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说起来,赖安世真是一个做事板板正正的少年,他的生活严格遵循自己的规则,不轻易偏差一丝一毫,可是赖妈妈不一样,那次和许项言划清界限后,赖妈妈虽做不到和颜悦色,但真履行了“妈妈”的义务职责,赖安世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依赖心理。
  有人疼怎么也不坏。
  第一天训练,只觉得累。带球绕球场十圈下来,胳膊都快不是自己的了,赖安世看着在球场挥洒热汗的李佟,觉得性格开朗样貌不差的男生在哪都受到瞩目,班级走廊上挤了不少女生看着篮球场,他进来的第一天就听说了,李佟收到的绿茶都喝不完,经常拿去分给队友们。
  休息的时候,李佟果然抱着十几瓶绿茶进来,赖安世喝着水壶里的凉开水。
  一瓶绿茶贴了贴他的脸。
  “给,免费的。”李佟拎着绿茶晃。
  “不用了,我习惯喝这个。”赖安世扬扬手里的水壶。
  李佟也不坚持,坐在旁边擦汗:“第一天训练强度不大,后面会慢慢增加,别当逃兵啊。”
  赖安世耸肩笑笑,表示怎么会。
  目光望着球场还在投球的队友,李佟道:“暑假中学之间会有一次篮球赛,全市中学的球队都有参加,到时候看你成绩,或许有上场机会。”
  “我不在意这个。”赖安世眨眼睛淡笑,内双的眼睛很明亮,睫毛像两把扇子扇了扇,垂了下来,他在看自己的鞋子。
  “你好像挺容易走神。”李佟评价。
  赖安世不解地看着对方。李佟继续:“几次和你说话,你的目光都飘向其他地方。这次又在看鞋子吗?”
  说完,两个人都笑了起来。李佟的一口白牙很耀眼,他本身长得就很俊朗,加上全身充满了阳光般的活力,不能不令人多看一眼。
  赖安世也多看了一眼问:“那些绿茶都是女生送的?”
  李佟默认了。
  “你很受欢迎。”赖安世说了其他男生对李佟说过的话,
  “可是你好像不是很欢迎我?”李佟眯着眼睛看他。
  “怎么会?你看整个球队就你坐我旁边聊天,我还不欢迎你?”
  “你一直都这样?我意思是……”李佟思考了下,“我是想说,你一直都这样,似乎无所谓身边有没有朋友?有人来就让个位置,礼貌友好,没人来就一个人呆着,好像不屑于交往?”
  赖安世听完皱了皱眉,可以说,离开徐汇泽这么久,第一次有人这么清晰准确评价自己。真实的性格被一言剖析,赖安世倒不至于像阳光下的老鼠无处躲藏,本来他就无所谓别人的评价,但被一个认识不久的人一眼看穿,他多少有些不适应。
  看出来他的轻微局促,李佟小声道歉。
  “没什么,我是这样。但我不是坏人。”赖安世说完自己也笑了。
  赖安世:导演你是不是忘记把阿泽放出来了?
  我:急什么!我打工要迟到了还记得给你加戏份!
  赖安世:好走不送。
  

第八章
  这次交谈之后,两个人真正成为了朋友,李佟从一个隔壁班的甲同学上升到了队友兼朋友。回家在同一个方向,训练时间又一致,自然经常一起回家。赖安世主动想起徐汇泽的次数越来越少,上次想起徐汇泽是在两个月前,他妈整理屋子,捆了一叠练习册,说都是小学做过的,没用就卖了。
  赖安世看着徐汇泽的铅笔字,心就突然酸了,他抽了一本当作纪念,其他均被他妈以一斤三毛钱卖掉了。
  李佟偶尔陪他留下来练习,说是“加餐”,赖安世不知道这队友哪来的体力,因为比赛时间临近,他是队伍主力,教练安排的训练更多,看他早就累得气喘如牛,怎么还能陪自己再打半小时?
  “这是爱的力、量!”李佟一个潇洒的跳投,嘴里喊着,球漂亮地入筐。
  “厉害吧?队友爱。”李佟补了一句。
  赖安世汗流浃背地坐在地板看着李佟个人表演。
  如果我是女孩子也会喜欢他吧?赖安世想。不知道在哪里听过一句话,很多女孩子都会在读书时候喜欢一个打篮球的男孩子。想到这里,他不觉失笑,这时候李佟刚好看过来。
  赖安世后仰着,闭着眼睛很放松的表情,两手撑着上半身,汗水从下巴流到脖子,经过不太明显的喉结,流到白T恤里。
  李佟觉得下’身一热,周围一切都被虚化,只剩下发现他目光的赖安世。
  “可以回家了?”赖安世张开眼在问,可是这时候李佟听不见了。
  赖安世没发现他异样,只当他累惨了,就自己起来往篮球队专用的储物室走去。
  正拿着书包,李佟就站在身后看着。
  “安世,你长高了。”李佟道。
  “是吗?”赖安世拿好了书包回头看他,“我自己肯定没发现。”
  “比比。”李佟让他转过去,两个人贴着背,赖安世自己那手摸了下头顶,高兴道:“只差你一点了!”
