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1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睡前约法三章:不准搂抱,不准调戏,不准摸那里。
  “那里是哪里?”坏小子问。
  “睡你的觉!”赖安世抓起枕头就盖在问题宝宝头上。
  “你调戏我哦!”徐汇泽拿下枕头一个飞扑,狗屁膏药似的贴着赖安世。
  “安安,你还不睡?”赖妈拖鞋经过门口的声音。
  “睡了,马上!”瞪着身上压着的狗皮膏药,赖安世低低道:“下去。”
  “不,除非你让我抱着胳膊。”徐汇泽表情丰富。
  “够了啊你,这每天给我整一出戏,唱念做打的你哪样落下?你别告诉我你睡觉得抱个娃娃之类。”赖安世取笑他。
  “对,就得抱个安安牌娃娃。”徐汇泽一点也不觉得羞愧,说着就张开腿压住安安牌大娃娃。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都。”大娃娃反攻,两个人不敢发出声音,压抑着打闹。
  “安安,我们会不会一起读高中大学然后工作,一直到很老很老了还这样?”
  “不会。”赖安世抬了抬下巴,缓口气道。
  徐汇泽锁眉瞪眼:“你说什么?”
  “以后那么久谁给你保证。”
  “没劲。”徐汇泽翻身,甩了记眼刀,分明在说:快哄我。
  赖安世的脑细胞大概都贡献给了学习,于是这颗榆木脑袋也转过去,睡着了。
  徐汇泽踢了踢榆木的小腿,在哼哧哼哧中入睡。
  虽说是假期,赖安世每天清晨必上顶楼高声朗读英文。哼哧宝宝发现房间一空就上楼去找人,未到楼梯门就听到一串清晰纯正的发音。
  徐汇泽靠着门想:真希望一直这样,你不用懂我也没事。
  家里的电话是在傍晚响起的,徐奶奶打来的。
  一肚子狐疑的徐汇泽拿起电话,就听他奶奶说他爸让他回家。
  “不是答应我一周吗,才三天呢。”徐汇泽的手指绕着电话线背对看着他的赖安世。
  “好好,知道了。他话真多。”徐汇泽拿脚踢桌腿,这是他犹豫不安的小动作。
  赖安世走过来问发生了什么,因为他看到了徐汇泽的小动作。
  “让我回家,有事。”
  “嗯,那去收拾一下。”赖安世简单说。
  “不走。”徐汇泽又发挥手臂长的优势一把抱住赖安世。
  “哎哎我说放手了啊,我妈等下回来看见了。再说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
  徐汇泽拿鼻尖蹭蹭他后背,依依不舍。有时候赖安世觉得,自己似乎养了只爱撒娇的大型犬。
  就这几年,全国经济发展迅猛,赖安世的小霸王学习机换了台式电脑,无比巨硕的屁股不影响他对这新鲜物的喜爱,拨号上网,连上了新世界。
  这是赖妈拿他爸钱买的,“花他的钱天经地义”,她和赖安世如此说。
  天经地义的事本该有很多,只是很多人不愿意做。
  很奇怪的是,退出球队的赖安世遇到以前的队友彼此还能热闹地打打招呼,李佟却成了点头之交那个人。
  好几次在学校遇到李佟,他和那个送茶的女友并排走过。有时候与赖安世简单说一句,有时候是匆忙地点个头。
  人就是这么奇怪善变的生物吧,赖安世也不在意,他心里有更大的目标,他与徐汇泽约好了,两个人一起考上x高,全市最好的高校。听说那里班级分配是按照考生成绩,所以徐汇泽说按两人傲视群生的成绩,铁定又是同班。
  朝着这个目标,徐汇泽自觉多了。他在学习上一直是让家长老师省心的孩子,只是以前爱玩一些,现在更有一种“我在认真学习你们别打扰我”的精神。
  徐奶奶说:“谁苦口婆心劝阿泽都没用,安安出马效果立竿见影。”
  徐爸不屑,认为这明明是他祖上庇佑。
  当黑板上倒计时的数字变成了1,赖安世写了最后一本同学录。那女孩低着头羞红着脸接过,跑了几步远放开了雀跃,他笑笑,低头收拾书包。
  李佟曾经说,有不少女生暗恋他,苦于他是“行走的温柔低气压”,没人敢告白。赖安世苦笑,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人贴上这标签了。
  他大约知道自己的魅力值,绝对是小于李佟小于徐汇泽,略大于大部分男生。首先他成绩好,其次他待人接物礼貌温和,最后他会打篮球。
  嗯,这样一看,我们赖小帅似乎真有臭美的资本。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帅,在他的审美观里,徐汇泽那样才是好看。
  十几岁的男孩,眉眼修长,挺直的鼻梁和天然上扬的嘴唇多少中和了瘦尖下巴带来的冷漠感。他的眼睛很亮,像亿万星辰浮动,眨眼睛的时候给人一种白昼黑夜交替变幻的错觉。赖安世想,徐汇泽不会长残吧,只要不长残以后真是个看不厌的美男子。
  李佟属于力量型的好看,倒不是说徐汇泽阴柔。李佟的肌肉比徐汇泽更明显,身体线条更刚硬些,眉峰锋利,好在他性格开朗,要是赖安世的性格安在李佟身上,那他绝对是行走的冰柜了。
  给自己的评价吓到,赖安世想,他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别人的外貌了?
