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家族乱lun史(双性np)_分节阅读_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李青笑笑,诱惑他:“放心吧爹爹,我把他的眼睛蒙起来了,他又醉醺醺的,根本不知道操的是谁!这事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爹爹你看你这淫水流的!”
  赵霖最终还是被李青说动了,他就穿着一件衬衣,光着下半身淫水淋漓的跟李青去了陈默那儿。
  一进门他就看到陈默赤身裸体靠坐在床上,一根巨炮举得高高的,看得他又是一股接一股的淫水流出来,只想立刻把那根大肉棒操进被春药折磨的无比敏感的肉穴里。
  此刻什么伦理亲情,统统都被抛到九霄云外,赵霖不等李青说话,就急切的爬到床上,跨坐在陈默身上,握着他滚烫粗硬的肉棒插入了自己淫水滴答的骚穴里。
  “唔!”他爽的差点尖叫出声,但又怕陈默认出自己的声音来,忙捂住嘴。
  陈默昏昏沉沉半醉半醒的挺着鸡巴等了李青许久,终于操到了骚逼,满意的抬手在赵霖的屁股上拍了几下,同时挺动胯部,挥舞着肉棒大力的在骚逼了捣弄着。
  “老婆的骚逼真热、水真多,爽死老公了……”
  赵霖听着陈默的话,想到钻在自己肉穴里的这条巨蛇是自己儿子的,而且是从自己花穴里生出去的亲生儿子,现在儿子再次回到了他的肉穴里,只是进入的却是肉棒。一想到这里,他花穴的内壁就战栗个不住,心里又愧疚又羞耻又有背叛自己老公和自己儿子偷情的快乐,媚肉瘙痒的几乎夺走了他的理智,只希望肉穴里吃着的这根大鸡巴能往死里摩擦操干他才好。
  陈默还有几分清醒的意识,他感觉到肉棒被猛地绞紧,得意一笑,故意不让肉棒插到最深处,缓慢浅浅的抽查着,问道:“老婆,我跟你老爸比起来,谁的肉棒操的你更爽?嗯?老公操的你爽不爽?”
  赵霖脑子开始变得昏沉,几乎全身的感受都集中在两腿中间的骚洞里,此刻听了陈默这么问,不由吃了一惊,原来李青还和他老爸有奸情?!但他来不及细想,春药的效用愈发的显现出来,他的花穴却得不到尽情的插干,急的他忙两手按住陈默,身子往下一沉,直让肉棒操到了花穴最尽头。
  他用力太猛,骑乘的姿势又是能够把肉棒吃的最深的,这一下直接让陈默的大龟头操到了子宫口,柔嫩的子宫口被这一撞,那种甜美甘爽的快感源源不断的从骚心散开,沿着脊背往上爬遍赵霖全身,让他过电一般的颤抖起来。
  “啊啊啊啊!好爽!唔!啊!干到子宫口了!要死了!”
  赵霖已经爽得忘情,不记得要捂嘴了,淫乱的喊出了声。
  陈默浑身一震,他虽然醉的厉害,但还留有意识,听出来了这个淫叫的声音不是李青的,而是他亲爹的!
  他随手把眼罩扒下,不敢置信的看到他一向敬重,性格温和的爹爹正光着下半身,坐在他身上淫乱的耸动着,脸上布满了淫欲的色彩。
  “爹爹?”
