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赖安世上前,手指指在左起第一行,轻声道:“妈,在这。”
  第一名:赖安世。
  当下,母子俩享受到无数多的羡慕和赞叹。
  他妈很高兴:“真是给我长脸了。”
  一班的班主任是个长了些雀斑的女人,登记到赖安世,抬头看了看:“你就是赖安世?你成绩很好,我记得你。”
  赖妈妈在这天笑了第二次。
  回去的路上,赖妈妈果然带他买了辆自行车:“老板,要今年流行的,最好的。”
  赖安世一喜,却担忧了。赖妈妈晓得他担忧什么,轻飘飘扫一眼一排自行车:“你妈现在的钱买这店都够。许项言给我们汇了一百万,以后每个月还汇生活费。”
  一百万是多少个零,赖安世肯定知道,穷太久了突然听到这么多钱赖安世有点呼吸困难。
  “那也得安排了用,你那工作要不……”他觉得说出来有点伤人。
  “要不怎么?老娘早不干了。你赶紧念完书给我挣钱去。算了算了,你是读书的料,得念多少年,我大概就没享清福的命!”赖妈妈又不耐烦地说。
  赖安世笑笑,挑自行车去了。
  好几个月没看见徐汇泽,他回来找不到人会急哭吧?赖安世想,阿泽这个哭包。不过阿泽身边朋友那么多,到新学校也会很开心,很快就忘了自己。
  他妈果然没再早归晚出了,出租屋的声音多了,因为他妈会一边干活一边叨叨:卖菜的阿婆年纪那么大还那么凶,我不过是多挑了一会儿菜。赖安世知道他妈肯定把人不新鲜的叶子也择了。
  还喜欢叨叨:物价都涨了,卫生巾比以前贵了几块。
  偶尔还叹气,手变糙了,自己都嫌弃。
  赖安世没有以前那么厌恶他妈了,家里还是有点人气好。
  199x年的时候,赖安世终于过上了早起有饭吃,衣服短了有新衣服穿,也买齐了学校让买的材料,他觉得那时候拒绝许项言太对了,只是他挺想徐汇泽的。
  新同桌是个女的,叫林晓,梳着马尾辫,眼睛像小星星很明亮。是个过于活泼的女孩,话很多,喜欢和前桌叽叽喳喳聊天。赖安世曾经注意了下,他和林晓的说话量对比大概是1:10。林晓也逗过他,赖安世不至于害羞内向,只是不熟的人他不知道该谈什么。
  每到这时候他就特别怀念徐汇泽。赖安世本身是个极其慢热的人,总是和人保持着礼貌的疏远,如果一开始不是徐汇泽的耐心与主动,赖安世想他在原先的地方大概还是一个人。
  期末考,赖安世依然是全年级第一。赖妈妈自从参与他的学习生活后,两个人身体都得到了很大的调理。赖安世几个月就要买一次服装,他妈妈犹嫌补得不够,捏着他骨头:“你看我多高?那个林项言多高?你起码得长到175。”
  初二那年学校的校篮球队招新生,赖安世早过了新生的标准,不过他一想到他妈要求他长到175,否则天天就灌骨头汤,他就难受,报名参加了。
  他以前打过篮球,那都是玩玩而已,徐汇泽教他玩的,两个小孩学NBA和《灌篮高手》乱打一气也觉得过瘾。进了校队,赖安世才发现自己以前打的篮球都是小儿科,这里有漂亮精准的三分球投篮,有眼花缭乱的三步上篮,还有电光石火的运球技巧。
  而且他那觉得不错的身高在这里也被比下去了。
  队长是初三的,由于要准备中考,球队基本是教练和副队长负责。
  教练脑袋是个地中海,嘴里总咬着哨子,大家亲切地称他为地中海。
  副队长见到申请表,看着赖安世道:“赖安世,我们又见面了。”
  赖安世讶然:“李……佟?”
