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读书好。”赖安世道。
  “我不想去!我想每天和你说话!每天给你带吃的!”
  赖安世想了想,拿开揉阿二脑袋的手摸了摸徐汇泽脑袋:“我也去读书,到时候又可以一起。”
  “真的吗?我怎么没想的?!”
  “嗯。”赖安世没法保证,含糊地用鼻音回。然而徐汇泽满足了,他欢天喜地地回家收拾文具,这次不用他奶奶出来抓他。回去前还说,到时候送他一些文具,他爸的同事买了不少文具呢。
  读书吗?赖安世也说不出来想不想去,但他希望能和其它孩子一样,别人做过的他希望也能一样不落地体验一次。
  那个年纪的他没有什么“人生”的概念,后来回头想,他第二天早上那么勇敢地和他妈提出自己想读书的想法,不为什么,只希望人生完整。
  “哪来的钱读书?!没这闲钱!”他妈火气很大。
  赖安世低眉顺眼,又坚持那句:“妈,我真想读书了。”他的声音很小,却很坚定。
  他妈瞪着他,浓妆使那张愤怒的脸看过去有些狰狞。他妈的眼角有些细纹,法令纹深到粉底盖不住了。三十几岁的女人还非要穿二十出头女孩的裙子,与烫的头发极不相符。
  可是后来赖安世回忆起来,这是他记事以来,觉得他妈最美的一次。
  哪怕后来他妈踢掉了高跟鞋,光脚走到卧房,踩了张塑料椅,从衣橱上的饼干铁盒里找到了几张一百元,甩到赖安世脸上,他也觉得这样的妈妈算温柔了。
  赖安世站在那眼眶很烫,他没有流泪,是很使劲咬着下唇才止住了眼泪。
  小小的指甲掐在手心里,他没有去捡那些钱。他担心他蹲下的时候他妈会踹他一脚。
  他妈又翻包,从钱包里抽出几张钱,恶狠狠道:“拿去拿去全部拿去!我他妈欠你的!欠你的!”
  说完,这个无助的女人哭了起来。
  昨晚一个老变态玩她,用特粗毛笔捅她那里。后来她才知道那老变态平时练书法。
  赖安世开始抽泣,他盯着地板的钱,觉得那粉红色格外刺眼,他不知道自己几岁,从没人告诉过他,不过他觉得自己肯定可以上学了。
  铁门被摔过去后,他妈出去赚钱了,这次连锁门都忘了。
  赖安世这才蹲下一张张捡钱,有的新,有的旧,然后都特别扎手,十指连心,他觉得心脏也很疼。
  说不出来为什么,好像被万箭穿心,呼呼漏着风,全身都冷,连最后淌下来的眼泪都特别冰冷。
  眼泪打湿了钱。
  徐汇泽是傍晚时分出来的。他妈带他注完册又赶回单位上班了。
  “赖安世!你哭过?”徐汇泽很紧张的样子,放下铅笔笔盒和橡皮擦,忙去检查他身子,没看见新伤。
  赖安世不好意思地穿好衣服:“学费多少钱?”
  “800多还是?我没问他们,不过差不多。”
  赖安世在心里算了算,他妈扔给他一千,应该够了。
  不过,注册自己去吗,学校在哪?
  那晚徐汇泽被提前回来的徐爸带走,很严厉地瞪了赖安世,那眼神分明在警告,离我儿子远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赖安世就知道那些眼神的含义,觉得他脏,觉得他碍眼,觉得他恶心,觉得他长大后是社会潜在的祸害。
  赖安世这次没有鞠躬问好,冷静地与徐爸对视,迎上那目光,用稚嫩的脸庞。
  第二天,他妈只化了淡妆,穿了一条还算朴素的连衣裙,匆匆吃着面包。
  赖安世小心翼翼抬眼看了看。
  “看什么看!快吃!最后一天注册知道么!”
