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家族乱lun史(双性np)_分节阅读_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黑发在沈艺林耳边问道。
  沈艺林被金发堵着嘴巴,说不出话来,拼命点头,以表达他渴望被大肉棒操渴望到已经完全失去理智成了淫兽的地步。这一刻,他的脑子里只有被肉棒操干抽插的快乐,已经完全忘了这是公共场所不说,甚至连他身前背对着他的丈夫也忘了个精光。
  “那我们就满足大哥哥吧。”
  两个高中生同时掏出早就硬的快爆炸的大屌,金发对准前面的花穴,黑发对准后面的菊穴,两人都是只把龟头试探性的在小穴门口蹭一下,两个骚浪的小穴就主动的把大龟头吸了进去。两个高中生也是第一次在公交车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同操干一个骚货,都有些按捺不住,往前一停身就插了进去。
  “唔唔唔!”
  好不容易两个小穴都吃到了梦寐以求的大肉棒,沈艺林神志恍惚,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在被粗暴插干摩擦穴肉的骚洞里,即便被金发死死堵住嘴巴,也忍耐不住的淫叫出声。
  幸而此时窗外开过一台鸣笛的货车,盖过了他的声音,才没让李洪看出端倪。
  人群拥挤,两人便面对面中间夹着沈艺林夹心饼干一般的紧紧贴在一起,还不忘挥舞着大屌狠干小穴,干得沈艺林高潮迭起,欲仙欲死,淫水就没停过。两个高中生个头都很高,沈艺林比他们矮了一个头,小穴同时被两个高中生插入,为了方便操干,两人都用一手搂着沈艺林的腰,把他抱的悬空起来,好让小穴能对准两只肉棒,更好的接受插入。
  沈艺林浑身瘫软,全靠两个高中生抓着才没倒下去,感受着肉棒操入的快乐,人都恍惚了,脑海深处突然想起,原本他穿成这样是为了方便李洪插穴,讨好他用的,没想到却便宜了两个陌生的高中生,而且还被他们两人挤在中间架空起来,两个小穴一同被年轻的肉棒操干,比起他原定的计划其实更快乐,他也就毫无排斥的接受了。
  两个高中生的持久力都很好,一直干了他二十多站,插得他下身全是各种黏腻的液体,淫水,肠液,精液,幸亏裤子拉链拉开了就是开裆裤,才不至于把整条裤子都淋湿了。
  在经过一阵颠簸坎坷的路程时,公交车剧烈的震动摇晃起来,插在沈艺林前后穴里的肉棒更是勇猛的翻搅,爽得他前后小穴的媚肉死命的痉挛,不断收缩咬紧肉棒,高中生们的肉棒本来就泡在淫水泛滥的小穴里,媚肉一层层挤压上来,就像无数小嘴嘬吸着肉棒,给肉棒按摩,爽得他们大腿肌肉都绷紧了,更用力的操穴,最后,终于在经验丰富吃过许多男人肉棒的沈艺林面前败下阵来,抖动着臀部肌肉,就打算射在沈艺林体内。
  沈艺林用残留的最后一丝理智,用喉咙的声音呜呜哀求道:“别射进去……我怕怀孕……”
  结果这句话反而让高中生们更兴奋了,一股一股滚烫的精液打在内壁上,射的沈艺林的穴里满满当当都是精液,连小肚子都鼓了起来。
  “就是要大哥哥给我生孩子,大哥哥的骚逼真爽,真带劲,下次遇到大哥哥了,就让我们老爸来尝尝鲜,保证操得大哥哥爽到晕过去。”
  射完后,高中生们抽出肉棒,临走前金发还不忘揪住他的阴唇掐捏一把,惹得他打了个机灵,在他耳边说完这句话后,两人也不管沈艺林两腿间一片狼藉,把肉棒收进去就下车了。
  沈艺林被操得两腿发软,靠在李洪身上,抱住他的腰,把头靠上去,才没让自己腿软的瘫倒在地。
  李洪还不知道他的老婆就在他身后,被两个高中生干得高潮了好几次,还以为人太挤了,所以沈艺林才靠在他身后寻求安慰呢。
  沈艺林心里这才回过味来,有对李洪的愧疚,但更多的是在公共场合被年纪小小的高中生同时操干两穴,而且就是在他老公背后当众出轨偷情的心理快感,一想到这些,他的穴肉又不安分的蠕动起来。
  正想着,突然觉得身子一重,他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就觉得花穴被一支又硬又烫的大肉棒插了进来,他脑子还没回神,身体就已经自主的接纳了那根肉棒,痉挛着挤压那根肉棒,主动的寻求着快感。
  他回过头后,才看到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络腮胡大汉站在他身后,压低嗓子:“妈的,骚货真骚,前面那个是你老公?就在你老公背后你也能让两个小毛孩操得淫水流了一地!真是骚不死你!老子也来操一操骚货!”
