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1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赖安世半晌才回神,出国也好,他家现在有这样的能力。
  以前住同个小区的人都换了一批,出口贸易经济开放,做外贸,地产的这几年发财很快,势头很猛,徐爸当年从收购二手房开始,倒腾了几年,抓住了商机,如今摇身一变是海囤(海量囤房)族里的贵族了。
  赖安世东西不多,他换了舒服的衣服走去公交车站,看见对面在拆违规搭建的房子,挖机一铲子下去,还是红砖的房子轰然而倒,似乎在宣告着另一个时代来临。
  阳光穿透路旁的树洒下一片金斑,赖安世想,该体面地过去告别了。
  “安然度过生命的秘诀,就是和孤独签订体面的协议。”他曾经在《百年孤独》看过这句话,坐在车上看着飞逝而去的风景,他重新想起了这句话。
  又一面墙被推倒,尘土扬起,靠边的乘客面露厌恶地关窗。
  那么阿泽,再见吧。赖安世闭上了眼睛。
  

第17章
  小时候家里有本挂历,就像现在四分一A4纸大小,端庄严肃地挂在一台每次看都要拍几次的电视机旁,好像时间变成了实质物品,看得见摸得着,过一天就撕去一页。
  人这一辈子不知道要换多少这样的本子然后就真到头了。
  而现在换了电子钟,会动的景象,还有音乐,还有温度提示。
  于是时间像被锁在金属器械里,坏了还能维修,坏了似乎就凝滞不前。
  “安爸爸这次网购的东西能用过三个月吗?”一个小孩问。
  被称为安爸爸的男人正在安装网购的电子钟,地板上螺丝刀,钳子由小孩递着。
  “你这小乌鸦嘴这东西三个月以内保修的。”
  小孩吹了个口哨:“耐奈奈肯定又要说你乱、花、钱!”
  “苏淼淼!我有没有和你说过女孩子不要吹口哨!”
  咆哮的男人正是赖安世,这苏淼淼是他妈以前手下一个小妹妹的遗孤。苏淼淼被发现的时候才一岁出头,还在吃手指,一见生人就嚎哭,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赖妈拐卖来的孩子。
  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把襁褓留在什么少林寺门口或者放在一个木盆里漂,没想到那天赖安世开门就看见了本该出现在小说里的一幕。
  那天是立秋,阳光比以往出现的有些早,冲破云层般的力量提早问候人间。他照常早起跑步,一开门就看见门口一团东西。心里一个咯噔,猜到了是个小孩在里面,凑近了,真是团令人心软的咬着手指头睡觉的娃娃。
  这娃娃一头黄毛,盖在眼睑上的睫毛纤细修长,手指头如藕,饱满润泽。
  放娃娃的人很明显的想让赖安世母子看见孩子,因为这楼层只有赖安世一家住,而且时间掐得很准,在赖安世晨起出门前放了孩子,因为一旁的背包背面还有些许温度,这是一路背着过来蹭了后背留下的。
  背包里放了孩子的奶粉尿片和出院证明却没有出生证等,赖安世又看见了一个黄皮信封。
  把孩子抱进屋,赖妈妈就被轰天的啼哭声闹醒了。
  “我这是做梦么?你哪来的孩子?”
  “妈,这是你以前小姐妹的……女儿。”
  信里写了几段话,看的出写信的文化不高,字迹犹如小学生。
  开头千篇一律写着“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
  “我已经回老家结婚了。”赖安世念着,赖妈熟练抱着小孩在臂弯里颠着哄着。
  “秀芳姐,你是我在这城市唯一相信的姐,你有个好儿子,儿子还这么大了是你的福气,那该死的男人良心没被狗吃还知道给你娘俩生活费,我连孩子他爸在哪都不知道。我求求你们,养了这个孩子吧,我得回老家了,我得重新开始,我想当个好人了。”
  后面写了孩子的喂养内容,以及千般感谢的话。
  秀芳正是赖妈的名字,而后来知道他们搬到这里的人只有她以前那工作的一个女孩了。
  “该送哪送哪去,福利院孤儿院以后肯定有人收养她,听着哭的阵仗我就头疼。”赖妈把孩子塞给赖安世,意思是送走。
  赖安世没动,低头看着一张小脸哭得紫红的孩子,她的拳头攥紧,在衣服里的小腿使劲蹬着,似乎把被抛弃的怒火全撒在赖安世身上。
  也许是这天的阳光过于令人神经放松,也许是小孩的遭遇与自己有些相似,也许是他大发慈悲想做件大善事,也许是一种神奇的情感促使他放不开手,赖安世说我们养她吧。
  他今年27了,拿着博士后的工资,一个月将近两万,还被几个机构聘请,偶尔还开个讲座之类。他长得相当不错,起码看着不让人烦,以前他一个女朋友说他耐看,属于那种越看越觉得有滋有味的。
  他也谈过恋爱,不过最后都是女朋友提分手。第一个女朋友说:“赖安世,你到底有没有谈恋爱的自觉和感觉?”
