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1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哦。”极其不情不愿。
  “那睡吧,明天下午送你去车站。”赖安世心里也乱,好在明天徐汇泽打算“滚”回家了。
  “好。”
  难得一见徐汇泽的配合,那是因为他心虚。
  离别的车站。两个人汗流浃背,阳光似乎要把人的血液蒸干。
  “放假能去侨中找你吗?”
  “能。”
  “能来你家看你吗?”
  “你爸妈同意的话。”
  “他们天天忙生意早就不管我了。对了,我爸做房地产了,囤了不少房子,以后你长大我送你一栋。”
  “这不能送。”赖安世苦笑,一睡醒,徐汇泽又恢复了缺心少肺不谙世事的少爷了,亏自己想了一晚上明天怎么面对他。
  “路上小心。对了,好好学习,以后每次期末考我们比赛,看谁成绩更好。”
  徐汇泽弯起嘴角,笑问:“赢的有什么奖励没。”
  “你要什么奖励?”
  “输的人要答应赢的人任何条件。”
  “……”
  “不让你杀人放火打家劫舍啦。”
  “好。”赖安世点头。
  家里放着徐汇泽带的一些国外零食,那盒早就过期的巧克力也被他拿来了,郑重地放在桌面。赖安世还记得徐汇泽怨恨的眼神,嘴角都垂到了下巴说:“你看看早过期了,我每次看到它就想起某人不告而别。”
  赖安世拿起它丢到了垃圾桶。
  生活重新开始。而且他觉得与徐汇泽之间哪里不一样了。
  徐汇泽偶尔来几个电话,信息交流下学期的各科目的学习重点以及一些名校的教学材料,不得不说,徐汇泽他爸这几年在房地产做得不错,他资源多,给徐汇泽安排的名师辅导也卓有成效,徐汇泽成绩一向争气,赖安世跟着也共享资源。
  新学年的大考,两个人成绩都在各自的学校名列第一。
  “你多少?”徐汇泽在电话那头问。
  赖安世抓着听筒笑:“你先说啊。”
  “一起说。我数一二三。”徐汇泽数到三。
  “530。”
  “532.5。”
  徐汇泽我靠了一句:“我输了,你这学习怪物。”
  “那听我的,假期把英语补上,你那吉他先放一边。”
  徐汇泽前段时间迷上了吉他,有时候打电话非要拖着赖安世听他弹上一段,然后摇着尾巴等表扬。其实徐汇泽很聪明,他有很好的学习计划,不管是课前预习还是考前复习,他都能轻松应付,“小考小玩,大考大玩,不考不玩,”就是他的学习状态。
  “我体内的爱国之情阻止我学外语啊。”
  赖安世能想象到爱国人士抓狂的表情,不依不饶:“补习去。”
  “我找你补习可以吗赖老师?”
  挂了电话,听到赖妈问:“还是那个徐小子?”赖妈一手按着遥控器一手挟烟。
  “医生说戒烟了妈。”赖安世道。
  “不就是胆有个光点大的小结石么怕啥。”赖妈悠然抽一口,吐出一个奇形怪状的烟圈道:“儿子,许项言问你高中要不要去国外,他可以安排。”
  “不去。”
  “这关乎前途,你想清楚。”
  “不去。”
  赖妈低着头,看不见她神色,她声音不大却清晰道:“那就不去,把那钱拿着,咱们买套房子去。”
  “买哪里?”
  “你那阿泽家里不是卖房子的么,让他爸给优惠优惠啊。”
  这下开口就是阿泽不是徐小子了。
  “他爸炒房的,不是那种卖房的。”赖安世自己也一知半解。
  “都差不多,下次他来玩你和我说一声,妈给你们买菜去。”
  赖安世点头又回屋里看书了。
  马上初三了,李佟也退了球队,收心读书,偶尔会拿题目问赖安世,进出一班犹如自己班级,他坐在赖安世前桌,能看见赖安世低头看题目时头顶的发旋和露出的脖子,有时候会看的失神。
  他想问问后来一中那11号有联系吗,又觉得自己逾越了。
  最后带着逃避和试一试的心理,和送了自己第两百瓶绿茶的隔壁班女孩走在一起,一时成为年段佳话。
  瞿麦依然干着狗腿的事,他一方面把赖安世当成了假想敌,一方面觉得自己很有优势,因为他离徐汇泽最近。
  可不是,人家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肥水不流外人田,他狗腿得更殷勤了,赖安世一定想不到,别后多年,他什么也没做,却被人当成了敌人。
  想想,窦娥也没他冤。
  赖安世让徐汇泽补缺补漏,聪明的徐汇泽就坡下驴“请”赖安世来为他补缺补漏,为自己争取了“赖家七日游”,已经乐得在床上打滚。
  赖安世越想越不对:不是说好了,考得差的人要听考得好的人吗?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哪里不对。
  在下是第一次写原耽,摸索着来,身边也没商量的朋友,菇凉们,如果有批评建议,欢迎留言~还有第一次用长佩,也不是太明白=_=谢谢送鱼粮和收藏、评论的每一位!你们都是我码字的动力!爱你们么么哒!
  

第13章
  “《圣经》上说,两个男子交媾视为罪,你怎么看?”
  “《圣经》上还说男女在结婚之前,女的不能失身,这又怎么看?”赖安世反问。
  台式风扇摇头转动着,吹到徐汇泽的时候,吹起了他乌黑的头发,看见一截嫩白的耳朵。
  “那你意思是,《圣经》上说的不对?”
  赖安世的视线终于舍得离开一张英语试卷了:“对《圣经》的解释也不过是每个人不同的理解,而这个理解会随着时代、生活背景、文化差异而改变,就像现在,同性恋虽然见不得光,但不是原罪,也不是不可饶恕。”
  风扇转到某个角度,赖安世的额发被掀起,脸上仍保持着认真说话的神态。
  “吃瓜来,安安叫阿泽拿瓜。”赖妈在外面喊。
  赖安世应了声,对徐汇泽道:“你都哪来这些奇奇怪怪的问题,我回答完了不准再问。”说完放下笔出去了。
  徐汇泽拿起笔放嘴边亲了下,偷偷放在原位。
  这似乎不对,可是赖安世说这不是罪。
  所以,为什么要管它对不对?我不过是……喜欢他。
  瞿麦去徐汇泽家是轻车熟路,徐爸知道这孩子家经营某连锁百货公司,更喜欢人家来串门。
  “阿泽去了同学那玩,小孩子嘛玩就玩非要说什么补习英语。”徐爸难得在家,亲自陪瞿麦。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同学是谁。瞿麦乖巧地捧着果汁喝:“是不是侨中的同学?阿泽有没有和叔叔说上次我们比赛,遇到他以前住对门的朋友了,在侨中读书,叫……赖什么安。”
  徐奶奶哎呀呀出来:“阿泽这孩子朋友那么多,哪里会知道他在哪个同学那玩,哪那么刚好就是在安安那呢。”
  此地无银三百两。
  “妈,你也真是不看着阿泽!阿泽怎么能和那种出身的一起玩!”
  “安安怎么了?我从小看到大,品行很不错!”老人家动气了。
  “行行,不错不错。”徐爸双手撑着膝盖不再说话。
  瞿麦此行目的达到,放下杯子思考道:“赖安世吗,他是好学生。不然他妈妈那、那么辛苦的工作没人照顾他,换成别人早该学坏了。”
  而此时,没学坏的赖安世和开始学坏的徐汇泽正拥被而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