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1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地中海过来拍了拍李佟肩:“很不错,这样保持反超有可能。现在场上节奏慢慢被你控制了。”
  李佟当然知道,当他发现赖安世目光追逐着对方11号时,就拿出来200/100的能量在搏。
  “靠,就差4分了。等会儿我盯死那个10号,一旦10号被防死,11号就少了摸球机会。”一个队员说。
  地中海扫一眼队员们,调整力量:“赖安世,下半场你负责盯10号,李佟,你依然负责11号,其他人位置不变。”
  赖安世吃惊地看着地中海。
  “怎么,还不愿意?”地中海问。
  “不是,瞿……10号看过去很强。”赖安世坦然道。
  “那就想办法比他更强。”
  裁判哨响,两队人上场。徐汇泽看到赖安世摸着手腕处的护腕上来,汗流满面地打招呼,调皮地眨眼。
  一中有人笑徐汇泽,不准放水。
  瞿麦没看见上半场防守自己的人上场,看了看赖安世,心里已经明白了。看到徐汇泽兴奋的表情,他脸又沉了些,一边嘴角勾了下,扬着下巴看新对手。
  赖安世没忘记当年被他堵在班级门口的情景,他深呼吸一口,走了上去。
  “好久不见了。”瞿麦道。
  赖安世点头。
  随着后卫场外发球,场上10个少年跑动了起来!
  赖安世张开手臂,回忆李佟特训他时的姿势,他如瞿麦的影子,随着他移动而移动,跟着他变幻姿势。很快,一球到瞿麦手上,赖安世死死盯着瞿麦的球,等他传球或出手投篮将它截下。
  运球跑动的瞿麦突然笑了下,做了个要起跳投篮的动作,赖安世跳起来防守,瞿麦却一个猫腰,从空隙里钻过去,一记漂亮的投篮!
  球进了。
  假动作。赖安世喘着气看瞿麦。
  一中队员跑过来与瞿麦击掌,徐汇泽也过来,拍了拍赖安世肩膀就跑开了。
  瞿麦甩着汗水望着徐汇泽的背影。
  随着比赛的进行,李佟贡献两个三分球,比分拉近。很快分数牌翻到了75-76,侨中队只落后一分了。场外观众在呐喊加油,这鼎沸的声音几乎要掀翻篮球场的屋顶。
  “那10号又拿到球了!赖安世盯死他!”侨中队替补们激动道。
  比赛剩下五分钟不到,任何一方进球给对方带来的压力都是无穷大的。
  瞿麦体力也到了极限,不比后半场上来的赖安世,他的汗水模糊了眼睛,很快又被擦掉,赖安世像甩不掉的尾巴,一步不离贴身防守。
  突然,裁判一声哨响,吹罚瞿麦撞人犯规。
  瞿麦带球手肘撞到了赖安世的眼睛。
  比赛暂停。
  徐汇泽赶紧跑过来,怨责地看一眼瞿麦,也挤在侨中队那看赖安世。
  “安世,你怎么样?”徐汇泽的声音。
  “赖安世,还好吗?”李佟也在问。
  关心询问的两个人互相瞪对方,都不说话。
  赖安世站起来试了下视力,说没事,裁判判赖安世两次罚球。
  徐汇泽回到线上准备抢球,他还不至于忘了自己是一中的。
  球场安静下来,所有人视线都集中在赖安世身上。如果两个罚球进了就意味侨中队领先一分。然后在极紧迫的时间里,侨中队只要防守有力就能撑到比赛结束!
  赖安世揉了下开始肿痛的眼角,拍了两下球,他一个替补没想到有决定球队胜负的作用。深呼吸两下,赖安世起跳投球。篮球在球框撞了下,进了!
  侨中队一阵欢呼!比分追平了!
  第二球!
  裁判吹哨,赖安世呼一口气,投了出去——
  球在众人的注视下,沿着篮框转一圈,赖安世心中默念:进进进。
  徐汇泽喊了句:“抢球!”下一秒所有人才知道球没进篮筐。
  徐汇泽以优于场上队员的洞察力抢到了球,迅速运球回场,逼到篮筐下。时间不多了。
  侨中队很快回防,三个人拦住了徐汇泽。只见徐汇泽一个利落的转身运球,躲过第一个,第二个防守他的人,还没等徐汇泽靠近,又见球从他胯下跳过,徐汇泽已经带着球直逼篮筐了!
