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家族乱lun史(双性np)_分节阅读_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用鼻音哼哼着跟袁竹洲撒娇道:“爸爸,儿媳妇的乳头好胀好痛……”
  袁竹洲腾出原本掐捏陈青书翘臀的屁股,摸到陈青书胸前,抓着那两粒因为怀孕而变大了些许的豆子,狠狠一掐,掐的陈青书尖叫起来。
  “好儿媳,这是出奶的地方,将来等你生了宝贝孙子,就要让宝贝孙子来吸这里,爸爸先来给你把奶挤出来……”
  他揪着乳头又揉又掐又扯,让陈青书又痛又爽,再加上下体前后两个穴里一刻不停的被插弄着,早已经爽得不行了,在袁竹洲捏着两粒乳头用力一挤,挤出了两滴奶水后,再也支撑不住,摇着头狂叫着一泻千里,淫水把整根黄瓜浇透了,滚热的淫液让原本冰凉的黄瓜的温度都提升了不少,肉棒更是抖动着,把精液射了个干净,最后还喷出一两滴尿液。
  见陈青书高潮了,袁竹洲还早得很,他抽出肉棒,健壮的两只胳膊抱起陈青书,小心翼翼不伤到他的大肚子,把他翻了个身,让他坐在流理台上打开双腿,对准前面的花穴操了进去。
  刚一操进去,他就爽得打了个哆嗦,打着颤道:“儿媳妇,你这逼里面怎么这么冰!冰得爸爸的鸡巴好爽!”
  陈青书前面的花穴刚高潮,还在享受着快感的余韵,结果又被袁竹洲马不停蹄的抽插起来,原本早被冰黄瓜插得冰凉的穴肉,乍一遇上袁竹洲火热的肉棒,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啊!爸爸的肉棒……太烫了……烫的小穴要起火了!啊!好舒服!爸爸的肉棒真会操!儿媳妇要被操死了!”
  袁竹洲下身持续不断的捣干陈青书冰凉的肉穴,两手在他高高耸起的大肚子上摸来摸去,伸长了脖子叼住陈青书胸前的两颗乳头,啧啧的吸食起来。
  “唔……这里面是我孙子,让爷爷的肉棒在儿媳妇的骚穴里跟我孙子见个面,打个招呼……爷爷先来帮宝贝孙子把你爹爹的乳头吸出奶来,等宝贝孙子出来,马上就有奶喝……”
  陈青书肚皮被袁竹洲练枪法练出来的一手厚茧摸来摸去,只觉得十分舒服,再加上花穴刚被冰黄瓜操得高潮,现在又被袁竹洲滚热的鸡巴狠命抽插,胸前的两粒乳头早胀痛得不行,被袁竹洲使劲的嘬吸,不知道是痛还是爽。
  吸溜一声,乳头被袁竹洲给吮吸通畅了,袁竹洲大喜,忙咬着乳头大喝起来。
  “唔,我儿媳妇的奶水真甜,先让爸爸喝个痛快,以后再给宝贝孙子喝……”
  陈青书的脑子里再没有半点先前的羞耻,拼命的挺动下身和胸口朝袁竹洲迎去,迷乱的浪叫着:“都给爸爸喝,上面的奶水给爸爸喝,下面的淫水也给爸爸喝……儿媳妇什么都是爸爸的,爱死爸爸了……”
  袁竹洲也低吼着回应陈青书的淫言荡语,他肉棒要操得陈青书的骚穴喷水,两只手还要抚摸他的大肚皮,嘴里还吸食儿媳妇的奶水,忙得不亦乐乎。
  陈青书两条长腿蛇一样攀在袁竹洲身上,把自己的身体打到最开,迎接着他公公的爱欲,一大清早,把一个厨房生生弄成了AV现场。
 =========
我已经决定了,彻底不换逻辑了,要放飞自我,飞得更高,更远,更广阔,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第4章
  父子乱伦,近亲相奸,儿婿岳母一边干穴一边偷窥,弟弟横插一脚,干的后爹潮吹,陈墨干了弟弟的处男穴3p
  听到李青发骚,李建国笑了:“那你后面的骚屁眼可就没人干了啊,爸爸先把你的骚屁眼干出水来,再来好好的干你的花穴,好不好?”
