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你那么骄傲_分节阅读_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http://www.yuzhaiwu123.com

---------------------------------------
  《你那么骄傲》作者:东坡不吃肉
  

第一章
  徐汇泽挺意外再次见到赖安世时对方的态度。
  有人问起两人的关系,赖安世给的答案是徐大明星是以前住同个小区的对门。赖安世回答的语气很平淡,脸上带着礼貌又疏远的笑。
  徐汇泽淡淡笑着,也不戳穿,看着赖安世一脸正经地扯谎,心里的回答则是,这家伙是我发小,也是我喜欢的人。
  按徐汇泽现在在娱乐圈的影响力,以前楼下卖油条的大妈都恨不得租广播宣传:徐汇泽小时候经常在我这买油条!
  要不是躲着城管,大妈真这么做了。
  所以,任何一个,但凡对他有点印象的,都恨不能说自己认识徐汇泽。
  赖安世显然和大家不同,总是语气凉凉的,让人怀疑他会不会还在心里冷哼一声,表示不屑。
  赖妈听说后就打儿子的脑袋:“人家阿泽现在是大明星了,你怎么不找他给你介绍个好工作!整天夹着公文包,坐在办公室里每个月赚多少钱?!”
  赖安世就躲,温和道:“我在设计院上班不是挺好?接点私活还有外快。”他不和打麻将输的女人闹。
  他妈是个舞女,至少在年轻时是这个身份。赖安世小时候问过他妈,爸爸在哪里?
  小小的脸庞就留下五道指印:“死了!别问了!再问我送你找他去!”
  他妈恨他,每次用食指戳他额头就骂:“长得越来越像那死人了!怎么不去死啊!”
  赖安世就哭,他不敢哭出声音,在冰冷的铁门后抱着膝盖哭,然后看着他妈挎上天桥下买的高仿包包,“哐”一声把门摔过去。
  他妈甚至没交代一句,在家不要乱吃东西,别给陌生人开门,等我带吃的回来。
  他妈完全忘了他才五岁。
  对门也有个小孩,就是徐汇泽。这时候他爸妈会出来骂:“赶着投胎哟!关个门墙壁都要震裂了!”
  赖安世他妈的声音在楼梯下响起:“有钱就买新房去哇!住这里还嫌七嫌八!”
  高跟鞋得得得地响,最后消失。
  第一次见到徐汇泽,就看到对门开的那个门缝后站了个小孩,扶着门偷偷看他。
  赖安世眨巴着泪眼,就看见小孩冲他挤挤眼吐吐舌头,最后被他爸妈推到门后面。
  时钟那根最粗最短的针走到12的时候,他妈妈一般会回家。赖安世喝了几口自来水,他吃了早上剩下的半块面包,肚子依然饿,可是又等了很久,还没听到铁门被拉开的声音。
  楼梯下的风往屋里吹,水泥地板潮湿了,正是南方回潮天,他早上还摔了一跤,他妈也没给他换衣服。
  通常别人会在铁门后再装一个木门,再不济随便弄块三合板当门。可他妈没有,也不担心赖安世卡在铁门的缝隙里,于是赖安世就踩着铁门,饥肠辘辘地期待他妈的高跟鞋声音。
  他不知道今天星期几,应该是个工作日,对门那孩子的爸妈也去上班了,出来见到了赖安世,互相叹气,又看了看他,女人给了他一粒苹果:“别让你妈知道啊。”
  “你给他做什么!要是出什么事不赖到你头上!”男人指责。
  “我不是让他别说吗,看他饿的……”女人也委屈。
  “阿姨我不要,谢谢你。”赖安世眼睛盯着苹果说。
  两人走后好一会儿,赖安世觉得浑身无力,干脆坐在地板上。
  又听到对面开门的声音,赖安世抬头。
  那个小孩悄悄跑过来:“你要吃吗?”手里拿着一包巴掌大的咪咪条。
  赖安世在广告里看过,不过没吃过。他犹豫了下,还是接过了。
  “我叫徐汇泽,你叫什么名字?”小孩蹲下问他。
  “赖安世。”咪咪条打开,香喷喷的。
  “你慢点吃,我还有。我以后可以找你一起玩吗?”
  “不行,我出不去。”赖安世用手指了指铁门。
  “你不知道这门怎么开吗?很简单的,我教你。”小孩站起来,手比划着:“看见一个圆形可以旋转的吗,手指握住那个转一个,然后拉一下下面那个东西,找到没……?”
