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家族乱lun史(双性np)_分节阅读_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沈艺林身体已经在肖扬高潮的技巧下快感层层累积,敏感到了极点,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发泄的口子,整个人都要疯了,连自己摆出这种方便别人操干的姿势都不觉得羞耻了,不断的呻吟着:“爹爹,小穴里好痒……怎么办……”
  肖扬笑笑,突然扶着自己挺立的肉棒,对准了沈艺林收缩蠕动的花穴,一举插了进去。
  “啊!”
  沈艺林惊叫一声,讶异的看着肖扬,然而花穴却比他更早的作出反应,死死的嘬住盼了两年总算盼来的肉棍,美美的吸吮按摩起来。
  “”爹爹!我们不能……啊啊啊啊……这样啊……”
  肖扬咬着牙,妖媚的脸上布满了情潮,一边挺动着肉棒在沈艺林的花穴里狠狠抽插。
  “为什么不能?你是我生出来,我还不能操一操你的骚逼?”
  沈艺林享受着花穴被抽插的快感,忍不住摆动胯部向前耸去,好迎接肖扬的肉棒。原来这就是被真正的肉棒操进穴里的感觉!比什么用桌角自慰用舌头舔穴的感觉都要爽上一万倍!他快要爽疯了!为什么那些媚肉被摩擦操干就能产生这种让人欲仙欲死的快乐呢?
  他身体爽得直哆嗦,花穴也咬住肉棒不放松,脑子里却还残留一丝理智。
  “爹爹……我们都是双性人啊……你不能操我的穴……”
  “为什么不能?我们又不是没长肉棒,长了肉棒就可以操人,一边操人一边被操,爽得你想死!啊!我在操我儿子的嫩穴!好爽!骚儿子,你跟你爹一样骚,都是没有男人就不能活的骚货!”
  随着肖扬的大力抽插,一丝丝红色血液顺着他的肉棒,从沈艺林的骚洞里缓缓的流了出来。
  “好儿子,你爹爹给你开苞了,爹爹操的你爽不爽?”
  在肖扬满头大汗插了沈艺林一百多下后,沈艺林已经完全被这种肉棒操穴的快乐所征服了,什么肖扬是他的亲爹,他们都是双性人,这些念头全都忘了个精光,现在他只想好好感受被插穴插到高潮的快乐。现在听到肖扬的话,肉穴内壁更是一阵阵的紧缩。
  “爹爹操的好爽!被爹爹操死了!啊啊啊啊!爹爹再用力!”
  “儿子的嫩逼让我给操了!啊,我的骚穴又痒了!爸爸,快来操一操儿媳妇的骚洞!让儿媳妇更爽!”
  沈爷爷原本看着肖扬奸淫自己的亲儿子,早就看得欲火焚身,肉棒硬的像铁棍了,如今听到肖扬这么喊,二话不说,走过去,抱着肖扬的腰让他悬空而起,然后对准早已因为奸了儿子处子穴而淫水泛滥的花穴插了进去。
  “哦!爸爸的肉棒太厉害了!好爽!”
  肖扬爽得狂乱甩头,他的肉棒在操他的亲儿子,自己的花穴也被公公大力操干,这种心理生理的多重快感让他淫乱到了极致。
  而沈艺林就更苦了,原本他一脚踩在桌上,和肖扬面对面,便于让肖扬把肉棒从他的花穴里插进去,现在肖扬却被沈爷爷从身后抱起来,一上一下的操花穴,也就带动得肖扬的肉棒在他的花穴里不再像之前那样是有规律的一进一出的抽插了,而是毫无章法的突然往上顶弄,又突然往下戳干,或者又趁着间隙往里面深处狠捅几下,这种混乱的插法,在沈艺林初次承欢的肉穴里四处乱撞,撞得他语不成声,只知道拼命尖叫:“啊啊!爹爹不要插那里!啊!小穴要坏了!要被爹爹插坏了!”
  就在一行三人祖孙三辈你干我我干他,公公操媳妇,爹爹干儿子,其乐融融,共赴巫山的时候,又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他正是肖扬的丈夫,沈艺林的爸爸沈天楠。
  肖扬见到沈天楠进来,笑道:“天楠,啊!坏公公,操到儿媳妇的骚心了!好爽……啊……天楠,我操了儿子的花穴,第一次,开苞了……你不是一直想给他开苞吗?菊穴还给你留着呢……快去把你儿子操得爽上天吧……啊啊啊啊……骚逼要操化了!”