  李青晃动腰肢,急切的把屁股耸动着,让李建国的大肉棒在里头更激烈的进进出出,呻吟着:“那爸爸快点把骚屁眼干出水来,再把前面的花穴操肿,操烂!”
  听到这句话,陈墨立刻感觉到秦素白的花穴一阵颤抖,然后用力绞紧他的手指,汩汩的流出一泡淫水来。
  陈墨压低声音笑道:“岳母花穴这是怎么了?这么用力咬儿婿的手指,我的手指都要给你咬断了。”
  秦素白喘着气,把胯部往前挺去,主动的让陈墨的手指在他滑腻的肉缝里进出摩擦,带着哭腔道:“小穴想男人了,想男人的肉棒了……好儿婿,好儿子,用你的大肉棒来操操我的骚逼好不好……你岳父干你老婆,你就来操死我吧!”
  陈墨没想到秦素白居然这么骚,不由喜出望外,又加了几根手指插了进去,推开秦素白骚穴里的层层媚肉,在里面又刮又骚,他的指甲还没剪,因此搔刮的效果非常好,爽的秦素白浑身打摆子似的颤抖着,两眼迷离,骚水涌了一股又一股出来,浇的陈墨的手上到处都是。
  他等那阵灭顶的快感过去之后,转过头一手搂住陈墨的脖子,把自己的双唇凑了上去,直哼哼着:“冤家!快,别用手了,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操死你岳父的老婆!操死我这个骚货!”
  陈墨却笑了笑,把秦素白后穴里的按摩棒抽了出来,惹得秦素白战栗个不住,埋怨的瞪了他一眼:“做什么呢?人家后面的骚穴也要!”
  话没说完,就被陈墨灵巧的用手指拨开了阴唇,另一手就抓着按摩棒操了进去,同时把震动功率开到最大,秦素白的肉穴饥渴的包裹了按摩棒,吸得紧紧的,陈墨还没有罢手,用力把粗长的按摩棒使劲往里面插去,一直插到了秦素白的宫口,秦素白顿时受不住了,瞳孔涣散,急促的尖叫了一声。
  他刚叫完,就想起外面李建国他们还在,又忙不迭抬手捂嘴,偷偷往外看去,却看到李建国和李青又换了个姿势,他让李青像只狗一样趴伏在地上,把屁股撅起来,一下一下沉腰往里面撞,撞得啪啪作响,嘴里还问:“骚屁眼让爸爸干出水来了吗?”
  李青狂乱的甩着头,口水流了一下巴,“出水了!前面的骚穴也出水了!啊!要射了!要被爸爸干射了!干死淫荡的骚儿子了!”随着李建国狠命的往前插送,李青颤抖着仰起头,长吟一声,前面的鸡巴就抖动着射了出来。
  两人干得热火朝天,是以也没听到秦素白的这声呻吟,秦素白这才放下心来,饥渴的蠕动着内壁,感受着按摩棒高频率的在花穴里横冲直撞,硕大的硅胶龟头抵在被操开了一个小口的宫口上,毫不留情的戳弄着,爽的他两腿肌肉痉挛,靠在陈墨怀里才没脚软的瘫在地上。
  陈墨的手指猛地插进了因为含按摩棒含的太久而张开的小洞暂时还没合上的菊穴里,两腿分开,跪在地上,掏出血脉贲张的肉棒,对准骚洞一举捣入,秦素白下意识的立马收缩起来,死死的咬住他的肉棒,陈墨爽的叹息一声,“岳母的骚洞真美,真紧……”
  秦素白咬着嘴唇,才没让这声呻吟逸出来,他一手捂着嘴,一手抓着按摩棒胡乱的在花穴里捅弄着,享受着后面的骚穴被自己继子的老公狠命抽插的快感,陈墨的肉棒和李建国的比起来要稍微细了一点,但是更长,秦素白后穴的骚点也在比较深的地方,虽然被李建国干的时候,粗长的肉棒也能干的他爽翻天,但能彻底的干到骚点的时候比较少。
