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已经适应这样的生活,虽然贫苦,可是他吃饱了学习好了,每天把自己收拾干净了,为什么还要多出来一个人与他简单利落的生活有瓜葛?
  赖安世看向窗户的位置。
  他妈应该哭过,眼睛是红的,鼻尖也有点红。赖安世很久没仔细看过他妈,他发现他妈那被风吹乱的头发里有几根银丝,特别刺眼。
  “安安,你可以跟他走。”很久……有多久没听到他妈叫他小名。
  赖安世突然就哭了出来,这女人不要他了?不要就可以送人?
  “安世,爸爸可以给你更好更稳定的生活条件,让爸爸……弥补你……”
  “妈,你不要我了?”双眼不受控制地涌出泪水。
  “你跟着我吃过一顿热饭还是喝过一口热水?走吧都走吧。”他妈手指发抖地挟着烟,放嘴里狠狠抽了下,吐出的烟圈都在颤抖。
  赖安世分明看见眼角有泪光。
  明明是父子,可为什么没有任何血浓于水的感觉?赖安世看着眼前的男青年。
  一开始,赖安世的爸爸是真有点喜欢赖妈妈,可是没有到非要在一起的地步。后来,动心的女人辞去了舞女的工作,带着积蓄带男人到现在的屋子里,以为可以从此恩爱到老。谁知道女人表现出来的占有欲和控制欲让男人受不了,又有朋友怂恿他去s市做生意,他带了钱走了。
  哪怕那时候女人有了六个月身孕。
  生意是失败了,不过他遇到了一个贵人,比他大五岁的童姐喜欢他,带着他在s市结识行业老板,生意就这样起死回生了。
  他和赖妈妈没有领结婚证,所以很顺利地和童姐结婚了。童姐有个女儿,小赖安世三岁,一直住在国外的外婆家。
  童姐不知道是开明还是心大,知道她的小男人在外还有个孩子就希望把孩子带回来,找了私家侦探,一打听就找到了赖安世。
  “许项言!你他妈要带走就赶紧的!要是让安安受委屈老娘真的和你拼命!”在赖安世沉默的几秒里,女人突然哭喊起来。
  许项言,他叫许项言。赖安世在心里回味了一遍名字,然而真的只有一遍就不再去想了。
  多年后赖安世很满意幼稚的自己那时候做出的决定,他对爸爸所有的难受和幻想似乎都丢在当年他妈打他的一巴掌,都扇没了。
  “你回去吧,我和,和我妈在一起。”赖安世还是有点不习惯在外人面前说妈。他无视横空出世的父亲,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你要是觉得愧疚应该负担我们的生活费,还有,我们打算搬走了。”
  不像这个年纪孩子说出的话,许项言吃惊地看着赖安世,再看看窗边露出同样表情的女人,才明白两个大人对这孩子的态度第一时间都是难以置信的。
  记忆里那个总是藏着泪水咬着嘴唇的小孩已经变了。个头蹿到了一米六,或者不止,脸上是坚毅又淡然的表情,鼻峰是坚’挺的,令整个轮廓不那么圆润稚气,处处展现了青春的力量,赖妈妈有一刻想落泪,她从来没好好看过这孩子,什么时候悄悄地变懂事了?
  懂事的太早因为生活逼的。
  许项言没有过激的言行,他后来又劝了赖安世很多,甚至搬出了协议,许诺签名生效有法律效力。赖安世不懂这些,他不为所动心意已决。
  他确实想搬走了,这小区是当年他妈妈生活不错时买的,如今生活就很困难为什么还住开销这么大的小区?
  可是徐汇泽还没回来,他甚至连个电话也没有,初中如果不在同一个学校,他怎么找到对方?
  当晚,赖妈妈随意束了发去做了顿饭,赖安世鼻尖一酸,他以为自己都不会难受了,没想到他妈一顿饭就让他原形毕露:他不过是个孩子。
  第二天就看见客厅放着几个行李袋,他妈又从屋里拖出一个袋子。
  “你今天别去店里了,收完东西就搬。”他妈有点累,声音听起来很快乐,大概是了了一件心事。
  赖安世脑袋懵了,徐汇泽,还没和徐汇泽联系。
  “我今天还没和老板说。”他脱口而出。
  “就你那一小时两块二的搬运工不说有什么关系!”
  “我们搬哪?找好了?”
  他妈瞪他一眼,没好气道:“你以为老娘成天喝酒不会考虑生活?早让我老姐妹打听了,两室一厅,离你以后的学校就两个公交站,到时候你自行车买一部骑骑也好,省的浪费一元公交费。”
  “以后的学校?”赖安世重点全在这。
  “不是一中二中,就是个便宜点的。”
  赖安世不说话,他的成绩进一中也是前三名。
  搬走也好,他听说一中有很多公子哥是花高价进去的,他穷,不喜欢被他们比来比去。更不愿意遇到如瞿麦之类的人,对他有莫名其妙的敌意。
  徐汇泽会在一中吧,他成绩也不错。
  赖安世认命地帮他妈整理。
  他妈带他报道那天,身边的学生都在打招呼,彼此都是从原来的小学升上来的,赖安世安静地跟在他妈后面,挤过人群。
  侨中的班级是按入学成绩排的,他妈一开始在公告栏那搜寻“赖安世”,看了一分钟无果。回头骂:“你是不是考倒数了?”