  沈天楠扫了一眼三人连接在一起泥泞不堪白沫四处的下半身,微微一笑,果然走到了沈艺林的背后,伸手摸去,已经被肖扬操得骚狼性格完全被开发出来的沈艺林,后面也流了一屁股的淫水,他衣冠整整,拉开拉链掏出肉棒,然后毫不犹豫就插入了自己儿子的后穴里。
  “啊啊啊啊!”
  两声淫叫同时响起。
  沈艺林已经被操的神志不清了,突然饥渴的后穴也被巨大的肉棒插入,恰逢沈爷爷掐着肖扬的腰把肉棒全部抽出然后再全部捅入,直插到了宫口,爽得他的肉棒也狠狠在沈艺林的花穴里戳到了骚点,沈艺林的后穴又同时被操进一根粗长阳具,一直插到了最深的地方,两相夹击,两人都忍不住同时浪叫出来。
  沈艺林前后两穴被自己亲生的父亲爹爹给开了苞后,又被沈爷爷和沈天楠轮流操干过前后小穴,三世同堂一家四人滚在一起,不停的操着穴,一直操到了天黑,四人都精疲力尽后,沈艺林的穴里还含着他亲生父亲的肉棒,而肖扬也咬着他公公的鸡巴。地毯上到处都是四人流下的精斑淫水,房间里充满了淫靡的空气。
  从那以后,沈艺林就和自己的父亲爹爹爷爷保持着肉体关系,随时随地遇到哪一个都有可能被按在地上狠干,有时候会发展成多人混战,直到他嫁给李洪后,因为距离较远,才没有再和他们打过炮了。

  

第3章
  怀孕儿媳在厨房叫着公公名字用冰黄瓜自插被撞破,两人大玩冰火两重天,大肚play,产乳喝奶
  陈青书和花花公子袁长文结婚后,袁长文风流死性难改,依旧每天出去打野食,陈青书天天在家里寂寞难耐,但他性格老实,也从未想过要离婚或者出轨。尤其是在得知自己怀孕后,他更是死心塌地的天天在家大着肚子洗衣做饭,期盼袁长文能回心转意,回归家庭。
  袁长文的父亲袁竹洲得知这一情况后,气得大骂不孝子,他是一个退伍军人,思想很老派,伴侣死去后也一直没有续弦,觉得儿媳妇一个孕夫在家多有不便,就主动提出搬到儿子家里,替儿子照顾儿媳一阵。
  陈青书去迎接袁竹洲的时候,肚子已然溜圆老高了,原本有些消瘦的脸庞也丰腴了不少,看上去倒比以前多了几分风情。袁竹洲看着他知书达理,又进退有度,十分贤惠,更是怒骂儿子有眼无珠。
  一开始两人住在一起倒还相安无事,可渐渐地,陈青书原本之前长期得不到袁长文的滋润,又因为怀了孕的原因,他年纪又轻,晚上竟然开始经常做起春梦来,一开始还是梦到袁长文,后来不知怎地,有次看到袁竹洲洗完澡光着膀子走出来后,就开始梦到了袁竹洲。袁竹洲以前是军人,退伍后也从不疏于锻炼,身材健壮,没有一丝赘肉,倒比他儿子的身材更好。
  “唔……啊……爸爸,不要,不行……”
  熟睡中的陈青书难耐的咬着嘴唇,摇晃着脑袋,羞耻的满脸通红。
  梦中的袁竹洲不由分说拉开他的双腿,不顾他大着肚子,挺着长枪直捣黄龙,插完前面插后面,搅得他两个小穴淫水奔涌,源源不绝。
  “啊……啊!”
