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表弟成双(双性双子受)_分节阅读_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毕竟在这个时代,因难产而死的妇女并不在少数。
  想开之后,他就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反而为两位表弟细心调养身体。
  虽然不能受孕,但那处在床笫之间确实不失为一处绝妙之地。
  在温庭生不断进攻宫口时,楚棠只觉这快感自宫口透过层层肉壁蔓延到各处,来得又迅速又激烈,几乎在瞬间把他冲到了云端、又立刻让他跌落下来,一直坠到深海,循环往复,让他完全没有喘息之机。
  从穴口渗出的津液源源不断,在他股间几乎泛滥成灾,身体痉挛之外,连说话都带上了颤音,“太、太快了……啊!”
  温庭生已然提枪入港,冲开异常紧致的宫口,狠狠地捅入那禁忌的、柔韧的子宫,随即低下头满足地吮吸着阿棠胸前的红樱,大开大合地在子宫内操干。
  上半身的乳尖被吮吸着,表哥吮吸的力道极大,用舌头舔过乳尖上的每一层细纹,经过乳眼时将舌尖重重顶入其中,顶得乳眼深深陷入乳肉、压到硬硬的乳核,然后用力一吮,还不时用牙齿啃咬乳核,似乎想从他小小的乳房里吸出奶水来,让楚棠几乎荒唐地以为自己在为表哥哺乳。
  而下半身的花腔内被性器持续侵略着,身上的男人先是将滚烫的性器生生地抽出穴口,全然不顾及层层叠叠的内壁的殷切挽留,给予他几秒钟的喘息,待性器完全离开穴口时又再次狠狠捅入,撞击在柔软肥厚的子宫壁上,撞得他又酸又软,刺激得花穴失禁似的喷涌出一股又一股津液。
  后来速度越来越快,力道也越来越大,连喘息的时间都不留给他,让他只能有气无力地拍打着身上的人,祈求道,“慢一些……啊!要、要坏掉了!”
  楚玉面红耳赤地看着两人颠鸾倒凤,头顶几乎要冒出烟来。
  阿棠那双与自己相似的腿紧缠在表哥线条流畅的腰身上,而表哥坚硬的的性器自上而下地在阿棠双腿之间的花穴里不断进进出出。
  每次抽出时都有微微带红的津液从表哥的性器上和阿棠的花穴里向四周倾撒而出,有几回甚至还溅在了自己脸上,每次插入时只见那性器整根没入,只留阴囊重重拍打在阿棠光滑圆润的臀瓣上,拍打时水声滋滋,淫靡不已。
  又见表哥埋首在阿棠胸前吮吸他的乳房,听着阿棠比平时被按摩乳房时更加放荡的尖叫,心想,阿棠一定很爽吧?
  表哥在床上一向花样百出,总能把自己和阿棠弄得欲仙欲死,如果被他进入应该会更舒服吧,但自己到现在也还未真正同表哥欢好过……
  想着想着,楚玉情不自禁地把表哥身下的楚棠幻想成自己,竟然不知不觉间解开亵衣,自己玩弄起乳尖来。
  而温庭生、楚棠两人也到了最后关头,感觉自己下身几乎要爆炸了,温庭生抱起阿棠,被吮吸得红肿发胀的乳房撞在表哥坚硬的胸膛上,登时痛得阿棠收缩了内壁。
  温庭生破开比刚才更加紧致的内壁,大力捅入花穴、冲开宫口,性器猛撞在子宫壁上,震得肥厚的子宫壁一层层颤抖,炙热的精液喷涌而出,溅射在敏感的子宫壁上,烫得楚棠一哆嗦,下意识推开表哥,想要逃离,却被他紧紧环住腰身,只能被动地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热浪在体内炸开,突然感觉自己下身的小玉柱也有了反应。
  在玉液接二连三地喷射出来的时候,楚棠只觉得脑袋里昏昏沉沉的,只能听到精液在自己子宫里炸开的声音,只能看到表哥为自己而沉迷的面容。
  温庭生一边射精,一边再次埋头将阿棠的半个发胀的小乳都纳入口中,深深吮吸挺立起来的红樱。
