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1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确定的事情总是付诸高效的行动力。赖安世学得比以前更用心刻苦了。
  他知道自己缺少的是经验和阅历,这些是年岁赋予的;但是他同时也知道,现在做的每一件事是日积月累的宝贵经验。
  小小年纪有这么深远的打算,只能说经历不同罢了。
  几个正式员工都说,他那样的年纪工作效率那么高也是奇才了。
  相比之下,徐汇泽就成了反面教材。
  不是他不努力刻苦,是赖安世太用心刻苦了。
  徐汇泽也不烦他,偶尔约他一起看看案例,学几个专业术语旁听公司早会,似乎没有再有出格的行为了。
  要说接触也有,无非是递资料时徐汇泽的手若有似无地擦到赖安世的手指,这样一看两个人显得生分多了。
  赖安世一个大脑两边顾:学习和工作,偶尔还要打电话叮嘱他妈记得吃药,两个人的这点变化早已靠边站了。
  在这里实习半个月后迎来了公司回馈感恩活动,说白了就是把新老客户以及潜在客户邀请一通,在市最好的酒店吃吃喝喝,宣传公司的发展前景以及在开发项目。
  拉拢资金,扩充人脉,文化宣传,一举三得。
  徐汇泽把自己收拾得焕然一新来找赖安世。
  “今晚酒会,陪我去呗。往年我一个人在那,这个摸头那个摸脸,烦都烦死了。”
  “这几年没人这么对你吧?你都比他们高了。”赖安世不疾不徐地拒绝。
  “你天天在公司不闷?而且今晚公司就几个值班的,多吓人。”徐汇泽扁嘴道。
  赖安世手里的笔转了一圈抬头看他:“我写作业呢怎么会闷。”
  徐汇泽眼睛瞪着作业,仿佛在看一个杀父仇人:“不管了,今晚你换身衣服。长这么大可就这一次请你参加活动呢。”
  这人吃准了赖安世拿这样的他没办法。果然赖安世虚叹一口长气:“今晚几点?”
  “八点!我来接你!”
  金碧辉煌的大厅门口站着一位穿旗袍的小姐,肩上斜批一块红缎,上面写着xx公司周年活动庆典。大厅里四根晃眼的柱子下鲜花簇簇,再往后边看是一个小型假山,喷泉植物一应俱全。
  灯光将这里投射出宫廷的效果,饶是一向对外界没太大反应的赖安世也发出了喟叹:有点壮观。
  徐汇泽轻车熟路地带赖安世到电梯边,不需要任何人带路,李助理被打发走了,亮可照人的电梯里只有两个少年。
  “紧张吗?”徐汇泽捏了捏赖安世的手。
  赖安世双眼凝神地盯着脚尖,他第一次坐这么气派的电梯,在电梯上升的过程中他想的是该用多大的力才能摆脱地球的引力,徐汇泽以为他紧张。
  “啊?还好。”他回神道。
  “我第一次参加这种什么会可紧张了,我爸说别给他丢脸,丢脸的话扣我零花钱,我那次只敢抱着果汁拼命喝。”
  赖安世能想象到他那怂样,抽出了手摸摸徐汇泽脑袋:“你也辛苦呢。”
  怂样变熊样,徐汇泽不顾发型走样,脑袋在手掌下蹭蹭:“这次你在就不紧张了。”
  在同意邀请之后,赖安世问过徐汇泽他爸会不会在场,他说他爸没空理他,通常说几句话就去找老关系。大概多少知道自己爸和赖安世不对付,徐汇泽怕他变卦,说,他要是不想见到谁谁就在阳台站着就好。
  电梯“叮”一声到了,一开门就听见音乐飘过来。
  赖安世脚步一顿,还是跟着徐汇泽进场了。
  灯光闪耀,音乐优美。这些在金融界呼风唤雨的大人们带着女伴三三两两言笑晏晏。
  李助理在场内一侧等着徐主子,一见人就小跑过来,弯腰谄笑:“徐少,总经理找你呢。”
  “什么事?”
  “不晓得,说是让您去一趟。”
  “安安,你去那边小阳台透透气,我马上回来。”徐汇泽让李助理拿了杯饮料给赖安世,留一个要赖安世等他的眼神。
  夜空很安静,月亮很寂寞,身边一颗星子不见。
  要多少颗星星才能汇聚成一条银河?要多深的感情才能忍受一年一次的七夕一见?人类看星星有时候觉得它们很拥挤彼此亲密互相辉映,有时候又觉得它们距离很遥远,几千几亿个光年也许才会在同一时刻闪烁光芒。
  这样一想,他尤为珍惜与徐汇泽的关系,从特殊的童年到现在,徐汇泽不能不说是那个珍贵的人。
  “怎么,一个人在这感怀伤时呢赖大才子。”
  记不起来声音是谁的,但绝对是个不喜欢的声音。赖安世回头看,一个身高腿长嘴角带着讥笑的少年靠着墙壁看他。这少年眉眼有几分熟悉,微扬的眼角勾起,是丝丝刻薄。
  这样一看仿佛是同类。赖安世想不起这人是谁,干脆问了。
  “瞿麦,您打过我就忘了?”
