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1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是来约赖安世一起去“打工”的,他爸名下的房地产已经横跨珠三角,规模越来越大,人才缺口也急需填补。当然,也不差这两个人来填补。不过这两个小孩根本不懂其中运行的模式与细节,但头脑聪明,学东西上手很快。
  徐汇泽存了私心,他希望以后的以后,他打理他爸公司,赖安世来帮他,或者割给他一些股份,让他参与。
  他想渗透赖安世的方方面面,像参天大树长在赖安世的心里,根系紧紧盘踞其中,风吹不倒雨打不败,谁也无法连根拔起。
  “你爸那还用童工啊?”赖安世真认真看着岗位需求。
  那些面上的东西不过是给他参考的,他知道,以徐汇泽的身份,想去哪个职位练一练不过是上嘴皮贴下嘴皮的事儿。
  “谁管我呢,不过是去暑假实践,而且依然有工资拿,怎么样,你也希望靠自己赚钱吧?”徐汇泽循循善诱。
  家里等着买房,而且今天他妈拿去检查,那个胆结石有长大的迹象,开了几盒消石利胆片,说是得天天吃。
  早年,他妈过得并不好,可以说,两个人过得一点也不好。生活突然改善以及关系恢复正常,不过是因为那没有尽到责任义务的许项言回来要赖安世而遭拒绝。现在他妈没有工作,唯一的消遣就是约以前的老姐妹打麻将。
  生活还得继续,一张开眼就需要花钱,赖安世想,如果他妈同意那就去试试。
  “我们可以学预算那一块工作,哦,还有,你英语不是很强吗,一些翻译交给你没问题吧?”徐汇泽看他犹豫就知道有望。
  “翻译还欠火候。我们两是油梭子发白——短炼呢,你爸真没意见的话,我和我妈说说去。”
  “他不在这里的公司,他在广州那呢,就我妈偶尔过来看看。”
  在吃饭的时候,赖安世就把这事和他妈提了。他妈一心想着买个房子,一听这事遂喜逐颜开:“去哪不是打工。不过你去阿泽那就性质不一样了,是帮他也是锻炼自己。而且以后说不定还可以去阿泽那工作呢,是不是阿泽?”
  “是啊,赖阿姨,我们先练着,安安也说当学习锻炼了,而且我也在那,两个人怎么说也能互相照应下。”徐汇泽说话得体,他一脸笑得春风和煦,也是没有春风敢与他争辉了。
  送走了徐汇泽,母子俩沉默地收拾桌子。
  “妈,要不买房子先缓缓,你的结石先……”
  赖妈抬眼瞪他:“你不知道现在医生说话就喜欢夸大其词?不唬得你掏腰包他赚什么?老娘的身体老娘自己知道!”
  赖安世低头看着手,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他妈说的对,以后饮食注意些。
  “明儿个去买几套衣服。”他妈说。看眼前比自己高的少年一脸愕然就解释道:“你去上班啊,不得买几套稍微像样的衣服,我每次看那些白衬衫黑西裤黑皮鞋就觉得啊精神,你穿这样没准把他们比下去。”
  “我才几岁呢。”赖安世回。
  “听听你声音,没以前清脆了吧?你长大我老了。”
  在赖安世的坚持下只买了两套衣服。娘不嫌儿丑,而且赖安世本就不是歪瓜裂枣,收拾一下竟然让服装店的售货员尖叫了。
  赖妈脸上的光都能比过外面的阳光了。
  儿子读书好还长得帅!我的!神气!
  无怪乎说女人,几乎任何一个女人,一旦有了孩子,她的人生重心就发生偏移。当年两张嘴要吃饭,一个人赚钱养,她的特殊工作让她几乎每天都不省人事,还谈什么疼爱儿子关心儿子。
  那时候她也恨,本来生活不是这样的,因为赖安世的到来,她得出去继续卖。本来她都替自己赎身了。
  往事随风,过往不咎,只要不拿棍子搅,似乎所遭受的苦难都可以沉淀甚至被遗忘。
  徐汇泽是公司第一个踩自行车去上班的“职员”。
  “渔樵听风”是该公司的名字,听起来古风古韵的,公司却现代化十足。徐汇泽身份不一样,他停好车就有人出来带路,“徐少徐少”的一路问候。
  “我那朋友来了吗?”徐汇泽没表现不耐烦,对外他一向是极有风度与教养的好孩子,所以赖安世是少数几个见识他小心眼还容易撒娇的真性情的人。
  “来了,昨天就安排了员工宿舍,按照您事前吩咐。”这人将狗腿诠释得近乎完美,只差没搀徐汇泽了。当然,徐汇泽要是伸手他一定把狗爪子递上。
  “我去看看,今天第一天上班,以后要请李助理多多指教我们两个了。”
  “应该的徐少。不是……徐少,指教不敢当啊。”狗腿李发现说错了话,也不知道怎么了,咬到舌头。
  徐汇泽看了一眼狗腿李,自己上了电梯。
  他今天穿的和那些正式员工一样,衬衫领带还有西装。他爸在电话里听到他要去公司实习,高兴的在广州就派人拿了几套衣服过去,说他妈没眼光,挑的不如他高档。徐汇泽想,他爸妈从什么时候开始,各自向自己示好还互相挤兑的?
