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家族乱lun史(双性np)_分节阅读_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http://www.yuzhaiwu123.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家族乱伦史(双性np)
作者:芒果西米露

龙马VIP2016-10-17完结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 H  正剧  家族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架空现代,没有女人,只有男人和双性人,各种没节操,只吃肉,不谈情,只走肾,不走心。
换偶有,ntr有,乱伦有,np有,扒灰有,绿帽有,嘿嘿嘿。

第1章
  和老婆回娘家,半夜撞见岳父干老婆,岳母偷窥,猥亵岳母
  陈墨和李青出去旅行了三个月后,李青一下飞机就接到了他爸的电话,说他们许久没回家了,回来聚一聚,李青把这件事跟陈墨说了,陈墨也欣然应允,他记得他岳父中年丧偶,半年前才续弦,娶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双性人,年纪比李青也大不了多少,和清秀型的李青比起来,更多了几分妖艳,他觊觎了许久,只是摄于怎么说也算是自己的岳母,所以陈墨一直都有色心没色胆,只敢流着口水一饱眼福,不敢当真上手。
  到了李家后,除了李青回来了,还有李青的一个胞弟李洪带着他老婆也回来了,外加上秦素白和李建国的小儿子。
  一见面李青像乳燕投林一般扑进了李建国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撒娇:“爸爸!我好想你!”
  李建国也紧紧的搂着他,不知道是不是陈墨的错觉,他好像发现李建国在抱李青的时候,状似不经意的用手狠狠的捏了一把李青的屁股,但转念一想,他觉得可能是他们父子感情好,没准是一种独特的表达思念的方式呢!再说,他忙着去欣赏李建国的续弦秦素白,以及李洪的老婆沈艺林,他从李青那里听说过沈艺林性格很腼腆,没想到长相也非常出众。
  看过了之后,陈墨也只敢在心里意淫一番,晚上抱着李青在房里办事的时候,一会儿想象着自己操的是秦素白,一会想象自己正在操沈艺林……
  半夜之后,陈墨口渴,起床时发现自己身边李青竟然不见了,他以为李青是去上厕所了,也就不以为意,便径自下了楼去厨房找水喝,正喝着水的时候,突然听到有隐隐约约的呻吟声传来,好像就在屋外,他心里起疑,便循着声音来到客厅,越往前走那声音就听得越清晰,他发现那声音听起来很像是李青的,难道?
  他不动声色,继续往前走去,因着今晚外头月色雪亮,透进来的光也十分清晰,就没开灯,走到客厅的露台前时,突然看到露台的栏杆底下蹲着个人影,他吃了一惊,却见那个人影转过头来,就着照射进来的月光,他看到那个人不是谁,正是他的岳母,秦素白。
  秦素白一脸惊慌的看着他,下半身的裤子掉在地上,双腿大张的蹲在那里,陈墨默不作声走过去,仔细一看,才发现秦素白一手在前面抠弄着小穴,后面的淫穴里也插着一根粗大的按摩棒。
  陈墨的鸡巴一下子翘了起来,他也蹲下身来,把秦素白抱进怀里,把手探到秦素白的下面,发现他的股间已然湿淋淋滑溜溜一片了,陈墨用鸡巴顶了顶秦素白,咬着他的耳朵低声道:“岳母,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摸逼?岳父他老人家没有满足你吗?”
  秦素白把前面那只手抽出来,带着满手黏滑的淫液,捂住陈墨的嘴,低声道:“你看!”说着努了努嘴,示意陈墨往栏杆的那头看。
  陈墨依言,透过栏杆的缝隙,看到银白的月光下,露台上有两个人影,抱成一团坐在长椅上,似乎正在休息。下面的那个李建国,另一个跨坐在他身上,后穴还含着肉棒的正是李青的背影。
  陈墨惊讶道:“我刚才听着就像李青的声音,这是……”
  秦素白把手拿走,又往下面摸去,满面潮红的抠逼,低声喘息道:“你才知道?他们俩搞在一起好久了!”
  陈墨闻言,没有半点被戴绿帽子的屈辱,想着李青的穴被他的亲生爸爸干过,现在还正在干着,鸡巴反而更胀大了一圈。
  他把手伸到秦素白两腿中间,拉开他的手,用自己的手取而代之,修长的手指拨开两片肥厚的阴唇,一下子就插了进去,另一只手则摸到后面,抓着按摩棒伸在外面的一截,狠狠的往里一捅,秦素白忙用手捂住嘴,浑身乱颤起来。
  陈墨咬着他的耳朵,说:“别出声,咱们好好看戏。”
  那边李建国的声音传来,粗哑的嗓音里满是情欲:“青儿,休息够了吗?爸爸忍不住了!”
  说着,抱着李青往上一顶,顶的李青抱着李建国的脖子尖叫起来:“啊啊啊啊!好爽!爱死爸爸的大鸡巴了!”
  一面说着,一面用两手撑在长椅上,主动的抬起屁股,又重重坐下去,让肉棒能够更炙热的摩擦他淫骚的内壁。
  李建国喘着粗气,拼命的往上顶弄,两手拉过李青,咬住他的乳珠,吸得吸溜作响,含糊不清的问:“爸爸……干得好儿子爽不爽?你老公干得你爽,还是爸爸干得你爽?”
