。”
  赖妈瞪他一眼接过山竹:“你是因为那个李佟吗?”
  这话颇让赖安世吃惊:“那小丫头说的话你还听进去了。”
  “你妈以前在什么场合的你也知道,人的眼神和心思瞒不过我。”赖妈放下盘子盯着赖安世,“要是,你要是喜欢男的,我也不是不能接受。”
  “……妈,你关医院几天该不是关出事儿了?”
  “有你这样说亲妈的儿子吗?去你的!”
  这事算是揭过去了,他妈拾掇他相亲的热情只有几天便消退了,赖安世松了口气。
  但他心里又为另一件事为难,他妈说李佟的眼神和心思。
  坦白说,他对外人有一种很迟钝的判断,离开工作场合,赖安世几乎就变成反射弧慢如树懒的动物,所以他有点迷惑他妈说的话。
  但仔细一想,李佟与他接触时,看着他说话的眼神,还有言语里的暗示,还有,哪个朋友会在朋友家人住院期间,一天不落地陪着自己?
  赖安世突然头疼。
  诚然,他很感谢李佟,也喜欢他,因为李佟几句话,他像是看清了自己的伪装,喜欢同性他真一点也不排斥和反感,但他喜欢李佟无关风月,在他心里,李佟一直是读书时照顾他,给他创造舒适交流环境的那个人,要真的在一起,很困难。
  这短短时间,赖安世就遇到了两个以前的朋友,一半欢喜一半恼——欢喜自然来自李佟,至于恼,其实也说不上来。瞿麦是不相干的人,他犯不着给他过高的地位,让自己情绪为他左右。
  这年元旦,赖安世和几个同事约在一间酒店吃饭,算是同事间的聚会,顺便庆祝新的一年一切顺利。赖安世心情好,他噙着酒看笑闹的同事们。
  手机里有两个未接来电,均来自李佟。李佟在这方面很克制,他也知道了赖安世懂他的心意,所以从来没表现出来急切,这人的耐性和风度令赖安世乍舌:他以为同为男人,李佟应该冲动一些。
  比如某人在很小的时候就冲动地为他做过抚摸的那种事。
  李佟与他,止于搭个肩膀和告别时的拥抱。
  李佟也明白问过他意思,赖安世并不是不想面对,他说不清楚对李佟的感觉,喜欢是肯定的,李佟待他好到无微不至,他甚至产生了一些心动,但他知道远不到爱。
  说起来好笑,奔三的男人还在想着飘渺的情情爱爱。
  苏淼淼在幼儿园小班呆了半个学期又被领回家了,老师面露为难之色把孩子还给赖妈:“淼淼会欺负班上的孩子,真的……”
  “她欺负几个女生我知道,老师您再辛苦下,啊。”赖妈拍着年轻老师的手背。
  “不是的淼淼奶奶,她把班上男生都欺负了遍。”
  苏淼淼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用规规矩矩坐在班上她很开心,赖安世在这一年没给她压岁钱,罚她面壁了几天。
  汇安广场已竣工,在正式营业那天赖安世受邀也去看了看,国际大品牌的入驻多少冲淡了那不搭调的设计格局带给他的影响,赖安世牵着苏淼淼的手,李佟跟在一旁看着,苏淼淼穿的像棵圣诞树,她很开心地去拉李佟的手,笑吟吟道:“李叔叔快跟上我们!”
  于是大家看到的画面是两个俊朗的身高均在一米八以上的男人牵着一个蹦蹦跳跳的小女孩。
  走过商店玻璃窗,赖安世看到了三个人的身影,他突然觉得这样是不是也不错?
  我不过是想找个人过日子。
  但他也不明白心里为什么驳回了刚才那个荒唐的念头。
  汇安广场的营业带动了周边所有发展,赖安世也见识到了这集团的威力,路上李佟开车,在等红绿灯的间隙和赖安世聊起了汇安集团。
  李佟挺吃惊:“你不知道汇安集团的幕后老板名字?”
  赖安世怔忪着摇头。
  “哦,那也没什么。”
  初三,赖妈带着赖安世和苏淼淼回了趟老家,赖舅舅这两年多见赖安世几次,似乎接受了他那张脸,但总要敲着烟锅骂一句:“整个脸再来我兴许能对他笑。”
  赖安世长得愈来愈像许项言了。
  赖安世为难地抠抠脸,难不成要他去整容呀?
