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2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都记不起名字了。算认识吧。”
  李佟道:“我怎么越看越觉得他在哪见过……”
  “我们打过球,他撞过我。”
  此时,瞿麦一行人也看了过来。似乎只有三秒,瞿麦脸上的表情发生了丰富的变化:先是怔愣,然后是思索,最后有一些惊讶。
  瞿麦走了过来,嘴角带着赖安世不舒服的笑容。
  “安世,老同学,没想到在这里能看见你。”瞿麦风度翩翩。
  赖安世自然不愿在此坏了李佟的招牌,握住了瞿麦的四根手指,虚虚晃两下:“好久不见。”
  “你见过阿泽了吗?”
  赖安世不解对方问题跳跃怎么这样大,还是老实回答:“没有。”
  瞿麦拍着他肩膀,与他并行,从后面一看两人确实是亲密无间的老同学。
  瞿麦笑的真心实意:“真没见过他吗?”
  汇安企业的老总是瞿麦,赖安世很头疼。轮到他的方案在投影仪上讲解时,瞿麦总是问题很多。瞿麦的话头都是肯定他的方案,先是一番可行性的赞赏,然后刁钻地提出几个犄角旮旯的问题,看似他在好心好意地建议,实际上都是在否定,稍微长点心的人都能听出瞿总不会用赖安世的方案。
  赖安世维持了很好的风度与涵养一直没有发飙,倒是李佟坐不住了:“瞿总,您从头到尾都在表扬我们安世,怎么最后总能补充一些不是很关键的问题啊?”
  “怎么不关键呢?李总你有所不知,我们徐老大说了,寸土寸金要抠着土地利用起来,安世方案固然好,但用的不够满。”
  赖安世知道瞿麦是挤兑自己定了,故而也不是很愤怒,在休息时拉走了李佟。
  “你与他置什么气,犯不着。”
  李佟:“我气不过我的人给人排挤。”
  “你工钱照付我就是了,我在乎这个。”赖安世笑的没心没肺。
  “你就惦记这个!瞧瞧你!”李佟喝了咖啡似乎一肚子怒火都被赖安世那个笑给淹灭了。
  “吃饭去吧,我请客。”李佟在车上说。
  赖安世很疲倦的样子,没有反对。
  李佟的手掌在他头顶薅了一把,一脸笑着继续开车。
  瞿麦在之后才回忆起李佟,他拿着秘书送来的一堆方案在那里笑,吓得秘书大气不敢喘。
  挥走了秘书,瞿麦放声大笑,似乎要把这么多年来的不痛快全部呕出来,通过笑声。
  世界真小,赖安世,你当年能被我撞伤,如今依然落到我手里还是任我摆布,你说你是不是倒霉?婊`子的孩子还想出人头地?
  瞿麦拿起他的方案稳稳地丢进垃圾桶,嘴巴道:“好球。”
  他浑身舒爽,仿佛四肢百骸都被伺候地舒畅。
  门被一个男人推开,男人摘下墨镜叉着腰站在那。
  “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李佟起身相迎。
  “我自己的公司要开广场,这么大的事自然得亲自跑一趟。”男人走上前。
  “我筛选之后自然给你过目,你不用这么辛苦,这几天演出很累吧?”李佟端了杯茶过去。
  “就桌上那几份方案?”