  李青的头往后仰着,只觉得后穴甘美无比,此时此刻只有这根后穴的鸡巴是真实,其余的一概想不到,尖叫着:“爸爸干得爽!爸爸要干死骚儿子了!”
  李建国掐着李青的腰,把他翻了个身,让他的背靠在自己的怀里,把李青的两腿掰开,对准骚洞,又急不可耐插了进去狠命耸动抽插起来,一边狠插一边还说:“妈的!骚屁眼真紧!你老公干不干你的骚屁眼?你老公不干,老爸替我的儿婿来干!干死骚儿子!干死骚屁眼!”
  李青满面潮红,语不成声的呻吟着,这个姿势刚好方便了偷窥的陈墨和秦素白,把李青两腿间的风光尽数收入眼底,只见李青前面一根肉棒举得高高的,下面的花穴由于没有得到抚慰,小洞张开,一股股的淫水冒了出来,滴滴答答流了一地,李青没多久就受不了的把手伸到花穴那儿,用力的掰开两片阴唇,露出一个小洞洞来,欲求不满的呻吟着:“爸爸……后面的骚穴爽了,可是前面的骚穴好痒、好酥……前面的骚穴也要肉棒插……”
  呃对了因为只有男人和双性人,不知道一个叫爸爸另一个叫什么,我无法接受什么“阿姆,姆亲”之类的母人叫法,所以男人一律叫爸爸,双性人一律叫爹爹,昂,就酱。

  

第2章
  番外:沈艺林开苞记(被舍友教会用桌角自慰,回家撞到爹爹和爷爷偷情,双性父子互操)
  沈艺林从小上的都是寄宿学校,每个月只有三天月假的时候才会回家看看,所以和父亲沈天楠、爹爹肖扬都不是很亲近。只是他每次回家的时候,都经常会在家中撞到父亲爹爹浑身赤裸抱在一起的场面。
  一开始他年纪小,并不懂得那意味着什么,直到他的年纪越来越大后,他才知道两个父亲的那种行为是做爱。
  某次他回家后,看到沈天楠把肖扬按在客厅的地毯上,掰开两条腿,粗大紫黑的阳具毫不留情的捅入肖扬的肉洞里,又猛地抽出来,留下一个张着小口的洞穴微微颤抖痉挛着,前面是一根以双性人来说过于粗长的肉棒直挺挺的竖着,而肖扬也似乎非常痛苦又非常快乐一样的大声尖叫,嘴里呼喊着:“用力插死骚洞!”之类的淫荡话语。
  当时沈艺林才十四五岁左右,他躲在门外面,看着那一幕,只觉得下身传来了很奇怪的感受,有液体缓缓的从身体里流出去,粘稠的爱液从内壁里淌下的感觉让他产生了一种渴望,他希望被沈天楠掰开两腿按在地上狠干的不是他的爹爹,而是他自己。
  回到学校后,他一进宿舍,就看到他的一个舍友用下身私处磨蹭着桌子的一角,同时把肉棒拿出来快速的撸动着,发出了淫靡陶醉的呻吟声,那种呻吟里饱含的情欲和他所听到他爹爹被父亲操穴时大声浪叫是同样的东西。
  舍友被撞破后,并没有觉得尴尬,反而是淫荡一笑,拉过沈艺林,教他一种全新的自慰方式。让他双脚叉开,用桌角对准了花穴然后压上去,狠狠的挤压磨蹭着。肖扬和沈艺林不亲,所以没教过他性方面的知识,当他柔嫩的阴户被舍友按着在桌角上摩擦,同时肉棒也被掏出来撸动着时,他第一次尝到了有关性方面的快乐。
  坚硬的桌角挤压着他的阴唇,阴蒂,让他感觉到阴道里传来阵阵不可自控的痉挛,酸酸的麻麻的,有许多像尿液一样的液体汩汩流出,浸湿了内裤,滑溜溜的,肉棒还被舍友故意用有些粗糙的毛巾包裹着摩擦,他快乐地不断用力把阴户在桌角上蹭动,浑身颤抖着,然后花穴内涌出一大股水来,他的肉棒也射在了毛巾里。
  然而快乐之后,他却总觉得还差了些什么,有点不满足,第二次他用桌角自慰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他父亲操干他爹爹的一幕,他发现他的花穴痉挛的更厉害了,强烈的渴望着能有粗大的像他爸爸的阳具那样的棒状物体插进他的穴里,狠狠摩擦。
  沈艺林跟舍友用桌角自慰了很长一段时间,舍友还教过他口交,用舌头舔吸他的肉棒,花穴,还有后穴,一次次的带他攀上高潮的顶峰,但他的前后两穴,却都还没有尝过被真正大肉棒狠操的味道,这些经历,反而让他更加饥渴的幻想着能有一天被男人的大肉棒操到高潮。
  沈艺林十六岁生日的那天,他放假回家,结果刚一走到楼下,就听到里面淫声大作,他反射性的就觉得下半身迅速湿润了。一开始沈艺林还以为又是沈天楠在操肖扬,然而悄悄走近往里一看,却看到肖扬背靠墙壁站着,一条腿被一个满头花白的健壮男人扛起来放在肩膀上,粗大的肉棒有力的在他的骚穴里插入又抽出,淫乱的大叫着。
  他吃了一惊,仔细再看去,却发现那个白头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爷爷,沈天楠的亲生父亲。
  沈艺林这才明白,原来他爹爹和他公公正在偷情。想明白这一点的沈艺林,不但没有觉得羞耻,却觉得下身两个穴内有如被无数蚂蚁噬咬,痒的他浑身难受。
  “我的好公公,操死儿媳妇了!操烂儿媳妇的骚逼!”
