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家族乱lun史(双性np)_分节阅读_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开始他还紧咬牙关,射过一次后,肉棒还半软的含在秦素白的穴里,后面的快感却接连不断的袭来,并且带动着他用半软的肉棒操秦素白,他终于忍不住呻吟出声:“啊!好爽!爽死了!”
=====
本来是彩蛋里的,但我决定还是不弄彩蛋了,好麻烦,但是不知道放正文里会不会多花钱,所以放这里了。


第5章
  弟夫做春梦抠逼,被陈梦舔穴出水,小朋友看着弟夫被陈墨诱奸,用水枪插穴,李洪上来夫夫一同被陈墨奸淫
  陈墨在李洪屁眼里狠干着,干的他刚射了的鸡巴又再次硬了起来,被带动的操着秦素白,操的他淫叫不断。陈墨因为心情有些紧张,怕被别人发现他还操了李洪,又加上李洪是处子穴,紧致的很,他之前操了秦素白还没射,就在李洪的骚洞里一泻千里,内射了一次后,烫的他乱扭乱颤直呼好爽,直接被干射,秦素白还以为是他骚穴夹的李洪叫春,不由又是爽利又是得意。
  而陈墨怕李洪等下得空了要来找他麻烦,悄悄把肉棒拔出,借着夜色掩护,裤子都没穿齐整就跑了。李洪只觉得后穴一空,像少了什么,想要回头去看,却被秦素白拉过去抱着头深吻,他就只好继续狠干秦素白,但总觉得屁眼里瘙痒的很,陈墨射在他骚洞里的精液也流了出来,他拼命夹紧屁股,却还是发现自己渴望那种大肉棒捅插后穴的快感。
  陈墨离开后,觉得自己只射了一次,还不是很满足,突然想起李洪现在和秦素白鬼混,那沈艺林那边岂不就独守空闺了?他色心大作,悄悄来到李洪他们的卧房外,发现果然房门开着,他大喜,赶紧走了进去。
  一进去打开灯却看到沈艺林全身赤裸玉体横陈的躺在床上,像青蛙一样打开了双腿,眼睛紧闭着,手无意识的伸到两腿中间,玉茎翘起,龟头被流出来的淫水濡湿了,下面的花穴色泽粉嫩,阴核鼓胀出来,他的手正搓揉捏弄着,淫水把身下的床单都淋湿了。
  陈墨压抑着狂喜爬上床,把头凑过去,对准了肉缝猛力一吸,肥美的阴唇颤动着,冒出大量的淫水来,沈艺林还在春梦里,只是身体的快感比他自己搓揉阴核要爽了千百倍,咬着唇呻吟起来:“啊……嗯……爸爸好会舔逼……骚逼要化了……”
  陈墨心想这也是个乱伦的骚货,想着这舌头刚才舔过沈艺林老公后面的逼,现在来舔他前面的逼,不由得大为亢奋,肉棒不用拿出来自己就从内裤里跳出来了。
  他把沈艺林的淫水舔干净后,拨开他的手,轻轻含住阴核,用牙齿时轻时重的碾磨了几下,又狠狠的嘬了起来,沈艺林受不住了,两腿踢打着尖叫:“爸爸要咬掉骚儿子的小豆豆了!”
  喊完,人也醒了,就感觉到下面最敏感的骚逼正在被人舔舐,他一惊,抬头往底下看去,就看到埋首在他腿间的陈墨抬起头来,对他笑了笑。
  沈艺林大惊,忙挣扎着想躲开,“哥夫?你,你在干嘛……啊!”
  最后一声变了调,饱含着情欲。
  陈墨怕他叫起来惊动下面那群干穴操逼的,忙低头又对准了肉缝猛的嘬了一口,沈艺林爽的用两条腿夹着他的头,一个劲的往自己的逼里按下去。
  陈墨把沈艺林舔的淫水连连,他吃都吃不完以后才再次抬起头来,“弟夫,你这骚逼这么饥渴,我来帮你止止痒,好不好?”
  他用鸡蛋大的龟头恶意的磨蹭着翕动着想吃肉棒的穴口磨蹭来磨蹭去,沈艺林的花穴好几次都在他经过的时候企图把他吸进去,都被他滑了过去,花穴顿时饥渴的拼命收缩起来。
  沈艺林还在嘴硬,视线却黏在陈墨的大鸡巴上拔不下来,“哦………不行,我不能出轨……你是我老公亲弟弟的老公,我不能让你操逼……”
  陈墨笑道:“真的吗?那你又能让你爸爸操你的逼?”