  元宵那天,汇安广场举办灯会,他也得到了内部门票,李佟说可以带淼淼和阿姨去看。
  赖安世没太大兴趣,架不住苏淼淼哪里热闹往哪钻的兴奋劲,当天晚上开着车载着一老一小出门了。
  地下停车位已满,李佟在电话里为他指了另一条vvvvip停车通道:“内部高层的停车场,报我名字就成。”
  “你何时成了内部高层啦?”赖安世优雅地调头。
  “别忘记,我在这里有股份呢。”
  这是另一个隐蔽的地下车库,只停了四五辆张扬的豪车,相比之下,赖安世的小车显得像混进孔雀里的小麻雀。
  “李叔叔的车!”苏淼淼记性很好,一眼就看见了前面停好的路虎揽胜,一百多万的价格在那几辆豪车里也不算什么。
  看来李佟已经在里面了。赖安世停好车子,就看见对面有两束车灯照过来。
  走到电梯那里的时候,就听到晚到的车子想起了关门声。
  苏淼淼控制不住到处瞧的眼珠子,在电梯门打开那一刻,她抓住赖安世的袖子,大声尖叫:“是阿泽哥哥!啊!我没有看错吧?!”
  赖妈轻飘飘问了句“哪呢?”也往身后看去。
  赖安世走进电梯站好,这才看着走过来的三四个男人,为首的戴着墨镜,身姿挺拔,看不清表情,但他可以肯定,那个人,那张脸,以及看到他时的心跳是熟悉的。
  天天听苏淼淼喊阿泽,他怎么没想到是徐汇泽?
  他觉得太不可思议,简直天方夜谭,怎么会把大明星和徐汇泽联系起来?
  就在他抬头看过来的同时,徐汇泽也发现了他。
  瞿麦瞳孔放大:“阿泽,阿泽,你没事吧?”他一边指望在徐汇泽认出赖安世之前转移他注意力,一边指望电梯门赶紧关上。
  然而徐汇泽已经在望过去的第一秒确定电梯里的男人的身份。
  赖安世。
  这个他当年的初恋,他在国外几年依然怀念的人,他做过的无数的美梦噩梦里都会出现的人,这个他一争取到回国机会就去打听的人。
  赖安世把站在电梯外的一小一老拉进电梯,按了楼层,“嘭”关门。
  关门前,他看见徐汇泽伸出了一条手臂,似要飞扑过来。
  就跟以前徐汇泽看见他飞扑过来抱住他一样。
  很奇怪,时间改变了一切,容貌,地位,学识,身份,却改变不了一些感觉和记忆。
  哪怕身为感觉和记忆的主人想篡改都无能为力。
  苏淼淼还在抗议要下电梯,赖妈抱着叽叽喳喳的小孙女似在回忆,赖安世看着镜可照人的电梯沉入了纷杂如海草的回忆之中。
  给李佟打了个电话,找到了他,四个人有模有样地逛了起来,只是赖安世心不在焉全写在脸上,又担心又遇到徐汇泽怎么办。赖妈瞧着就赶他走。
  赖安世自觉惭愧,还是把两人托付给李佟,自己托辞开溜了。
  他没回去开车,他想万一徐汇泽派人盯在那儿呢。
  徐汇泽从小到大就聪明,他太了解徐汇泽了。
  溜到了街上,赖安世才发现自己穿的太薄了,外套丢在车上。
  街上行人都成群结队,赖安世执着地当那个刺眼的孤家寡人,与这热闹祥和的气氛格格不入。
  他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要躲开,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徐汇泽。
  道声好久不见,然后亲密拥抱,像所有久别重逢的哥们那样给对方一拳?还是抱着胸冷笑,你爸当年做的可真是好事?还是说这么多年你去哪了?我其实很想你。
  

第22章
  他摸了摸口袋,没带钱包,就那些零钱只够买包中南海。他没有烟瘾,极少抽烟,只在烦心的时候抽上几根排解烦闷,似乎这吞吐烟圈之间,烦闷随之烟消云散。
  可是这次,他捏了捏空的烟盒,坐在热闹的公园一角,依然觉得心烦如麻。
  胸口堵着呢就咳了起来。
  看来是买的烟不对,赖安世把一切归咎于无辜的烟。
  用几块零钱换了硬币,他坐着公车回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