  “骚逼真紧!儿子的媳妇老子也老操一操!父子同乐!操死你这个骚货!骚货水真多,一看见老子来了就来勾引我,平常也没少给我儿子戴绿帽子吧!”
  “爸爸!公公!亲老公!操死骚媳妇吧!骚媳妇要被大肉棒操的喷水了!”
  “快说!你都偷过哪些野汉子!不说老子就不操你了!”
  “我说,我说!骚洞不能没有大鸡巴!我跟隔壁老王老秦三个人一起干过,一个大鸡巴操花穴,一个操后穴,把骚媳妇操的一连高潮了四五次!我还跟小周干过,他老婆就在厨房里,我们两个在厕所里抓紧时间打了一炮,年轻人的肉棒就是操的爽!啊!爸爸的肉棒操的媳妇更爽!还有我同事的高中生儿子,我去他家里做客,骚逼痒的不行,勾引他在阳台上把我给操了,我同事出去买菜了,他老公也加入进来,和他儿子一起操我的骚逼!还有一次在商场更衣室,我被一个陌生男孩按在穿衣镜面前操了前面操后面,我老公就在外面等着我出来……啊啊啊啊……要死了!”
  沈爷爷发疯的使劲捅干肖扬的骚穴,一边捅一边怒喝:“骚死你算了!给我儿子戴那么多绿帽子,给我儿子报仇!插烂你的骚穴!要你再也不敢出去勾引野汉子!插烂你这被那么多男人搞过的骚逼!”
  沈艺林在外面听着,肖扬说的那些事,他都情不自禁的想象着发生时候的场景,两个骚洞都饥渴的痉挛着,强烈的欲望焚烧着他,他爹爹真是个淫荡到了极点的人,而他似乎也继承了他的血液,他好想直接冲进去求沈爷爷也快点来操操他。
  沈艺林推开门走进去,里面你来我往享受性事快乐的两人听到声音,回头看到是他,却毫不在意,连问候一生都没有,继续啪啪啪的操穴。
  沈艺林浑身抖个不停,走到餐桌前,迫不及待的用下身对准桌角压了下去,一边欣赏着爷爷和爹爹偷情扒灰的现场AV,一边用桌角摩擦阴户,同时不忘给自己的肉棒打飞机。
  等到沈爷爷插得肖扬尖叫着高潮后,他也用桌角达到了阴蒂和阴茎的高潮,但是阴道和菊穴里的蠕动仍然提醒着他,他还没有满足。
  肖扬抱着沈爷爷休息了一会,他当然把沈艺林的动作也看在了眼里,等他喘过气来后,他微笑着走到沈艺林面前,只穿着一件衬衣,两条腿布满了各种液体。沈艺林红着脸,从桌角上下来,上面留下一小摊淫液。
  肖扬笑问:“艺林长大了啊,怎么样,被操过穴吗?”
  沈艺林摇摇头,肖扬走过去,命令:“把裤子全脱了。腿叉开点站着。”
  沈艺林依言照办,肖扬蹲下身,仔细的观察着他下半身的性器,“看这颜色,前后都没干过啊,是爹爹的不对,今天,爹爹来教你一些生理知识。”
  沈艺林一想到自己光着大腿站在那儿,亲生爹爹正津津有味的查看自己的骚洞,这种感觉让他觉得既羞耻又刺激,不知不觉又涌出了许多爱液,肉棒也翘得更高了。
  沈爷爷饶有兴致的欣赏着,拿了根烟在抽。
  忽然肖扬把头凑过去,灵巧的舌头从菊穴开始,轻轻的一直舔到了肉棒上,然后含住沈艺林的龟头,嘬了两下。
  沈艺林不由得浑身打了个机灵,无助的喊:“爹爹……!”
  肖扬抬起脸,魅惑的笑着,舌尖在沈艺林的马眼上打着转转,两只手却伸到下面,开始拓展沈艺林的两个小穴。
  修长的手指富有技巧性的在骚穴内抠动转动着,不时的搔挖着,让沈艺林感受到了比他舍友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快感,他两条腿直打颤,喘着粗气,两手撑到了桌子上,才没有软在地上。
  等弄得沈艺林下半身全是淫水涟涟,肉棒也快要射出的时候,肖扬才停住动作,吩咐沈艺林:“面对着我站着,把一只脚踩到桌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