  他妈今天皱眉头看徐汇泽换好衣服:“你爸选的总这么抢眼,好像不招摇就不该穿衣服。”
  徐汇泽无所谓穿着,由着他妈给自己钉好袖口的纽扣,抱抱他妈出发了。
  赖安世,我来了!
  穿过长约十米的走廊,落地窗把阳光一点不漏地迎进来。少年修长的身影被阳光拉长,随着他快步走动,影子的动作很快。
  外面可见一尘不染的天空,楼下是很小很小的黑点人还有如袖珍模型般的花圃停车场等,再远一点是市区,纵横交错的马路此时是阡陌交通的羊肠小径般。
  世界很忙很忙,人这么多这么挤,我只想见到你啊赖安世。
  徐汇泽推开了门,赖安世真的坐在那。
  “你来了。”赖安世很自然地看他一眼,又看眼前的电脑。
  徐汇泽想:所谓的如隔三秋是这样的感觉。见你一面,听你一句话,看你一个表情,似乎就可以让心里的花园百花齐放硕果累累。
  

第15章
  第一天就是学习,看一些材料,了解工作程序,每一步流程。徐汇泽早前在家耳濡目染,一点就通,赖安世则需要消化。
  两人在员工食堂吃了饭,赖安世拿着房卡要回去。
  “你跟着我干吗?”赖安世爬楼梯的脚步顿了顿。
  “去你宿舍休息啊。”徐汇泽说的理所当然。
  “不是,你怎么不单独开一间宿舍还和我挤?”
  “老板都是小气的你不知道吗?合理利用资源。”徐汇泽挑挑嘴角,从赖安世手里拿过房卡。
  一张床一个衣橱一间卫浴……徐汇泽转了圈,发现没缺这少那:“虽然小气,不过得关心员工的生活质量。我爸说的。”
  这人说谎都说的这样义正严辞,赖安世懒得理他,他松了松领带:“难受死了,你们公司非要这样穿戴?奔丧似的。”
  “你可以不戴。”徐汇泽跪在床边,弯腰替他松领带。
  赖安世像想到了什么,突然伸手抓住动作的手。
  这场面……有点奇怪,气氛有点暧昧。
  两双眼睛互相看着,赖安世发现徐汇泽的眼睛很亮,像被擦亮的星星。
  徐汇泽全身烧了起来,最后一根维持理智的线要被烧掉了,只见他的头低了下来。
  “我忘记洗脸了,好热。”赖安世推开了他,走了。
  刚才是怎么了……徐汇泽把脸埋在手掌里,气氛太好,压抑太久,渴望太强烈……
  赖安世躲开了。
  这样不行。徐汇泽眼神恢复的和往常一样,他找了个理由与赖安世道别,夹着尾巴溜了。
  还在重复擦脸的少年含糊应着,脑子乱糟糟。
  如果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代数或者几何,那该多轻松。
  他们现在的关系像两个人中间有张透明的纸,那张纸被徐汇泽拿来折了一朵纸玫瑰,赖安世接也不是,拆也不是。拆开了,纸还能平整如故?
  晚上睡觉前,他依然虐待自己做了大量练习题,才熄灯上床。
  他本来还担心认床或者脑子乱糟糟的不好入眠,谁知道后脑勺一挨枕头就与周公会晤了。
  梦的开头先闻到两种味道:他妈那劣质的香水味和强烈的烟味。那破屋子像烟管,烟雾缭绕,他妈浑身软绵绵在那抽烟。
  看见赖安世走来,把空的烟盒砸过去,准确地砸到小孩的胸口:“过来,替我买烟去。”
  赖安世站在一旁看害怕地眼睛通红的过去的自己,他冲过去抱他,却发现自己穿透过那个发抖的身体。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没有太深刻的印象,那时候大约五六岁,他妈在家的时候,他就尽量让自己透明,蹲在角落抠指甲,含着腰低着头,只要不要看到她就好,不要被她看见就好……他一遍遍告诉自己。
  他难受地也蹲在“自己”身边,知道什么也做不了,但他想陪陪,陪过去软弱成天担心受怕的自己,赖安世虚虚摸了下’身边孩子的脑袋:“会过去的,我们老师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可笑的是,现在的赖安世一点也不希望吃苦,他一点也不愿意再去以前的屋子看看。
  没有真正苦过的人不会知道,那种看不见任何希望的苦难是足以成为压死人的稻草。
  他又看见年幼的徐汇泽跑过来,眨眼睛道:“我叫徐汇泽,你呢?”
  徐汇泽虎头虎脑地笑着,梦在那双弯成小月牙的眼睛这停了,赖安世很平静地睁开眼睛,他想起顾城的一句诗:一个人,必须有太阳。
  如果没有,那就让我自己成为自己的太阳吧。他重新闭上了眼睛。
  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清醒过,也许是童年的烟味和香水味唤醒他的恐惧,也许是黑夜本身会让人类清醒,总之,在这一夜,赖安世知道了自己要什么样的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