  沈艺林又羞又爽,花穴却紧咬着肉棒一收一缩的配合起来,他回过头,把脸深深埋在李洪背上,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被操得太爽而忘形的浪叫出声。李洪还只当他被挤得难受,拉过他抱在腰前的手握住,笑骂道:“骚货,又发骚了?等到我爹爹家了我再满足你吧。一天不操逼就浑身难受。”
  沈艺林使劲的搂着他的腰,撅起屁股,好让身后的魁梧大汉能尽根插入他的花穴深处,魁梧大汉也不含糊,两只大手捉着他丰润肥美的屁股,打桩似的一下一下缓慢又重重的插进去,抽出来,没插几下,沈艺林前头翘起的肉棒就抖了两下,射出一股精水,那大汉看到了,猛地一下撞进去,撞得沈艺林都往前一扑,险些把李洪扑倒。
  李洪吃了一惊,忙问:“怎么了?”
  沈艺林满面红潮,全是沉浸在淫欲里的快乐,他哑声回答:“没什么,就是后面人太挤,没站稳,撞了我一下。啊……”
  说话的功夫,魁梧大汉看他实在是个骚浪的极品,又是重重一下插入,他的肉棒比那两个高中生更为粗壮长大,技巧也更好,这一下直操到了沈艺林的宫口,让他没忍住那一瞬间排山倒海袭来的快乐,叫出了声。
  李洪还只当他又被撞了一下,就嘱咐了一句:“抱着我,站稳一点。”
  沈艺林浑身战栗,颤声道:“嗯……”
  花穴里魁梧大汉的硕大龟头操到宫口那里就不再前进,而是时缓时重的碾磨着娇嫩的宫口,在里头还不断变换着角度,指挥着大龟头这里撞一下那里撞一下,都撞在他最敏感的地方。
  这种极致的快乐,再加上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正抱着不知情的丈夫的腰,用小穴容纳过两个陌生高中生的肉棒后,再次又迎接了一个陌生男人的抽插,他又偷情了。这种心理上的禁忌,更是给他带来了莫大的快感。
  魁梧大汉在沈艺林的花穴里抽插了好几百下,插得沈艺林的花穴和肉棒都高潮了许多次,甚至有一次还被干得潮吹了,才射了一泡又浓又烫的精液在沈艺林的子宫里。
  沈艺林此时只知道精液打在子宫内壁上,会给他带来重新一轮的快感,便再也没拒绝,任由大汉尽情的射精了。
  魁梧大汉拔出肉棒后,不等沈艺林休息一下,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青年就接棒,挺着鸡巴干进他的菊穴,一次次的抽插,不断的让沈艺林爽得快要升天。
  眼睛青年过后,是一个六十岁的阿伯,他虽然年纪大,但肉棒却粗大的很,他操得是沈艺林的花穴,体力虽然比不上那几个年轻人,技巧却非常好,同样把沈艺林操得爽飞天。同时还让他想起了他自己的爷爷,也曾在他的爸爸爹爹轮流操过他的小穴后,也跟着和他打了一炮的美妙回忆。
  因为沈艺林他们要去的地点路途遥远,终点站才会下,所以一路上,沈艺林就抱着李洪的腰,接受了车上许多男人的轮奸,高潮了一次又一次,两个小穴里都盛满了陌生男人的精液,直到快到站的时候,一个光头射完,好心的脱下T恤替他随便擦掉两腿中间的淫水精液,给他拉好拉链,才让他表面看上去完好无缺的下了车。
 ====
彩蛋:
但实际上,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两个小穴因为经过了众多男人的抽插,都早已红肿不堪,就是走路也会带来一阵阵战栗的快感,到了李洪爹爹家后,李洪抱着他求欢,他也只能心虚的拒绝。
李洪的亲生爹爹名叫柯蓝玉,他长相妖媚,四十多岁的年纪如果不说,还以为最多三十,他生性风流,爱慕虚荣,和许多男人有染,但这并不是李建国和他离婚的原因,他们离婚的原因是有次两人一同去玩换偶游戏,结果柯蓝玉和一个男人操穴时知道那个男人非常有钱,便和李建国离了婚,嫁给了那个男人。