  隔壁二班的班长李佟,两个人的成绩在年级的排名是你追我赶的状态,曾经在数学竞赛上见过一面,偶尔出操时,也打过几个照面,赖安世总是一个人走,李佟身边围绕了很多人,总是笑着,像那时候的徐汇泽。
  阿泽吗,赖安世偶尔会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徐汇泽当时还说等他从美国回来带他去新家做客,让他知道新家的位置,还说阿二看见他肯定很高兴。
  每次想到徐汇泽,赖安世心就被堵了,喉咙也难受,被名为“遗憾”的情绪卡着,呼吸不顺畅。
  “欢迎你加入球队,以后我们是队友了。”李佟站起来说话,比他高半个脑袋。与他白净的肌肤相比,李佟晒的很健康,小麦色的肌肤充满了活力。
  “你们不用考核吗?”赖安世听说篮球队要试身手的。
  李佟看着他笑:“我看过你打球,心里有底。”
  你什么时候看过?赖安世想问,不过又觉得这回答可有可无,也许在他们班上体育课,李佟在窗户边上看过。
  “我们训练时间贴在门口墙壁上,你可以记一下,欢迎你的加入!”李佟举起拳头,堪堪悬在胸口位置等着。
  这是碰拳头的动作,男生们最直接也是最经常的交流方式,表示友好与接纳。赖安世又想到了徐汇泽,他轻轻碰了下:“我笨,以后手下留情。”
  训练时间是每天傍晚的课后一小时。这样一看,四点左右放学,再打一小时的球,到家是五点半左右,赖安世心里的计算器按得噼啪响,他在完成赖妈妈心愿的同时不愿意落下学习。
  说起来,赖安世真是一个做事板板正正的少年,他的生活严格遵循自己的规则,不轻易偏差一丝一毫,可是赖妈妈不一样,那次和许项言划清界限后,赖妈妈虽做不到和颜悦色,但真履行了“妈妈”的义务职责,赖安世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依赖心理。
  有人疼怎么也不坏。
  第一天训练,只觉得累。带球绕球场十圈下来,胳膊都快不是自己的了,赖安世看着在球场挥洒热汗的李佟,觉得性格开朗样貌不差的男生在哪都受到瞩目,班级走廊上挤了不少女生看着篮球场,他进来的第一天就听说了,李佟收到的绿茶都喝不完,经常拿去分给队友们。
  休息的时候,李佟果然抱着十几瓶绿茶进来,赖安世喝着水壶里的凉开水。
  一瓶绿茶贴了贴他的脸。
  “给,免费的。”李佟拎着绿茶晃。
  “不用了,我习惯喝这个。”赖安世扬扬手里的水壶。
  李佟也不坚持,坐在旁边擦汗:“第一天训练强度不大,后面会慢慢增加,别当逃兵啊。”
  赖安世耸肩笑笑,表示怎么会。
  目光望着球场还在投球的队友,李佟道:“暑假中学之间会有一次篮球赛,全市中学的球队都有参加,到时候看你成绩,或许有上场机会。”
  “我不在意这个。”赖安世眨眼睛淡笑,内双的眼睛很明亮,睫毛像两把扇子扇了扇,垂了下来,他在看自己的鞋子。
  “你好像挺容易走神。”李佟评价。
  赖安世不解地看着对方。李佟继续:“几次和你说话,你的目光都飘向其他地方。这次又在看鞋子吗?”
  说完,两个人都笑了起来。李佟的一口白牙很耀眼,他本身长得就很俊朗,加上全身充满了阳光般的活力,不能不令人多看一眼。
  赖安世也多看了一眼问:“那些绿茶都是女生送的?”
  李佟默认了。
  “你很受欢迎。”赖安世说了其他男生对李佟说过的话,
  “可是你好像不是很欢迎我?”李佟眯着眼睛看他。
  “怎么会?你看整个球队就你坐我旁边聊天,我还不欢迎你?”
  “你一直都这样?我意思是……”李佟思考了下,“我是想说,你一直都这样,似乎无所谓身边有没有朋友?有人来就让个位置,礼貌友好,没人来就一个人呆着,好像不屑于交往?”
  赖安世听完皱了皱眉,可以说,离开徐汇泽这么久,第一次有人这么清晰准确评价自己。真实的性格被一言剖析,赖安世倒不至于像阳光下的老鼠无处躲藏,本来他就无所谓别人的评价,但被一个认识不久的人一眼看穿,他多少有些不适应。
  看出来他的轻微局促,李佟小声道歉。
  “没什么,我是这样。但我不是坏人。”赖安世说完自己也笑了。
  赖安世:导演你是不是忘记把阿泽放出来了?
  我:急什么!我打工要迟到了还记得给你加戏份!
  赖安世:好走不送。
  

第七章
  对方意识到自己失态了,道谢后拿着东西结账去了。
  晚上回家他意外地发现家里灯亮着。
  第一个反应就是他妈出事了?他妈只有身体不舒服时才在家休息。
  他到底紧张那个女人,再怎样打他骂他也改变不了那个人是他母亲的事实,改变不了那个人给校长白睡换来他读书机会的事实。
  赖安世心里发紧,冲进了屋里。
  沙发上坐了个男人,是上午在店里买东西的男青年。
  他妈抱着胳膊站在窗户边抽烟。
  赖安世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然而马上被他否认了,他爸不可能回来的。
  “你是谁?”他一字一顿问。声音有些不稳。
  “安世,我是你……爸爸。”
  爸爸?早几年有个人站在他面前说这句话的时候,赖安世肯定会哭着扑到对方怀里,觉得那个人是他的避风港。可这些年他成长了太多,本就早熟的他已经学会自己洗衣煮饭,和菜贩子讨价还价,学会看什么米煮饭量更多一些,学会什么季节买什么样的食用油不会出现冷冻现象……学校某次歌咏比赛,老师要求校服下穿黑色皮鞋,他回去耐心用黑色彩色笔涂了一双布鞋,后来当然没穿去,因为被他妈发现,他妈骂他到爽带着他去买了双皮鞋。
  那双鞋只穿了一次,后来留到过年又拿出来穿一次。
  如今穿不上了,他长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