  李佟看着他眼睛,嗯了声去拿柜子里的东西。刚和赖安世贴过的后背还有臀`部十分滚烫,那不是练习后的发热温度,那是让他心慌意乱的温度。
  这个年纪的男生多少有些性知识,他初一时看过一些碟片,和表哥的同学一起看,几个男生挤在一间拉了窗帘锁了门的屋子里,看着电脑里贴在一起的男女。女的叫声夸张,男的鸡吧很大很粗,一下下捅进那个小`穴里。
  李佟的表哥笑:“你那个还没长大,看了别回去学。”
  李佟羞红了脸,他当天回去摸着自己那里,是没有多大感觉。他不明白碟片里,女的给那男的摸的时候为什么男的也会呻吟。
  躺在床上想到这些的李佟张开了腿,在被子里把裤头往下拉了些,握住埋在密林中的那物。
  赖安世的脸,赖安世的手,赖安世喝水的样子,赖安世流汗的样子,赖安世贴上来的后背,赖安世的臀`部……李佟动作越来越快,他一阵痉挛,手脚无措地射了出来。
  李佟全身滚烫,那股酥麻在渐渐退去,他起来认真地擦,他像抄作业的学生,谨慎地处理作业上雷同的痕迹,怕被老师发现。
  怎么会这样?李佟有些痛苦,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赖安世做什么都很刻苦认真,他的态度是既然花时间精力去做了,为什么不做好它呢?所以他在球队进步很快,当然,李佟的训练也有一部分原因。
  可是李佟却突然不额外给赖安世“加餐”了,在练习时也避免和赖安世单练,男孩子们似乎都心大,不大在意,赖安世本身就是个“你来,我原地笑脸相迎,你走,我原地笑脸相送”的凉薄性子,更不会开口去问。
  本来打算冷处理自己的悸动,李佟想,暑假比赛完就几个月看不见赖安世,大概就不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了,然而他的目光不知不觉被赖安世牵引,仿佛赖安世身上有一根线牵引着李佟的眼珠子,克制李佟的心跳,隔空把脉一般,李佟觉得自己要完了。
  暑假很快到了,以为着练习赛马上开始,教练最后一次召集队员做了赛前的集训,吩咐第二天一早七点在校门口集中,由学校包车去市体育馆,开始为期五天左右的练习赛。
  当然,如果连续失败三次就可以打包回家了。
  赖安世对比赛兴趣不大,但第一次在外过夜,还是和同学们一起,他还是有些兴奋和紧张。赖妈妈唠唠叨叨地给他准备干粮,又拿了包李干说万一车上晕车了吃。
  “妈,我不在家几天,你一个人要注意。”
  “注意什么?说的好像你不在我会出事一样。”
  赖安世不和他妈计较,开心地在身后跟着转。
  李佟突然与自己疏远带来的那点疑惑,赖安世真是没心没肺地抛得干干净净。
  赖妈妈洗净铅华的速度犹如龙卷风过境,赖安世瞠目结舌的同时看着他妈忙进忙出,还为他准备了一书包的吃的,就怕他在那边饿肚子,以至于教练看到的时候很不满,敲他脑袋说:“市体的食堂好到你不愿意回来!”
  赖安世大方地把零食拿出来在车上分享。
  李佟坐在最后一排,赖安世坐他前面位置,递东西时侧过脸道:“李佟,这个好吃。”
  手指很白净,指甲剪得圆润,因为打球手臂有些黝黑了。李佟看了看少年举在半空的手,那根梅肉条随着车子颠簸上下晃动,终于接了过来。
  阳光从车窗帘的缝隙洒进来,在赖安世身上留下一条细长的光,那道光从他侧脸横到身上,李佟忘记了之前的谨慎,就顺着那条小到吝啬的光,观察他脸上清爽的容貌。
  赖安世长得真好看。李佟想。这种好看不是女孩子那种,是看一眼就舍不得移开目光,他在阳光下在阴影里在跑动或者安静,那张脸都有种让人安静舒适的力量。
  他经历过的李佟断不会知道,如果不是曾经那些足以压死人的苦难和折磨,赖安世如何能有这样醇厚的力量。
  和风细雨般,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车子开了四十几分钟,终于到了市体中心。
  建筑物一看就是年代久远,两米宽的铁门开了,右侧挂着摇摇欲坠的市体育中心的铜牌,光也显得混沌,有大胆学生往那边照,笑着说人都扭曲成怪物了。
  “地中海”教练集合了学生,学校雇来的车子扭头就走。
  赖安世发现,在前面水泥空地上站着一些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学生,大概是其它学校的篮球队员。
  他不是没想过,会不会遇到徐汇泽,然而也只是转瞬即逝的想法,短暂譬如朝菌蟪蛄,还来不及想起徐汇泽笑起来的眼睛他就自行掐掉这个期待了。
  他以往的人生经验告诉他,不要有期待和希望,那是拿来落空的。凡事靠自己争取。
  他也不是非要见见徐汇泽不可,所以他不想争取。
  地中海拍拍手,大家集中。
  “拿好你们爸爸妈妈准备的小孩子玩意儿,跟李佟到宿舍去。宿舍是八个人一间,上下铺,怎么分宿舍小猴子们自己安排。这几天,注意安全,不要私自外出,与人友好相处,发现滋事者退赛处理,这个后果很严重,懂吗?!”地中海说话一向不废话。
  “懂!”少年们的声音高昂,兴奋与喜悦响彻晴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