  楚棠下身充血的同时只觉上半身的血液尽数向乳房涌去,胸部涨得越来越厉害,仿佛有什么要冲出身体,被表哥一咬,居然真的有淡黄色的液体自乳眼流出,他也顾不上下身,只低头失神地看着表哥吮吸着自己的乳汁儿。
  待精液尽数释放在楚棠体内,乳房里的奶水也被他尽数吮吸,温庭生才将性器抽出花穴。
  此时初试云雨的少年已经累极失力,要不是被表哥抱着恐怕早已软倒在榻上,只是口中还因为情事的余韵喘息不已。
  温庭生抱着楚棠温存了好一会,见他呼吸渐渐平复下来,随手抓过一件衣服将楚棠和自己身上糜乱的液体擦拭干净,把他往里放了放,下床从柜子里取出一套新的被褥换在榻上。
  待收拾好床褥,温庭生将楚棠和楚玉调换了位置,将楚棠放在里侧、细心盖上被子,看他沾了枕头就沉沉睡去,这才抱了楚玉坐在外侧。
  和楚棠的一场情事固然美好,但对于禁欲已久、刚刚开荤的温庭生来说,这远远不够满足他,只是阿棠年幼,又是初次,他不能由着性子来,还好他有一对情人,享用了阿棠,还有阿玉等着他细细品尝。
  楚玉比起楚棠更容易害羞些,刚才又目睹了他和阿棠的激烈性爱,对楚玉刺激不小,现在只是搂着他的腰,低头坐在他怀里,也不说话。
  但不得不说,这幅任君采撷的乖巧模样取悦了温庭生。
  楚棠张扬,楚玉内敛,各有千秋。
  外人可能因为二者相似的外表无法分辨,但对于熟悉他们的人来说,哪个是阿棠,哪个是阿玉再清楚不过,这其中又以温庭生为最,除了双生子自己,最了解他们的便是两人共有的情郎。
  温庭生解开楚玉的亵衣,只见原本雪白的小乳上已经多了几道红痕,心下明了,他被楚棠喂饱了几分,此时也不急着亵玩佳人,只是低下头埋在楚玉乳间,轻轻摩挲,呼吸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双乳上,经常被表哥按摩的小乳敏感之极,竟在这气息下染上绯色,宛若上好的红玉一般,晶莹红润,惹人怜爱,只是这表哥不为所动,只是伏在玉乳间戏谑道,“好阿玉,竟是等不及表哥自己先弄了吗?那表哥今日就不疼爱这双小乳了。”
  楚玉听了这话,不免有几分后悔先前自己没忍住,只是依着他的性子也说不出求欢的话来,便红着眼眶委屈地抬头看着表哥。
  被他这幅模样弄得心底一片柔软,温庭生哪里还舍得逗他,连忙揽了佳人,温声诱哄着他与自己共赴云雨。
  而楚玉早已情动,哪里舍得拒绝心爱的表哥?
  一炷香后,吮吸着楚玉可爱的小乳,将他压在身下在那处蜜穴幽谷内用性器轻拢慢捻抹复挑,听着佳人宛转的吟哦,温庭生心道,这辈子真是栽在这对兄弟身上了,不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遂又深深埋入楚玉初尝云雨的幼嫩花穴里,随着船外江流的节奏在少年身上一起一伏。

  

第5章
  近些日子,楚棠被他祖父派出去办事,只留了一个楚玉陪在温庭生身边,两人前段时间忙了好一阵子,近来倒是左右无事,索性去城外的温泉庄子上住了十来天。
  用过晚饭,温庭生含笑看了表弟一眼,楚玉自然知道那是什么意思,虽然脸红得厉害,却还是顺从地跟着自家表哥进了卧房。
  行房之前,温庭生先带着楚玉去了侧房的温泉清洗,在温泉池边坐着抱了楚玉,与他唇齿缠绵,一手抱着他的腰,一手探入少年衣内抚摸他鼓起的小乳。
  不同于床上的大力把玩,温庭生此时只是单纯地享受着小乳光滑细腻的触感。
  只是前段时间两人都忙,自从初试云雨以来再不曾亲热或是欢好过,单纯的抚摸竟让两人都有些情动了,温庭生索性脱了楚玉的外裳,将他的亵衣解开些,露出小乳,在小乳上落下一连串轻吻。
  楚玉埋头在他颈间低声喘息着。
  吻罢,温庭生隔着衣服蹭了蹭楚玉露出的小乳,道,“表哥帮阿玉脱了衣服,阿玉也帮帮表哥,好不好?”
