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家族乱lun史(双性np)_分节阅读_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说完就走了,客厅里只剩下两人,李洪就着这个连接的姿势把柯蓝玉抱起来,两人转移阵地到沙发,狠插了后穴几下拔出肉棒,操进早已渴求肉棒渴求到靠着后穴的快乐痉挛着高潮了好几回的花穴里,把柯蓝玉钉在沙发上猛干,重重的插入,狠狠的抽出,喘息着:“骚爹爹,儿子的精液都要射到你的子宫里,要让你给儿子生个大胖小子,等大胖小子长大了,再教他来操你的荡穴骚穴,爹爹高不高兴啊?
  柯蓝玉想象着自己生下和儿子乱伦的孩子,等那个孩子长大后,又用他的肉棒来把自己干得高潮不断快感连连,两条长腿蛇一样的缠紧李洪,子宫内壁阵阵痉挛,酝酿着大量的淫水,淫声喊道:“骚爹爹要给儿子生大胖小子!再让大胖小子来干爹爹!啊啊啊啊!”
  李洪压在柯蓝玉身上一动不动,肌肉震颤着,果然把精液都射进了柯蓝玉的子宫里。
  而在二楼,正有两个人也干穴干得如火如荼,正是沈艺林和秦涛,沈艺林被秦涛拉倒楼梯间后,就被秦涛一把按倒就急色的用手指去插穴,发现那儿早泥泞不堪了,正举着肉棒要干进去时,沈艺林忙哀求:“爷爷,今天我跟好多人操了穴,都肿了,再受不住了。”
  秦涛一笑,拉着沈艺林上了二楼,给他的两个穴都不知涂抹了什么药,一下子就觉得清凉无比,不再有那种被穴肉因为被摩擦过度而几乎要燃烧起来的又痛又爽的感觉,过了没一会,沈艺林又主动摇晃着屁股巴到秦涛身上,急色的乱摸:“啊……小穴穴又流水了,又想吃肉棒了,爷爷快来操一操孙媳妇的骚穴,骚穴想吃爷爷的大肉棒……”
  秦涛就让沈艺林跪趴在地上,然后等待肉棒的插入,没想到噗嗤两声,前后两个洞都吃进了滚烫的肉棒,沈艺林难以置信的回头去看,秦涛笑道:“孙媳妇爽的都傻了?爷爷有两根鸡巴,专门对付像你还有你爹爹那样的淫娃荡妇!干得你们上天堂!”
  说着,就像赶狗一样,一边挺动胯部用两根鸡巴操得沈艺林爽歪歪,一边随手拿起臭袜子塞到沈艺林嘴巴里,操动着沈艺林到了二楼走廊上。沈艺林被这种粗暴的操法操得双眼迷离,产生了一种被强奸的快感,前后两穴同时被一个人的肉棒塞满的经历,他也是第一次,脑子都昏了,任由秦涛把他操到了外面。
  “看,你老公正在干你爹爹的穴,你爹爹爽翻天了……爷爷也把孙媳妇操得爽翻天好不好?哦,这小逼,又水又嫩,爽死爷爷了……”
  沈艺林拼命晃动屁股,迎合着秦涛插入的动作,两眼死死的看着楼下李洪当着秦如松的面操他老婆,秦如松还不知情,让他完全化身成为了淫兽,肿胀的阴唇和菊穴使劲的夹着秦涛的肉棒。
  等到李洪射在了柯蓝玉身体里,柯蓝玉被操得潮吹,躺在沙发上好一阵失神后,沈艺林前后两穴也被秦涛操上了高潮。
  李洪干完柯蓝玉后,便随意擦了一下鸡巴,准备去浴室洗澡,结果一推开浴室门,就看到秦如松正握着自己粗大的鸡巴打手枪,好家伙,李洪眼睛都直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巨炮,有陈默的长,有李建国的粗,怪不得柯蓝玉要为了他和李建国离婚呢。就这本钱,哪怕技巧半点没有也能靠蛮力插的骚穴高潮啊。
  李洪看着看着,又想起在操柯蓝玉时后穴的那阵瘙痒空虚了,他吞口口水,大大方方的走进去,秦如松奇怪的看着他:“怎么了?”
  李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肉棒,问:“秦叔叔,为什么不去干我爹,要在这里打手枪?”
  秦如松不好意思的道:“他不是身体不舒服嘛,我哪能那么禽兽。”
  李洪心里顿时被击中了,他爹那哪是不舒服,明明被亲儿子操得都潮吹了,舒服死了才是!
  他转念一想,我爹对不起你的,那我来帮他偿还一点吧,他背过身对着秦如松趴下,两手掰开屁股,用菊穴面对秦如松。
  “秦叔叔,你不要打手枪了,来操我吧,你不能操我爹爹,那操他的儿子也一样!”