  李佟把茶递到男人手里,坐在沙发扶手点头道:“是的。”
  “我看的很快,直接在这里看吧。”
  “阿泽,我们吃了晚饭继续吧,今晚一起加班。”
  男人正是徐汇泽,汇安企业的幕后老板,以及留学回来的大明星。
  同一个城市,就隔着几条马路,赖安世和李佟,徐汇泽和瞿麦,在饭店里吃着晚餐。
  大小会议开了不下十个,最后把赖安世的方案和另一个人的方案融合起来,美其名曰取长补短,总之瞿麦对此融合挺满意的。
  赖安世心里嘲笑:中不中西不西的设计格局,瞿麦这几年光长个子不长脑子的,
  然而他也是嘲笑一秒就过,他知道他的工钱和抽成有着落了。
  这天赖安世在凌晨听到他妈屋子里有东西摔破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苏淼淼的哭声,他赶忙过去。
  他妈捂着肚子在地板痉挛成一团,苏淼淼在黑暗里抽泣着,看见灯亮就喊安爸爸。
  小家伙吓坏了。
  苏淼淼一见赖安世就飞扑过去,赖安世搂着她想要扶起地上沉重的身体。
  “疼……啊……”他妈面无血色,嘴唇都是灰白的,瞳孔失神,看不见赖安世。
  赖安世依旧抱着苏淼淼坐在病房里。
  走廊外偶尔一阵护士走动的脚步声以及车轱辘的声音,苏淼淼在他胸口睡的很不安稳,方才的惊吓足够小女孩害怕了。
  医生建议用磁共振。他妈每年都拍片检查,那颗胆结石有变大的趋势,尽管他妈如今烟酒不沾,一滴猪油不吃,一点辛辣甜腻、奶制品也统统不吃,依然阻止不了小光点变大。
  医生拿着彩超后的报告说:“家属拿主意吧。”
  说重不重的毛病,可是刚才在家里,他妈要是喝一口水就真的翘辫子了。
  医生没说其中原理,赖安世要问,医生轻飘飘地走了。
  多危险,刚才他妈要是没摔到地板摔了那个杯子。赖安世不敢往下面想,他不由得搂紧了怀里的孩子,他想,躺着的和抱着的两个人是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亲人了,都在这里了。
  李佟问他为什么这么拼命赚钱,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发生意外,他不能不替这两个亲人多预留一笔钱。
  在药物的作用下,赖妈还在沉睡,面容很安详。赖安世记起来,他妈长得很好看,肌肤白净,眼睛大而有神。可是当年出卖这样的皮相,她供他读书生活。
  人活着为了口饭为了口气,他妈管饭他管气,所以他学习一直很争气,他不要教人看不起,他要体面和尊重。
  也想过和他妈同归于尽,在他妈发酒疯打骂完他后,可是他终究没有下手,这是他亲妈,他能活着是因为他妈没弄死他。
  赖安世想起来窒息的往事,它们灰暗潮湿,常年被关在记忆的下水道里,不见天日。
  除非外界沉痛的刺激,否则不轻易出头。
  赖安世端详着床上的女人,发现她皮肤已经松弛干皱,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他也想过他其实应该恨那个叫许项言的男人,如果他没有抛弃他妈,至少他不会有那么糟糕的一段时光。
  可是他对许项言没有这样直接的仇恨,许项言没有打骂过他一句,还想带他走给他好日子过。
  说要弥补。
  所有的弥补在徐汇泽出现后都得到了兑现,赖安世想。
  只是徐汇泽走的太快啦,风驰电掣地带走他一些时间,最后留给他的回忆也太尖锐,每想一次,赖安世本已坚硬的心就如被打桩机敲一次,疼的都有了回响:铛。
  ——别忘记你的出身,徐汇泽他爸的眼神是把钝刀在坚硬的心上磨啊磨。
  这可真疼啊。
  出院是在五天后,本来第三天他妈就嚷着要出院,赖安世硬是要他妈多呆两天顺便劝她做个手术。然而他妈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指挥着大的小的收拾完东西回去了。
  其间李佟过来帮忙。
  李佟知道他妈住院是在住院的第二天。他拎着一个果篮怀抱一束花进来,赖安世摸了根香蕉塞给苏淼淼,这几天,苏淼淼基本也在医院呆着,还在医院床位不挤,赖安世包了个单间,一间三个床位,三个人刚好一人一个。李佟进来的时候瞥见了一张床头柜上面还没退出去的excel表格,上面是赖安世的新业务。
  “阿姨休息你不抓紧休息下。”李佟悄声说,轻轻走了过去,床上的病人在休息。
  赖安世确实很感激李佟来看他,娘俩在这里这么多年,什么亲人都没有,雪中送炭之事从未遇见,要说买菜时人家额外塞一根大葱赖安世都能为这热情感动一会儿,更别提李佟的到访。
  放别人身上这是没大不了的事,赖安世是真的很感动。
  

第21章
  李佟陪了他几天,得知他妈要出院,那天他负责开车。
  “你这孩子,我听安安说你工作挺忙的,跑来做什么呢。”赖妈声音不大,看来她之前说躺床上几天会要她半条命倒不是假的。
  “阿姨出院我来搭把手而已,这点事不占我时间。”李佟笑得真诚。
  赖安世颇为感谢地一笑,苏淼淼从他怀里伸出脑袋:“李叔叔是不是喜欢安爸爸?我看电视里面……”
  苏淼淼准备的高谈阔论被赖安世一个捏鼻子捏断了。赖安世怒道:“多大的人成天看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