  他震惊的叫了一声。
  赵霖也被吓了一跳,愣住了,可是趁着儿子蒙眼用花穴奸淫儿子的肉棒,被儿子戳穿,和他四目相对,这种刺激让赵霖难以承受,他被操开一个小口的子宫口顿时猛烈的收缩起来,像个贪婪的小嘴在嘬吸着陈默的龟头,陈默爽得咬紧牙关,脑子还没回过神,身体就先动了,摆动腰肢往上使劲又快速的顶了好几下,顶的赵霖又是啊啊淫叫几声。
  “爹爹……这是怎么回事……”
  陈默一想到刚才操的是自己的亲生爹爹,肉棒忍不住又膨大了一圈,塞的赵霖的花穴里涨涨的,又酸又麻。
  赵霖低头看着自己儿子英俊的面孔,感受着骚穴里那有力的抽插和律动,骚逼被儿子的肉棒插得满满当当的,最敏感的宫口还被有一下没一下时轻时重的戳刺着,整个人已经完全忘了廉耻两个字怎么写了,对着陈默的嘴就吻了上去。
  陈默心底还有个声音在提醒着他,这是不对的,他不应该奸淫他的亲生爹爹,可是他醉醺醺的脑袋不足够理性,身体被欲望驱使着,操干着滚烫紧致的肉穴也让他欲罢不能,即使明白自己操的是爹爹,也根本无法停下来抽插的动作。
  两人四片嘴唇贴在一起后疯狂的搅动着,吮吸着,下面插穴的功夫半点没耽误,交换了长长的一个深吻后,两人才分开来。
  赵霖的嘴巴解放了,心里也像打破了一个什么禁忌,感受着被插穴的快乐,放开喉咙大声浪叫:“啊……儿子的鸡巴好大好厉害!要操死爹爹了!好爽!啊!我的儿子……正在干我的骚穴……爽死了……我的乖儿子、好儿子……快来操死你爹……操的你爹爽死了……”
  陈默咬着牙,抱着赵霖翻了个身,两人侧躺在床上,抬起赵霖一条腿高高举起,几乎把他给拉成了个一字马,幸亏赵霖虽然年纪大了些,但身体柔韧性非常好,轻而易举就做到了。陈默摆好姿势后,和赵霖面对面,从侧面插再次插入了他爹的骚穴中。这个姿势由于把大腿肌肉拉到最紧,所以也会间接的使小穴能够更紧致的咬死陈默的鸡巴,爽的他一连打了几个机灵,忍不住又激烈迅速的猛插几下,插的陈默淫叫连连,“好儿子乖儿子插死爹爹”叫个不停。
  “爹……你的骚逼好紧……爸爸操了你这么多年了,现在让儿子来操……也还是这么紧……儿子的肉棒都要给你吃断了……啊!爽死了!我在操我爹的骚穴!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个不要脸的淫荡爹爹!”
  两人紧紧的抱成一团,在春药酒精的生理作用和偷情乱伦的心理快感双重夹击下,爽得一个拼命夹紧骚逼,一个拼命贯穿骚逼。
  “啊!儿子的肉棒好烫!要把骚穴插出火来了!插得爹爹的骚穴又酸又麻!涨死了!骚穴要被儿子的大肉棒涨死了!快操死淫乱的坏爹爹吧!”
  眼看着两父子操穴操得爽到飞起,被他们两人遗忘的李青一个人默默的站在床边观看他们插逼,欲火焚身,下面淫水早流了一裤裆,早把衣服脱了,站在床边一边看现场版乱伦AV,一边用手又是抠逼又是撸肉棒的自慰着,却总觉得少了什么,渴望着男人的大肉棒能狠干他前后的两个骚穴才好。
  赵霖前面的骚穴被干得很满足,渐渐的却觉得后面的骚穴也空虚起来,他把手伸到后面使劲的抠挖着,哼哼着呻吟:“乖儿子……爹爹的后穴也瘙痒的厉害……想要儿子的大肉棒操一操,操死不要脸的骚浪爹爹……”
  李青听闻此言,鬼使神差的爬上了床,把头凑到赵霖的腿间,一看,赵霖的后穴也分泌了许多晶莹的淫液,一张一合的蠕动着,显然确实非常渴望肉棒的插入。他的两腿间湿滑泥泞,前面的花穴自不必说,陈默粗大紫黑的肉棒整根噗嗤一声没入,又一下全都抽出来,两片肥美的阴唇让肉棒给摩擦成了深红色,旁边都是肉棒搅动花穴里淫液打出来的白色泡沫,一股骚味扑面而来。前头的肉棒不需要碰触就已经爽得挺得老高,前列腺液不停的流出来,淌的赵霖和陈默的小肚子上到处都是。
  李青近距离看着肉棒在花穴里抽插的动作,忽然低下头去伸出舌头,从阴唇到肉棒的根部,把他们连接的地方仔细的舔过,吸了一口的淫水,“唔……爹爹的淫水真甜……怪不得我老公操爹爹的逼操的这么爽……”
  赵霖被操得红肿的阴唇被李青这么一舔,爽得四肢胡乱抽搐起来,拼命的把身体迎向陈默,让他能更狠命的操肿花穴,发泄那种猫爪子挠心若隐若现的快感。
  李青咬着赵霖的一片阴唇轻轻的拉扯着,吮吸着,含糊的赞叹:“爹爹的骚逼真嫩,一点都看不出来是生过一个孩子而且还是四十多岁人的骚逼……”
  赵霖想着自己的花穴被亲儿子操干着,阴唇还被儿媳妇舔弄啃咬,自己的手指在挖弄淫骚的后穴,前头的肉棒让陈默故意借着插进去的时候用坚硬的腹肌用力挤压,全身上下敏感的地方都被开发了个遍,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沉迷性事中的快乐。
  “啊!”