  李洪一边说着,一边更用力的把屁股掰开来,菊穴已经开始像普通的双性人那样收缩起来了。他回忆着被陈默干得欲仙欲死的销魂快感,前面的肉棒也跟着挺了起来。
  柯蓝玉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后,满足的淌着两腿的淫水,准备去洗个澡,结果一走到浴室门前,就听到里面淫声大作,他一开始还以为是秦涛对沈艺林下手了,便也想去分一杯羹,结果一推开门,就看到自己的儿子跪在地上撅起屁股,淫荡的摇晃着,耸动着,往身后秦如松粗大黑紫的肉棒迎去,满脸淫欲的仰起脖子大声浪叫:“啊!秦叔叔的鸡巴好棒!好厉害!啊啊!就是那里!屁股里面好爽!要射了!啊啊啊啊!被秦叔叔的大鸡巴操射了!啊!骚屁眼被秦叔叔的大肉棒捅穿了!操烂了!”
  而秦如松也红着眼睛啪啪啪快速激烈的在李洪的屁眼里进出着,一边恶狠狠的大骂:“操!骚货!跟你爹爹一样骚!骚死你算了!操!操烂你的骚屁眼!”
  柯蓝玉看着那副景象,只觉得前后两穴的淫水又前仆后继的涌了出来……


  

第9章
  偷窥爹爹被痴肥邻居强奸到潮吹,就着别人的精液插进去,和表哥一起轮奸亲爹
  秦朗和沈怀瑾两人大汗淋漓,直把沈怀瑾的父亲爹爹两人干得高潮了一次又一次,两人才算餍足,四人精疲力尽后,赤条条抱在一起睡了过去,一觉睡醒时,已经是大半夜了。
  秦朗吃了一惊,他从来没在外面夜宿过,怕他爹爹会担心,火急火燎冲进浴室随便洗了个澡就要往家里赶,却被沈怀瑾拦住。
  “我爸爸跟爹爹都让你操过了,你现在一个人回去独享你爹,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秦朗无语的看沈怀瑾:“你还硬的起来?”
  沈怀瑾坏笑:“年轻气盛,你看。”说着随手撸了两下,果然直挺挺翘了起来。
  秦朗其实不大愿意和爹爹的第一次就要和沈怀瑾一起分享,只是他原先答应了沈怀瑾,也只能随他去了。
  两人回到秦家,却发现门早关了,二楼拉了窗帘,灯光隐隐约约的,秦朗又把钥匙弄丢了,两个少年便沿着水管,爬到二楼秦爹爹的卧室外,却听到里面有人声,两人心疑,悄悄摸到阳台,从小窗口往里面看去。
  却看到平日十分照顾他们父子俩的邻居刘大伯满脸淫笑着,把挣扎个不停的秦爹爹压在地上,上下其手,一边急切的扒他的衣服。
  秦朗热血上涌,立即要冲出去,却被沈怀瑾一把拦腰抱住,淫笑道:“看好戏啊。”
  刘大伯身形又高又胖,纤瘦的秦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很快被他扒了个精光,只能无力的推拒呼喊着:“快住手啊刘大哥!你想干什么!”
  刘大伯笑得一脸淫荡:“想干你的骚洞啊!”一面说着,一面压开了秦爹的腿,腰往下一沉,对准腿中间多年没有受到男人肉棒滋润的肉洞一插到底。
  “哦!好爽!妈的,想操你好久了!好紧!紧的跟第一次一样!多久没被男人操过了?”
  “啊!好痛!”秦爹痛得涕泪横流,他许多年没有做过爱了,忽然被大肉棒粗暴插入,痛得不断扭动,拍打着刘大伯。“快拔出来!”
  “别着急,再干几下出了水,你就知道舒服了。”刘大伯喘着粗气,忽然将他的肉棒完全抽离出来,再一口气插到最深的地方。
  “啊!”秦爹长叫一声,但调子已经有些变味了。
  “开始爽了吧骚货,哦,出水了,泡的老子的鸡巴好爽,干死你,干死你!天天在老子面前晃,勾引老子!”
  从秦朗的角度看去,也能看到刘大伯的鸡巴颜色紫黑,柱身粗长,都说胖子鸡巴小,没想到刘大伯却是个例外,他挥舞着大肉棒重重的插入抽出,每次都十分用力,几乎把秦爹的阴唇也带的卷进去又翻出来,上面开始沾染了许多晶莹的液体,那是秦爹开始被奸出了感觉流出的淫液。
  他从一开始的愤怒,到后来渐渐转变成了亢奋,沈怀瑾的手伸过来摸进他的裤子里握住他高翘的肉棒,大拇指按着他的马眼,四根手指缓缓的摩擦柱身,他有些受不了的回过头去和沈怀瑾疯狂的舌吻,吞咽不及的口水顺着下巴流到脖子上,沈怀瑾的肉棒灼热滚烫,隔着裤子抵在他的屁股上,重重的撞了几下。虽然没有被真正的插入,但这种看着秦爹被强奸和表哥乱伦的感觉也让秦朗更加兴奋了。
  “啊~啊~啊!”