  李佟守在徐汇泽眼前。他双眼似乎发红,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原因,他全身处于一种亢奋状态,拦下这一球,还可以进行加时赛,也许有望赢一中队,虽然大家体力都严重透支了,但拦不下这个球,比赛将结束了。
  徐汇泽往前运球,李佟不再守株待兔,逼近了。一中队很快来了援兵,替徐汇泽挡下侨中队防守队员,变成了两人一对一。
  只见徐汇泽两手变魔术般切换运球,身子压低往前试探,李佟料想他急了准备起跳,于是手举了起来!徐汇泽突然收回身子,把球往后一勾,起跳后仰身子,这次才是真正的投篮!
  球在空中旋转,划出一条优美的抛物线。时间静止,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唰”!球进篮筐,裁判压哨声响起!
  一中队领先两分!
  球场爆出了欢呼声和惋惜声。
  徐汇泽因为后仰的姿势还躺在球场上,一中的队员全部压上去,以自己的方式庆祝夺冠。
  地中海拍手让他们回来,摸着李佟脑袋说很不错了,回去让学校请你们吃一顿去。
  李佟却开心不起来,他觉得自己输给了徐汇泽。
  以前赖安世觉得无所谓比赛输赢,可真正站在球场尝到了失败那一刻,他心里也是苦涩的,原来他也渴望拿第一的。
  如果那两次罚球都进就好了。赖安世心里叹气,拿毛巾擦脸。
  徐汇泽挣脱狂欢的队员也不顾侨中队的目光跑过来找赖安世:“这次你别跑了,我和你一起回去。”
  “你们教练同意啊?”地中海其实很欣赏徐汇泽。
  “同意啊,我又不是小孩了。再说,安世是我发小呢!”徐汇泽说的时候笑嘻嘻的。
  地中海笑着搡眼前小孩一把去找一中教练。
  徐汇泽不和队员去庆祝,简单说了遇到老朋友,要和他好好说说话,瞿麦自然不肯,以队长名义说必须跟队回学校;这边李佟也不肯,说一中的怎么能坐侨中的车。
  赖安世站在中间,抓抓头发:“阿泽,要不到家了我再联系你?”
  徐汇泽这次学聪明了,要了赖安世家的号码,单单自己给他联系电话他不放心,万一赖安世不给他打电话怎么办?
  徐汇泽不痛快地跟着一中队伍回宿舍了。
  马上,赖安世又看见徐汇泽,这人耍赖似的站在门口:“我就想来看看,给你带了药。”徐汇泽指了指眼角。
  比赛完了,大家就没有那么深的敌意,况且徐汇泽人缘一向好,侨中几个人请教起他平时练球的技巧,徐汇泽也乐于分享,离开时还约好暑假一起去哪个公园再打一次。
  回去时,徐汇泽才发现,他是去找赖安世的,却没和他说几句话。
  但他不知道,在他说话的时候,赖安世一直看着徐汇泽,他想,记忆中那个小孩长大了,这个少年越来越耀眼了。
  他讲话时天然翘起的嘴角,兴奋时眉梢染的笑意,还有翕动的薄鼻翼,一切依然熟悉。
  可是身体长大了,曾经抱过自己的手臂那样修长有力,手掌宽大,似乎可以单手抓球,露出的小腿可见薄却饱满的肌肉,线条流畅,是年轻的身体。
  宿舍“卧谈会”开到了深夜一点才散会,赖安世在身体的酸痛中沉沉睡去。
  梦里,两个身高才一米左右的孩子追逐着玩闹,突然,其中一个扑向另一个,赖安世作为被扑倒的小孩身上的笑穴被点了一般,伸手去推压在身上的孩子。
  只听头上有一个声音,徐汇泽道:“别闹,让我抱一会儿。”然后把脸埋在肩窝,用力呼吸。
  是长大之后的徐汇泽。
  赖安世惊得一身汗。宿舍吊扇嗡嗡转着,李佟眼皮无比沉重,终于看了赖安世最后一眼睡了过去。
  回到侨中,一伙人互相道别,地中海严厉道:“暑假也不能疏于锻炼,篮球得天天练习。”
  几个人还约好去哪继续练习,赖安世和谁都不约,他得预习功课。
  才进家门,赖妈妈道有人来电话找。
  不用想也知道是徐汇泽。
  “你眼睛怎么了?”赖妈大呼小叫。看来她完全忘记了以前对赖安世的毒打。
  也无怪她尖叫,眼皮青紫,肿了有核桃那么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