  李青突然抬起头,声音里有着淫乱的甜腻。
  “儿媳妇的骚逼也嫩的很,不比你爹爹的差。”
  一把喘着粗气的浑厚嗓音在李青身后响起,李青回头看去,却看到和陈默长相有七八分相似只是年级更大的陈爸爸陈致远正埋头在他翘起的屁股下,而花穴那儿传来的被湿热粗粝的舌头舔舐的感觉,正是陈致远在给他舔逼。
  “啊……爸爸!你怎么回来了!”
  李青的花穴瞬间冒出一大泡淫水,陈致远张开嘴一滴不剩的喝了进去,喝完后突然拿起一根按摩棒,插进了赵霖饥渴收缩的后穴里,怒骂:“骚货!我不回来还不知道你骚成这样!让儿子操得淫叫不停!”
  “啊啊啊啊”
  赵霖本来突然看到陈致远回来就已经被吓到了,花穴绞得陈默的肉棒死紧,陈默一个没忍住,精液一泻而出,直接射进了赵霖的子宫,再被陈致远用按摩棒一插,就承受不了的尖叫着潮吹了,淫水把床单淋湿了一大块。
  陈致远掏出一支同样狰狞可怕的巨炮,不由分说从后面操进了李青的骚穴里,李青吃到了大肉棒,欢喜的淫叫起来:“啊!爸爸的肉棒好大!比我老公的还大!快操死骚儿媳妇!我老公操你老婆,你就操你儿子的老婆!”
  陈致远笑道:“儿子,你老婆说的对,咱们来比个赛,你操你爹,我操你儿媳妇,咱们看谁能先操得这两个骚货喷水!”
  赵霖和陈默见两人已经开干上了,嘴里不住口的叫着“好爸爸干死儿媳妇!儿媳妇的小穴被爸爸干的美死了!酸死了!”“儿媳妇的嫩逼真好操!吸得爸爸好舒服!”情不自禁的又拥抱在一起,熟门熟路的把肉棒插进去,也跟着他们的节奏抽插起来。
  大床上一家四口人混战成一团,陈默和陈致远两父子都为了显示自己男人的威风,都拼了老命的插干身下的淫穴,爽得赵霖和李青两人尖叫声不断,高潮了一次又一次,潮吹喷出的淫水把一整条床单都浸湿了。

  

第7章
  在公车上被两个陌生高中生同插前后两穴,抱着老公的腰被轮奸,去改嫁爹爹家做客,撞到老公和爹爹偷情
  李洪沈艺林夫夫俩自从那次和陈默尽情的操干一场后,李洪便有些收敛了暴躁的脾气,也不动辄抓着沈艺林就粗暴的干穴了,沈艺林心中有点慌,以为是李洪生气了,其实李洪只是回味着那天被陈默干后穴干得高潮的滋味。
  沈艺林见他沉默寡言的,一味的讨好他,也不见成效,那天李洪喊他一起去看望他早就改嫁的爹爹,沈艺林便想着玩个刺激的,好挽回李洪。
  出发当天,他穿了一套裤裆处是由拉链拉合的裤子,真空上阵,想着给李洪一个惊喜,在公交车上人多的时候,可以不引人注意的拉开拉链,让李洪操穴,玩得高兴的话,李洪也许就不生气了。
  李洪哪里想到他还有这个念头,一上车后,呼啦啦人全涌了进来,两人没来得及站稳,就被挤着推到了最前面,李洪两手撑着窗户,沈艺林靠在他背上。
  沈艺林急了,他在背后的话怎么好让李洪操穴呢?况且他在出门前准备用后穴接纳李洪,花穴里便早早的插上了一根按摩棒,用不紧不慢的频率震动搅和他的花穴,让他既爽到了,又不会爽得失去理智。
  现在人群拥挤,他就想把按摩棒的遥控器拿出来把频率再调低一点,结果刚一拿出来,就被左侧的人撞了一下,掉在地上,又被另一个人踩了一脚,刚好踩到最高频率的开关,顿时按摩棒在他的花穴内疯狂的搅动起来,层层叠叠的媚肉被粗大的按摩棒粗鲁的戳来戳去,爽得沈艺林浑身都跟着颤抖,一个没忍住,一声呻吟就从嘴巴里逸了出来。
  “唔……”听到他这甜腻的呻吟,李洪奇怪的问:“怎么了?”