  门真的开了。
  徐汇泽开心地笑了,抽出一根咪咪条,赖安世也很开心,他交到了第一个朋友。
  可是很快,徐汇泽的奶奶跑出来,祖宗长祖宗短地把他抱回家了。
  徐汇泽透过奶奶的肩对赖安世挥手。
  赖安世赶紧关门,照原来的锁好,再偷偷地把舍不得吃完的咪咪条用塑料袋装好藏到杂物间的纸箱里。
  他妈不久后回来,赖安世第一次注意看他妈的开门动作:胳膊伸到铁门缝里,绕上转了反锁开关,再拉一下,门开了……
  赖安世觉得徐汇泽肯定是个聪明的小孩。
  他妈心情似乎不错,嘴里哼着歌,看一眼赖安世,手指一勾:“过来,给你买了汉堡。”
  “谢谢妈妈。”
  他妈摸着他头,想亲近一下,突然冷下脸推开,汉堡从包装纸滚出掉地上,中间那块鸡肉可怜兮兮地躺着。他妈骂:“臭死了,你几天没洗澡了?”
  赖安世低头看着地上的汉堡,他不是第一次吃汉堡,虽然吃着想吐,可是他更不想饿肚子,于是走过去捡了起来。
  他妈也不去管他,给自己倒了杯水,顺便给赖安世倒一杯:“配着吃,别噎着。吃完给你冲澡去,以后自己学洗澡。”
  “谢谢妈妈。”
  赖安世不知道自己外公外婆爷爷奶奶,他也不知道自己父亲姓什么,他是跟他妈姓的。他妈喝醉时会捧着他的脸又亲又抱,说他长得真好看,像他爸也像她。
  赖安世的睫毛根根纤细分明,又往上翘起,眼睛是汪汪的楚楚可怜,像他妈。据说他妈年轻时是某会所头牌,结果动了情,被一个比自己小的男人骗了,在赖安世六个月大的时候,积蓄被小男友卷走了,所以她对赖安世厌恶多于喜爱。
  赖妈妈不打他的时候,他觉得这人还是他妈妈。可是他妈一喝醉,他就惨了,家里电器砸到没东西可砸,就打赖安世。
  徐汇泽每天都会想办法偷跑出来,找他说两句话。有时候说他爸单位老板从国外带了巧克力,白色的,下次带一块给他吃;有时候抱着只长得很二的小狗说,这是哈士奇,妈妈朋友那抱来的;有时候说听他爸妈说以前见过赖安世爸爸,那时候也住这里。
  赖安世小嘴抿着,抵不过好奇心,才问:“他们有说我爸爸怎么样吗?”
  “没,就说是个很老实看过去是个文化人,想不到……”徐汇泽暂停后半句话,“想不到你妈妈力气这么大,门都能给拆了。”
  徐汇泽还来不及哈哈大笑,后领又被他奶奶拎起,带回去了。
  他奶奶还包着围裙,看来每次都趁他奶奶煮饭偷溜出来给赖安世带吃的。
  赖安世有礼貌地对徐奶奶点头问好,关上门去找另一扇门的痕迹。还真有。
  他看看钟,他妈快回来了,不知道今天会带什么,不过他胃很小,从小吃的东西少,胃没给撑起来,已经没那么强烈的饿意了。
  但是他依然期待妈妈回来,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妈,他谁也不认识了。
  谁也不认识吗?徐汇泽算认识吧?
  他们是朋友。赖安世想到这就特别开心。
  小孩子忘性大,即使赖安世三天两头被他妈妈打骂,可是心里依然愿意与他妈亲近。过了这年,他就六岁了,赖妈带了新衣服,外面还听到鞭炮声。
  “没吃多少东西,个儿倒挺能长的。”他妈坐在床边看赖安世自己套裤子。
  保暖内裤厚,赖安世套得吃力。他妈不耐烦地扯过赖安世胳膊给他迅速套好:“做事别磨蹭,每天时间都不够用懂么?”
  赖安世似懂非懂,但还是很聪明地点头。
  

第二章
  一天,徐汇泽给他带了一袋子零食,还把阿二抱来了。阿二是他两一起给哈士奇想的名字。
  徐汇泽神情凄楚道:“我以后不能经常来了。”
  “嗯,怎么了?”赖安世有小孩子没有的淡定和冷漠,他没法对周遭表现出兴趣或者情绪,每天吃饱穿暖都没有保障,其他人、事他真不关心。
  他其实最关心的是他妈回来会不会打他。他只关心自己。
  “我爸妈说得去念一年级了。”徐汇泽摸着阿二脑袋。阿二在两人怀里轮流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