  睡梦中,陈青书终于半推半就被袁竹洲强奸到了高潮,下身喷出一大泡淫水,他也颤抖着醒来,大口大口的喘气,整个人都慌乱得不行。他怎么能这么淫荡呢,在梦里意淫对他那么好的公公和他偷情扒灰,还干的他高潮不断快感连连。
  陈青书羞耻的往下身摸去,果然一大滩的淫水把孕夫裤子和床单泡的湿透了。他艰难的扶着大肚子下床,骚穴里仿佛还残留着公公的肉棒真实操干过的余韵快感,细微的战栗着。
  幸亏公公昨天说今天一大早就要出去,不然他现在出去遇到公公,恐怕骚穴又会控制不住的想要吧。
  陈青书脑子浑浑噩噩的下了楼,想着自己一个人在家,下半身淋漓的汁水都没擦掉,就直接去了厨房,准备给自己做点东西。结果一打开冰箱,看到几根黄瓜,敏感饥渴到了极点的骚穴身不由己的又吐出一大口淫液,强烈的收缩着,唤起了陈青书在睡梦中被袁竹洲按着用大肉棒操穴的快感。
  “唔……”陈青书红着脸呻吟一声,夹紧双腿,却完全无法停止骚穴的蠕动,和渴求被肉棒操干的欲望。
  反正他一个人在家,袁长文也天天在外面风流潇洒,他又是孕夫,对性爱的需求比一般人更大,就算用黄瓜操一操自己,也没什么大不了吧。
  陈青书在心里给自己找理由开脱,终究是欲望战胜了理智,忍不住拿起一根最粗最长,上面布满了疙瘩的黄瓜,颤抖着脱下宽松的孕夫裤子,抬起一脚踩在凳子上,颤抖着用左手伸到下身,手指扒开肿胀的阴唇,用右手握着细的那头,将粗大的那头对准收缩得更厉害的小洞,缓缓的插了进去。
  “啊!”
  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黄瓜冰凉彻骨,陡然插入火热滚烫的小穴里,冰得陈青书一连打了好几个机灵。可是这种冰冷的柱身一插进去,非但没有灭了他骚穴里的欲火,反而让媚肉都颤抖着裹上去,拼命吸吮着才把一个粗头插进来的黄瓜。
  “唔……啊……”
  陈青书下半身的肌肉抖个不住,咬着牙抵挡着那久违的快乐,小穴被黄瓜冰的难受,又舍不得把刚吃了个头的黄瓜抽出去,他闭了闭眼,狠狠心,抓着黄瓜用力插到了最深处。
  “啊啊啊啊!”
  陈青书翘起的肉棒在完全没有触碰的情况下噗噗的射出了白浊,肉棒底下的花穴甬道被黄瓜一插到底,冰冷的黄瓜冻得柔嫩敏感的媚肉痉挛不停,黄瓜身上自带的疙瘩还摩擦着穴肉,陈青书自从怀孕后就再也没有被干过穴,此时被又粗又长还“入了珠”的冰黄瓜这一插,爽得放声尖叫起来。
  “哦……哦……好舒服……嗯……”
  陈青书咬着嘴唇,右手颤抖着抓着黄瓜细的那一端在自己滚热的小穴中抽动进出,这种感觉让他想起了睡梦中被公公用滚烫的大肉棒插干的感觉,不知道被冰冷的黄瓜插过小穴后,又被公公滚热的肉棒接着插进来是什么感觉呢?
  陈青书眯着眼睛,一手伸到后面揉按着后穴,一面淫靡的呻吟着,想象着前面的小穴被黄瓜插,后面的小穴被公公热烫的大肉棒插的感觉,不知道会有多快乐,能让他被操得爽死吧。
  “啊……爸爸……儿媳,儿媳的屁眼好痒啊……好想被爸爸的肉棒插一插……呜呜呜……前面的花穴好冰,好舒服……好会干……爽死了……嗯……”
  陈青书想着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家,又因为一直以来都压抑着性欲,今天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放肆那么一下,就尽情的宣泄着心中的淫思,和对于公公的意淫。
  “嗯,爸爸的肉棒好大,天天在梦里把儿媳干得水流不止……爸爸好会操穴,操得儿媳妇好舒服……爸爸快来操一操儿媳妇的花穴好不好,跟肚子里的孙子打个招呼……哦,爸爸……”
  袁竹洲本来昨天晚上跟陈青书说,他今天很早就要出门办事,可能要很晚才回来,结果他出门没多久后,又想起有东西没拿,无奈只好回家去取。
  他一打开门,就听到厨房那头传来了隐隐约约的淫叫声,心中一惊,立刻想到难道是儿子回来了,正和儿媳妇在厨房办事?