  沈艺林想起自己在家里被爸爸和爹爹轮流开苞,三人操成一团的场景,花穴收缩的更厉害了,淫水就没干涸过。
  “而且你老公早就操过我老婆了,公平起见,我也要操他的老婆。什么时候有空了,咱们四个人一起操一回啊。你以为你老公现在在哪里?他现在正在下面干你的婆婆,干的爽翻天呢。”
  沈艺林听的淫水泛滥,想夹紧双腿,结果这一动作却不小心让陈墨的龟头滑进了花穴里,媚肉肉吃到了肉棒欢欣鼓舞的包裹上去,想把肉棒往骚穴深处吸,这种明明肉棒都到嘴里了,却没有捅进最深处解决骚点的酥痒的感觉不上不下,逼的沈艺林要疯了。“啊……!”他一点点往陈墨那边蹭去想把肉棒全吃进去。
  陈墨却故意掰开他的双腿要把肉棒抽出来,“弟夫这不是不想让我操吗,那我走。”
  沈艺林急了,抱住了陈墨的腰屁股顺势往前一送,就把肉棒大半根插入穴里,“啊啊!”沈艺林舒爽的淫叫一声,不等陈墨动作自己就前后耸动胯部主动吃起了肉棒,爽的直叹息,“啊!哥夫!你的肉棒好长好厉害!干死小穴了!哥哥每天肯定都很幸福!”
  “为什么哥夫的肉棒长哥哥就会幸福呢?”
  一道稚嫩的嗓音响起,两人都吃了一惊,往门外看去,只见秦素白和李建国八岁的儿子,李兰,手里拿着一把玩具机关枪站在门外,好奇的看着两人。
  “哥夫和嫂子在干什么?玩游戏吗?小兰也要玩!”
  说着,他真的走了过来,沈艺林急得满头大汗,花穴也死命的绞紧陈墨的肉棒,“小兰不要过来!出去玩!还有你,快拔出来!”
  陈墨被他这么一绞爽的倒抽一口凉气,等缓过来后不但没拔出来,反而用力掰开他的双腿,然后一干到底,把整根全部插了进去。
  沈艺林没有防备,他的宫口比较浅,很容易被操到高潮,陈墨鸡巴粗长,这一下直接操开了宫口,整个龟头都戳进了子宫里。
  沈艺林被爽的扬起脖子,双眼翻白,叫都叫不出声来了,四肢颤抖着,挺立的玉茎泄了陈墨一身,花穴里也奔涌出一大泡透明的淫水来,陈墨的肉棒堵都没堵住。好半天后他才叫出来:“啊啊啊啊!爽死了!我……我被干的潮吹了!哥夫好会干!干死我吧!哥夫天天来干我吧!”
  小兰皱着眉走过去,用手指抹了一点沈艺林喷在床单上的淫水,“嫂子尿尿了。”
  陈墨笑了,“你嫂子不是尿尿了,你嫂子是爽的喷水了。”
  他忽然拔出肉棒,被堵住没出的来的淫水淅淅沥沥流了一床,他抱起沈艺林,摆出一个把尿的姿势,让沈艺林双腿大张面对着小兰。
  沈艺林有些害臊的挣扎着:“哥夫,住手,小兰还是个孩子……”
  陈墨不由分说,挺着肉棒找到他的后穴,直接捅了进去。“这孩子再过几年就能操的你满床淫叫了,现在先让他观看学习一下。”
  沈艺林后穴没做润滑,被这么一插,痛的大叫起来,陈墨忙对小兰说:“小兰,看你嫂子叫的这么痛,快用你的枪插一插你嫂子前面那个小洞洞,你嫂子才会舒服。”
  小兰懵懵懂懂的应了,竟当真抓着那只玩具枪插进了沈艺林的花穴,沈艺林被这坚硬的枪杆一只捅到了宫口处,花穴的快感掩盖了后穴被粗暴插入的痛苦,后面也跟着蠕动起来,呻吟个不停,“嗯……啊……动一动……”
  他渴求的看着小兰,再也顾不得他是个孩子了,“快,乖小兰,用枪插一插嫂子的骚逼……等你长大了嫂子保证用骚逼服侍的你舒舒服服的……”
  小兰依言,抓着枪上上下下的抽插起来,陈墨发现他的后穴也分泌出了不少肠液不再干涩,跟上了小兰的节奏,狠操起沈艺林来。
  小兰用枪插沈艺林也不懂什么技巧,只知道一顿乱插,时快时慢时轻时重的,但这种毫无章法的操弄反而更让沈艺林敏感柔嫩的内壁被摩擦的更有快感,后穴还被陈墨瞄准了骚点往死里撞,双重快感前后夹击之下,不用碰前面翘起的肉棒也爽的浑身打战,拼命尖叫:“啊!啊!骚心被操到了!好爽!要被操死了!哥夫好会操!小兰也好会操!你们都是我的老公……啊啊啊啊!操死骚货了!”