  “嗯。”
  楚玉坐在他怀里,开始给他解腰带。
  这事原本没什么难度,只是温庭生的手又探入了少年的亵裤里,从他圆润的臀部抚摸到细嫩敏感的大腿根处,最后还拢在花穴上,上下抚弄。
  楚玉坐都坐不稳,哪里还能帮他解开衣服,只好瞪了表哥一眼,这才顺顺利利地给他脱了外裳。
  脱到亵衣亵裤时,阿
  楚玉的动作明显慢了下来,温庭生也不催他,只是笑着看他脸红红地解着衣服。
  等到楚玉完成工作,温庭生长臂一揽,横抱起楚玉就下了温泉。
  楚玉还未脱亵衣亵裤,一下温泉,立刻就被打湿了,玲珑的曲线在半透明的湿衣下若隐若现,温庭生欣赏够了,这才帮他脱了湿衣扔在岸边。
  温庭生将楚玉抵在一块长满了青苔的岩石上,被包裹在温暖的水流里,啄吻着他的背部,将性器插在他大腿根处不快不慢地抽插着,不时还顶入尚未被他开发的后穴里。
  不过只是浅浅进入一个头,研磨一番便很快又抽出,倒不是他不想进去,只是后穴天生不是承欢的地方,需要悉心保养。
  现在他对那处的调教尚未完成,不敢轻易尝试,最多只能这般略尝些滋味。
  感觉清洗得差不多了,温庭生抱了被温泉蒸得粉扑扑的少年出了温泉拿细软的巾帕拂去两人身上的水珠。
  抱着沐浴后散发着自然体香的娇软少年走入卧房时,温庭生忍不住亲了他一口,心道,真真是温香软玉。
  将少年放在软榻上,温庭生也不着急进入花穴,先从头到脚细细欣赏了一番表弟被温泉水滋润得莹白粉润的身体。
  直到楚玉被看得羞恼不已、几乎要夺过旁边的被子、将自己赤裸的身子藏起来,温庭生才伏下身,低头咬住楚玉胸膛左侧的一颗小樱桃。
  他咬弄的力道并不重,却花样百出,一会轻咬,一会重吮,觉得自己咬得狠了,又安抚似的舔吻一下,弄得楚玉呼吸渐渐粗重起来,双腿也略略夹紧。
  不一会儿,在初次情事中被通了乳道的小乳就喷出了奶水,温庭生尽数吞入,只是这表哥使坏,只照顾一边的小樱桃,却完全不管另一边。
  楚玉自小性子腼腆内向,在这种时候也不轻易求欢,只是眼神中流露出些许小委屈,倒是温庭生疼爱他,舍不得折磨心爱的小表弟,用唇舌照顾着左侧的小樱桃的同时,抬起左手把弄右侧的小樱桃。
  温庭生用手覆上少年右侧微微鼓起的鸽乳,慢慢收紧成一团,放肆揉捏,将比起唇舌的柔软,手掌上有些薄茧,那种似有若无的刮擦比起唇舌的逗弄又是另一番滋味。
  尝够揉捏乳肉的滋味,温庭生使了些力道将乳肉重重一压。
  十四岁的少年乳房还尚在发育期,之前的揉捏勉强还能忍耐,但这毫无防备的重重按压弄得乳核生生作痛,一道乳汁儿瞬间喷射在温庭生脸上,楚玉的眼泪也下来了。
  而在这疼痛之中又夹杂着一份难以忽视的快感,真是让楚玉又痛又爽,一时间竟不知是让表哥停手还是继续。
  楚玉还沉浸在被捏乳的快感中无法自拔,温庭生已然转移了目标,他从乳房一路向下吻到表弟的小腹处,轻轻分开少年的大腿,露出隐藏在其中的花穴。
  他早已不是第一次看到这处,甚至已经进去细细品尝过其中的销魂滋味,却还是惊叹于造物主的神奇。
  用食指轻轻拨开一片花唇,温庭生轻笑一声,因为刚才的前戏,穴口已经流出黏腻透明的液体,将花核浸染得淫靡不已。
  察觉到表哥的目光正对着自己的私密之处,少年喘得更厉害了些,下意识地想要合上双腿,但温庭生并不给他这个机会,又戳了一下花核,他抱起表弟坐在自己腿上,又将对方两条白嫩嫩的腿缠在自己腰上,两人以面对面的姿势抱坐。
  楚玉已然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又是紧张、又是羞涩,羞红着脸趴在表哥肩膀上,不肯睁眼。
  温庭生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略拉开些,放出自己胯下的昂扬之处对准花穴,先是蜻蜓点水般地在花核上顶弄了几下,像是敲敲门询问主人家的意愿,而后才一鼓作气冲入花腔。
  虽不是初次,但空虚了一段时日又被温庭生日日温养的花穴依旧紧致如初子,被表哥一记捅入花穴的楚玉毫无防备,“啊!”
  一时间楚玉只觉又是疼痛又是快意,好在前些日子已被表哥开了苞,这疼痛比起当时微不足道,反而更加深了快感。
  听到怀中人惊叫了一声,温庭生轻轻抚摸着他的背部,在表弟柔软的花腔内不断变换着抽插的角度。
  花腔内温暖湿热的内壁仿佛是水,而他下身的昂扬之处似是那戏水的鱼儿,两者腻在一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好不亲呢。
  楚玉自初夜以来再未承欢,绕是男人动作轻柔,仍被刺激得眼角含泪、身体发软,只有紧紧搂住表哥的脖颈,方才觉得自己这只小舟不会在这欲海情涛的冲击之下翻了船。
  而温庭生看到怀中人用双臂紧紧搂着自己的模样,心都快化了,安慰一般地含住少年的唇瓣,用唇舌追逐、挑逗着少年细腻的口腔,极尽缠绵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