  这么一想,他心里不禁有些不舒服。他是个严于律己的人,袁长文的爹爹去世后他就一直没有找人做过爱了,有了需求都是自己打飞机。只是他对袁长文疏于教育,才养出来这么一个不成器的儿子,让他心中也很无奈。
  为了补偿,他主动请缨来照顾儿媳妇,没想到在和陈青书相处的过程中,陈青书本就长得眉清目秀惹人怜爱,再加上不知道是不是他怀孕了荷尔蒙特别充足的原因,让他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时时刻刻都有升旗的冲动,尤其是在看到陈青书洗完澡出来的场景时,他常常瞬间就产生一种欲望,恨不得把大着肚子的儿媳妇拖到房间里,掰开他的腿,把他的骚穴插得高潮一次又一次。
  但他心中被伦理道德束缚着,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性欲,告诫自己不能干出错事来,他和陈青书两人之间,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现在想到儿子在外面玩够了,回来抱着陈青书就开干,让他心里颇为不忿,可也无可奈何,谁叫人家是正经夫夫呢,他又不能插手。
  不过想是这么想,袁竹洲还是忍不住悄悄往厨房那边走去,想偷窥一下儿子儿媳办事的场景。一想到儿媳妇大着肚子被儿子用粗大的肉棒贯穿身体快乐的吟叫那种场面,袁竹洲的肉棒又忍不住变得硬邦邦的。
  他压抑着狂跳的心脏,蹑手蹑脚走到厨房门外,竖起耳朵一听,却听到里面陈青书的声音在叫“爸爸……干死儿媳妇……操烂儿媳妇的骚屄……”时,整个人都呆住了,等他回过神来后,他忙推开厨房门往里一看,就看到陈青书光着下半身背对着他,一条腿踩在凳子上,手里抓着一根粗黄瓜对着骚屄里用力抽插着,另一只手还在抠后面的骚穴,嘴里还不停淫叫着:“爸爸操死儿媳妇。”他脑子里轰的一声,还没回过神,身体就已经跑进去一把抱住了陈青书。
  “我的好儿媳妇,原来你也这么想爸爸操你……”
  陈青书正用冰黄瓜插得高兴,他的花穴已经许久没有被这样酣畅淋漓的操干过一回了,正准备加快速度把自己插到高潮时,突然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他吓了一跳,往后看去,闻到了熟悉的气息,才看清袁竹洲的脸,就被他掐住下巴狠狠的舌吻起来。
  “唔……”
  陈青书没想到自己叫着袁竹洲的名字用黄瓜自慰被他撞破了现场,花穴一阵紧缩,流出大量淫液,顺着黄瓜淌到了他自己的手上,滑溜得差点让他连黄瓜都拿不稳了。
  袁竹洲吸吮着陈青书的舌头含含糊糊的道:“好儿媳,爸爸也想操你,爸爸这就来满足你,保证比我那不孝子操得你更舒服……”
  话音落下,他的肉棒就噗呲一下,钻入了陈青书自己揉按的无比柔软的后穴中,急切的耸动起来。
  “呜呜呜……啊啊……”
  陈青书猝不及防,后穴就被插入一根火热的肉棒,和坚硬冰冷的黄瓜操起来,完全是另一种感受,尤其是在花穴的穴肉被冰冷的黄瓜抽插时几乎被冻得麻木的情况下,和后穴滚热的肉棒一起同时感受,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他调整黄瓜插干的频率,跟上袁竹洲的节奏,和他的肉棒同进同出,布满疙瘩的黄瓜插到最深处时,几乎在他肚子里和袁竹洲的肉棒相遇。他爽得小腹一个劲的痉挛着,前后两穴都拼命缩紧吸咬着肉棒。
  “哦,好儿媳的骚穴真紧,我那不孝子放着这么又水又嫩的逼不操,去操外面的闲花野草……看把我好儿媳给饥渴的,没事,以后有爸爸的肉棒,好儿媳再也不用担心逼没人操了……”
  两人缠绵的舌吻着,陈青书肖想了袁竹洲那么久,没料到今天真的被他抱在怀里狠操后穴,又幸福又羞耻,使劲浑身解数夹紧屁股,好让袁竹洲的肉棒被紧致包围。
  “爸爸……嗯……爸爸好会操……儿媳梦里都想着被爸爸操穴……今天终于被操到了……”
  陈青书后穴被操得又酸又麻,前面抓着黄瓜自插的手操了花穴许久都开始累了,却还是舍不得放弃小穴被抽插的快感,甚至连胸前两点也鼓胀得发起疼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