  刘大伯持续使劲的操干秦爹的花穴,操得秦爹的声音一声高似一声,已经完全听不出痛苦,只有快乐了,他被干得大声浪叫,原本推拒的双手双腿,现在也主动的缠在满身肥肉的刘大伯身上。
  秦朗和沈怀瑾分开,继续欣赏俊俏的爹爹被猥琐的胖大叔压在肥肉底下干得满脸红光乐不思蜀的模样,那副场景,活脱脱是美人与野兽,视觉上的冲击让他亢奋不已,不知道他干爹爹的时候,爹爹是不是也会这么淫荡呢?
  突然他的后穴被人搔了两下,他回头瞪了沈怀瑾一眼,“别搞我。”
  沈怀瑾低声笑道:“我帮你舔舔,不搞你,很爽的。”
  秦朗想起舅舅被舔得就想高潮的样子,有点心动,就任由沈怀瑾去了,沈怀瑾脱下他的裤子,稍微把他的腿分开些许,然后用嘴完全覆盖住他的后穴,用力一嘬。
  “唔!”
  秦朗闷哼一声,差点直接射了。那种脆弱敏感的地方被温暖湿热的口腔包围住,然后陡然被吸住的感觉前所未有,确实非常舒服。好在里面两个人干穴干得入神,根本没注意到外面还有人在偷窥,也没发现他们。
  秦朗特意把腿分得更开,好感受沈怀瑾略有些粗糙的舌头在他的后穴上舔过吸吮的爽快,同时一手捂着嘴巴,着迷的观看里头的战况。
  秦爹被刘大伯按着接连干了那么多下,屁股下已经流了一大滩的淫水,刘大伯两手捞起他的屁股,将他的下半身抬起,好让两人能够连接得更深,噗呲一下,只余下黑色阴毛中的两个蛋蛋还在外面,肉棒已经完全插入了秦爹的骚穴里,秦爹的屁股也紧紧的贴着刘大伯的胯骨。
  “嗯,啊……刘大哥……别这样……”
  “骚货,水都能淹死老子了还说不要!”
  刘大伯加快了抽插的动作,但每次还留下一小节留在骚穴里,小幅度的抽插着,速度很快,秦爹的阴唇都颤抖起来,难耐的扭动着身体。
  “哦……刘大哥……别这样……用点力……用力……”
  “用力干什么?”
  “插小穴……”
  “插谁的小穴?”
  “用力……插小骚货的骚洞!”
  秦爹似乎破罐子破摔了,闭着眼睛,终于放弃了羞耻心。
  “好骚货,大鸡巴这就来操得你爽上天!”
  刘大伯加重力量啪啪啪一下下有节奏的狠插着秦爹的花穴,插得秦爹尖叫起来,两手拼命在刘大伯背上乱抓。
  而亲耳听到爹爹说出这么淫乱的话的秦朗,后穴也被舍技高超的沈怀瑾舔得阵阵蠕动着,不由臀肉缩紧,肉棒颤抖着就想射出来,却被沈怀瑾用大拇指死死按住。
  “放手!”他愤怒的低吼。
  沈怀瑾却说:“先别急着射,再忍一忍,射到你爹爹的肚子里去。”
  “你看,你爹真骚,水流的刘大伯大腿上到处都是,你爹就是欠操,欠干,旱了那么多年,想男人都想疯了,所以今天被刘大伯这么又丑又胖的男人强奸都能奸得淫水涟涟,你信不信,你爹等下会被刘大伯搞得高潮?真是个欠操的骚货。”
  沈怀瑾压低声音辱骂秦爹,秦朗既感到愤怒,却又感到一阵难以抑制的兴奋。
  “不许你这么说我爹……”
  “为什么?你爹都爽翻了,你看他的骚洞里全是水,等刘大伯干完他后,他肯定还不满足,等你进去什么话也别说,直接就插翻他,他也不会怪你明明是他的儿子,却来操他的骚屄,以后说不定天天还要缠着你干穴……”
  沈怀瑾一边低声呢喃着,温热的气息喷在秦朗柔嫩的腿间皮肤上。
  “啊,你……你住口……”
  “你跟你爹一样的骚,看,被舔了几下,后穴就冒出那么多骚水,我喝都喝不完,等你干你爹的时候,我就来干你的骚洞,让你们父子俩一起高潮……”
  “住口……唔!”
  沈怀瑾用言语挑逗得秦朗浑身发热后,忽然把舌尖插入了秦朗的后穴里,细细的转动戳刺着,爽得秦朗情难自己,全身都打起摆子来,只是马眼被沈怀瑾堵得死死的,快感充满了他的全身,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宣泄的点,让他整个人都快要爆炸。
  房内的刘大伯,把秦爹的两条腿抱在一起高高举起,抬在半空,让他两腿紧紧夹在一起,自己的肉棒还在不间断的操干着颜色已然被摩擦的发红发肿的花穴。
  “哦!这个姿势好爽!夹得老子的鸡巴好紧!爽死了!哦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