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2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赖安世就笑,应了。他心想,他找我做什么?
  赖安世捱到了散场,李佟推了好几个邀请,推说刚下飞机实在太累,改日一定弥补几位。说罢力不从心地拱拱手,与那几位挥别了。让人看着感叹:这把我们李总累得啊。
  车上赖安世憋着笑,想他离开前装的娇弱样,笑意溜出了嘴边。
  “傻笑什么呢,一句话不说。”李佟自己开车,连司机都给赶走了。
  赖安世颇老成地叹气:“想不到还能遇见你,世界也不大嘛。”
  世界大不大,有时候就在于它有没有让你遇见故友。
  既然世界不大,那徐汇泽哪去了?
  李佟依然健谈,赖安世与他寻了个酒吧,听他说他的经历。
  李佟讲故事脉络清晰,赖安世听完直叹他这老同学的人生真是励志啊。
  在大学时李佟就试着做点生意了,他倒腾电子产品,自己开了网店。由于家里人在国外,他就专卖苹果手机。一开始对象是身边同学,他赚得极少,攒个人气口碑,后来做大了,开始卖苹果的所有产品,到大四那一年,李佟已经自己开了个小公司,雇了四个接单员,专做网上生意,还兼卖日韩护肤品。
  毕业那年,他这样小打小闹地折腾,账上有了六位数存款了。他不满足于网店生意,目光放在了石矿上。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一毕业就往矿山上跑。李佟为人实在诚恳,没有架子,走访的当地的老矿工也不排斥这外地来的毛头小子,在现代仪器的勘测后,老矿工陪他走一趟矿山,找到了一条矿脉,一挖下去,不得了,他翻了几百倍的赚了!
  从此他才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有钱人。
  李佟在那风餐露宿快一年回到了原来的城市,想认真经营一个公司,毕竟挖矿这事还是有风险的,而且政府那一块关系不好啃,他就和家人商量了,办起了现在的公司,如今发展为集团,几乎是和建筑有关的全部都涉及。
  “我了解了你参与的那个预开发建筑,你后来学建筑了?”
  赖安世笑,晃晃杯子里的酒:“我啊是什么活儿都接,赚点口粮。”
  李佟听了笑的好整以暇:“我后面一段时间都将留在这城市打理公司,赖先生愿意当我贴身助理么?”
  “我很贵的。”
  “你自然是无价的。”李佟举杯敬他,说的很认真。
  赖安世会意,与他干杯。
  两个人说到彼此的感情状况都很意外,因为两个人都单身着。
  “我单身情有可原,至于你嘛……”赖安世摸摸下巴,身子往后倾打量着李佟,“你现在是青年才俊,还腰缠万贯,姑娘们眼神都不好吗?”
  李佟喝了一口酒,垂下眼看着酒杯,他眼睛里的光从浓密的睫毛下冒出来,赖安世听他小声道:“我喜欢男的。”
  喜欢男的。
  赖安世略微吃惊,很快平复了情绪,又笑了笑。
  “不会讨厌我吧?”李佟问。
  “怎么会。”赖安世与他碰杯。
  回去的路上赖安世才细细回味李佟的话,他向他坦白自己喜欢男的,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给他带来奇异的感受,赖安世有醍醐灌顶的感觉,一个很清晰的感觉——
  原来他没办法对女的产生恋爱的感觉是因为他也喜欢男的。
  他并没有觉得难以接受或者有点痛苦,相反,他觉得很轻松,在感情上冒进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一条正确的路,虽然遍布荆棘还是条弯曲小径,但好歹方向对了。
  回到家已经是深夜十点,他摸着墙壁开关打开了灯,先听见一个杯子落地的声音。
  “——胆要给你吓破!”赖妈弯腰去捡杯子。
  “你怎么不开灯?”赖安世大步过去。
  “月光,看得见。不过是出来喝杯水。”
  赖安世看着她掌心捏着的药瓶是他没见过的。
  “妈,你是不是自己在吃什么药?”
  “医生开的,我忘记吃了,你看看。”赖妈说着把手心的药推到儿子眼皮底下。
  看到是平时吃的药的名字,不过是换了个牌子,赖安世叮嘱一句吃药要按时就回屋了。
  苏淼淼似乎生病了。
  她痴痴抱着一把扇子,扇子上的人正是演唱会的明星。
  “痴傻症。”赖安世言简意赅地定论。
  “安爸爸,淼淼想那个帅哥哥。”苏淼淼可怜兮兮地眨眼睛。
  可惜埋头吃早饭的安爸爸无动于衷:“要吃赶紧,不吃下楼找你奈奈跳广场舞。”
  “安爸爸,阿泽哥哥真的真的好帅的,你看看嘛!”