  “妈,你……”赖安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里的喜悦已浮在脸上,他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对面的女人。
  “我带你去!不然你自己去?”他妈从不肯好好和他说话。
  赖安世嗯嗯应着,大口大口往嘴里塞面包。
  面包是面包店晚八点后打八折的处理品,隔天吃不算过期。
  赖安世终于有机会走出那扇铁门了。他眼睛都忙不过来了,虽说不是第一次出门了,可是距离上次他妈带他出去买衣服已经过了两个月。
  他想努力记住路线,因为他知道他妈是不可能送他去学校的。
  出门左转,卖油条大妈,然后是一间杂货铺,上坡过马路,走人行道……赖安世在心里记下路线,然后是……学校!
  他眉眼弯了弯,抬头看了看他妈:“妈,谢谢你。”
  他说过很多句“谢谢妈妈”,唯独这一句,真挚诚恳。
  他妈嗯了下,淡淡道:“走吧。”
  赖安世回去的时候,看见门口放着两粒果冻,肯定是徐汇泽来过。
  “谁放的东西?”他妈皱眉问,抬脚要踢。
  “妈,我可以吃吗?”赖安世并不喜欢吃果冻,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问,也许只因为那是徐汇泽带来的。
  “吃吃吃吃什么吃!扔了!来路不明的东西!”说着就抬脚进屋,“赶紧拿去扔掉。”
  赖安世温顺地应着,捡了两粒果冻往厕所走去。他马上撕开包装,用力吸着,卟卟两下,果冻滑进嘴里。
  草莓和菠萝味的,赖安世想。
  上学第一天,不出赖安世所料,他妈真没有带他出去。
  “桌上两块拿去路边买吃的。”床上宿醉的女人有气无力的嘟囔一句,骂了几句含糊的话,大概是醒这么早投胎也没这么急。
  豆浆一袋五毛,油条一根五毛,这样他还剩一块钱。赖安世想,攒些钱给徐汇泽买些什么。
  可是在长身体的孩子只吃这一点怎么顶饱,学校不能喝自来水。他在路上又花了三毛买了个馒头,边吃边懊悔:只剩七毛了。
  抬头看被电线切成块状的蓝天,树枝张牙舞爪地伸向天空,形成讨要和拒绝的画面。赖安世吸吸鼻子,清晨天气有些凉,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从家到学校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大多数孩子由家长接送,他在其中埋头走着显得有些扎眼。
  “安世!”
  听到有人喊名字,赖安世停下回头到处找。
  “赖安世!这里这里!”是徐汇泽在招手。不管怎样,在这样的情境下有个认识的人总归好过孤零零。
  可是徐汇泽身边站着他爸。
  赖安世点头继续往前走。
  到了校门口。徐汇泽一个飞扑,揽住他肩膀:“赖安世!你都几天不见我了!”
  赖安世还没习惯与人这般亲近,平时两个人顶多是脑袋挨着脑袋玩儿,他别扭地推开徐汇泽的手:“才两天而已。”
  “什么而已哦!不是有句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
  “嗯,你还懂成语。”
  两个人并肩走着,双肩书包有些沉,再沉也比不过徐汇泽的,他的侧袋里放着牛奶和水杯。
  “昨天问我妈现学的!你等下,我请你帮个忙!”徐汇泽神秘兮兮道,明亮的眼睛眨呀眨。
  两个人走到树荫下,离上课时间还有十多分钟,第一天上课的孩子们很快就玩开了,有的跑操场闹了。
  徐汇泽把书包脱下,揉着肩膀叹气:“重死了。赖安世,你帮我喝牛奶嘛,我每天喝很多很多,要吐了。”
  “这不好。”赖安世摇头。
  “怎么不好,要不,你帮我喝一半,求你了,不然我全部扔了,不过你不许和我家人说。”
  徐汇泽拿着牛奶往垃圾桶那边走。
  “回来。”赖安世道,“一人一半。”
  徐汇泽脸上有奸计得逞的得意感,约好课后一起喝。
  “可是你在几班,你下课来找我?”赖安世问。
  “你不知道吗,我们同班呢。”徐汇泽一脸兴奋。
  

第三章
  “那挺好。”赖安世心里不由得轻松,晨风吹着徐汇泽的脸,由于逆风,他微微皱着鼻子,催赖安世去班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