  现在他的骚点让陈墨硕大的龟头死死抵住,碾压,冲撞,摩擦,贯穿,爽的他不知今夕何夕,再加上偷情的禁忌快感,两人身份的差别,他作为陈墨的岳母,现在却拱着屁股让自己的儿婿的肉棒在里面操干,外面他的老公正在干他的亲生儿子,这种背德的快乐更让他淫水泛滥,什么都想不起来,只知道把屁股往后面送,好让陈墨的肉棒能干到骚穴的最深处。
  他享受着前后的骚洞都被塞满的极乐,前面用手把按摩棒更深的插进花穴里,恨不得把这根棒子完全吞进去,后面陈墨也在辛苦耕耘,前后两端的龟头几乎要在秦素白的身体里会面了。
  秦素白上面的小嘴流口水,下面两张小嘴流淫水,爽的头脑一片空白,还不忘透过栏杆缝隙去偷窥李建国父子。
  只见李青仰躺在地上,一腿抬起高举,用胳膊抱着,李建国跨坐在他的腿间,先是低头舔舐着李青的肉缝,吸溜吸溜把淫水都喝干净了,舔得肉缝自己张开,仿佛在邀请肉棒操进去,李青满脸迷乱,抬起的腿放在李建国头上,无意识的往下压,希望李建国的舌头能舔的更深。
  李建国舔了一会儿,抬起头来,用手扶着鸡巴,拿出一个保险套想套上去,李青不由分说,用脚一踢,把那个保险套踢开了,两手放在乳头上淫邪的捏弄着,撒娇道:“爸爸,不要保险套,我要爸爸的肉棒直接插进来,然后射满骚儿子的子宫,我要给爸爸生个大胖儿子出来,我要给我老公戴绿帽子,让他给爸爸养儿子……爸爸快来,儿子的骚穴等不了了……”
  李建国怒吼一声,一手抓着李青抬起的腿,狠狠往下压去,让李青的双腿张到最开,对准李青的花穴插了进去,李青爽的小腿绷直,大声淫叫:“啊!儿子的骚穴吃到爸爸的肉棒了!好爽!爸爸好坏!爸爸好色!连你亲生儿子的骚穴都不放过,还要骚儿子给你生孩子!”
  李建国被他淫荡的话语弄得青筋暴起,只想插死身下这个寡廉鲜耻的骚货,公狗腰像装了马达,一下一下迅速又沉重的全根操进,又全根抽出,两手用力掐在李青的腰,掐出了指印,呼吸急促的骂道:“就是要操死你!操死你个骚货儿子!勾引你老爸!骚货!荡货!”
  秦素白听着两人的淫言乱语,想起自己正在给儿婿干,不知怎么的,也想起了自己的老爸,以前还没出嫁的时候,曾经偶然撞破过爹爹和老爸的情事,自己的爹爹被老爸干得放声浪叫,不用碰肉棒也射了个一塌糊涂,想来自己老爸的肉棒肯定也不比李建国差……
  后面的陈墨换了个姿势,一腿继续跪在地上,一腿却立了起来,这样能够更深的操进秦素白穴里,他狠干了秦素白几下,问:“他们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秦素白只觉得敏感的骚穴里被干得酸麻酥爽,断断续续的道:“你、你老婆说,他要他爸爸内射、他要让你当乌龟、要给他爸爸生孩子……”
  陈墨的肉棒瞬间胀大了一圈,他整个人亢奋到不行,粗鲁的把秦素白一把捞起,让他两手抓在栏杆上,低着头以免让李建国看见,屁股却撅了出来,发疯的往里操干,一边咬着牙低声咒骂:“操死你!我老婆给你老公生孩子,你就给我生孩子!爽不爽?”