  赖安世送了一个大白眼给小女孩,吃完了自己的早餐,回屋去了。
  他怎么可能留下来听苏淼淼的长吁短叹,他那天又接了一个case,李佟给他介绍了一个客户,准备在该市开发城市广场,背后的公司赖安世也听说过,是汇安企业。他听过一句口号:汇安开到哪,房价涨到哪。
  换言之就是,本来是贫瘠之地,只要汇安要开发它,那么它就变成寸土寸金。
  赖安世本就不是那行业的人,他只是在接到类似case 的时候听别人提过,汇安是前几年迅速崛起的企业,涵盖了房产,娱乐,商业街等开发项目,据说背后的老板是个ABC,企业平时交给另一位挚友打理。
  对于大企业的八卦他向来是没有兴趣,于是他就专心研究李佟牵线的业务。
  在准备完下一周的会议发言后,赖安世登陆邮箱。
  李佟发来的文件应该是整理过的,相当有条理,赖安世细看两份,发现需要注意的地方都有红色字标注。
  这天,他不知道被什么感觉驱使,他打开了第一个qq。
  他能记得住号码和密码是因为当时徐汇泽帮他申请时念了一遍数字,惊讶道:“安世,这号码听起来像不像’生世爱你我去死死’?”
  赖安世当场就记住了,一记记了这么多年。
  他本以为号码早就被盗或者被收回,没想到,顺利登陆。
  好友列表里只有一个人,徐汇泽,灰色头像。
  鼠标移过去,一行签名浮现:我回来了。时间是两个月前。
  突然有些慌手慌脚,鼠标也握不好了,赖安世退出了qq。
  苏淼淼闯进来,小女孩大大咧咧大嗓门喊:“安爸爸!明天带我和奈奈再去一次演唱会嘛!”
  赖安世的低气压在头上盘旋,这缺心眼的小女孩还没学会察言观色呢,于是契而不舍道:“阿泽哥哥真的是好人!那天晕倒还是他让人好好照顾我的,你作为我的监护人应该去表示感谢呀。”
  “谁教你这些话的?”苏淼淼正经说话的样子太招人喜欢,赖安世声音不由得放软。
  “您就别管谁教的,去嘛去嘛。”
  一分钟后,苏淼淼指着门跺脚:“什么坏爸爸小气爸爸全世界最坏的爸爸!”
  本来这样大企业的开发设计方案不会轮到外人参与,可是李佟作为投资人,合同里说好了必须让他的人参与方案,当然这些是赖安世不知道的。
  赖安世做任何事都很像那么回事,他和助理两人紧锣密鼓赶了快一周,助理濒临崩溃边缘,终于听到她的魔鬼赖总说OK,她就想死在电脑前好了。
  

第20章
  这天和李佟约好去汇安企业开会,算算虽然两三天就和李佟在电话里沟通方案细节,交流想法,但自那次以后就没再见面,一看,李佟又是帅得耀眼。能把额发刷在后面露出这样棱角分明又好看的额头,赖安世真没见到几个。
  “你的精神很不好。”李佟语气关切地说。
  “黑暗的一周熬过去了。”赖安世笑笑。
  “要知道你就一个助理我也不找你了。“李佟有些歉意。
  赖安世坐在副驾驶座,做了个慵懒表情:“钱给别人赚还不如给老同学赚,你说是吧?”
  李佟摇头笑,语气里带着无可奈何的宠溺:“真不知道你怎么这么拼命赚钱。”
  “生活嘛。”赖安世不再说话了,直接闭目养神。
  李佟心道:给不给你做我还不是照样付工资给手下的人?不过你开心就好啦。
  赖安世这一觉睡的很舒服,虽然是很短暂的休息,但对于他来说,是非常有必要的养精蓄锐,他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下车前李佟为他端正领带,抻平袖子和衣摆,赖安世有些别扭却没有拒绝:“你比我妈还细心啊。”
  “你是我带出去的人,你要是丢人不也是我丢人?”
  赖安世笑着由他弄去。
  两个人说笑着走在通往会议室的走廊,赖安世脚步突然停住,从一个门里走出来一个男的,身后,跟着两三个拿文件讲解的人,有男有女,一看男的架势很大,步履生风,言谈举止间有运筹帷幄的气势。
  “你认识瞿总?”李佟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