  他想回头看看什么情况,但人实在太多了,挤得他转不了头。
  “没、没什么……”
  沈艺林声音都有些发抖,“就是人太挤了,踩了脚一下。”
  李洪听了也就没放在心上,任他去了。
  沈艺林只觉得按摩棒在肉穴里横冲直撞,毫不留情,搅得阴道内天翻地覆,让他的花穴一再的缩紧,淫水涟涟的流出来,把裤裆都打湿了。
  正爽得拼命咬紧牙关以免被其他人发现的时候,忽然一只大手摸到了他的胯下,大力的揉捏起来,他一惊,勉力的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校服的高大帅气男生站在他背后,正看着他笑得淫荡。
  高中生凑到沈艺林耳边,低声说:“哥哥,你的花穴流了好多水,我还在里面摸到了按摩棒,你真骚……骚的我都想干你了。”
  高中生的技巧很好,他抓住沈艺林挺立的肉棒前段,不断的摩擦粗糙的拉链,沈艺林脑子里被快感弄得一片混沌,本能的向前挺动腰肢,希望能获得更多快乐。
  “啊……唔!”
  他甚至都听不大清楚高中生说的什么,只知道嘴巴一张开,快乐的淫叫就出了声,忽然他的头被搬过去,一张嘴堵住了他。
  他睁开眼睛,发现原来面前也站了一个金发高中生,同样高大帅气,两个高中生一前一后把他夹在中间。
  金发一边吮吸沈艺林,一边用手摸下去,和黑发高中生一起抓弄沈艺林的肉棒,忽然黑发低声道:“操,真骚,原来这裤子还是拉链式的。”
  刷拉一声,拉链被拉开了,沈艺林顿时觉得下身一阵凉飕飕的冷风吹来,但很快,一只大手掌就兜住了他的股间一下一下拉扯他肥厚的阴唇,揉捏硬的像豆子的阴蒂。
  “大哥哥,你还没穿内裤呢,真骚,是方便男人随时随地都能操你的骚穴吗。淫水好多啊,我一只手都接不过来了。”
  金发含着沈艺林的嘴唇,含含糊糊的低声道。
  同时两只灵巧修长的手指钻入了他同样淫水湿滑的后穴,抠挖搔弄着娇嫩的内壁,往前探去。沈艺林后穴的骚点比较浅,加上黑发的手指很长,完全伸进去后就摸到了那一小块凸起,便毫不犹豫死死的按住。
  “!”
  后穴骚点被按摩的快感,丝毫不亚于前面花穴被操开宫口,沈艺林被黑发这一按,身体控制不住的扭动起来,只觉得整个人都饥渴到不行,胯部死命往前撞到金发身上,只会震动摇摆的按摩棒完全不能满足他的欲望,他希望能有硬热的真肉棒操进去狠狠摩擦抽插他的骚穴。
  “哇!大哥哥又流了好多淫水!”金发惊讶道,“按摩棒都要完全被骚穴吃进去了,我帮大哥哥拔出来吧。”
  说着,当真一把就把按摩棒抽了出来,啵的一声,花穴里空了,刚才那种胀满的感觉不复存在,沈艺林饥渴的快疯掉,觉得阴道和菊穴都空虚无比,亟待大肉棒操干进去。
  “哥哥,想不想被大肉棒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