  一大片乌云飘了过来,室内的光线变暗,陈墨不客气的站起身,扶着秦素白的屁股狠插狂操,视线却往外面飘去,欣赏着李建国和他的儿子近亲相奸,干得如火如荼,淫声浪语不断,“好爸爸操死我”的叫春声不绝于耳,这个场景让他更加兴奋,就着眼前岳父干他老婆的景象,把身下的秦素白干得高潮了一次又一次。
  正干的得趣时,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陈墨一惊,回头看到李洪邪笑着站在他身后,差点没软了,秦素白忙回头奇怪的问:“怎么了?怎么不操了?快,骚穴痒死了!”
  李洪毫不客气一把把陈墨推开,“见者有份。”不等秦素白反应过来,就抓着他翻过身,抱起他把他放在栏杆上,两手分开两腿。
  秦素白没料到是李洪,吓了一跳,又想起自己坐在栏杆上,会被外面的李建国看到,挣扎着要跳下来,“你做什么!会被你爸看到的!”
  李洪毫不在意的道:“看到了又怎么,我和他早就一起干过哥哥了,我操一操你,他不会说什么的。”
  说着,把在秦素白穴内剧烈震颤跳动刺戳的按摩棒抽了出来,往露台上扔去,自己掏出鸡巴,就着满穴湿滑的淫水,直捣黄龙,干进了秦素白的穴里,疯狂的插干起来。
  秦素白本来还想说什么,被李洪的大肉棒一干,顿时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张开的嘴里只能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嗯……啊……你不能这样,我是你的后爹……你还没带套……”
  李洪的裤子半脱不脱,挂在腿上,屁股上的肌肉绷到最紧,打桩似的往秦素白的穴里操,“我哥夫能干你的穴,我就不能干你的穴?我不但要干你的穴,等以后你的亲生儿子长大了,我还要教他来干他亲爹爹的穴!你嘴上说不要,骚穴都要把我的鸡巴咬断了,淫水都要发洪水了,还说不想?”
  秦素白不由的想象着自己暂时还只有七八岁的儿子,如果长大了之后,鸡巴不知道会有多大,把自己这个亲爹爹按在地上狠狠的用他的大鸡巴粗暴的干进来,干死他这个淫荡的爹爹,一大股淫水源源不绝的喷了出来,泡的李洪的肉棒舒爽无比,“妈的,水真多!操!”
  外面的李建国被突然飞来的按摩棒吓了一跳,再一抬头,就看到自己那个年轻的老婆坐在栏杆上,两腿大开,中间有一个年轻男人的头在晃动着,顿时就明白了,李洪对秦素白觊觎已久的事他早就知道了,但没想到李洪会那么大的胆子,趁着他在外面干李青,自己在客厅里就操了秦素白。
  他把李青像无尾熊那样抱了起来,那根大肉棒依旧连接着两人,让李青的胳膊搂住他,然后站起来一边走一边往上操李青,“青儿,来,看你弟弟是怎么干你后爹的。”
  这个火车便当的姿势能够借助李青本身的体重,一上一下的时候,能让李建国的肉棒插到最深,爽的他迷乱的摇头,根本听不清李建国在说些什么,“啊,爸爸操死我了……要死了……好爽!”
  李建国抱着李青边操边走,来到栏杆外,然后把李青放下来,让他手抓着栏杆弯下腰,用后入式的方式操李青,秦素白听到声音,知道李建国过来了,身体更加敏感的往死里绞李洪的肉棒,害羞的不敢转头看李建国。李洪被他这一绞,前面又把他干得潮吹了一次,差点精关失守,闷哼一声,缓了一下,才和李建国对视,笑道:“爸爸,后爹的骚穴真美,你放着水多又紧又热的骚穴不干,干嘛要去干别人的老……婆……”
  话没说完,突然声调变了,脸色也变了,李建国奇怪的问:“怎么了?”