  陈墨颤抖着射在了沈艺林屁股里时,小兰也把水枪里尚且冰凉的水打到了沈艺林的子宫里,他狂叫着达到了高潮,前后的骚穴都喷出了水。
  两人打完一炮后,都有点累,沈艺林千哄万哄总算哄着小兰去睡了,两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又滚到了一起,用69的姿势开始互相口交,陈墨在下面,沈艺林在上面,他迷恋的把陈墨粗长肉棒上残留的精液淫水都舔得干干净净,吸的啧啧作响。陈墨用舌头在沈艺林被操的有些红肿外翻的阴唇上重重舔过,粗砺的舌头钻进了小洞里模仿性交的动作进进出出,勾的淫水一波一波往外涌,多余的陈墨来不及吃掉就浇在了他的脸上,他抹了一把,就着淫水就扣挖起陈墨的后穴来,又插又搅,前后两张小嘴都得到了照顾,惹得沈艺林一阵战栗,吸吮了陈墨的肉棒几下,又抬起头喘着粗气呻吟:“啊……骚穴好舒服……美死了……哥夫舔得骚穴要化了……”
  两人正在淫声浪语,不料李洪冷不丁就走了进来。沈艺林从胯下看到,吓得马上准备从陈墨身上翻下来,结果李洪却一把扑上来,就从后面插入了沈艺林的花穴。
  他的花穴刚被干的潮吹了两次,第二次还是被小兰用玩具枪毫不留情一顿乱戳戳的高潮的,早已红肿敏感不堪了,被李洪这么蛮横的插进来,又爽的摇起屁股来,“啊!老公好棒!好厉害!”
  李洪咬着牙,眼睛却和他身下的陈墨对视,抬手一巴掌拍在沈艺林浑圆饱满的屁股上,怒喝:“老子操的你不爽?老子没喂饱你?让你在这里偷汉子?!操死你个荡妇!”
  沈艺林心中的羞耻和禁忌感一下子冒了出来,和别的男人偷情被老公抓了个正着,然后老公就着奸夫的精液来操他,一想到这一点,沈艺林的骚逼就汪死里缩紧,淫水冒的更欢了。
  “啊啊!我是荡妇!老公快用肉棒操死我这个荡妇!”
  陈墨悄悄地把自己从沈艺林身下爬出来,鸡巴还翘着,准备逃走,李洪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陈墨心里又不舒服了,你干我老婆我没说你半个字啊,一晃眼看到他屁股上还沾着一点白色精液,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又冲上去,抱住李洪的腰,趁着他后穴里的精液还湿滑着,一次性狠狠干到最深处,抵着骚点故意撞了好几下。
  李洪浑身抽搐着大叫一声,想要回头看却被后穴里连续不断的猛烈大力的抽插给打断了,发出来的呻吟也变了调子:“啊……嗯……”
  陈墨插了几下,被紧致的后穴吸的浑身爽利,但他并没有打算再插射李洪一次,于是狠干了几下就抽了出来打算离开。谁知他刚拔出来,李洪的屁股就追了过去,大喊:“别拔出来!继续操我!”
  沈艺林只知道自己穴里的肉棒离开了,正疑惑呢,听李洪这么说,忙回头看去,这才发现原来陈墨还干了李洪。想到平时总是沾花惹草的李洪居然也被人干了屁股,还爽的不能自己,他的肉棒一下子翘的老高,翻了个身,抱着李洪,用骚穴对准肉棒,扑哧一声插了进去,“老公!哥夫的肉棒好厉害是不是?插的我好爽!要升天了!”