  

第16章
  【这一章有点短,接下来他们马上进入青年了……】
  这真不是个喜欢的人。赖安世回敬:“不用和我来这套腔调。你也打过我,扯平了。”
  赖安世丢了个后背给他,十分不给情面,可瞿麦要是识趣就不是当年那个说他是婊`子养的瞿麦了,他自顾自地站在赖安世边上:“你是和阿泽一起来的?”
  没得到回答,但瞿麦好像早就猜到在这准吃闭门羹,他接着道:“赖安世啊赖安世,你应该也知道阿泽喜欢男的吧,如果你觉得他恶心不接受他那你赶紧和他撇清关系,不上不下吊着,你以为你是姜太公么。”
  被封为姜太公的少年侧头笑笑:“原来你喜欢阿泽啊?”说完由上而下扫了一眼瞿麦。
  “我本来没那心思,不过你今天的话倒是提醒了我。”赖安世的话让瞿麦不安,这人该不是……开窍了?
  开什么窍都好,他妈的别开对阿泽有心思的窍啊!瞿麦瞪他。
  “我说你们怎么遇上的?”声音冷冷的正是徐汇泽。
  瞿麦要赶上拿小金人的演员了,他马上展露一个笑容道:“老同学嘛,刚才正为当年不懂事的行为道歉呢。”
  其实他笑起来还有点好看,只是他喜欢板着张脸,以为这样能显得成熟些。
  那年纪的少年心里总希望自己看过去老成。
  “安世早忘了。”
  赖安世走上前拉着徐汇泽道:“走吧,我吃点东西垫肚子,饿死了亏大发。”
  走之前还别过脑袋意味深长地冲瞿麦笑笑。
  这真是幼稚的行为,也利用了徐汇泽,但看到瞿麦脸色的那一瞬间,赖安世心里爽极了。
  酒会的小插曲是徐爸发现了赖安世,也发现了自己儿子在一个少年身边转悠。
  驴围着磨盘转呢。徐爸在心里骂了一句,又想,如果是哪家公子搞好关系也是必要的。
  瞿麦笑吟吟过来问候,这次瞿家的百货看中了一块地皮,在c市的中心,正好徐爸要开发另一个项目,资金运转出现困难,需要出租那块地皮,两方都在观望,等对方忍不住开口提价。
  两人面上打了一圈太极,瞿麦惊讶问:“那不是赖安世吗?他怎么混进来?”
  “谁?”徐爸也在思考。
  “那个……”瞿麦在耳边说了一句。
  徐爸脸色一沉,如乌云压顶,拍拍瞿麦的肩膀:“瞿公子见笑了。你先吃点,我去去就来。”
  晚上九点多,酒店附近没有公交车站,不过就算有公交车赖安世这样穿扮的上车估计会引起围观。
  他就走,凭着记忆一路往宿舍方向走。
  对了,他的钥匙还在徐汇泽那里,徐汇泽说帮他寄存了,不知道回去宿舍能不能找人拿到备用钥匙。
  夜风让他清醒了些,同时,徐爸那尖锐的眼神也清晰起来,像两道利刃刺进他的肺叶,他突然有些呼吸困难,扶着路灯弯腰喘气干呕。
  他不是没招人白眼过,不是没被人鄙视厌恶过,只是那个眼神记忆太深刻了,仿佛是逃避和倔强之间的一块楔子,只消他眉毛一挑就轻易拔除,所有的倔强被轻易压垮,逃避在废墟之上摇旗扬威。
  赖安世一个人回去了,宿舍楼的保安看见远远的一个影子摇晃,还以为是醉鬼迷路。
  徐汇泽后来再也没有出现。他依然记得那天徐汇泽离开前灯光投在他好看的脸上,他眼睛笑着调皮地用口型告诉他:等我。
  他眨眨眼睛不知道要做出什么回应,徐汇泽就被他那仪表堂堂的徐总爸爸带走了。
  他就这样实习满一个月,李助理来给他工资,很明显的来遣散童工。
  “阿……徐汇泽呢?”
  “徐少出国了。”李助理并不讨厌他,相反每次见他家少爷和这少年站一起,他就挺喜欢他,他们有说不出来的惹眼,他知道赖安世是个用功刻苦的学生,看公司员工对他的评价就知道了。
  然而评价再多再好都只是来自打工的人,老板一句这么小懂什么就打发人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