只是那个男人虽说干穴的功夫不错,但脑子却不大聪明,有钱也是因为他的老爸有钱,柯蓝玉嫁进来后,当晚和他洞房花烛的却是已经七十岁但还宝刀不老的公公,从此,柯蓝玉一受侍二夫,过着花天酒地的淫靡生活。
在吃完晚饭后,沈艺林觉得有点口渴,就准备去厨房喝水,走近后却听到里头有淫声响起,他悄悄的推开门缝,却看到本该在洗碗的蓝玉躺在流理台上,两腿叉开,抱在胸前,做成一个M字,而他的腿间,有一个人头晃动着舔吸他的骚穴,而那个人,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他的老公李洪。
“啊,啊,好儿子,真会舔穴,爹爹的骚穴都要让你给舔化了……啊,还是年轻男人好,操穴操得爽……爹爹爱死乖儿子了……”


第8章
  和老公看电视时盖着毯子被儿子操干,孙媳妇被双根爷爷干穴,操完爹爹后在浴室勾引爹爹老公干后穴
  柯蓝玉和他的亲生儿子李洪搞上有一段时间了,还在柯蓝玉和李建国没有离婚的时候,某次李建国不在家,柯蓝玉寂寞难耐,在浴室自慰,不慎让李洪撞见。
  柯蓝玉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连自己的亲生儿子也勾引了,在浴室里当场就干起穴来,李洪的技巧不如李建国,但胜在年轻精力充沛,靠着一股蛮力在他小穴里横冲直撞也爽得他不能自已。
  从那以后两人就勾搭成奸,时不时找到李建国不在家的机会就打一炮。柯蓝玉生性淫荡,勾引了儿子操穴也让他觉得不满足,好几次都提议在李建国在家的时候,再偷情干穴,那种感觉光是想一下,他前后两穴就开始自动冒淫水了。
  只是那时候李洪还对李建国有所敬畏,坚决不同意,直到后来撞见李建国也在操自己的亲生儿子李青,并且邀请他一起同操后,他也就有了这个心思,只可惜那时候李建国和柯蓝玉离了婚,两人即便是想找机会也找不着了。
  柯蓝玉抱着腿,感受儿子火热灵巧的舌头时不时舔插一下花穴,时不时又钻入菊穴里戳刺的快感,享受的直呻吟,淫水让李洪喝了一大口接着一大口,依旧源源不断的往外流,喝都喝不完。
  他松开手,抬起两腿往李洪头上按去,恨不得让李洪的舌头能舔到更深的穴里,用粗粝的舌头刮搔他骚荡淫浪的内壁。
  “哦,啊,好儿子……真会舔……爹爹给你舔得太美了……小穴爽死了……再舔深一点,哦,对,啊啊,舔得小穴好美!”
  沈艺林偷偷在门外看着,不知不觉的,下体流出许多淫水,他把手伸到腿间,捏住挺立的阴蒂,使劲揉捏起来。他心中不由暗骂自己,为什么那么淫荡,今天少说也被十个以上的男人轮番奸淫过小穴了,又红肿又痛,为什么还是那么渴望大肉棒的插入呢?
  忽然后面一个人附身上来,他一惊,忙回头去看,却看到一个头发有些灰白斑驳,但脸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左右,身材也非常好的男人,正是柯蓝玉的公公秦涛。
  “爷爷?”
  虽说秦涛不是沈艺林的亲爷爷,但说起来总归是柯蓝玉的公公,叫一声爷爷也不为过。
  秦涛呼吸急促,一手猛地就插进了沈艺林的腿间,就着湿滑的裤裆抓揉起来,“好孙媳妇,咱们慢慢在这儿看戏吧。”
  里头柯蓝玉被舔得差点直接高潮,忙用力夹紧李洪的头,喘息着道:“走,咱们去客厅干,我老公在那里看电视,等会儿用毯子盖住,我坐在你身上,你再干我的骚穴……”
  李洪知道柯蓝玉还惦记着当着老公的面被儿子操穴的事,马上欣然答应,随手扯过一块毯子,裹住下半身光溜溜的柯蓝玉,抱着他往客厅走去。
  沈艺林见两人要出来,吃了一惊,正不知如何是好时,秦涛拉着他躲在了楼梯下黑暗的空间里,躲过了两人。
  秦如松见李洪抱着脸蛋泛红的柯蓝玉出来,忙问:“蓝玉怎么了?不舒服?”