  陈墨听李洪这么说,不再犹豫,再次用尽全力捅进了他的后穴里,撞的李洪也深深插入沈艺林的花穴当中,三人都爽的长吟一声,紧接着就连接在一起律动起来,三人都淫叫个不停。
  “弟弟,你的菊穴比你哥哥的还紧……哦……夹死我了……”
  “啊!哥夫好会操穴!原来操屁股这么爽!啊!好爽!对就是那里!用力!啊啊啊啊!爽死我了!”
  三人用叠罗汉的姿势操了一会,又换了个姿势,陈墨坐在最下面,李洪用菊穴套在他的肉棒上,背靠着坐在他怀里,而沈艺林则面对面跨坐在李洪身上,用花穴紧咬李洪的肉棒。
  用这个姿势操的三人都射了一次后,李洪仰躺在床上,陈墨抬起他的一条腿,肉棒狠狠的插干他的后穴,沈艺林坐在李洪脸上,让他吸吮他的肉棒,把花穴露出来让陈墨抠弄。
  三人颠鸾倒凤,你进我出,人在人上,肉在肉中,开会抽动,其乐无穷,一直大战到天亮。


 
第6章
  被设计醉酒蒙眼大干亲生爹爹,狠操生出自己的小穴,儿媳舔穴,公公加入操儿媳,换偶play,四人大被同眠
  陈默跟沈艺林李洪三人大干一晚,眼见天蒙蒙亮起,三人都困了,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下,李洪就不言不语粗鲁的把陈默给推下了床,陈默自己也没好意思死皮赖脸的跟他们夫夫一块睡,老老实实捡起地上酸菜渣子似的衣服穿上,准备回自己房间睡觉。
  刚走出房门,他转念一想,不知道李青回去了没,就下楼到露台去看了一眼,结果一看,就看到李青和李建国加上秦素白三人赤条条的搂在一块,露天在那里呼呼大睡。
  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上前去推醒了李青,李青迷糊醒来,发现自己的小穴还咬着他爸爸的肉棒,一抬头就看到陈默,顿时有些慌张,一动肉棒从小穴里滑了出来,同时涌出来的还有尚且温热着的精液。
  被陈默抓了个正着,李青颇为有些心虚,但他不知道陈默昨晚也淫乱了一夜,所以根本没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只以为陈默绝口不提是因为气狠了,有心想要挽回,又苦于不知该如何开口。
  第二天他们回了陈默老家,看着笑脸相迎走出来的陈默爹爹赵霖,四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跟三十多岁差不多,跟陈默感情很好的样子,李青心里冒出了一个主意。既然他和他老爸乱伦被陈默撞了现场,他也设计让陈默和他爹爹搞上不就扯平了吗?
  这天趁着陈默老爸有事出去了,李青心想这正是个好时机,晚上抢着去做了饭,然后给赵霖的饭菜里下了春药,吃饭的时候则一个劲的给陈默灌白啤混合酒。
  眼看着陈默醉的满嘴胡话了,李青一转头,就看到赵霖满脸通红的在那儿坐立不安的,就知道他的春药发作了,心中暗喜,对他说:“爹爹,陈默醉了,我送他回房间睡觉。”
  赵霖点了头,李青把陈默费力的弄到床上,把他的衣服扒了,低头给他含了一会,把陈默给含的一柱擎天,想把他按在身下办事的时候,拿出眼罩给陈默蒙上,神秘道:“今天咱们玩点不一样的,你等一会。”
  李青又偷偷摸到赵霖房间外,果然看到他迫不及待还没等关上门就脱了裤子用手抠弄前面的骚穴,抠的满手都是淫水,呻吟个不停。
  李青走进去,不等赵霖反应过来,就一把伸手抓住他挺立的肉棒,赵霖吃惊的看他,李青笑道:“爹爹,是不是想男人想的紧啊!可公公现在不在家,我告诉爹爹一个好办法。”
  赵霖咬着嘴唇,心里想拒绝,身体却饥渴的快要疯掉,最终败在欲望之下,他羞耻的冲着李青点了头。
  李青附耳过去,轻声说:“爹爹,陈默的肉棒这不是现成的吗?您作为他的爹爹,肯定也知道他的肉棒有多粗多长,插得小穴多爽吧!”
  赵霖没想到李青居然打的是这个主意,心理上抗拒,生理上却诚实的淫荡起来,一想到他被他生出来的儿子操干,他下身的花穴饥渴的都抖动着打颤。
  “不,不行……你说什么啊……他、他是我亲生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