  第二个女朋友分手时直接发短信:“赖安世,和你在一起没有谈恋爱的感觉。”
  第三个女朋友平静地和他吃了顿饭,擦擦嘴巴笑:“你大概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吧?”
  回忆起来他有些心酸,自问对历任女朋友关怀照顾无微不至,但就少了那一点什么。文艺一点的说法是,差一度就沸腾。
  他记得她们的各种重要日子,也体贴大方,风度翩翩,从没有人说和他相处不开心,但是就像她们说的,没有恋爱的感觉。
  前几年赖安世昏天暗日地学习,休息时间不是带他妈去复查就是陪那些女友,他的生活单调到像一个坐标轴,往后是家,往上是女友。
  他之前搬过几次家,也换了一个城市,最后在这里住下,这里没有徐家势力。
  那年徐汇泽走后,赖安世见识到了什么叫仗势欺人财大气粗。
  他不光彩的过去不知道被谁捅出来,最好的高中去不了了,刚租住不久的房子说是被收购了,去踅摸个新窝还屡屡碰壁,他能想到的就是那个眼神恨不得射出刀子的男人——徐汇泽的父亲。
  很奇怪,赖安世不恼怒很平静地说,搬吧,我们换个城市就是。
  以前的班主任惜才,在教师会议上多少听到一些关于赖安世出身的事,给了他一张纸,说是自己的爱人,在林县教书。
  林县是个沿海城市,黝黑结实的渔民,用三轮车运着成筐闪着鳞光的鱼。江面泛着金光,渔船劈开道道涟漪,当太阳像一块炙热的锻铁被没入水中时,一天的劳作结束了。渔歌在轰鸣的汽笛伴奏下,大家归来,补渔网,弄顿简单温馨的饭,与邻里友好又猜忌地交换家长里短。
  这里自然比以前住的城市落后,好在这里没有一个熟人。
  徐汇泽走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这与以前生活唯一的维系就像夕阳沉入江面,“哧——”冒出一团氤氲的五彩的水汽,然后烟消云散。
  好在好种子在哪都不会烂到底,赖安世以优异的成绩保送上一所名校,毕业,博士,博士后。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没给身体不好的妈带回一个称心可人的对象。
  他曾经想过,要不差不多就带人回家吧,可最后都是女方先提了分手。
  再后来工作了,总惦记着他妈每年都要输几次液的病躯,就逼他妈去好一点的医院检查,医生脸色冷漠给了个建议,手术吧。
  赖妈听后从床上跳起来,按着赖安世手说,听说谁谁手术后身体迅速枯竭,谁谁手术后差不多成了废人。
  赖安世知道,他妈逍遥快活快半辈子,不容许后半生变成走一步都要个人看护的废人。
  那就吃药观察,在饮食上严格控制得了。
  赖妈也是个硬气的女人,把过去一切陋习掐得干干净净。这老阿姨唯一的娱乐只剩下麻将和广场舞。赖安世就想由她去吧,人活着痛快最重要不是?
  苏淼淼出现之后,是赖妈刚挂瓶不久。
  一年两三次的输液挂瓶,每次肝胆位置疼起来能要了人的命。他妈说那感觉就是一把刀在身上捅刀眼然后搅动翻转,钝痛到刺痛,痛到人昏厥。
  好在每次输液后他妈休息几天继续活蹦乱跳,赖安世就慢慢放心。
  赖妈嘴上说着苏淼淼是个天降拖油瓶,手里还是接过赖安世买回来的婴儿用品。
  “这什么……贝亲的?你给她买这么好的东西干吗?”他妈心疼儿子乱花钱。
  赖安世说是婴儿用品店推荐他就都买了。
  他妈抖开袋子一看:奶瓶奶粉口水巾小刷子洗发沐浴露浴巾等等,赖安世下楼说,车里还有一箱尿片。
  车是一辆黑色福特,开了快两年,还是单位让买的。赖博士出行没个交通工具怎么行?
  今年苏淼淼三岁,还未到上幼儿园的年纪,正处于最好玩最好逗弄的年龄,似懂非懂,又总总结了一堆自认为很有道理的大道理。
  比如她看着赖安世装好了电子钟道:“安爸爸,你究竟有没有想过这完全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每天插着电一个月电费要多交多少?明明就是看个时间的摆设,你不是有手表手机么,需要浪费这钱?”末了补一个示威的鼻音:“嗯?”
  赖安世拎起她就弹她额头:“可有可无的东西?你怎么不说你有三辆挖土机了还让你奶奶买?”
  苏淼淼和其它女孩子不一样,她喜欢玩男孩的玩具。
  “所以和你这直男无法沟通!我找奈耐耐去!”
  奈耐耐其实是赖奶奶,苏淼淼一岁多的时候发音错误,如今矫正有些困难。
  给气笑的赖安世真想抓住她问问,都哪学来的“直男”一词?
  赖安世偶尔也给某校的研究生讲课,那里有个女孩喜欢他,他可以感觉到。
  可以说,很久很久,没再见过这样的眼神了,热情,直接,一眼不错地看着他,好像在欣赏一件稀世珍品。
  那是多年前徐汇泽的眼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