  声音有点大,一起看公告的其它家长孩子都望向赖安世。
  赖安世上前,手指指在左起第一行,轻声道:“妈,在这。”
  第一名:赖安世。
  当下,母子俩享受到无数多的羡慕和赞叹。
  他妈很高兴:“真是给我长脸了。”
  一班的班主任是个长了些雀斑的女人,登记到赖安世,抬头看了看:“你就是赖安世?你成绩很好,我记得你。”
  赖妈妈在这天笑了第二次。
  回去的路上,赖妈妈果然带他买了辆自行车:“老板,要今年流行的,最好的。”
  赖安世一喜,却担忧了。赖妈妈晓得他担忧什么,轻飘飘扫一眼一排自行车:“你妈现在的钱买这店都够。许项言给我们汇了一百万,以后每个月还汇生活费。”
  一百万是多少个零,赖安世肯定知道,穷太久了突然听到这么多钱赖安世有点呼吸困难。
  “那也得安排了用,你那工作要不……”他觉得说出来有点伤人。
  “要不怎么?老娘早不干了。你赶紧念完书给我挣钱去。算了算了,你是读书的料,得念多少年,我大概就没享清福的命!”赖妈妈又不耐烦地说。
  赖安世笑笑,挑自行车去了。
  好几个月没看见徐汇泽,他回来找不到人会急哭吧?赖安世想,阿泽这个哭包。不过阿泽身边朋友那么多,到新学校也会很开心,很快就忘了自己。
  他妈果然没再早归晚出了,出租屋的声音多了,因为他妈会一边干活一边叨叨:卖菜的阿婆年纪那么大还那么凶,我不过是多挑了一会儿菜。赖安世知道他妈肯定把人不新鲜的叶子也择了。
  还喜欢叨叨:物价都涨了,卫生巾比以前贵了几块。
  偶尔还叹气,手变糙了,自己都嫌弃。
  赖安世没有以前那么厌恶他妈了,家里还是有点人气好。
  199x年的时候,赖安世终于过上了早起有饭吃,衣服短了有新衣服穿,也买齐了学校让买的材料,他觉得那时候拒绝许项言太对了,只是他挺想徐汇泽的。
  新同桌是个女的,叫林晓,梳着马尾辫,眼睛像小星星很明亮。是个过于活泼的女孩,话很多,喜欢和前桌叽叽喳喳聊天。赖安世曾经注意了下,他和林晓的说话量对比大概是1:10。林晓也逗过他,赖安世不至于害羞内向,只是不熟的人他不知道该谈什么。
  每到这时候他就特别怀念徐汇泽。赖安世本身是个极其慢热的人,总是和人保持着礼貌的疏远,如果一开始不是徐汇泽的耐心与主动,赖安世想他在原先的地方大概还是一个人。
  期末考,赖安世依然是全年级第一。赖妈妈自从参与他的学习生活后,两个人身体都得到了很大的调理。赖安世几个月就要买一次服装,他妈妈犹嫌补得不够,捏着他骨头:“你看我多高?那个林项言多高?你起码得长到175。”
  初二那年学校的校篮球队招新生,赖安世早过了新生的标准,不过他一想到他妈要求他长到175,否则天天就灌骨头汤,他就难受,报名参加了。
  他以前打过篮球,那都是玩玩而已,徐汇泽教他玩的,两个小孩学NBA和《灌篮高手》乱打一气也觉得过瘾。进了校队,赖安世才发现自己以前打的篮球都是小儿科,这里有漂亮精准的三分球投篮,有眼花缭乱的三步上篮,还有电光石火的运球技巧。
  而且他那觉得不错的身高在这里也被比下去了。
  队长是初三的,由于要准备中考,球队基本是教练和副队长负责。
  教练脑袋是个地中海,嘴里总咬着哨子,大家亲切地称他为地中海。
  副队长见到申请表,看着赖安世道:“赖安世,我们又见面了。”
  赖安世讶然:“李……佟?”
  隔壁二班的班长李佟,两个人的成绩在年级的排名是你追我赶的状态,曾经在数学竞赛上见过一面,偶尔出操时,也打过几个照面,赖安世总是一个人走,李佟身边围绕了很多人,总是笑着,像那时候的徐汇泽。
  阿泽吗,赖安世偶尔会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徐汇泽当时还说等他从美国回来带他去新家做客,让他知道新家的位置,还说阿二看见他肯定很高兴。
  每次想到徐汇泽,赖安世心就被堵了,喉咙也难受,被名为“遗憾”的情绪卡着,呼吸不顺畅。
  “欢迎你加入球队,以后我们是队友了。”李佟站起来说话,比他高半个脑袋。与他白净的肌肤相比,李佟晒的很健康,小麦色的肌肤充满了活力。
  “你们不用考核吗?”赖安世听说篮球队要试身手的。
  李佟看着他笑:“我看过你打球,心里有底。”
  你什么时候看过?赖安世想问,不过又觉得这回答可有可无,也许在他们班上体育课,李佟在窗户边上看过。
  “我们训练时间贴在门口墙壁上,你可以记一下,欢迎你的加入!”李佟举起拳头,堪堪悬在胸口位置等着。
  这是碰拳头的动作,男生们最直接也是最经常的交流方式,表示友好与接纳。赖安世又想到了徐汇泽,他轻轻碰了下:“我笨,以后手下留情。”
  训练时间是每天傍晚的课后一小时。这样一看,四点左右放学,再打一小时的球,到家是五点半左右,赖安世心里的计算器按得噼啪响,他在完成赖妈妈心愿的同时不愿意落下学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