  李洪随口敷衍:“爹爹有点头晕,我抱他出来,靠在我身上休息一会儿就好了,秦叔叔您不用起身,继续看电视吧。”
  秦如松也就没放在心上,继续坐在那儿聚精会神的看电视。
  李洪找了一张凳子坐下,然后借着毯子的掩护,让柯蓝玉跨坐在他身上,柯蓝玉从一到客厅见到秦如松后,骚穴里的淫水流的越发欢快了,终于能够实现他在老公面前和儿子秘密偷情的愿望了!
  他急急忙忙的不等李洪坐稳,岔开两腿,用后穴对准了李洪挺立的肉棒,一屁股狠狠坐了下去,他做的力量很大,又急切,让肉棒一直插到了最深的地方,不由得甜腻淫浪的“嗯……”了一声。
  秦如松忙问:“怎么了?还不舒服?”
  柯蓝玉脸上红潮密布,后穴已经开始吸吮起肉棒来,他软绵绵的靠在李洪身上,说:“没事,靠在我儿子身上,我就……啊,舒服了……”他正说着,李洪就故意使坏,往上对准骚点撞了一下,撞得柯蓝玉呻吟出声。
  秦如松脑子有点问题,只以为他真的是病了,也就不再追究,专心看电视。
  柯蓝玉拿过遥控器,说:“声音太小了。”然后把声音调到最大,秦如松爱死了这个浪货,他说什么都不会反对,因此也任由电视播放着超高的分贝。
  借着电视声音的掩护,柯蓝玉两腿跨站在地上,用蹲马步的姿势,开始自己把屁股往后耸去,贪婪的吃着李洪的肉棒。
  “好儿子……唔,嗯,你的肉棒操得爹爹……很舒服,只是上次爹爹去参加群交派对时,遇到一个年级跟你差不多大的男人……他也是想操他爹爹好久了,只是一直都不敢付诸行动……我们就扮演了一场儿子操干骚浪爹爹的戏码……他的肉棒不如你的粗长……只是入了珠……啊,哦,那种珠子在骚穴里摩擦的感觉,差点没把你爹爹爽死在他鸡巴下……你有空,也去给肉棒入个珠吧……到时候来操爹爹,操死爹爹……哦哦……就是那里,啊……唔……”
  柯蓝玉并不害怕被秦如松看到和别的男人操穴,只是他享受的就是那种背德的快乐,所以坚决不肯让秦如松发现,死死的咬着嘴唇。
  李洪一手搂着柯蓝玉的腰,一手伸到柯蓝玉花穴那儿,修长的手指找到阴蒂又掐又捏,时不时还刻意用指甲在柔嫩的阴唇上刮搔着。柯玉兰的花穴一阵痉挛,又吐出一大口淫水来。但柯玉兰就是享受这种骚穴里空虚饥渴得不到满足的状态,因为只有把胃口吊足了,再等到大肉棒插进来时,那种感觉真是爽得他愿意立刻被操死。
  电视里讲了些什么两人全然不知,只有傻傻的秦如松在那里看得时不时哈哈大笑,完全不知道就在他的身旁,他的老婆被亲儿子干得要升天,还会特意在他笑出声的时候故意粗鲁大力的撞击骚穴,抓紧机会混在笑声里浪叫几声。
  李洪搂着柯蓝玉,在他耳边低声说:“真是个骚爹爹,被亲儿子操穴就那么爽吗?你可是有老公的人啊,你还当着他的面让亲儿子插骚逼,你怎么这么淫贱骚浪呢?”
  柯蓝玉听着他侮辱性的话语,兴奋的后穴一下一下的用力绞紧肉棒,媚肉挤压着肉棒,仿佛要榨出李洪所有的精液来。
  “哦,坏爹爹,骚爹爹,不要把儿子的肉棒吃的那么紧,儿子都要给你咬断了……”
  两人坐在椅子上干着不能见人的勾当,红木椅子上已经流满了两人插穴的骚水淫水。尤其李洪在操干柯蓝玉的后穴,看他爽得不能自已的样子,又想起被陈默操着后穴被插射的经历,自己的后穴也跟着收缩起来,为了转移那股饥渴的感觉,他更发狠的插干柯蓝玉,不断变换肉棒的角度,在敏感的肉壁上到处戳刺顶撞,柯蓝玉被干得两腿胡乱踢打着。
  两人正干得高兴,忽然秦如松毫无征兆的站起朝两人走来,两人吃了一惊,暂时停下动作,抬头看他,柯蓝玉虽然没再动弹,但肉壁却因为心理上又害怕又渴望被秦如松发现的矛盾心理猛然缩紧,挤得李洪闷哼一声。
  谁知秦如松只说了一句:“电视不好看,我去洗澡睡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