  中考前徐汇泽来过一次电话,确认赖安世的决心,就怕革命前夕,同志信心动摇。安心之后他挂了电话,他想,两个人又能在一起读书了,怎么样都好。
  会不会也对他有那种喜欢,都不重要了。
  最重要的是,以后是我陪着你。
  至于瞿麦,徐汇泽在学校后门看见几次他和顾致远站一起说话。顾致远初二就退学了,听说他家开舞厅,或者有更多上不了台面的场所,总之不是个善茬。
  在烟雾缭绕里,他看不清瞿麦的表情,和其它同学一样远远绕走了。
  有一次瞿麦叫住徐汇泽,他装没听见,汇入放学的人流里。
  瞿麦那次想说什么呢。徐汇泽有时候会想起,因为他后来听说,瞿麦不打算参加考试了,他家的百货公司在全国遍地开花,生意越做越大,总之吃三代也吃不穷的家业,不需要他有出息。
  其实,家大业大,能不能吃穷,这一切谁说了都不算。
  徐家也算大富,可徐汇泽想的不一样,他不希望赖安世觉得他以后是一无是处的纨绔。
  一个立志成为不一样的纨绔,一个立志让生活越来越好,两个人如愿以偿考到了约定好的学校。
  楼主叨叨叨:
  我受到了惊吓!我家wifi每晚9点之后就会被切断,人为的。我不愿说是谁做的=_=所以九点前如果没看见我更新姑娘们不用刷惹……太委屈。。白天打工晚上还没wifi这简直回到解放前惹
  

第14章
  暑假,漫长又无所事事的暑假,徐汇泽又来了,这次,他谁也没说,一个人打的来的。
  他爸给他买了手机,那时候手机是个稀罕物,谁在街上抓着诺基亚说话,指不准一辆摩的过来把你的诺基亚抢走。
  所以上一秒还在电话这喂喂喂颐指气使你侬我侬的,下一秒就演变成一路追骂“狗日的还我手机!”
  徐汇泽的第一部手机就是诺基亚,很小,拿在手里特别不舒服,像握住小姐的裹脚。他的大手指在按键上按了几遍赖安世的电话,均是忙音。
  中午,阳光直晒,徐汇泽干脆坐到楼梯上等人。
  赖安世和赖妈一回来就看见一个头发被汗水黏一起,头顶要冒烟的少年。
  两人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袋子上蓝色字印刷:市第三医院。
  “安安你们去哪了?”徐汇泽热的身体要融化,快成面条人了。
  “你怎么也不说一声!”赖安世把手里的矿泉水递过去。
  面条人狂饮几口,赖妈赶忙让儿子把面条人扶上楼。
  “你还怪我,我跋山涉水来见你一面你居然凶我。”徐汇泽蔫儿吧唧的,撒娇效果翻倍。
  “中暑了怎么办啊。”
  面条人喝了水开始恢复,却不拒绝赖安世的搀扶,更加不要脸的整个人往他身上靠:“有奇怪阿姨让我进屋休息给我水喝,我都没答应。万一人家要劫色呢!”
  “就你这样劫回家还得伺候谁的胆肥敢劫你。”
  “牙尖嘴利不饶人了还。”徐汇泽干脆搂住他的腰,“我怕从楼梯滚下去呀。”
  “滚得好。”赖安世嘴巴这么说,手却紧了紧。
  落地扇搬到客厅,对着面条徐吹。
  “别一脸陶醉,你就背个扁书包,不是来住的吧?”赖安世递过来切好的西瓜,赖妈已经在准备午饭。
  “给你材料看看。”徐汇泽一手拿西瓜一手翻书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