  李洪勉强道:“没怎么。”
  李建国这才回答,同时还狠插了李青几下,“你哥哥的穴你又不是没干过,和你后爹的不相上下,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我看这偷的是自己亲儿子的才是最爽!骚儿子,你说是不是!”
  李青抬起头,一脸淫乱:“爸爸说的对,偷汉子,偷自己老爸最爽……”
  李洪没再说话,只是突然发狠的猛干起秦素白来,仿佛要把他的骚穴干穿,胯骨击打在秦素白浑圆饱满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插得秦素白两腿乱颤,大声浪叫起来:“我的好儿子!轻一点!慢一点!你、你要干死你后爹了!啊啊啊啊!”
  李洪却不管不顾,埋头抽插,丝毫没有放慢频率,爽的秦素白两眼翻白:“啊啊啊啊!要被干死了!骚穴要操烂了!老李,老李!管管你儿子!”
  李建国汗水滴在李青身上,漫不经心道:“我看你是要被爽死了。”
  秦素白浑身痉挛着,一双手又想推开李洪,又想把他紧紧抱住,那种狂乱粗暴的操法,直让李洪硕大的龟头插进了他早被按摩棒操开的宫口里,炙热的肉棒比按摩棒爽多了,在敏感柔嫩的宫口鲁莽的进出着,爽的他脑子里浑浑噩噩的,只知道喊着:“好儿子!操进你爹爹的子宫里了!慢一点……啊啊啊啊!就是那里!啊!”
  李洪咬着牙不做声,半点没放慢速度,突然浑身一僵,一大泡滚烫的精液喷在了秦素白的子宫里,秦素白再也支撑不住,两腿紧紧缠着李洪,也跟着喷出一大股淫水来高潮了。
  李洪没把肉棒抽出去,继续堵住秦素白的肉穴,还是半软不硬的状态,却又开始往里头耸动起来,秦素白诧异的看着他,奇怪道:“李洪,你怎么了?”
  弟弟被陈墨干穴的3p内容见下面
=====
原来陈墨仗着李洪挡住了他,没有被李建国看到,后面月色越发黯淡,李建国也无心往里面瞧,所以根本不知道操了他老婆的还有他儿子的老公。
陈墨蹲在后面,看着李洪挺翘的屁股,突然忍不住蠢蠢欲动起来,他想起大学的时候曾经搞过一个男室友的屁股,比起双性人的菊穴也不差什么,李洪那个强硬的把他推开的态度也惹到他了,他转念一想,决定把李洪给干了。
他悄悄接近李洪后,猛然掰开他的两片屁股,灵巧的舌头就舔了进去,轻易的插进了李洪的屁眼里,开始转动戳弄起来。
李洪哪里想到陈墨这么大胆,干了岳母不够,还想连他一起干了,又羞于把这件事暴露出来,因此只能咬着牙,假装没这一回事。
结果被陈墨高超的舌挤舔弄戳刺着那个从来没有被碰过的敏感地方,他也越来越有感觉,却又无法发泄,只能发狠的死命干秦素白,好转移注意力。
然而他的菊洞已经被陈墨舔开了,陈墨借着夜色的掩护站了起来,躲在李洪身后,举起硬热的肉棒,插入了李洪的菊穴里,一次就插到了最深处。
李洪急的满头大汗,前面一边狠干秦素白,后面拼命的收缩菊穴,想把陈墨挤出去,谁知道这样反而让陈墨更爽,忍不住用力捣了几下,李洪的骚点也和李青一样,在比较深的地方,可陈墨的肉棒几乎有二十多厘米,捣的时候刚好撞到了骚点上,李洪顿时浑身颤抖着,大脑里一片空白,爽完之后才想起,为什么我被干屁股也这么爽?
他没有更多的功夫来想这个,因为陈墨找到了他的骚点,专门对准了那一点冲刺,李洪只觉得屁股里甜美的快感沿着脊背冲了上来,前面泡在秦素白的骚水里,后面品尝着前所未有的快乐,他脑子里混乱不堪,整个人都要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